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老挝 > 老挝

老挝游记

从昆明飞老挝万象比从昆明飞郑州还要近,10点45飞机起飞,12点55时到达,用了两个小时多一点,而从昆明到郑州要两个半小时。不过,由于老挝时间比我们晚一个小时,所以到万象时老挝时间为11点55,这样就又多出来了一个小时。

    我坐的是老挝航空公司的飞机。老挝航空公司并不是每天都有往来昆明和万象的飞机,星期天有一趟,而星期一没有,所以根据开会日程安排,我先是星期天坐老挝航空公司的飞机到万象,然后星期一再坐老挝国内的飞机到琅勃拉邦,这样都是坐老航的飞机可以省钱,又可以在万象呆上一天游览一下老挝的首都,当然也是想感受一下坐老挝飞机的感觉。本想着国际航班应该会是大一点的飞机吧,没想到是比东航的飞机还要小的螺旋桨露在外面的飞机,大概是我见到过的最小的飞机了。后来知道这是我们国家生产的一种飞机。在老挝,大部分的国内支线都采用的是这种飞机。从又窄又低的扶梯走到飞机里,看到的是中间有一个窄窄的走道,两边各有两个座位的小机舱,只有一个空姐服务。我坐的位置就临着螺旋桨,那种噪音是可想而知。坐飞机的大多是中国人,听口音有四川的,有浙江的,坐在我周围的是一伙浙江人,他们大概是去看望在万象做生意的亲戚朋友。飞机爬升到高空平稳后,开始发空中食品,我要了杯咖啡。然后是空中小姐给每个人发两张单子让填写,是到万象机场过海关时要交给1的,无非是你的基本情况,签证日期,来老挝的目的,有无要申报的物品等,会一些基本的英语就可以完成这张单子,但这却难坏了很多人。也许是由于我要咖啡时用英语和服务员对话的原因,我周围的人或是问我单子上写些什么,或者是直接请我来填,忙得不亦乐乎,自己的虚荣心也得到了满足。

    终于到万象机场了。一下飞机,一阵热浪扑面而来,感觉就象是我们河南的夏天一样,有三十多度的气温,而此时我们国家的北方正在下雪。万象机场很小,感觉就象是云南版纳的机场,只有几架飞机停在停机坪上,一样的风格,一样低的候机厅。出了候机厅,却没见到来之前他们所说的TUKTUK(念作“突突”,即三轮摩托车,是东南亚国家街头常见的一种交通工具)在门口,倒是很多的TAXI,因担心坐出租车会太贵,就问一个服务人员哪里有TUKTUK,但我说了半天,无论是英语还是中文,他都没有听懂。这时,我看到接机的人中有说中国话的,于是就问其中的一个人,告诉他我是中国来的,想找一个宾馆住,他说他们可以让我坐他们的车捎我到中国城,那里有很多中国人,找宾馆办其它事情都比较方便。在国外就能显出来都是中国人的亲近了。于是,我就坐他们的车到了一个叫CHINA MARKET的地方,车子就停在一个宾馆的门口。这个宾馆以前是一个中国人开的,门口1式的石狮子,前台摆放着财神塑像。不过,现在这个宾馆卖给当地的老挝人经营了,服务员只会简单的几句中国话。我和他一边比划,一边说中文加杂着英语,一边用计算器输入数字,这样才敲定了住宿费,一间单人房一晚上80000KIP(KIP是老挝币单位,现在一元人民币大概兑换1250KIP),合人民币64元。他是既收人民币也收老挝币,我给了他房费后又顺便换了些老挝币,这样,我立马成“暴发户”了,钱包里既有美元,又有人民币,最可观的还是几十万的老挝基普。放下行李后,我出去转了一下,想买点东西吃。我住的宾馆旁边就有个中国餐馆,和其中的一个厨师聊了会儿天,知道他也来自昆明,已经来了两年了,会说一些老挝话。不过我可不想跑到老挝来吃我们中国的菜,所以我就又走远一点,在一个街口有老挝人在买吃的东西那里买了一种凉拌的菜掂回了宾馆。宾馆里两个服务员也在吃饭,他们吃的是酸菜鱼和米饭。他们给我拿了碗筷让我和他们一起吃,最初我也不好意思吃他们的东西,只是吃我自己买的菜。但这种菜吃起来太辣了,而他们一直在让我,于是我就盛了他们些米饭吃,他们为了鼓励我,也吃了我的菜,这样我们就算是合伙吃了顿午餐。中国城里很多经营内容都是为中国人服务的,除了中国餐馆外,还有打往国内的直拨电话,回国的机票预订,在老挝开办公司咨询等。另外,宾馆里的电视频道中国电视台比老挝台还多。

    吃完饭我又去找那个中国厨师聊天,问他万象有什么可玩的,坐TUKTUK去那里大概要多少钱等。然后就叫了一辆TUKTUK开始转万象城了。怎么形容万象呢?没到过万象的人很难想象一个国家的首都会是这个样子,而我也很难描述它。它是一个国家的首都,但你看不到高楼大厦,四层以上的楼都很难见到,而且行人也很少,很安静的一个城市,倒像是我们国家的一个小镇,但它又比我们的镇要大得多,有很多街道,还有广场。城里没有公交系统,有钱人开车,大部分人骑摩托车,少部分人骑自行车,有少量出租车,还有随处可见的TUKTUK。

    我去了两个地方――据说是到了万象非去不可的地方,一处是万象的“凯旋门”,一处是大佛塔,又叫塔銮(Pha That Luang)。凯旋门读作PATUXAI,位于市中心。外形与法国巴黎的凯旋门有几分相似,但规模上小得多,而且感觉很破旧。可以上到凯旋门的顶部俯看整个万象市容,但须买票上去,外国人5000KIP,老挝人2000KIP。凯旋门位于一个广场的中间,广场里有喷泉,还有放置于草坪木箱里的音箱播放着老挝的音乐。在广场上我请一个和尚帮我照了相,并与他合了影。老挝是一个全民信佛的国家,每一个老挝男人一生中都要做一次和尚,时间可长可短。老挝的和尚在寺庙里接受教育,既懂一些英语,又很乐意帮忙。大佛塔全身由真金覆盖,是老挝最美丽的佛教建筑。很想到佛塔跟前看一看,于是就问两个和尚可不可以进到塔的基座上,是不是要脱鞋,和尚说不需要,可以进去,于是我就围着佛塔转了一圈。尽管是万象最著名的景点,但这里的游人却很少,我想第一是由于本国人口少,第二是旅游开发较晚,相关服务和设施都不健全的缘故。可以和泰国作个比较,这里一般老百姓会说英语的很少,而我在泰国时,随便叫着一个行人就可以用英语向他问路,曼谷街头一个小饭馆里的菜单都会使用几种不同的语言。在曼谷,你可以用英语告诉TUKTUK司机你想要去哪里,他也可以用英语与你确认你要去的是什么地方,包括讨价还价都不会有什么障碍。而在万象,语言的不通让我跑了不少冤枉路、花了不少冤枉钱。转过这两个地方后,由于时间还早,我想去其他地方看看。来之前在网上了解到万象就在湄公河旁边,而河的对面就是泰国的廊开,万象与廊开之间有一座由澳大利亚援建的老泰友谊大桥,老挝与泰国的很多贸易就是通过这座桥进行的。另外,还了解到万象靠近湄公河的地方有许多酒吧,在那里一边喝酒,一边欣赏湄公河上的落日是很惬意的事情。于是我就告诉TUKTUK司机说我想去湄公河岸边,但怎么解释他都不能听明白我的意思,后来我就自作聪明,想着那座桥他一定知道,肯定会有许多旅游者去那里,我以为到了桥边也就是到了所谓的湄公河岸边有许多酒吧的地方,所以就给他比划了个桥的动作,他似乎是明白了我的意思,就示意我上车,拉着我一阵急驶后停在了一个公园门口。真是让我哭笑不得,他也急得是抓耳挠腮。旁边停靠着很多TUKTUK,他就拉过来另一个TUKTUK司机同我讲。这个司机懂一些英语,理解“friendship bridge, Mekong River”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当我问他去那里远吗?他就似乎听不懂了。我的那位TUKTUK司机为终于弄明白我要去哪里而展开了紧皱的眉头,拉着我又是一阵急驶,慢慢地我发现有些不对劲,路边的建筑物越来越少,周围越来越多的是大片的田地。于是我就大声问还有多远,如果太远我就不去了。司机一边回答着什么(我们两个经常似乎是在对话,其实都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一边只管加大油门开着他的车,没办法,我只有一次一次地以“既然走这么远了,继续往前走吧,可能一会儿就到了,去看看那个破桥也未尝不可”这样的心理安慰自己,终于在行驶了大约二十公里后,来到了那座桥边。既来之,则安之,在桥头的免税商店里买了些东西,拍了些照片。因为老挝和我们国家一样是车辆靠右行驶,而桥那头的泰国是靠左行驶,所以这座桥还有另外一个功能,即桥中间有个十字型的转向道,这边过去的车通过那个转向道后变成靠左行驶,对面过来的车反之亦然。真为那些经常往来两地的那些司机们担心。

    匆匆在桥头转了一下,也没有心情再去其它地方玩,于是就回宾馆了。TUKTUK司机问我要车费折合人民币要一百多元钱,我让宾馆服务员帮我同他讲讲价钱,宾馆服务员在听过司机说去了哪些地方后也直向我摇头,那意思是给你要这么多钱不算多,因为距离太远了。老挝的汽油原本就很贵,于是我也不好意思再讲价,就给他了。回房间洗了个澡,休息了一下,天渐渐黑了。我换了身衣服,穿上拖鞋,开始闲逛起来。

    说是闲逛,其实还是想去湄公河边看看,依然经受不住酒吧的吸引。于是就一边慢慢地逛,一边问路人去湄公河边的酒吧怎么走。万象街头有很多卖烧烤的小摊,有各种烤肉,烤鱼,还有烤香蕉,那种香蕉比我们常见的小,可能是云南这边说的八蕉,买了一个尝尝,有点像烤红薯的味道。离河边越近的街道,越是繁华。路边各种餐馆都有,既有西餐馆又有中餐馆,有泰国风味,也有印度风味。看到有一家北京烤鸭店,门口的迎宾小姐穿着中国的唐装,于是就用中国话向她们问路,没想到这两个人听不懂我说话,我又犯了想当然的错误了。这两个迎宾小姐大概听出来我是个中国人,于是就叫店里边会说中国话的人同我讲。终于到河边了,这里真是热闹非凡。临着河边有一条公路,公路这边是临街的门面房,各种装修风格的酒吧一家挨着一家。公路的另一边是河岸,在河岸上排列着无数个烧烤摊,来自不同国家的人都汇集在这里一边吃着烧烤一边喝着啤酒,享受着河边徐徐的微风。我找了一家摊点坐了下来。这家摊点只有一个非洲黑人在吃烧烤,我冲他笑了笑。点菜时仍然出现了语言不通的尴尬,那个黑人就帮我翻译,看来他懂一些老挝语。我要了一条烤鱼,一串烤鸡胗,两瓶啤酒,给了那个黑人一瓶,就和他一边吃喝一边聊起天来。忘了他是哪国人了,只知道他在新加坡一家贸易公司工作,做电器生意,经常在东南亚国家以及中国来往穿梭。当他知道我是中国人后,兴致就更高了,原来他老婆是中国湖北人,是他们一起在新加坡读书时认识的。他到过中国许多地方,对中国近些年的变化大加赞叹,并开始卖弄自己蹩脚的中国话。外国人会一点别国的语言就敢于开口去讲,试着去交流,这一点是让我很佩服的,因为学语言最重要的是去用,只有这样才会学得很快。这个黑人在吃一种糯米饭,我也要了一份,他介绍我再要一份酱沾着吃味道会更好。老挝人大都不喜欢吃大米,而是吃这种糯米。蒸好的糯米用小竹篓盛着,用手拽一些捏成团沾着酱吃。酱是用辣椒、蕃茄、香菜以及其它调料捣碎做成的,味道很鲜美。老挝人吃饭一般用刀叉或直接用手抓,吃面条时也会用筷子。在老挝只有一种当地生产的叫“Beer Lao”的牌子的啤酒(名字是不是很怪?这里还有一种咖啡的牌子叫Coffee Lao,有一种老挝人自己酿造的威士忌叫Lao Lao,还有葡萄酒的牌子是Love Lao,味道都很好。)酒精度比我们常喝的要高一些,口味浓烈,令人回味无穷,到处都有卖,每瓶价格在7000KIP到9000KIP之间,所有到老挝的外国人都喜欢喝这种牌子的啤酒。那位黑人老兄吃完饭就骑辆自行车先告辞走了。他住在附近一家Guest House里,房间价格并不贵,还可以租到自行车到处逛。下次如果有机会再来一定要住在这里附近。

    吃完饭我又一路走着回宾馆了。来时一边闲逛一边走过来,没想到距离宾馆这么远,走回宾馆时感觉挺累的,没看多久电视就睡着了。

  

上一篇:行走在微笑的国度——老挝游记2006
下一篇:回忆老挝之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