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老挝 > 琅勃拉邦

老挝“桃花源记”—老挝郎勃拉邦游记

老挝这个国家称不上富庶。可是在它的西北部却有一个城市,被很多西方人尤其是法国人称道。它没有太多的高楼大厦,也没有叫人目眩的霓虹灯和巨幅广告,有的只是简朴的街道和房屋,小而陈旧的酒吧和旅馆,还有未被现代工业污染的蓝天和椰丛。紧挨着城市不远处,从中国云南流出的澜沧江经过九曲十八弯终于路过此地,被改了姓名称作“湄公河”。那些不远万里来到这里的外国人厌倦了自己居住多年的钢铁森林,带着远离尘嚣的渴望来寻找不可多得的宁静与单纯。

  

   这个城市就是郎勃拉邦。

  

   老挝历史上曾是法国殖民地,郎勃拉邦自然也不例外。当地人因此多说当地语言和法语,而号称“世界语言”的英文却没有多少市场。我和朋友们都是学英文的,在这里显得一筹莫展,丝毫没有了在菲律宾和泰国时的从容。与当地人试着讲英文,对方只是带着尴尬却又礼貌的笑容向你摇头,令你有些无奈可是又不失望。毫无疑问,手势在这里可以大派用场。

   我们按原计划向当地的王宫走去,希望能够探询得当年老挝王室的辉煌。由于路况不好,到达时已有暮色。王宫已经关门谢绝参观了。我们只好在王宫门前照相留念,心中却满是“人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的遗憾。

   不知道何时天下起了雨,雨水不大,却足以把人的外衣慢慢濡湿。有人忽然提议,既然王宫看不成了,不如爬山吧。王宫的街道对面就是当地有名的“普西山”,仅一箭之遥且不算很高,登了山顶也算不虚此行。我们附和着一转身,便钻进了被繁枝茂叶掩映的普西山。

   山的确不算高,大概登了二三百级石阶就上了山顶。身上的衣服早已湿透,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汗水。小雨还在下,身上虽觉得闷热,呼吸的空气却很清爽。迎着山顶的风鸟瞰全市,

   郎勃拉邦便尽在眼底。一条名叫“南康河(Nam Khan)”的河水将这个城市左右分开,左面是城的大部,右面是一个飞机场。飞机场设施很简单,仅一条不长的跑道和几座二三层的房屋。城市的大部分也都如这座山一样掩映在碧绿的椰林蕉丛里,很少的几座较高的楼房与寺庙塔尖努力从绿色海洋中伸出头来,孤单寂寞地相互对望着。很明显,这里的人们还没有要尽情发挥人类的欲望的作为,大自然仍旧是他们的慈爱的母亲。

   湄公河则与南开河呈垂直状态。我的眼光随着南开河寻到湄公河岸边,摹然看见那座王宫金黄灿烂的屋顶。它就在湄公河岸边安稳地伫立着,仍旧保持着王者的尊严。湄公河再远处,就是覆满了绿树的连绵不断的山峦。有一座山经导游指点,才知唤作“睡美人”。细细看去,果然有些象一位散着秀发的女性在仰面酣睡。再远处,就只看见山与山之间久久不散的雾气若合若散,说不清究竟是来自蓝天的抚慰还是美人在梦境中吐出的哀怨。

   山顶上的游人中除了我们,还有几位着鲜黄色僧服的僧侣,还有两人象是来自欧洲。我们对前者敬而远之,对后者则试着用英语与其攀谈,居然可以沟通。这意外的相识聊解我们一路有口难言之苦。经交谈得知,他们是法国人,因祖先曾在这里落户,今天的他们带着寻根的心情与行囊来此观光,过几日便要回去。他们说“非常喜欢这里”,喜欢这的山与水,喜欢这里的氛围,喜欢这里纯朴而友善的人群。他们说这里简直就是他们心目中的“天堂”。

   山顶的风有些凉了。我们告别了二位法国朋友和远处的睡美人走下山去。清凉的山风渐渐吹干了我身上原本湿透的衣服,我的心却再难以平静。多少年前,那些法国人带着贪婪与野蛮来到这里学习奴役,以至于多少当地的女人宁愿化作不语山峦也不再留恋人间。可是在今天,他们的子孙完全是带着另一种心情和目的再次踏上这块土地,当地的人们也似乎捐弃了前嫌,用热情的法文接待了他们。在他们看来,时间和历史是怎样的一种味道?我又想到那座拒我们于门外的王宫。它和那些已故去的贵族曾是多么显赫,然而所有一切都在1975年于整个亚洲共产主义兴起的潮流中被老挝0完全换掉了颜色,而从此成为寻常百姓郊游的场所。我们今天若如愿参观,能否感受到时间流淌过余下的微妙而细腻的痕迹?山顶的僧侣鲜黄色的身影透过树丛依然清晰可见,在远处显得越发圣洁而安详,他们心目中视为万物之规的轮回真的可以解脱那些过去和今天一样痛苦不安的灵魂么?也许宇宙中只有时间可以改变一切,证明一切,解答一切,平息一切吧;就象今日的我们,旅行计划虽夭折,却因此登高,穷千里目,出乎意料独得另一番境界,也算不虚此行了。

  

上一篇:自驾独闯中南半岛——老挝
下一篇:只要风情不要爱情—老挝游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