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斯里兰卡 > 科伦坡

科伦坡住宿惊魂记

前几日经曼谷往斯里兰卡一游,原以为斯里兰卡是个异常缤纷美丽的国度,人民善良、友好、热情好客,风光旖旎、秀丽、风情万种。没想到,如今回想起来,可能是我有点一相情愿了。

  论风光,斯里兰卡并没有真正的热带风情,同时内陆地区的风格也并不明显,可以说毫无特色可言;仅有的几处在宣传手册上看到的地方也落入了“听着希奇看着平常”的俗套。

  

  论经济,斯里兰卡的经济实在是破落到了一定的程度,即使在首都科伦坡的闹事区,感觉也就象普通四合院

  在司机口中吹的天花乱坠的堵场云集豪客接踵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不夜天的聚集区(好象是科伦坡-3),看了半天也就是普通一条四车道的马路而已。

  论基础建设,斯里兰卡完全可以说是个破败的国家。在首都科伦坡-1和Nuruwa Eliya个别旅游集中的地方,我们还能发现一些豪华的酒店,但不管是哪里,除了少数几个豪华的酒店孤独的站在一片废墟上以外,整个国家覆盖的无非就是无尽的森林和残破低矮的民房。

  论旅游发展程度,如果和泰国相比至少落后15-20年,而这关键的20年使得斯里兰卡对于自助旅行者来说,无疑步步艰辛。

  论人文,斯里兰卡这个国家没有给人留下任何人文精神上的感觉,而道德建设我们也难窥究竟,只是感觉,当然,我们不否认确实在旅途中碰到了很多乐于真心提供帮助的当地人民,但在路上,碰到的遭遇到的更多的却是那些挖空心思想尽办法榨干外国旅行者最后一分钱的狼心狗肺的人们。

  我至今都不能理解,为什么在街边的小吃摊坐下来要了碗面条以后店家拿上来的帐单里竟然还有15%的服务费,而且家家如此。

  在曼谷起飞,当时飞这条航线的有“泰国航空”、“国泰航空”和“斯里兰卡航空”,价格都在1万铢左右,价格上下相差也就是在50铢左右的样子。因为考虑到去斯里兰卡,所以就当然的选择了斯里兰卡航空

  到了科伦坡机场,出飞机的时候说出了我在斯里兰卡的第一句话“excuse me sir, can i know what is the local time?”

  那边很干脆的回答:“it’s eleven thirty”

  由于没有签证,网上都说在斯里兰卡不需要签证,对中国护照是免签的,可是排队的时候心里还是惴惴不安的。

  等入关队伍轮到我的时候,我大步上前,绽放笑容,大声的说了“Good evening, officer”

  终于,传闻果真得到验证,啪啪几声巨响,我的护照上又多了Sir Lanka Immigration的盖章。

  出了科伦坡机场,无数的招揽生意的人。

  由于没有事先确定酒店,也就没人来接,就凭着LP的指引,打算自己找辆去市区的车到了那再说。

  说话间迎上来一个满脸大胡子的中年男人,一脸诚恳的问是不是第一次到斯里兰卡,说是不是来旅游的,需不需要他们提供的服务,包括住宿预定啊行程安排啊什么的。

  我正好想要问下住宿的情况,于是他把我拉进了他们一个小门面的店里,其实里面也就是一个桌子两个凳子。另外一个小伙子接待了我,不由分说拿出一本大画册开始介绍斯里兰卡的各种景点并且开始自说自话的帮忙设计各种行程。

  我一再强调,我要的只是当天晚上的住宿,其它一概不需要。不知道那个家伙是耳朵聋了还是想赚钱想坏了,我反复的跟他说他就是不理不睬,继续执着的告诉我在我停留的日子今天应该去哪里明天又要到何方。

  哎算了,我于是挥手作别,没带走一片云彩。

  出了机场,排队的人多的让人眼晕,又走来一个拉客的,太累了,懒得排队了,于是顺水推舟的上了他的道,坐了车前往科伦坡市区,LP上推荐的一个廉价的家庭性客栈。

  到了那里以后,只见铁将军把门,砸了半天门,悄无声息的

  对面正好走来一群小混混,三五成群的,司机大哥立马一把拦住,拿着我的LP借着路灯一通打听,混混们个个俯首帖耳若有所思随后纷纷点头,于是司机很确信的告诉我,就是这儿了!!可进不去啊,没人开门啊。

  司机好象为了证明他确实没欺骗我,于是跑到隔壁一家大户人家的门房,对着里面黑黑的一通喊话,也奇怪了,里面竟然有人搭腔。

  司机又把我拉了过来,这时候凌晨时分,陌生城市,周围一群男性环饲周围,总有张艺谋十面埋伏的感觉。

  我战战兢兢的跑去答话,只见小门房里面黑洞洞的什么人也没看见。可司机紧着一个劲的对里面说话,里面也有人很有耐心的长篇大论。

  我好奇心大起,想要看个究竟,到底是何方神圣,怎么看不见,于是我凑进铁栏杆,突然妈呀,原来说话的那个人就把着小铁窗呢,我突然发现我的鼻子都要贴到他的鼻子上了。好黑的天啊,好黑的人啊~~~~楞是没看见啊~~~~

  在一番稀里糊涂的对话之后,发现已经没可能在这里住宿了。于是要求司机找个随便什么地方,只要能捱过这几个小时就好了,早上5点56分有班车子从科伦坡出发的,开往KANDY,我只要能捱到5点半就行了。

  司机真是好心啊,一路把我送到了一家住宿地方,抬头一看,YMCA。

  于是,我在斯里兰卡的噩梦就从凌晨的YMCA开始了......初进门的时候,被一个鬼影低声拦住,在一番自我表白之后,终于让对方明白只是想寻找一个住宿的地方。随后,进门。

  在长久的等待之后,终于在昏暗摇弋的灯光中,一声咳嗽下,缓慢的飘出了幽灵般的“达古拉公爵”此公身材矮小,面目狰狞,面部沟壑交错,大鹰勾鼻子,小眼睛,配上特殊的幽灵气质,让人顿时毛骨悚然。

  被安排再唯一剩下的所谓的单人房双人床。进了房间以后,一开门,一股霉味扑面而来几欲昏倒。

  勉强扶着墙壁挪进了屋子,发现屋子地上有残留的水渍。到了卫生间,天呐,我要昏过去了,这哪是人住的地方啊

  浴缸里面遍部着铁锈,莲蓬头上也是斑斑锈迹,白色的墙面已经变成了橘黄色,马桶陈旧窄小肮脏并且散发出强烈的恶臭,卫生间地上的积水也散发出尿液的味道。

  我勉强支撑住自己的身体,反复掂量了一下,在三天没有洗澡的情况下,最终经过15分钟的思想斗争,我还是颤抖着跨进了浴缸打开了花洒。

  最快的速度冲洗完毕后躺上了床,可是噩梦还刚开始。没有床单,只能穿上衣服睡觉,这也算了,可实在睡不着,满床的虱子和跳蚤,痒的我到处翻滚,根本无法入眠。

  在迷迷糊糊了一两个小时后,终于无法忍受,翻身坐起,坐在椅子上打瞌睡。早知道,还不如去火车站找个条凳过夜呢。

  凌晨5点,抵达科伦坡的fort火车站,花了96瑞买了张去Kandy的火车票。5点56分,跟我的LP上的火车时刻表丝毫不差,准时发车。火车只分车厢级别,我买的是二等票,是该列火车最好的车厢。但不对号入座,也就是说,随便坐。接下来的火车旅途,可以用一句“跌宕起伏”来形容。

  火车在前进的过程中一路猛冲。感觉司机一脚把油门踩到了底然后就再也不曾挪开。火车拉着汽笛一路高歌猛进,犹如一头愤怒的公牛。所有车厢里的旅客全部被摔的上下翻飞,在中国盛行的在火车两节车厢当中抽烟的想法根本无法实现,因为颠簸的列车和敞开的车门可以直接把你辄出去。

  在列车停靠时候,一个当地等车的中年男子善意的搭讪,英文好的出奇,反而显得我的英文结结巴巴。当得知我来自中国后,他开篇就抱出了“青岛啤酒”,我大喜过望。他说去过中国,因为他在韩国做生意所以有机会坐船去青岛,还聊到了北京2008奥运会。

  在这次旅行当中,很多发展中国家的朋友和我聊天的时候都不约而同的提到北京2008奥运会,都用充满着深情和羡慕的口吻赞美着北京的奥运会并且都很真诚的表达了对中国的祝福。我这个极端的民族主义者每次都能得到极大的心理满足。

  在这个中年男子的推荐下,我斗胆尝试了当地一种小吃。在火车月台上有人提着个竹篮子一路兜售并且嘴里飞快的念道“tuli-tuli-tuli-tulitulitulitulituli.....”是一种糅合着面粉和小鱼的油炸食物。出于新鲜感和好奇,我买了一小包尝了尝,实践证明,干涩、乏味、难以咀嚼,出奇的难吃。

  说话间呼啦涌上来一帮身着校服的学生,男生女生一律白色上衣白色裤子,唯一的区别就是女孩子统一穿白色球鞋而小男孩一律黑色皮鞋。

  我正奇怪怎么学生全部都可以涌上二等车厢。却发现所有的学生都是摇晃着站在车厢里,即使有空位,却没有一个坐下。慢慢摸出了门道,学生乘车免费,但不能占据座位。也不失为一种人性化的管理呢。

  别过“青岛啤酒”,火车继续愤怒的喷着粗气前行。到了一个车站,看见无数的人都下车了,这时候上来一对老外情侣,连忙惊慌着问“excuse me, is this Kandy City?”那边一个劲的摇头“no no no...., this is not yet”

  于是安心的坐下等待火车继续发车。

  正在这时,一个好心的当地青年犹豫的上前问我是否是打算去kandy,我说是啊,他说你必须现在下车,所有去kandy的火车都要在这里换乘。立刻拿上包裹感激的亲吻了他丰满的嘴唇并且愤恨的对那对法国情侣投以最恶毒的目光一路匆匆忙忙跌跌撞撞的下了火车。

  在站长室问明了情况,所有从colombo到kandy的火车必须在这里换乘,并且奇怪的是,换乘的火车只需要10分钟就能开到kandy。奇怪了这么近的路竟然还要另外搞一辆火车出来。没多久,叮叮咣咣驶来一辆破旧的火车,跟着人群一起坐了上去,很快,在新一轮的摇晃中,终于到达了古城Kandy。

  

上一篇:悄然绽放的蓝莲花
下一篇:科伦坡购物好去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