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朝鲜 > 朝鲜

讲述我在朝鲜的故事[五]——更加艰难的归程(2)

16:30,列车进入新义州车站,大家拎了行李准备下车。赵导说:且慢,海关还得上来检查,K28次在前头(K28是北京到平壤的国际联运,有三节朝鲜车厢,有朝鲜机车拉到丹东,再把车厢挂在丹东到北京的K28次上,一起回北京),查完了那车才查咱们。我们只好等待。10分钟、20分钟、30分钟过去了,不但海关的人没上来,导游也没了影。天渐渐黑了起来,众人不免焦躁,可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很快,车厢里又是一片黑暗了,偶尔有亮光,是手电,那必然是列车员,问他什么原因,那人理也不理的过去。车门口有朝鲜兵把着,谁也不能下去,餐车上有个小发电机,稍微有点亮光,老有游客过去打听消息,只要有人进车厢,门“哐”的一响,大家就以为有消息,翘首以待,却什么也没有。终于,中方导游探出一点信儿,是K28次里有一人被查出有3万元人民币未向海关申办,正在交涉,至于什么时候解决,只能等待。连火车站都停电了,四下漆黑一片,趴着窗户瞪大眼睛才看见站台上鬼影幢幢的。

  有个胆大的老兄偷偷带了手机,此时打开,已经有国内的信号,这就成了我们与祖国联系的唯一一线,趁着车厢没朝鲜人,开始联系如果赶不上回京的火车怎么办,想了几个方案都没什么可能,只有寄希望于这边快点解决问题。忽然,只听一声笛响,车动了!大家正待欢呼,却发现车是往后动,晃晃悠悠的又出了新义州站,难道是“绑架”我们回平壤?好歹我是学铁路的,估计可能是腾出线来让路,果然没多会儿车停了,又往回拉,最后停在另一站台的尾部,旁边开进了一列破破烂烂的朝鲜客车。转眼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回去的火车是指望不上了,这时我们不但不知道车内外的情况,更糟的是食品和水都没了,我们不禁埋怨那老兄“重色轻友”,赔上了我们最后一瓶水。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车中怨声载道,大家痛骂不已。这时突然听见了赵导的声音:大家快下车!所有人都顾不得高兴了,抢着拿起行李冲下火车。

  

  不见一丝光亮的站台上,能看见K28次的三节车厢停着,我们在接我们回去的车厢前排好队,又一个接一个的领了通行证,经朝鲜兵辨认以后才能上车,总算见到了亮光,祖国的绿壳车简直太“豪华”了。这时赵导完成了使命,走了,已经没人顾得上理他。上了车却也没走,上来几个朝鲜兵,叉着两个指头要烟抽,问他们为什么还不放行,他们操着生硬的汉语说:“中国司机、车长,失踪了。”旁边的中方导游悄悄说:“听他们扯淡,全被朝方叫去开会了。”车厢前面挂着我们自己的东方红5老式调车机车,中方的列车员也上来了,多么亲切啊!可车里还坐着两个朝鲜人,一男一女,都是中年,穿着还行,列车员要看他们的证件,那男的拿纸巾捂着鼻子直哼哼,就是不动,朝鲜兵说:“没事没事,不用管。”一会儿这俩人又下去了,直到后来都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时间一长,大家又焦躁起来,纷纷走到车厢头部打探消息,朝鲜兵不住的说“请坐,请坐”,又累又渴又饿又急,这个时候谁还坐得住?离祖国这么近,不到一公里,都可以看见丹东的亮光,走都走回去了,可就被困在小小的车厢里动弹不得,误了火车的损失谁给你赔去!这时上来一个穿中国铁路制服的人,是运转车长,他带来了准确的消息,是K28次上被查出问题的是一个中国人,双方争执不下,车就走不了,但是丹东方面的火车必须正点发车,最后是铁道部决定把国际列车留在新义州,丹东正常发车。朝鲜方面就较上了劲,国际列车走不了,你这旅游车也别想走,就这么耗着。但最后协商的结果是国际列车推迟一天再走,丹东来接我们的机车先把这几节拖走,然后在挂上我们这车回国,估计半小时就可以解决。这半小时真漫长啊,终于听见了汽笛长鸣,火车开动了!车厢内再次想起了掌声!列车缓缓的前进,没几分钟就开上了鸭绿江大桥,对岸是灯火通明的丹东,掌声、欢呼声响成一片,虽然只是受了5个小时的委屈,我的鼻子还是有些发酸的感觉。总算离开了这倒霉的国家。到达丹东火车站,21:50,又是将近12小时,和来时一样!

  

上一篇:讲述我在朝鲜的故事[五]——更加艰难的归程(1)
下一篇:讲述我在朝鲜的故事[六]——后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