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朝鲜 > 朝鲜

讲述我在朝鲜的故事[五]——更加艰难的归程(1)

所谓四日游,其实有两天是在路上耗过去的,回去的火车是11点启程,所以上午还参观了一下金日成广场,然后组织去纪念品商店,所有游客一拥而上,疯狂购物,到了这种地方,谁不想买点纪念品送人?顺便说一下朝鲜的物价:经济改革以前,朝币兑人民币是4:1左右,改革之后变成了17:1,在所有游客能到的地方,人民币是完全通用的,售货员也多少懂一点汉语,但游客不让去的地方,朝鲜人也根本不敢收人民币。由于无从接触朝鲜人民,其物价也就无从了解,但中国游客无疑是巨大的摇钱树,虽然朝鲜方面对中国赴朝旅游说停就停,一封闭就是很长时间,可到春天旅游旺季的时候,每天竟有一万中国游客去朝鲜,每人平均消费2500元的话,一天就是2500万。中国人想买纪念品,必须去指定的地方,像饭店里有个商店,里面的价格奇贵,一张报纸9块,一份地图20,一张VCD风光篇,就是一张CD-R,上面还写着“Benq”,就卖52元。开城的高丽参最有名,但有人告诉我,这儿人参的价格是丹东的两倍。其它景点和这个纪念品商店同样如此,很粗糙的工艺品就卖20元以上,但也实在没有什么别的可买。上哪儿去找中国人这么有钱的游客,当然得狠宰一刀。既然来了,每人都是忍痛拎着大兜小兜的回去。

  我们买了当天K28次返回北京的火车票,18:53开车;从平壤返回的列车正点是北京时间16:30到,也就是说,还有2个半小时晚点的余地。大家都祈祷千万别像来的时候一样。只要有谁说“要是停电就糟了”之类的话,一定会遭到别人“乌鸦嘴”的呵斥。赶到火车站,在没有电的“贵宾候车室”等待,有人打开一扇门,外面是普通候车室,立刻有工作人员走过来说“不行,不行”。如同来时一样,每人发了一盒冰凉的盒饭,赵导亲自“护送”我们回新义州,有一个好的现象就是列车挂了6节车厢,增了一倍,所以我们这个小组30多个人就一个车厢,宽敞多了。我已经把表拨回了北京时间,10点,列车准时开动了,只过了30秒,就停住,此时列车只有一半出了站台。这一等,又是20分钟。

  

  不管怎么说,离开这个地方,大家的心情都很好。所以我们不吃盒饭,到餐车去聚餐,拿出了我们珍藏的宝贝--火腿肠,让服务员给切一下,再打开一袋花生米,来点朝鲜啤酒,就是一顿美餐了,有一拨人比我们惨,送进去两根很粗的火腿,出来只是一小盘了。想来点热的,就要了6包方便面(朝鲜和香港合资的),还有一份“佳肴”--炒鸡蛋。然而只端上来4包,因为没有热水了,还得等待,等了好久,再催问时,服务员说没热水了,方便面交了钱了不给了。我们之中有一位老兄,对朝鲜人民怀有深厚的友谊,和车上一个朝鲜兄弟喝得酒酣耳热,一高兴,买了一瓶价值29元的“朝鲜茅台”送给了朝鲜兄弟。还和餐车的服务员--四个孩子的母亲金成姬小姐合了影。

  吃了饭,小睡一会儿,惊喜的发现一路上竟然没停电!只是在一些车站停了一会儿,最长的一次是因为会车停了20分钟左右,打听一下,原来可能是因为朝鲜的一位观光旅游局长在车上。眼看着夕阳西下,离新义州已经越来越近了。赵导说:“这一段是最危险(最容易停电)的地段。”,居然也顺利通过,只见窗外能看见比较集中的高层楼房了,一路上只有新义州最繁华啊,列车进站,却不是新义州,站牌上写着四个字,而前方车站是三个字,所以估计这站就是新义州南吧。谁也没想到这么顺利,剩下的时间还够回丹东吃顿饭的,大家心情都很高兴,把剩下的食物、饮水全给了朝鲜人,对方也高兴的收下。服务员从车厢走过,我们那位仁兄激动的喊:“金城姬”,“Agaxi!(朝语小姐的意思)”,那金小姐总算听到,回过头来,这老兄把我们最后一瓶矿泉水送给了她,做了中朝友谊的见证了。

  

上一篇:讲述我在朝鲜的故事[四]——开城印象
下一篇:讲述我在朝鲜的故事[五]——更加艰难的归程(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