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朝鲜 > 朝鲜

讲述我在朝鲜的故事[二]——艰难的旅程(1)

早上8点到了丹东站,站台上一台“东方红5”调查机车,3节车厢,牌上写着“丹东-平壤”,旅游者大概几百人,当大家蜂拥抢座的时候,中方导游告知,这车只把我们送到新义州。坐了一会儿,又全部下车,边防人员让大家排队,挨个发了临时通行证再上去。车终于启动,没多久就上了鸭绿江大桥,车轮划过钢轨轰轰的响着,转眼已过桥中央的分界线,眼望丹东一侧建筑逐渐远去,我满怀着好奇与期待来到了异国。

    新义州和丹东隔江向望,这里虽然是朝鲜数得着的大城市,但直到两个月前的“特区”事件,才使这里广为人知,随着杨斌“出事儿”,新义州的命运又难测了。上了岸,先见几个陈旧不堪的儿童游乐设施,开始看到楼房,四四方方的,明显的标志是金日成的画像和看不懂的朝文标语,只见有“21”打头,后来问了朝鲜人才知这是“21世纪的太阳金正日将军万岁”。很快到了新义州火车站,也是方方正正的苏式建筑,站台上有几个戴着大檐帽的军人,两人还在打闹。下了车,翻越铁道,准备排队上另一列火车,也是三节,两节客车,一节餐车,四壁是棕色木质,双层玻璃,座椅是紫色绒面,都是只坐两人,小桌也比国内的车小一半,车厢顶上挂着金氏父子的画像,车厢之间连接处露着30厘米以上的大裂缝,总的来看,比国内“绿壳车”还要差一些。这时上来几个军人,开始检查,用探测器检查每个人,不只是金属,只要兜里有东西就得拿出来看,但女的都没检查,还以为男女不平等,车厢另一头又上来了几个女兵来查。接着是海关的来检查行李,每个包都打开翻一下。还有一男一女两个导游,但他们的任务只是把我们“护送”到平壤。

  

    北京时间10点(平壤时间11点),火车开动。中方导游告诉我们,正常情况下是平壤时间16:30到,朝鲜缺燃料,只能用电力机车,但电力也不足,经常停电,也不知何时恢复,只能等待,晚点是正常,最高纪录是次日早晨5点到达。我从专业的角度说几句,铁道条件实在是太差,列车晃晃悠悠,只有三节车厢,感觉一点力气也没有,速度只有4、50公里左右,还不住的侧摆。轨枕都排列不齐,歪七扭八,轨缝很大,列车一过就发车咣咣的响声。新义州到平壤基本上是单线,老得在站上等待会车,站间调度的方式居然还使用最原始的路签路牌,连车站里都很少见信号灯。

    看窗外的景色,城里有不少楼房,但都比较破旧,行人不少,步履匆匆,衣着类似80年代初,妇女都裹个大头巾,汽车很少见。行驶到乡间,有不少麦田,都被大雪覆盖,偶尔可见牛车,村庄基本是平房,与中国北方民居稍有不同,房檐伸出的比较长,也有两层小楼,几乎每村都有纪念碑,基座上是四方的石柱。火车站房基本是两层小楼,挂着金日城像,站内有刻着“语录”的石碑,站牌上和中国一样写着前后站名。列车几乎每个站都停。车站上,凡是朝鲜货车,都是破烂不堪,有时看见比较光鲜的货车,全都打着中国铁路的标志,导游说,这都是中国货车拉货物到朝鲜,对方就扣下不还,每天只支付1毛钱的租金,还的时候把新零件换到自己车上,把旧零件装上中国车。我想隔窗户拍几张照片,被导游劝止了,说相机被没收太不划算,一点办法没有。

  

上一篇:讲述我在朝鲜的故事[一]——序言
下一篇:讲述我在朝鲜的故事[二]——艰难的旅程(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