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伊朗 > 伊朗

简陋清真寺 美丽阿拉伯女郎,伊朗风情

  认识伊朗,是从乘坐伊朗航空公司的飞机开始的。从迪拜到德黑兰,一次性穿越两个风格迥异的伊斯兰国家,这样的旅程对于一个对中东从无感性认识的人而言,无论如何都有些奇妙。

   航班

    在沙特时已经初步领教了宗教法度。由于禁止本国妇女抛头露面,沙特航班上的空姐清一色地来自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本以为作为什叶派的集大成者,伊朗的限制或许会更严格,然而伊朗的空乘却十足让人耳目一新。空中小姐几乎清一色波斯人,身材高挑、气质高雅。仅仅是这一点,就已经让人初步感觉到伊朗在阿拉伯世界的卓尔不群了。

    多年来因为不了解还执拗于伊朗“封闭”的偏见,在这段旅程刚刚开始就被粉碎了。旁边有一对同机返回伊朗的年轻夫妇,女士颇为健谈,从她身上丝毫看不到阿拉伯妇女的拘谨,几乎有问必答。没有面纱的伊朗会可爱吗?这个问题显然本身就已经提供了答案。

    不过,伊航的飞机实在太旧了些,不知道这与美国制裁有多大关系。

    酒店

    到达德黑兰,已是半夜1点钟。但是,夜色中的伊朗却更显示出它极具人气的一面。马路上男男女女成双结队,甚至让我有点疑惑,我是否真的身在伊朗,要知道北京王府井步行街平常到这个钟点也没几个人了。

    但是酒店迅速消除了这个疑惑。伊朗规定护照必须交押在总台,从服务生客气的解释中,能依稀猜出来的惟一一个波斯词就是“警察”,也许他是说警察要经常来检查入住外国人的情况吧!酒店的设施无一不说明,这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

    电视节目进一步验证了我已经在伊朗的事实,有十几个频道在播放着十几个毛拉(伊斯兰宗教人士)的布道;没有美国的CNN,却有英国的BBC。此刻的伊朗终于同印象开始有些吻合了。

    不过,电视上虽然都是毛拉在布道,但每个毛拉的风格却大相径庭。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讲什么,但有一个布道的毛拉,和台下信徒却经常能产生沟通。他时而大笑,时而痛哭,台下的人也跟着或笑或哭。那种情绪的共鸣,颇有一些感染力。

    宗教警察

    德黑兰是一个山城,那些错落有致的脚手架多少流露出这个国家的活力。德黑兰也是一个友善的城市,在街上坐出租车的时候,时不时会有邻车人主动向你挥手致意,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是中国人的缘故。

    在德黑兰最繁华的商业区,时见“时髦”的年轻女子,这让人很是诧异。

    根据伊朗的服装条例,女子的上衣必须盖过臀部,身体的任何部位不能暴露,必须用头巾遮住全部头发,即使到访或在伊居留的外国女子也不得例外。但爱美的伊朗女子却总有自己的办法,比如将上衣设计成紧身的式样,再配一条时尚的黑头巾,连宗教警察也挑不出什么毛病。如果忘了宗教这回事,到此地的外国人一定会觉得,这里是一个美女如云的地方,只是因为风尘太大,所以美女们只好把秀发包起来。

    当地人说,前几年,宗教警察对服装管得很严。但现在年轻人都喜欢这样,加之社会总体上更加开放,宗教警察有点管不过来,所以只是在逢重大宗教纪念等节日前,才对在服装上不“检点”的年轻女子进行突击检查。

    石油

    伊朗石油天然气丰富。相传古时波斯人见天然气自燃,遂创拜火教(又称祆教;一说拜火教又名摩尼教,金庸小说《倚天屠龙记》中的“明教”就源出于此)。在伊朗的华人中有一说,唐朝“安史之乱”的始作俑者安禄山、史思明是波斯人后裔,因为当时波斯人仍崇信拜火教,“禄山”在波斯语中就是火的意思,而“思明”亦有拜火之意。此说是否信史待考,不过摩尼教在唐时的确流传甚广倒是事实,连唐朝大将郭子仪都是教徒。

    伊朗有石油储藏近200亿吨,天然气27万亿立方米。即使以目前每年开采2亿吨计算,这个国家在经济上也的确没什么好顾虑的。伊朗北接号称“第二波斯湾”的里海,南控波斯湾(阿拉伯人称之为“阿拉伯湾”),战略位置很重要。巴列维王朝时,伊朗曾是美国在中东地区除以色列之外的另一大盟友。今天却成了美国最敌视的“1轴心”,实在是历史的大玩笑。

    领袖

    德黑兰大街两旁,霍梅尼、现任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总统哈塔米的画像随处可见。领袖的画像往往伴随着伊朗的战斗热情,所以总是少不了反美的标语。德黑兰有一堵高达几十米的“反美帝墙”,上面用英语和波斯语大书着“美国大撒旦,打倒美国”。

    不过,伊朗人与领袖的关系在“大陵寝”上或许体现得最为充分。大陵寝是已故伊朗伊斯兰革命领袖霍梅尼的陵墓。据当地人说,大陵寝完全由伊朗人自发捐款修建,没让国家出一分钱。这一点倒是很容易证实,因为霍梅尼的墓并不奢华,甚至有些简陋。四周只是用铁栅栏围着,拜谒者可以将布施从铁栅栏间放进去,那里也总是堆着厚厚的钱。

    大陵寝本身也是清真寺,可以用来进行礼拜活动,但它也对非穆斯林开放。大厅里面铺满了著名的波斯地毯,大厅外有洗净的水池和洗手间,允许德黑兰的穷人和无家可归者夜晚在这里栖身。不过,从这样一座重要的建筑,已经很难再寻觅到传说中波斯和阿拉伯工匠的鬼斧神工。不过,宗教自身也终于在这里展现了它的宽容。

    波斯

    同属伊斯兰国家,但伊朗却分明与阿拉伯世界有明显的不同。伊朗是什叶派大本营,这或许是伊朗显得如此个性鲜明的一个原因。但更重要的原因或许还是传说中的波斯文化。

    有人说,阿拉伯人从历史中找寻灵感,只有回到伊斯兰教创教初期一途。而伊朗人如果要回溯历史,至少还有多神的波斯文化。这或许也是伊朗不太容易导致极端的原因。

    现在的伊朗议会,就为亚美尼亚基督教徒、拜火教徒和犹太人,各留有一个议席。甚至在德黑兰还有一个信仰基督教的亚美尼亚社区。在那里,酒是合法的,亚美尼亚妇女可以不用戴头巾。

    伊朗大市场

    同世界上的许多国家一样,日本和韩国企业在伊朗的攻城略地势头强劲。日韩两国企业的广告满大街都是。几个在中国常见的韩日品牌在伊朗也极为“嚣张”。年初,在韩伊两国足球队作赛德黑兰,韩国企业从韩国国内组织了300名专业拉拉队为韩国队助阵,由于组织得当,300人硬是在气势上压倒了全场的伊朗球迷,颇让伊朗人对韩国刮目相看。

    中国企业拓展伊朗市场可以说是这两年才开始变得轰轰烈烈的。不过,中国企业的收获却不小。据说,德黑兰地铁的1至5号线,除3号线外,其他都由中国公司承建。

    奇瑞,这个中国自主的汽车品牌,至少在伊朗给了笔者一个惊喜。奇瑞公司最近出口伊朗的1000辆,销路很是不错,目前奇瑞公司正在伊朗南部一个城市搞一个年产两万辆奇瑞汽车CKD组装工厂。伊朗人均收入3000美元,远高于我国。德黑兰再穷的家庭,都有一部汽车。伊朗汽车多为本土造,虽然也有同韩国合资生产的。但街面上跑的汽车还是十分不上档次,伊朗的汽车市场对于中国公司显然是一个机会。

    由于历史风俗相差太远,早先在伊朗生活的华人极其有限。改革开放前期,曾有一些不明内情的国人远嫁伊朗,但到伊朗后才发现自己甚至不是男方惟一的妻子。现在,一夫多妻在伊朗已不多见,随着两国的交流日益增多,相互了解也在逐渐强化。伊朗大多数人对中国古老历史和文化以及中国近20多年的经济成就抱有敬意,并因此提出了“向东看”,希望建立新的战略支点。中国与伊朗两个古老文明的交汇看来已是大势所趋。

  

上一篇:领略异域风光 行走新马泰
下一篇:领略伊朗的真实与美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