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乌兹别克斯坦 > 乌兹别克

家家都有小车 探访中亚“陕西村” (2)

一位阿訇对陈琦那辆飘着中国国旗的自行车很感兴趣

   离开故土已120多年了,东干人对陕西却怀有一种常人所不能理解的感情。年轻人把陕西叫"我爷的省",见了我高兴得很,问我西安城是个啥样子?见过成龙没有?

  

   村上人人都有两个名字,一个中国的,一个当地俄文的。东干人把这一点看得很重,而到过中国见多识广的村长安胡塞积极主张推广中国的普通话,说这样才能与更多的人交流思想,才能提高语言的生命力。但这种观点与大多数东干学者相冲突,他们认为:老话是咱的母语,要一代传一代,贵贱都不能丢。安胡塞感到奇怪,今天的陕西甘肃人都在学讲普通话,你还跟着学方言,岂不太落伍了。

   几次大会上,都是安胡塞跟他们从争论到争吵,不欢而散。从2000年开始,安胡塞陆续送了几个村里的孩子到中国的西安学中文,"等到他们学好了,再回来教其他的人。"陕西省政府对这些孩子全部按国内的学生同等看待,没有任何额外的费用。对于这些孩子们的家长来说,这是一件非常荣幸的事。

   陕西村人当时没有带文字去,头一代的东干人几乎都是文盲,光能说不能写,故没有汉字流传下来,汉字在此失传是个最大的遗憾。1927年,东干人在当时苏联语言专家的帮助下,发明了自己的文字,它由俄文基本字母拼写,但发音却是地道的陕西口音。看到陕西话和关中农村的生活匀俗却在这里得以沿袭,我能感到有一种力量一直在默默地坚守这-切。正如村里的一位老人告诉我的:"他们是羊群中走散的羔羊,他们日夜思念着要找回自己的羊圈。"

   在营盘周围,沿楚河平原从东往西走,以种地为生的维吾尔族越来越少,其他民族都以游牧狩猎或做买卖谋生。土地里刨着吃的,就只有陕西人了,在这片广阔的原野上,一半种小麦,一半是蔬菜。据说中亚地区60%的蔬菜都来自东干人的生产。淳朴厚道的东干人没有使用除草剂、杀虫剂等农药的习惯,一年中从春分到深秋的大半年时间都辛勤地劳作在田间地头,从早到晚,中午就在树荫下或凉棚下休息吃饭。庄稼耕作上最辛苦的莫过于东干人。

   东干人几乎家家都有小车,这里就像小车博览会,有德国的、美国的、日本的、韩国的,且都是原装货,当然最多的还是俄罗斯的伏尔加和本国生产的拉达。在这里,小车不是身份的标志,也不属于奢侈品,而是人们生活生产的必需工具。

  这里真正保持着那种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古朴民风,很多家都没有院墙,大街上的店铺也没有一家装防盗门的。小车开到街道上随便一放,主人就办事去了,大多连钥匙都不拔,有的车门还大开着。

   营盘人告诉我,沿楚河平原从东往西走,以种地为生的维吾尔族越来越少,其他民族都以游牧狩猎或做买卖谋生。土地里刨着吃的,就只有回回了,在这片广阔的原野上,一半种小麦,一半是蔬菜。据说全哈萨克斯坦80%的蔬菜都来自东干人的生产。

   淳朴厚道的东干人没有使用除草剂、杀虫剂等农药的习惯,一年中从春分到深秋的大半年时间都辛勤地劳作在田间地头,从早到晚,中午就在树荫下或凉棚下休息吃饭。庄稼耕作上最辛苦的莫过于东干人。马赖赖说,住在楚河南岸吉尔吉斯斯坦的多是甘肃回回,和东干人很少来往。

   东干人几乎家家都有小车,这里就像小车博览会,有德国的、美国的、日本的、韩国的,且都是原装货,当然最多的还是俄罗斯的伏尔加和本国生产的。在这里,小车不是身份的标志,也不属于奢侈品,而是人们生活生产的必需工具。营盘、新渠都是四五公里长的村子,步行串门子的确不方便,庄稼地近的几公里,远的几十公里,没有小车是难以想象的。因而就常常能看到,一辆高品位的"沙漠王子",后面却拽着一架四轮拖拉机的车厢,一辆豪华的"梅塞得斯-奔驰",里边取出的却是刚从地里收回的莲花白。

   因为没有环境污染,这里的农业是货真价实的绿色农业,一眼望出去都是大片大片的绿地。家家房前屋后都种有各种花草,东干人说,从这些花草的生长状况,可以看出主人的心境和理家水平。而且这里真正保持着那种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古朴民风,很多家都没有院墙,如果有也是象征性地用栅栏把院子围起来,个别有院墙的也不高,院门一天到晚很少关过,大街上的店铺也没有一家装防盗门的。小车开到街道上随便一放,主人就办事去了,大多连钥匙都不拔,有的车门还大开着。

   在哈国,公民看病住院、学生大学前的教育、一个地区内通电话都是免费的,有的地方水电甚至热水都是免费的,六十岁以上的农村老人也可以领到相当于人民币三百元左右的养老金,即使在最偏远的地方,公路边也隔一段就建有一个汽车站,是一种用水泥统一预制的小房子,外面画有各种艳丽的民族画,里边有供旅客休息的长凳。哈国大路上、闹市区、公务员的办公室、学校的教室到处都可以看到他们的领袖纳扎尔巴耶夫的画像,陕西村的乡党能生活在这样一个稳定、和睦、美丽的国家里,确实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情。

  没有人离婚,也没有人谈恋爱

   村长告诉我:东干人中没有犯罪的,没有离婚的。

   东干人娶亲得先说媒。还固守着"姑娘不外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些早已被陕西人摒弃的旧风习。一旦婚事确定,女方就开始准备嫁妆,衣服都是手工缝制,最少得准备半年到一年。结婚的时候,新郎穿手工绣花的袍子和靴子,新娘要穿绣花鞋、红绸衣服,挽着清朝的发型,头上插着簪子,村子里所有的人都来庆贺看热闹,婚宴要持续几天。我在村上恰巧赶上一场婚礼,我给新郎新娘送的贺礼是从陕西带来的两包茶叶。

   2003年冬天香港凤凰卫视在这里摄制了《营盘日记——陕西村记事》,以第一人称作解说的就是白彦虎第五代嫡孙白伟华。白伟华当时22岁,正在楚河那边吉尔吉斯斯坦的比什凯克人民大学学中文,普通话讲得很漂亮,他的文化程度在村子里算是屈指可数的,和陈琦特谈得来。

   他和马赖赖陪陈琦到马赖赖所在的学校、著名的马三奇学校参观,一位蒙着面纱的女教师非常热心地给陈琦做介绍:哈萨克斯坦实行的是11年国家义务教学,村里的学校书少孩子多,有的班上是两人念一本书。上课的教室太拥挤,只能让孩子们分三拨,8点钟来上一拨,11点钟来上一拨,下午2点再上一拨。一个星期上六天课,11年上完后,就可以像白伟华一样,到附近的城市上大学。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看似现代前卫的白伟华骨子里依旧有东干人固守传统的一面。他说读完书后准备回村子教中文,白伟华读大学的地方离家很近,只隔着一道楚河,"可是我每次离家的时候,都有一点不舍得。营盘有一种特别的味道,牛羊粪的味道,炊烟的味道,锅盔的味道,奶茶的味道,天山的味道,老陕的味道……不管我走到哪里,这些味道都会留在我的头发里,留在我的身上。"

   这里有的学生上大学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小孩,而且对象都在回民圈里找,白伟华就是先结婚再念的大学,他的妈妈和妻子罗莎的妈妈是亲姐妹。白伟华快20岁的时候,家里人觉得他该结婚了,问他有没有喜欢的女孩,他说没有。他们问罗莎妹妹怎么样,他说可以先处处看。于是家里就打发了媒人去说亲。去年4月,白伟华当上了爸爸。

   白伟华说他和罗莎在一起的时间不多,爱不爱她,也说不好。不过他在做一个好学生的同时,也想做个好丈夫。

   100多年前的3000多人发展成现在的12万人,现在那边家家户户都是亲戚了,奇怪的是这里近亲结婚生的孩子却都很健康聪明,大有一代比一代强的趋势。在这里,没有一家离婚的,也没有一对年轻人谈恋爱的,都是父母做主,也许他们已经习惯了长期流传下来的风俗习惯,读过书的也不例外。

   东干人选择了自己的生存方式,在中亚这鱼龙混杂又时而战火纷飞的环境中固守着自己的一片净土。同那条从他们聚居地穿越而过的楚河一样,流淌在欧亚内陆风云多变的原野上,自然而从容。

   令人感动的是,百余年来,他们与故土音讯隔绝,在汉字已经失传的情况下,依然艰难地传承着华夏的文化,乡音不改,民风不移。在这里,秦腔仍然盛行,婚丧嫁娶、衣食住行、岁时节令,都还保持着清代陕西的习俗。而最令人为之动容的,则莫过于东干人对先人故土的深厚感情。被称为"东干人之父"领袖白彦虎在弥留之际曾留有"口信":"你们一定要回去,咱老爷的肚带子(陕西土话,即脐带)在那边呢。""以后回了西安,在西门的门环上敲三下,说声回来了,就是我回来了。"

   在这了,东干人选择了自己的生存方式,在中亚这鱼龙混杂又时而战火纷飞的环境中固守着自己的一片净土。同那条从他们聚居地穿越而过的楚河一样,流淌在欧亚内陆风云多变的原野上,自然而从容。我不忍心再打搅他们,同时也不愿看到这日益开放的社会使他们的生活情态哪怕是有一丁点的改变。

  

上一篇:盐可以加深夫妻感情
下一篇:家家都有小车 探访中亚“陕西村”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