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乌兹别克斯坦 > 乌兹别克

家家都有小车 探访中亚“陕西村” (1)

  在中亚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三国交界处,居住着一群特殊的居民——黄皮肤黑头发,讲着地道的陕西方言。他们居住的地方被统称为"陕西村",而他们则被当地人称为"东干人"。

  

   这里的村民问:"你是从大清国来的?"

   在中亚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三国交界处,居住着一群特殊的居民——黄皮肤黑头发,讲着地道的陕西方言。他们称呼政府部门为衙门,称呼干部为衙役,把飞机叫风船。村内的儿歌"月亮月亮渐渐高,骑白马带腰刀……"已经唱了百余年,秦腔仍是村内人的传统项目。他们居住的地方被统称为"陕西村",而他们则被当地人称为"东干人"。

   东干族之所以备受关注,并不仅仅是因为其人口颇众,更主要的是它有着独特的形成历史。

   1862年,正值太平天国运动晚期,我国西北陕西等地的回1合当地各族人民掀起大规模反清起义,同太平军、捻军遥相呼应,对清政府的统治构成了极大威胁。

   清政府调集重兵镇压起义,但是屡战屡败,几易主帅之后,最后任命左宗棠为陕甘总督。左宗棠对起义队伍采取了招抚分化和剿灭相结合的策略,而起义军缺乏领导核心,逐渐被各个击破。1877年,经过十余年的艰苦征战,这个队伍来到了新疆的天山脚下,这时,起义军的处境已经非常危险,为避免全军覆灭,起义军决定向西翻越天山山脉,进入中亚。

   这一年深冬,大雪封山,起义军每一家留一人在国内,以防绝户,然后在领袖白彦虎的率领下,翻过了海拔4000多米的多伦山。有数千人死在路上,只有约三千人来到中亚,扎下了"营盘"。

   最初,这支外来的群落与本地人也不无摩擦冲突,生存条件非常险恶。所幸的是,通过他们的努力,当地最终接纳了他们,沙皇分给他们土地,准许他们垦殖荒地,并免除了他们十年的赋税。后来,在苏联的民族普查中,他们被称为"东干族"。"东干"是汉语"东岸子"的音译,"东干人"就是陕西方言"东边的人"。东干人耕种从国内带去的粮食、蔬菜种子,辛勤劳动,繁衍后代。

   1990年,被称为国内"东干人研究第一人"的陕西师大教授、博士生导师王国杰在乌兹别克斯坦第一次回访到一名东干老人。这名老人惊异地问王国杰:"你是从大清国来的?左宗棠的人还在不?"前苏联解体后,这群移民的居住地分属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三国。目前的总人口已有12万人。

   "中国海外最大的移民团体",历史学家这样为他们定义,这也是迄今为止陕西最大的海外侨民团体。

  东干新娘出嫁的服饰全部是用手工制作的。哈萨克斯坦境内的陕西村还保留着一百多年前的陕西民俗,出嫁的新娘要穿绣花鞋,红绸衣服,挽着清朝或者明朝时的发型,插着簪子。

   十年准备只为探访"陕西村"

   上世纪80年代,陈琦从《参考消息》上得知苏联有个"陕西村",居住着100多年前从陕西关中迁移过去的一群回回人,至今顽固地保留着陕西的风土民俗。"陕西村"人1离开家乡的年代距今并不久远,是清同治年间,也就是我爷爷的父辈那代人的事情。

   同是陕西人,却东干人却因故去了他国,并繁衍生息,形成了自己的一个村落。这群生活在中亚的"陕西村"人,与自己土生土长的陕西人有什么不同呢?他们在当地是怎样生活的呢?100多年过去了,离家在外那么长时间,他们还固守着家乡的传统,在思想上、道德上都传承得很好,是什么原因、什么力量在支撑着他们?他们现在的生活是什么状态?

   这些都吸引着我和我周围的人。我决定去看看他们,就像亲戚串门一样骑着自行车去,并且沿着他们当年西退的路线,体验他们不为外人所知的艰辛与苦难。于是,我骑单车进入中亚地区的"陕西村"。

   一路上十分艰辛。当经过戈壁无人区时,忽然又遇到大风。风沙中甚至夹杂着小石子,吹打在身上非常疼痛。这是我出发的第17天,一路向西行进,气候变化很大,经常遇到冰雹和大雪。我硬着头皮顶着一阵阵飕飕狂扫的大风,身体倾斜成45度向前骑行。

   路上听到好些司机说:新疆的风大,刮起来飞沙走石,可以把停下不动的小车上的油漆,全部吹打得露出白铁皮,就那么厉害……当年的陕西人就是沿着这条路携家带口,甚至舍不得丢下牲口的艰难跋涉,他们的迁徙之路,将是何等的辛苦。

   经过一个多月的艰难跋涉,骑车穿越5100多公里后,我终于到达了日思夜想的目的地--位于哈萨克斯坦江布尔州的"营盘"。当年陕西人到达俄国扎下的第一个"营盘"就是这里,现在还叫这个村名。

   陕西村所在的县叫库尔代,县城离邻国吉尔吉斯斯坦的首都比什凯克不到100公里,顺着阿拉套山下的丘陵地带从县城往东60公里,就是中亚陕西村的中心村落、陈琦此行的目的地——营盘。这里的道路大都是苏联时期修建的,年久失修,到处坑坑洼洼,已成了沙石路,风景却是格外优美。他们在一个高高的山梁上小憩,俯瞰前方的楚河平原,马赖赖给陈琦指点:这是营盘、这是新渠、这是托克马克(即古代的碎叶城)、米粮川、卡布隆、哨葫芦……这一带都是咱回回的地窝儿(地方)。

  “陕西村”无论大人小孩都能讲一口地道的陕西土话,但汉字在这里已基本失传

   到了陕西村就和到了关中任何一个村子一样,没有语言障碍。大人小孩都是一口纯正的陕西土话,和马赖赖交谈,国骂省骂时时都会冒出来,而且非常地道。

   到了"陕西村"时,我发现村口悬挂着陕西村人用中、俄文写的"热烈欢迎陕西乡党到来!"的横幅标语。迎接我的人们一见面热情拥抱后不是说欢迎,而是用陕西话问:好着呢吗?好着呢吗?来到中亚,原以为自己到了外国,可看到这些陕西村村民丝毫没觉得他们是外国人,一点陌生感也没有,听着熟悉的家乡话感到非常亲切,像是到家了一样。

   我在哈国境内遇到的第一个陕西村的人是马赖赖。过境后刚到第一个城市潘菲洛夫,陕西村的人们就打发体育教师马赖赖骑车来接我。从潘菲洛夫到陕西村有700公里的路程,马赖赖全程陪他。东干协会主席安胡塞亲自开着小车为他们俩做后勤保障。马赖赖人高马大,脸色黝黑,言语、动作都显得有些粗放,讲一口纯正的陕西土话,见了面,他高兴地搓着手,嘿嘿直笑。

   马赖赖骑的是一辆德国产的自行车,做工精细,构造却很简单,没有变速器,显然不是上长路的车子,加上他没有做好长途骑行的细致准备,第一天120公里骑下来便有些自顾不暇,作为主人,他还要照顾已有4000公里骑行经验的我,疲累不堪。一到住处,马赖赖脸色蜡黄,上气不接下气,车子撇到房外也不管了,躺在床上喘了足有半个小时的粗气,说自己的心脏很难受,想吐。

   我给他打了一大瓶自来水,马赖赖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一大半,差点虚脱了。我一再告诉他,骑不动了就吭声,不能这么拼命。为了体谅马赖赖,陈琦有时建议歇一歇,马赖赖就强打精神顽劣地笑笑:不怕慢,单怕站,慢慢骑。一路上再苦再累,马赖赖都没叫过一声苦,让人打心底里佩服他。

   按陕西村欢迎客人的最高礼节,我这个"娘舅"家来的人首先被带到了村史馆,馆里的陈设让我非常激动。此馆是由一个中学教师自费收集的一些东干人过去的旧物品等组成,件件物品都有一个故事,都寄托着他们对故土的留恋。

   村里的老年人对陕西感情很深,能说出一些至今仍存在的关中地名,说着说着就落了泪。他们对现在的陕西不甚了解,好多人都保留着过去的观念。

   离开故土已120多年了,东干人对陕西却怀有一种常人所不能理解的感情。马赖赖家隔壁一个叫马兹涅夫的东干老人,将他于1959年在莫斯科买的一幅《老鹰抓小鸡》的中国年画保存了四十多年。东干诗人大吴说,百年来,我们就像离群的羊,不知何日才能回到大羊群里去。

   到了陕西村就和到了关中任何一个村子一样,没有语言障碍。大人小孩都是一口纯正的陕西土话,和马赖赖交谈,国骂省骂时时都会冒出来,而且非常地道。小孩刚开始学说话就是陕西土话,大了才学俄罗斯、哈萨克语言。有些上了年纪的陕西村人问我:你是从清国来的吗?陕西村人把政府叫衙门,1都叫衙役,叫领导为头子,最大的领导叫皇上。这里没有自行车,他们把自行车叫做骑的车子,把我叫参将(陕西土话,即厉害的人),他们说我:参将是从咱老地方骑着骑的车子来的。他们觉得风扇像是板子在扇风,称此为风板。汽车在俄语里叫"马什奈",他们把开汽车叫"吆马什奈"。

   我走在村里的路上,人们都熟悉地叫着我的名字。村长告诉:早在他来之前的一个月,陕西村自己的报纸《东干报》,就开始报道这个消息了。东干文报纸实际上是用俄文拼写的陕西话,这些写成俄文模样的字,看上去像是俄语,念出来却全是陕西话的音,俄国人看不懂,中国人也看不懂。报纸上还登着我出发时的照片。我问村长,这篇文章的题目是啥,村长说是:太平跟友情的大使。

  

上一篇:家家都有小车 探访中亚“陕西村” (2)
下一篇:乌国的胖子不能当交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