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乌兹别克斯坦 > 乌兹别克

吉尔吉斯斯坦与乌兹别克斯坦转轨经济比较

【内容提要】 “颜色革命”的爆发引起国内外学者的高度重视。国内外学术界多从历史、民族、文化和国际关系等方面探讨其爆发的原因。“颜色革命”爆发有着深刻的经济原因,本文通过对吉尔吉斯斯坦与乌兹别克斯坦转轨经济的比较研究,探讨“颜色革命”爆发的经济原因,指出转轨经济的多样性特点,对经济转轨国家提出5点启示。

   【关键词】 吉尔吉斯斯坦 乌兹别克斯坦 “颜色革命” 转轨经济

  

   【作者简介】 林治华,1954年生,大连大学科技处处长、教授,东北财经大学博士后。(大连 116622)

   发生在格鲁吉亚、乌克兰和吉尔吉斯斯坦等独联体国家的事变被称为“颜色革命”。关于这场“革命”的性质及发生的原因等问题引起国内外学术界的高度重视。有国内学者指出,“有关国家国内严重的贫困、两极分化、11等问题是‘颜色革命’发生的社会条件;地区和族群对立是历史文化条件;而美国大力推动对这些国家政权的‘民主化’改造,是一个有关键意义的外部条件。”另有国内学者指出:“谁能把这个国家的老百姓的日子过好,老百姓得到了实惠,这个政权就能够稳定。”“颜色革命”在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产生了不同的结果。

   一、两种不同的经济转轨模式吉尔吉斯斯坦选择了激进式改革,激进式改革又被称为“华盛顿共识”模式,其核心是民主化、市场化和私有化,特点是国家对经济的控制力明显减弱,经济变化剧烈。乌兹别克斯坦进行的是渐进式改革,在总统集权的严格控制下,经济波动相对较小,经济倒退幅度也较小。渐进式改革强调国家干预和控制,有步骤地实施改革措施,逐步调整产业结构,而不事先对资源实行重新分配,避免现存不完善的市场体系造成资源配置的不合理性。

   1997年除了自然垄断行业外,吉尔吉斯斯坦对大多数企业实行私有化。国家预算失去了重要的来源,1990年吉尔吉斯斯坦的预算税收从占GDP的27.1%降至16.1%,1991~1995年年均下降16.1%,1996~2000年年均下降13.5%。1992年国家支出从GDP的32%压缩到1996~2000年的不到20%。1994~1995年国家预算赤字超过了GDP的7%。1995~2000年,吉尔吉斯斯坦国家预算赤字约占GDP的10 %,吉政府主要依靠外界帮助,特别是独联体国家的帮助来维持财政支出。

   乌兹别克斯坦不同于吉尔吉斯斯坦,没有进行快速私有化,采取了另一种政策对付急剧恶化的需求。在苏联解体初期,乌兹别克斯坦政府以通货膨胀性拨款的方式,弥补传统市场的损失以及联邦预算补贴的减少,满足需求。随后,乌政府逐步压缩国家财政支出,适度地提高税收标准,通过国家预算进行资源的再分配。乌兹别克斯坦的国家预算赤字明显低于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的做法类似于欧洲后社会主义国家。

   吉尔吉斯斯坦快速完成了私有化,政府对经济的干预减少了,可是,政府管理机构却膨胀起来。1991~2001年,吉尔吉斯斯坦国家管理机构公务员由3.66万人增加到7.58万人,增长了1.1倍。转轨之初吉尔吉斯斯坦每千名居民有8名政府管理人员,到2001年,每千名居民就有15名政府管理人员。乌兹别克斯坦公务员的数量增长了0.32倍,每千名居民中有5名政府管理人员。

  比较评价两国阶段性发展结果,我们可以试想一下,如果乌兹别克斯坦改革之初选择了“华盛顿共识”模式,而吉尔吉斯斯坦采取国家干预政策,那么,结果将是怎样的呢?答案是清楚的:“吉尔吉斯斯坦不会陷入社会经济的灾难,社会经济形势会比现在好。乌兹别克斯坦则要经历吉尔吉斯斯坦今天的灾难。”

   二、 两种不同的经济增长模式

   吉乌两国在独立之初,都出现了人均GDP下降的趋势。1990~2002年,吉尔吉斯斯坦人均GDP平均下降3.95%,乌兹别克斯坦人均GDP下降速度相对缓慢(见表1)。在独立前的20年间,乌兹别克加盟共和国的经济发展速度低于吉尔吉斯加盟共和国,人口的快速增长制约了乌兹别克斯坦人均GDP的增长速度,加大了经济增长压力。近10年来的情况是,乌兹别克斯坦人口的增长速度仍高于吉尔吉斯斯坦。

   独立后,吉尔吉斯斯坦耗尽苏联时期的家底,生产的进一步下降,将几代人的劳动成果化为乌有。2002年吉尔吉斯斯坦人均GDP低于1970年。1996~1998年出现了相对快速增长后,增长的速度不断下滑,直到2002年才出现逆转。以人均GDP3%~4%的平均增长速度计算,要回到1990年的水平吉尔吉斯斯坦需要20年的时间。2002年吉尔吉斯斯坦的投资水平只是1991年的54%。吉尔吉斯斯坦能否在近期实现经济正增长,目前还很难判断。吉尔吉斯斯坦和加拿大合资经营的库姆托尔金矿开采量的减少,更使得中期经济发展速度变得难以预测。独立初期,在向市场经济转轨的过程中乌兹别克斯坦的损失小一些,虽然1970~2002年的人均GDP的增长仅为0.15%,但是,苏联时期留下来的家底不仅没有损耗,反而有所增值。

   1996年,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GDP恢复了正增长。由于经济连年不断地大幅度下滑,所以,经济增长的速度较快。2002年,乌兹别克斯坦GDP已经超过1990年GDP的6% ,而吉尔吉斯斯坦的GDP则低于1990年的28%,吉尔吉斯斯坦的通货膨胀率不高,可是经济增长很不稳定。2002年,在独联体国家中只有吉尔吉斯斯坦的GDP是负增长。乌兹别克斯坦人均GDP以3%的平均速度稳定增长,可见,经济发展状况符合乌兹别克斯坦的国情。

   独立之初,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的社会经济状况十分相近。在苏联时期,乌兹别克斯坦对中央联盟预算补贴的依赖程度要高于吉尔吉斯斯坦。1990~1991年,吉尔吉斯斯坦获得联盟预算的无偿援助占GDP的11.2%~12.5%;乌兹别克斯坦获得联盟预算的无偿援助占19.4%~19.5%。

  此外,苏联解体打破了原有的对外贸易格局,与乌兹别克斯坦相比,吉尔吉斯斯坦对外贸易出口略占优势。那为什么吉尔吉斯斯坦在20世纪90年代上半期生产出现剧烈下滑呢?

   首先,移民潮加速了吉尔吉斯斯坦生产的崩溃。1989~1996年间,离开吉尔吉斯斯坦的移民数量相当于1989年吉尔吉斯斯坦全国人口总数的8.6%。而同期乌兹别克斯坦移居国外的人数仅占全国人口总数的3.6%。

  表1 吉尔吉斯斯坦与乌兹别克斯坦宏观经济发展指标(按2001年本国货币购买价格和购买力平价计算)

   资料来源:World Bank,WorldDevelopmentIndicators.Wash.,2003.p.15~16.

   其次,不符合国情的宏观经济政策导致生产过度压缩。盲目压缩需求,迅速放开价格,大幅度提高工人工资,使得国内生产面对廉价的进口商品毫无竞争力。

   再次,开采库姆托尔金矿产生的问题导致2002年吉尔吉斯斯坦GDP的下降。

   三、两种不同的经济增长效率

   可以从3个方面来评价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经济增长效率问题。

   (一)在整个经济中的劳动生产率

   20世纪90年代上半期,吉乌两国的劳动生产率都在下降,吉尔吉斯斯坦的下降幅度更大一些(见表2)。到90年代下半期,两国劳动生产率都有所提高,增长速度基本相当。值得注意的是,乌兹别克斯坦的劳动生产率水平已经接近吉尔吉斯斯坦。

   (二)农业中的劳动生产率

   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都是农业国,20世纪90年代上半期,吉尔吉斯斯坦农业劳动生产率急速下降,而后出现增长,达到1990年的60%,并稳定在这一水平。乌兹别克斯坦农业劳动生产率自1996年出现增长,到2000年已经超过1990年的水平。在20世纪,乌兹别克斯坦的粮食产量一直低于吉尔吉斯斯坦,进入21世纪,乌兹别克斯坦的粮食产量达到42.3公担/公顷,吉尔吉斯斯坦的粮食产量仅为29.4公担/公顷。

   表2 吉尔吉斯斯坦与乌兹别克斯坦经济效率指标

   资料来源:〔俄〕斯·朱可夫:《吉尔吉斯斯坦与乌兹别克斯坦:“休克疗法”与“渐进主义”》,载〔俄〕《世界经济与国际关系》2004年6期。

  (三)生产用电状况

   从吉乌两国GDP的单位产品生产的耗电量看,情况基本相同。1990年乌兹别克斯坦生产GDP的一个美元产品需耗电量是吉尔吉斯斯坦的两倍,到1998年这两个国家的耗电量已经基本趋同,乌兹别克斯坦的耗电量近年来一直保持稳定,而吉尔吉斯斯坦的耗电量却增加了两倍。

   四、相同的滋生1的土壤:1与贫穷

   (一)贫困是发生“社会革命”的重要背景格鲁吉亚独立后经济全面崩溃,1994年格鲁吉亚GDP与1990年相比下降72%,2002年格鲁吉亚90%~95%的家庭收入处于贫困线以下。苏联解体前,乌克兰曾被誉为苏联的粮仓,工业基础雄厚,但独立后乌克兰经济长期陷入了衰退。从1992年到1999年,乌克兰的GDP下降75%,约70%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吉尔吉斯斯坦在苏联时期就是经济最落后的加盟共和国之一,苏联解体后,持续的经济衰退给吉尔吉斯斯坦造成的社会灾难更加严重。2002年吉尔吉斯斯坦的贫困人口占52%,70%的乡村没有自来水,41%没有医院和保健机构,60%没有交通设施,吉尔吉斯斯坦的经济状况近于赤贫。可以说是“贫穷赶走了阿卡耶夫(吉尔吉斯斯坦前总统)”。

   (二)贫富差距拉大,两极分化加剧2003年吉尔吉斯斯坦人均GDP为377美元,人均月名义工资为23美元,比2002年增加6.7%。吉尔吉斯斯坦工资差别较大,金融业人均月工资为147美元,而卫生部门人员月工资为23.4美元,农业部门为20.3美元。职工最低月工资为2.2美元。

   经济转轨伊始,苏联时期的1摇身一变成了今日的资本家、商人,占人口3%~4%的极少数人在经济转轨过程中暴富起来。他们多为权力要害部门的领导及其亲朋,成为吉尔吉斯斯坦新贵。而大多数民众则深深陷于贫困之中。

   (三)贫穷滋生1,1加剧贫穷

   据吉尔吉斯斯坦有关资料透露,吉尔吉斯斯坦前总统夫人阿卡耶娃是国内贩卖官职的龙头老大,吉尔吉斯斯坦的所有官职都有明码标价,每年卖官鬻爵职的收入,约占GDP的20%。在阿卡耶夫执政期间,阿卡耶娃的亲戚和同学占据了大多数的政府要职。此外,据报道,乌兹别克斯坦的11、行贿受贿问题也十分严重。

   根据国际透明组织公布的独联体国家2003年廉政指数排名资料显示,白俄罗斯、乌克兰、吉尔吉斯斯坦、格鲁吉亚、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的廉政指数排名分别为4.2,53;2.4,100;2.3,106;2.1,118;1.8,124;2.4,100。

   (四)政府失信于民,丧失执政基础

   乌兹别克斯坦总统卡里莫夫曾宣布:2004年乌兹别克斯坦GDP增长了7.7%,通货膨胀率降至3.7%,经济持续稳步增长。2004年乌兹别克斯坦国内人均收入实际增长了16%。然而,经济的增长并没有促进经济社会的发展;人均实际收入的增长,并没有使人民生活水平得到提高。政府长久以来承诺的经济改革没有收到实效,失业率达到30%以上。统计数字与现实生活的反差,耐人寻味,这也是中亚经济转轨国家的一个通病。

   中亚国家的广大民众仍处于饥寒交迫之中。由于缺少统计资料很难分析这一场史无前例的人道主义灾难。但是,有过在中亚国家生活经历的人们都会深深地感受到这一切。上世纪90年代中期,吉尔吉斯斯坦低于官方规定的贫困线以下的人口占全国总数的52%~57%, 90年代下半期,贫困线以下的人口甚至有所上升。2000年伊始,随着GDP的增长,贫穷人口的数量才有所减少。根据吉尔吉斯斯坦官方统计,仍然有半数居民生活在贫困之中。然而,世界银行的统计显示,吉尔吉斯斯坦政府改变了最低消费篮子的成分,扩大了食品所占的比重,取消了高档品和服务的比重,所计算出的最低消费预算令人吃惊,即从1997年的40美元降低到2002年的30美元。

   我们手中没有乌兹别克斯坦贫困状况统计资料,根据博·米兰诺维奇教授的比较分析研究,可以确定乌兹别克斯坦生活在贫困线下的人数少于吉尔吉斯斯坦。1993年,在乌兹别克斯坦月收入低于120美元的居民占39%~66.2%,吉尔吉斯斯坦则高达86%~88%。世界银行的最新调查显示,依据“食品贫穷”的标准,乌兹别克斯坦的情况要好于吉尔吉斯斯坦。

   五 几点重要的启示

   第一,“颜色革命”的发生,应当说内因起了主要作用。当事国的前政权往往因为没能处理好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的关系,背离了民众的意愿,使国内矛盾激化,从而为反对派壮大提供了空间,也令外来势力有机可乘。

   第二,苏联解体之后,整个经济体系崩溃,当事国不适宜的经济政策,使国家长期陷入经济衰退之中,有的独联体国家甚至迄今还没有达到1990年的水平。广大民众极度贫困、两极分化严重,11、裙带关系等社会不公现象愈演愈烈,民众对此怨声载道。国内政治斗争激化了地区矛盾、族群冲突。

   第三,反对派瞄准政府1的政治“软肋”。由某些地方选举的违法直指政治1,利用民众对执政派的不满情绪,充分发动被“启蒙”了的民众进行11,美国等外部势力提供资金援助,最终迫使执政派领导人辞职,以达到“民主改造”的目的。可见,内部的“颜色革命”与外部的“民主改造”是颠覆现政权的两只手,里应外合,兴风作浪。

   第四,苏联虽然解体,但原有的国家机器及政治精英们并未解散,仍占据着原有的位置,发挥着原有的作用。苏联体制下的集权、权力1、法律虚设等弊端也保持着各自的惯性,侵蚀着新独立的国家。经过10余年的改革,经济仍然在困境中徘徊。经济长期徘徊不前与政治1使得反对派有充分的理由发动“革命”。发生在乌兹别克斯坦、白俄罗斯的“颜色革命”只是暂时被镇压下去,仍然存在着再次爆发的危险。哈萨克斯坦还没有发生“颜色革命”,但前景尚难预测。

   第五,“颜色革命”的确教训深刻。当权派为谁执政?是为党派和小集团,还是为个人和家族?“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如果不能代表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就得不到人民群众的拥护,就会失去执政根基,最终被人民唾弃。只有立党为公、执政为民,不断发展经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全心全意为民谋福利,社会才能稳定,国家才能长治久安。

  

上一篇:乌兹别克斯坦的投资优势及其引进外资政策
下一篇:“乌兹别克斯坦经济模式”面临考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