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吉尔吉斯斯坦 > 吉尔吉斯

华商在吉尔吉斯的六天六夜

金羊网

  在“黄金漩涡”中,吉尔吉斯华商的前世今生。10年下来,第一批来此淘金的人如今很多已衣钵满金,生意越做越大。

  

  “眼睁睁地看着所有货物和1万多美金被人家抢走了,真是心痛啊!”“当初我买保险柜就花了800美元,但最终保险柜和里面的几千美元,一分钱都没能保住。”

  “每天晚上都能听到枪声,每天都有中国人店铺被抢的消息,大家心里都非常害怕。”

  一些商人用巨大的石块和粗铁条将大门堵住、焊死。焊枪和焊条,已成为比什凯克目前最稀缺的物资。

  “未来2至3个月,我们将自发重建商城。商机会随着和平、安宁一起回来。”

  “当时,我们想阻拦他们一下,但没办法,太乱了,”在比什凯克市的一家医院里,伤势沉重的中国新疆商人沙都拉(音)刚刚从昏迷中清醒过来,但还无法说话,他的弟弟替他向记者描述那恐怖的一幕说:“那些暴徒挥舞着铁棍冲过来,这么粗的铁棍……我们根本没法挡,最后也不敢挡。”

  在3月24日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的1和大劫掠中,有4名像沙都拉这样中国商人被打成重伤。

  3月底,一度春光明媚的比什凯克,一夜飞雪,天寒地冻,萧瑟之至。6天6夜中,政局动荡,总统出走,政权易主,1盛行。暴徒洗劫和焚烧了多个大市场,中国商人店铺被殃及,人们多年积累下的财富,一夜间化为乌有,许多人欲哭无泪;一些中国商人被打伤……在吉尔吉斯的中国商人蒙受了中吉两国进行双边贸易10来年最惨重的一次损失。这个春天,对在吉尔吉斯斯坦的中国商人来说,太过寒冷。

  位于中亚地理核心的吉尔吉斯斯坦一直因遥远而披着神秘面纱。在中国内地人的印象里,她或许只是一个简单的地理名词,无法给予其过多的描述甚或想象空间。可是对中国新疆、浙江等地的商人们而言,近10年来,吉尔吉斯早已成为他们寻梦、淘金地。

  中国新疆与吉尔吉斯东南部相邻,陆路相通,拥有1000多公里的边境线。早在1991年原苏联解体,吉尔吉斯宣布独立之时,一批精明的中国商人就看到了中亚山地小国的商机。由于中亚5国80%以上的生活日用品和耐用消费品均来自中国,而由于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与中国无直接通商口岸,货物只能通过地处中亚中部的吉尔吉斯中转至周边国家,因此吉尔吉斯成为了中亚5国的贸易核心中枢地位,其贸易辐射消费人口范围达3亿以上。这个中亚市场的“黄金漩涡”,立即成了华商的必争之地。

  于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当绝大多数欧洲、日本或韩国商人还根本没听说过中亚的各路“斯坦国”的时候,第一批中国冒险家们就带着前几年在国内闯荡商海积累的资金,来到中亚这块神秘的土地并在吉尔吉斯落了脚。在今天比什凯克的上万名华人中,大部分是在1991年后来到当地的。

  中国商人多数是通过业务合作公司邀请的渠道进入吉尔吉斯的。以2001年为例,在吉内务部护照和签证工作局登记的中国公民共5243人,其中生意人占70%以上。他们均持中国护照,其中虽有人已在当地娶妻生子,但也只是拿到了长期居留权,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获得吉尔吉斯的国籍。2001年,计有20人拿到了为期5年的长期居留权,10人拿到了为期1年的居留权。

  在吉华商经营活动涉及多种行业,如组建中国商城、从事小额贸易(主要是进口吉尔吉斯的原材料)、开中餐馆、搭建大棚种植新鲜蔬菜和水果、建工厂(个体商人建的如饼干厂、方便面厂、火柴厂、药厂等等)、办美容院、开旅行社等。

  在世纪之交的这几年,漫步在吉尔吉斯首都比什凯克的街头,随处可见华商的影踪。当地人对这些华商再熟悉不过,因为他们随时都可能光顾华商经营的中国商品城,在那里随心所欲挑选到各式价廉物美的中国商品。

  从比什凯克市中心的胜利广场向北,步行几分钟便可看到一栋四层小楼,“中国国英商品城”便坐落在这里。这座具有相当规模的商城始建于上个世纪末,由于那时当地的商贸城还保留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传统经营模式,令国英有了生存、发展乃至繁荣兴盛的空间。

  在国英经营的摊主大多是来自中国内地的华人,出售的商品主要是中国的电器、服装鞋帽、五金百货、食品甚或厨房用品。在2005年3月24日的1发生前,国英商品城的日均客流量都保持在千人以上,利润也比刚开业时有所上升。

  除了国英商品城外,比什凯克目前最大的商贸中心———多利多益市场还有为数不少的中国摊主。而在城市的东端,总占地面积6.6万平方米的大唐中国商品分拨中心生意更是红火,中亚各地的商人都纷纷涌向这里,进进出出地采购,一片车水马龙的场面。中国城的开发商新疆大得实业发展总公司是新疆在吉投资较大的企业,分拨中心一期工程从2004年10月开业到大1发生前,营业额累计已达到1000万美元。

  在比什凯克开发区,中国商人的PVC扣板厂内机声隆隆;中国商人自行筹建的火柴厂已发出了星星之火;中国商人的药厂也已开工投产……吉尔吉斯还来了“红顶官商”:中国政府援建吉政府的造纸厂工程将填补吉造纸业的空白,工厂完全投入生产后还将向地区其他国家出口各类纸制品。10年下来,第一批来此淘金的华商如今很多已衣钵满金,生意越做越大。

  当然,在这10年间,华商在吉尔吉斯的营商之路也并非一帆风顺。其间还遭遇过一些灾难1件。比如2004年4月16日比什凯克“多利多益”市场发生大火,来自浙江、福建、新疆及东北三省的约200名中国商人的80多个摊位被焚烧殆尽,蒙受巨大经济损失。盘踞在中亚的境外民族0组织,多年来也时常向在此经商的中国维吾尔族商人0钱财。近年来,针对外国人的犯罪案件中,针对中国人的案件数量最多,也最严重。其中最令人震惊的是2003年3月16日,16名在吉“玛基纳”、“多尔多益”等市场租摊位做生意的中国商人在乘坐国际班车从比什凯克前往中国途中被歹徒杀害并焚尸灭迹。吉尔吉斯警方后来确定这是极端0组织“1厥斯坦解放组织”的成员所为。

  尽管如此,在2005年3月24日的大1发生前,吉尔吉斯华商的日子总的来说还是平静的。在2005年新年来临的时候,国内一家媒体在一篇反映在吉中国人生活的报道中还祝愿吉尔吉斯的华商“在新的一年里生意兴隆,财运亨通”。

  这个美好的祝愿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噩梦击碎了。

  吉尔吉斯因总统大选引发的国内政局动荡从2月份就开始了,起初反对派的1活动主要发生在南部城市奥什,而中国商人较为集中的北部首都比什凯克及周边地区前两个月相对比较平稳,虽然街头也出现了1和1队伍,但规模还不大,当地政府也表示,将保护中国投资者的财产和投资利益不受侵犯。因此首都地区的中国企业尚能维持正常运作。开发大唐中国商品分拨中心的新疆大得实业发展总公司总经理犹丰22日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还乐观地表示,吉国的局势比较紧张,但没有影响该公司在吉国的投资信心,公司在吉国投建的第二、三期工程计划也没有改变。

  

上一篇:再访“中亚山国”吉尔吉斯斯坦
下一篇:吉尔吉斯皮革市场有待开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