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菲律宾 > 薄荷岛

海风轻吹 “菲”一般的快乐旅程 (2)

菲行散记之三:绚丽水世界

    爱妮岛周围的岛屿各有特色。

  

    Snake岛(蛇岛)因有一个天然的S形的沙洲从岸边蜿蜒而出状似蛇身而得名,沙洲两边水浅适于游泳和捉鱼,我们还可以爬上岛的最高峰观赏周边海岛。

    Miniloc岛高大的岩壁像中世纪城堡的城墙,有一个小缺口刚好容螃蟹船进入。一进去却眼前豁然开朗,犹如山谷中一个幽深的湖,这就是Big lagoon(大礁湖)。再往里面,还有一个小缺口,船进不了,只能人游进去,又见一个绝美的小洞天,还有几个白人在划皮划艇。

    Pinasil岛又称大教堂岛,从岩壁边一个小洞口爬进去,走过一段黑暗的坑道,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神似大教堂的洞穴,光线由洞穴顶端的开口射进来,让洞里的嶙峋怪石披上一层佛光。

    这些岛屿旁边,都非常适合浮潜。海中有缓坡,也有陡崖,从水下半米到几十米深都是珊瑚密集的区域。海水清澈度很高,至少能看到二三十米远的珊瑚和鱼群。活珊瑚从岸边一直延伸到峭壁处,热带鱼从峭壁深处幽幽地游进游出。潜到峭壁边缘,深邃的蓝色不由得让人生出一丝恐惧,多跨一步就只怕会被无形的手拽进深崖。潜水时从峭壁边看一簇簇的珊瑚,就像天山绝壁上的雪莲,鱼儿像小鸟般掠过。

    如果要描绘珊瑚的色彩,也许用尽油画的颜料都远远不够。而最熟悉珊瑚的,莫过于游弋于其中的珊瑚礁鱼——我们通常称为热带鱼。

    小丑鱼喜欢正面瞪着你,在你面前保持半米一米的距离,在珊瑚中躲闪,好像是要和你玩抓逃兵的游戏;神仙鱼则如同绅士般悠然自得地漂浮,连转身时都不忘保持优雅的姿态;有一条黑红斑纹的鱼总是冷不丁啄你一口,刚下水的同伴多数遭了它偷袭,不知是要保护它的小窝呢还是想尝尝人肉酸不酸。

    最可爱的是一条圆乎乎的小河豚,被船夫捞上来时嘟着小嘴,挺着大肚子,鼓着眼睛瞅我们,被我们称作“笨球”。过一会,笨球生气了,身上几个小孔开始喷水,眼看着缩成了小老鼠。顽皮的小船夫把它放到水里,再过几分钟捞上来,竟然变回了笨球模样。

    带上几小块面包做鱼饵去浮潜,五颜六色的热带鱼立刻变成了狂热的追星族,自己则顿时享受到巨星般的待遇。举手投足间,自己恍如幻成长袖善舞的古时宫女,挥袖间掀起漫天飞花,成百上千的鱼儿在身旁如同风卷落叶般地追逐嬉戏,无止无休。

    用简单的钩线,再用点虾或鱼肉作鱼饵,便可以坐螃蟹船到外岛边海钓了。

    海鱼比较笨,嘴大又贪吃,不长时间我们就钓上了十几条五彩斑斓的鱼。尤其有趣的是潜水在水面下看钓鱼,每当鱼饵丢下来,就有几十条小鱼扑上去撕抢,然后就有一条最勇敢的鱼儿在那里挣扎翻滚,已经被鱼钩钩住。不像河鱼那样小心谨慎很难上钩,这些海鱼太天真了,完全不知人心险恶,世事难料。

    船夫们时不时钓上几条,我们也按奈不住各施钓技,大都有所斩获,连从没钓过鱼的六月也兴奋地钓上的一条漂亮的小石斑鱼。当然也有运气不好的,比如可怜的合和就花了两三个小时什么都没钓上,连饵都没怎么动。临返程前,终于让他钓上来一条尺来长的怪鱼,滑溜溜细长的鱼身,头顶还有一个吸盘,应该是儿童读物中那条不大会游水,只是靠吸附在鲨鱼或海龟肚子底下遨游大海的小懒虫——印鱼。

    那这里有印鱼出现,很可能就会有鲨鱼啦?!

    说着大家都有点担心起来,尤其是我们几个还在潜水游泳的,三两下立刻爬上船来,紧张地扫视周围的海面有没有可怕的三角旗帜出现。

    上岸后,我们将钓的鱼交给餐馆去加工,老板娘不住地夸我们是好渔民,钓的鱼都好吃,除了那条印鱼外。那条印鱼的归宿是扔到沙滩上喂狗,这让好不容易有成功感觉的合和郁闷了很久。

   菲行散记之四:毛主席来救我们

    跳岛之旅的最后一天,是去最远的Tapiutan岛、Matinloc岛和Turtle岛(海龟岛,据说潜水时能看到海龟)。

    出发时,天气不是很好,太阳若隐若现地躲在云层后面。螃蟹船载了我们十几个人驶往茫茫的未知世界。

    绕过Matinloc岛海角,波浪渐起。螃蟹船的抗风浪能力还是挺不错的,在两三米高左右的大浪里,船头一次次劈过浪峰穿出波谷,像在浪尖上跳舞,任海水扑上甲板,浇透了前舱所有人。

    我们的船在风浪中搏击了半个多小时,越靠近外海,风浪越大。开始是兴奋刺激,渐渐地,恐惧感已经爬上每个人心头。这一望无际的大海,波涛汹涌下似乎潜藏着无尽的危机。

    “恐怕不能再往前了。再走,就是南中国海了,风浪更大。”船夫们有些紧张地告诉我们。

    听了这话,紧张的同时又升起了一些自豪感:咱们的祖国,真TMD大。

    看着不远处翻起的巨浪,船夫只能转头扎进Tapiutan岛和Matinloc岛之间的海峡中。一入海峡,立刻变得风平浪静,微波荡漾,两边像三峡一样的岛屿岩壁纷纷向后移动。

    外海的Tapiutan岛和海龟岛已经遥不可及,这是我们此行的小小遗憾。不过Matinloc岛的Secret Beach(神秘海滩)周围也有好几处适合潜水游泳的地方。岛上一座废弃教堂的亭台楼榭中,上映了一出由潘潘、兜、小白等表演的《色戒》无删节版,谋杀了众影迷相机的大量存储卡空间。

    游兴未尽,螃蟹船开始披着晚霞返航。

    行驶中,突然听到船仓后马达吼了几声,船停了下来。船夫们把马达折腾了好几次也没启动,再一看,原来是没油了。船夫们抱怨说是因为今天风浪太大,船在风浪里开的油耗比平时大大增加,导致油箱见底。

    天色渐暗。茫茫大海上,只剩下我们无助的螃蟹船和几个孤零零的小岛,还有海面上零星飘浮的木板。

    船夫们也有些束手无策,偶尔看到远处一条船经过,却没有理会我们的呼救,径直开远了。而那些无人小岛,只有海鸟在绕飞,不要指望有人能发现我们。附近渔船很少,每天出海的几条旅游船也散布在大海中的不同小岛附近,况且现在已经快天黑,大多都回爱妮岛了。

    难道我们真要成为南中国海上漂流的鲁滨逊?

    每个人都梦想过自己独自在海上漂流,在荒岛求生最终被搭救的浪漫故事情节,不过这个故事即将发生在自己身上时,却未必都是浪漫的结果。

    有些同伴开始着急起来,尝试着用手机和爱妮岛镇取得联系,但是这海上信号若有若无;也有对未来的荒岛求生展开憧憬的,开始算计着船上的几根鱼钩渔线,能不能帮我们接下来的漂流生活中钓到足够的食物;还有人开始探讨船上的这十几个男人女人将如何在荒岛上建设和谐原始社会的重大课题;我则赶紧翻出中午剩下的面包蛋糕埋头狂吃。“上帝保佑吃饱了饭的人们”,和张楚一样,这是《圣经》中我唯一会念叨的一句。

    时间一点点流逝,几近绝望中远远见到一条小船驶过,我们立刻踮起脚尖拼命地挥手呼喊,几乎要甩脱臼的胳膊抡起所有能挥舞的衣服帽子和毛巾画圆圈。

    上帝啊!他们终于转头朝我们驶来。

    这是条小螃蟹船,船上几个人看起来不像上帝,倒是像中国游客。

    端午爬上船头喊到:

    “我们船坏了!帮帮忙啰!”

    “好啊!你们是哪里的啰?”

    “我们是深圳的,你们呢?”

    “我们是湖南的。”

    这边船上的人一听便欢呼雀跃起来:“我们有救了!毛主席派人救我们来了!”

    五十多年前那个白雪皑皑的冬天,夹皮沟的常猎户和小常宝,恐怕也是饱含着和我们同样激动的心情紧紧握住了杨子荣的手。

    “毛主席派来的人”用缆绳拖着我们的大船晃晃悠悠驶向爱妮岛。但他们的船小马力不够,这样小马拉大车,恐怕开到明天也回不去,而且肯定在半路上会把他们的油耗尽。

    终于,同伴的全球通手机在断续的信号中联系上了爱妮岛,那边答应尽快叫船过来。大家不由得感慨还是全球通好用。大约半个多小时后,亲爱的菲律宾人民驾驶着救援船过来,扔给我们一塑料桶柴油,让我们和“毛主席的船”一同得以乘着夜色回到爱妮岛。

    最终获救的结果,把我们从原始社会的憧憬中拉回到现实社会,荒岛求生故事依然只是停留在我们每个人的梦想里,这也许将成为很多人的终身遗憾。

    多年以后,在坊间流传的《南海漂流回忆录》里,有不同的获救版本,分别是:

    《毛主席派人救我们来了》、《超越时空全球通》和《中菲人民友谊万岁》。

  

上一篇:海风轻吹 “菲”一般的快乐旅程(1)
下一篇:海风轻吹 “菲”一般的快乐旅程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