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菲律宾 > 薄荷岛

海风轻吹 “菲”一般的快乐旅程(1)

  行散记之一:夜行雨林  十月初的菲律宾,台风季节还没结束。

    先行的队伍传来短信:刚经过的台风席卷着暴雨冲毁了从巴拉望岛(Palawan)公主港城(Puerto Princesa)到爱妮岛镇(El Nido)的一段道路。有些人不得不停留在公主港附近晃悠等待天气好转,有些则只能改道别处。

    10月1日下午五点多我们从马尼拉飞到了公主港机场。幸运的是,雨停了。

    由于道路中断,公主港城到爱妮岛镇的吉普尼班车(Jeepney,一种有着美式吉普的脸蛋和中巴身躯的菲式特色公交车)停开,要想尽早赶到爱妮岛除了搭飞机就只能包车了。机票贵且需要预定,我们只能临时决定花9000PISO(人民币:PISO按1:5.9兑换率,约合人民币1500多元)在机场边包一辆老款三菱四驱面包车连夜赶去爱妮岛,而且必须要绕一段山路。

    据说这条差不多废弃的穿越巴拉望热带雨林的山路,原本是二战遗留的战时公路,路况之差,非越野车不能通行。

    当地司机回了趟家和老婆孩子话别,然后载着我们六个不知前路艰辛的老外,在略带悲壮的气氛中驶进了夜幕下的密林。

    山路上没有行人和车辆,偶尔有屋顶形状隐现于树丛中。绿幽幽的眼睛出不时现在路边,待车靠边又消失了,像漂移的鬼魂。灯光中一些黑影匆匆从路面窜过,不知道是野狗、野猪还是野鹿。

    这条年久失修的山路坡陡弯急,又刚遭遇台风暴雨冲刷,路面露出龇牙咧嘴的岩石和数不清的弹坑水洼,反复考验着我们这辆年岁已高的越野面包车的弹跳力。好些地方不得不用启动四轮驱动,老越野车狠喘着粗气,在声嘶力竭的吼声中才勉强爬上湿滑的陡坡。明显看出司机对于这种路况也缺乏心理准备,恼怒的他不停地嘟囔着什么,大概是问候这路的母亲或祖母。

    陡坡上一棵突然横在路上合抱粗的大树吓了我们一跳,难道是劫匪设的路障?

    要是这里被人打劫,可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小心开近大树,还好,没有贼人跳出。只看到这树干已经被人从中间锯断,挪开的距离刚够车勉强通过,谢天谢地。估计这树倒在这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了。

    一座木桥已经被洪水冲塌了一边桥面,剩下的一半也是颤颤巍巍,桥下流水哗哗作响。司机反复查看过后,胆战心惊地开着空车过去,我们则在桥对面欢呼午夜狂奔还可以继续。

    从山路上下来,依然在雨林中穿行。错综复杂的林间小路和极度疲乏,导致司机都迷路了。月光下我们看到了海边,司机却不知道是哪里,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小房子,敲开门问路,才知道我们走错了半个多小时。我们也渐渐困乏得不行,只有后座的潘潘和端午就男女人生婚姻爱情等高深八卦问题展开的史无前例大辩论,才给疲惫的车厢里不断注射兴奋剂让我们在哄笑中得以支撑下去。

    凌晨两点半,司机实在困得忍不住要休息一会。趁这片刻,疲惫的我们钻出车子舒展身体。

    今夜还吹着风,想起你好温柔,有你的日子分外的轻松……

    微风轻摇婆娑的树影,撩动着女孩们的发梢。同伴们不断感叹道“这风——吹得真舒服啊”。

    同样的感慨,昨天早晨斜靠在马尼拉Friendly`s Guesthouse旅馆的大露台上时,我们也脱口而出。

    那时的风,带着淡淡的海水味,像拂尘一样抚过每个人的脸,如同店老板的笑容一样温暖友好。

    而这次,风带来的不仅是舒服,还有车灯照射处隐隐扬起的尘土,这让我们有一点点诧异。

    突然,有人惊呼:“看前面!雨来了!”

    话音未落,浓重的土腥味已经从空气中扑鼻而来。我们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窜进车里,但最后上车的同伴仍然不免部分湿身。

    疾风暴雨就像泼豆子样把车窗车顶砸得砰砰响,树影伴着啸叫的风声在颤抖。柔情少女转眼变成嗜血狂魔,犹如川剧彭登怀大师的“变脸”。

    午夜的原始雨林,热带暴风雨就这样突然袭击了我们,即使在两分钟前还是凉风习习,即使在十分钟前还见浮云穿月,即使在半小时前还有满天星斗。这场暴雨之迅猛,让我们在深圳见惯的台风暴雨相形见绌。

    睡醒的司机启动汽车,车灯几乎照不清五米之外的景象。而我们的越野车,如同1中的一条小船。

    热带雨林的天气,好比女人善变的心。

    一小时后,雨住了,依旧是凉爽的风,拂开我们惺忪的睡眼。

    我们敲开了蓝雾笼罩下爱妮岛镇之门。

   菲行散记之二:跳岛之炊

    爱妮岛本身不是岛屿,是巴拉望岛北部的一个海边小镇,周围有45个风光旖旎的岛屿和礁石,星星点点散落在南中国海的东面,号称海上桂林(这个称号想必只是中国人中流传)。

    我们住的OG’s Resort,位于海滩的正当中,房间设施一般,但是有一个建在沙滩上面的无敌海景大阳台。阳台上摆放着几张整根原木做的沙发躺椅和茶几,几个服务员女孩在绣花,很有慵懒的情调。

    清晨,靠着阳台边的竹吧台,就着披萨、煎蛋和烤面包,喝点果汁,听海风梳理着椰子树叶,看着停泊在不远处的几条螃蟹船在微波中荡漾,还有在自制冲浪板上的翻滚的当地小孩、散步的小情侣和晨跑的比基尼美女,像欣赏一幅海滩油画……

    破坏这个画面的是潘潘和端午,他们继续进行着雨林中未完的大辩论,直到端午用最后的力气宣布他的结论:“潘潘有严重的语言暴力倾向!”潘潘却很开心,因为她在多年后终于找到了可以匹敌的辩论对手。

    休整一天后,坐上螃蟹船,我们开始了当地有名的跳岛之旅(Island Hopping)。

    跳岛之旅通常有四条线路,每条线都包括四五个岛屿景点,可以浮潜、海钓等,也可以包括在岛上的野炊,实际上就是海鲜烧烤。

    为了准备野炊的食物,我们一大早去采购。恰好这天是当地的集市日(周三和周六),政府办公楼前的篮球场就成了市场,各种海鲜蔬菜食品摆了一地。海鲜尤其便宜,吞拿鱼、石斑鱼都是80P/公斤(约合人民币13.5元),生蚝20P/公斤,满肚蟹黄的青蟹和花蟹都是100P/公斤,大鱿鱼120P/公斤,大虾300P/公斤,龙虾650P/公斤,等等。这里的物价,比起另一个名胜景区——长滩岛(Borocay)要低很多。

    早上八点半,载着我们食物、潜水装备和所有期待,小船收锚启航。绕过几个海岛,我们在Pinagbuyutan岛靠岸。跳下洁白细腻的沙滩,同伴中有的就去潜水和钓鱼,有些就和船夫们找了个阴凉的大岩石下,架好烤炉开始烧烤。

    船夫们烧烤的技术也很熟练,烤熟的吞拿鱼、螃蟹和海虾都略带咸味,无需蘸酱也异常鲜美。

    烤了一会,船夫们便退居二线,任由我们自告奋勇在烤炉边折腾。同伴们要努力让菲律宾朋友相信:勤劳和好吃一直是中国人民的优良传统。维维豆奶尽管烤技一般,仍然自始至终坚持战斗在烤炉边煽风点火;克瑞斯妞的虾仁炒饭吸引了很多口水,没吃到的端午则只能用酱油拌饭;每一条烤鱼都是在半生不熟的时候被分抢,大家纷纷后悔没有买芥末酱直接吃生鱼片。

    和平时兵慌马乱的烧烤一样,我们买了太多的食物,吃了太多生熟难辨的东西,但依然没饱。

    原计划一个小时的烧烤活动持续了近三个小时,跳岛之旅弯全被我们改造成有中国特色的跳岛之炊。船夫们坐在一边,啥都不吃,只是睁大眼珠盯着暴饮暴食的我们:难道,这些中国人是从难民营来的吗?

  

上一篇:菲律宾官方调查0录像事件 疑有另一华裔参与
下一篇:海风轻吹 “菲”一般的快乐旅程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