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菲律宾 > 薄荷岛

海风轻吹 “菲”一般的快乐旅程 (3)

菲行散记之五:Regina的餐馆

    假如是鸟,我希望是爱妮岛的飞鸟,可以轻松飞越群岛,寻找碧波中的神秘绿洲。

  

    假如是鱼,我希望是爱妮岛的游鱼,可以自由穿梭珊瑚丛,探寻海底的奇妙世界。

    假如是狗,我也希望做条悠闲自在的爱妮岛狗。——说这话时,端午正和沙滩上刚熟络的小狗玩耍,这些乖巧的小家伙让他心生无限感慨。

    爱妮岛的狗狗们的确享有极大的自由,它们可以自由地呼吸海风,自由地在沙滩上抓螃蟹,自由地追逐游戏恋爱,当然也可以把耳朵搭在前爪上懒懒地趴着而毫不理会被人骂作“死狗”。

    不仅仅是爱妮岛的猫狗们都自在悠闲,爱妮岛的主人们也总喜欢在路边无所事事地晃悠着闲聊,神情中自然流露出一种满足感。一个衣着破旧的老人抱着吉他自弹自唱,旁边几个女人孩子和声轻唱,在他们自娱自乐的音乐中聆听到轻松的空气,也感触到普通当地人的音乐天分。

    Regina是靠码头边一家叫RALF’s BAR & RESTO小餐馆的老板娘,三十多岁,黑黝黝胖乎乎的,讲话和气,笑容可掬。我们这几天的跳岛之旅就是找她订的,价格都很实在。不过,有砍价爱好的同伴还是习惯性地和她讨价还价,她也从没表现出不耐烦,总是低头想一想,然后看似一双无邪的眼睛盯着你,认真地点点头,给个优惠——九折。

    她的小店其实很少人光顾,在那吃的三顿晚餐,我们都是唯一的主顾。尽管Regina的厨艺相当不错,尽管小店门口的招牌标明了提供各种用餐、旅游、租售、住宿、甚至还有按摩的广告,生意却是明显的清淡。而Regina从没有显出半点的不开心,她总是无所事事地坐在店里吧台兼收银台的后面,憨厚的微笑时而从白牙齿中露出,纯朴的小眼睛里偶尔也闪过精明的目光。

    不过这也不能说明Regina对事业没有追求,至少从餐馆的布置就可以看出她的尽心尽力。第一天的晚餐,我们17个人用自助餐,主菜主食台、水果饮料台、用餐桌等都布置得错落有致,完全是按照酒店自助餐的标准布局;第二天晚上我们要自己动手做一顿中餐,餐桌就布置成聚餐式的大台面,气氛融融热烈;第三天是菲中混合餐,我们只有8个人吃饭,整个店里就放了刚好8个人的长桌,让我们受宠若惊。每天傍晚我们从螃蟹船上跳下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走进Regina的小店,然后是一阵惊呼。

    事实上,小餐馆本身也装修得相当有品位,原本的砖墙都被细竹子满满铺上,一些艺术品小挂件零星挂在墙上窗前。乍一进去,还以为到了傣家竹楼,实在看不出老板娘有这么多艺术细胞。这个小店,除了她自己,就一个男帮工(看着都不像老板),所以她的生活状态也是我们猜测的话题。

    至于她的厨艺,应该说也挺不错的。第一天晚餐的红烧石斑鱼、香煎吞拿鱼、红烧肉、茄子沙拉等的味道都非常好,只是他们做虾、蟹都喜欢煮很长时间,不像我们就用开水白焯一下。尤其是那本来很新鲜的本地龙虾,味道做的太老,害得端午边吃边委屈地说:“这是我第一次吃别人剩下的龙虾……”

    出于对厨技的过度自信,第二天晚上我们占领了她的厨房,据说原本从不干活的几个同伴纷纷要在爱妮岛大展厨艺,洗、切、炒、蒸,个个像模像样,把Regina和她的帮厨在一旁看着我们直乐,大概从来没见到这样反客为主的。我们还邀请他们和我们共同享受一下中式晚宴,Regina也开心地答应。不过在吃了干煸四季豆后他们皱了皱眉头,原来是太咸。据说厨师豆奶在这道菜里神差鬼使地下了六道盐。还有的菜就太辣,在我们吃来不算什么,但可把他们辣得直吸气。第三天的晚餐,Regina就表演了一招现学的红烧土豆,味道相当不错。

    在厨房里帮手给大厨们照明时,Regina看上了我的头灯。“你这个灯可以送给我吗?”她说话一点也不会拐弯抹角。这玩意在经常停电的爱妮岛,尤其在她那个光线微弱的厨房里很管用。对于这个的小小要求,我没有理由拒绝。

    临走前,Regina送了一瓶当地的果酒给我,很漂亮的酒瓶。

    同伴们都说:这是Regina和我交换的定情物,下次来爱妮岛的话,所有费用全免了,哈。

   菲行散记之六:寻找唱诗班

    我们这次行程的第二段是在宿雾(Cebu)的薄荷岛(Bohol Island)。

    从爱妮岛经公主港、宿雾再到薄荷岛,要坐两趟飞机、一班轮船、两次三轮摩托、一次的士外加一个小时的吉普尼。早上7点半从无比简陋的爱妮岛露天候机楼出发,直到晚上7点半才辗转到薄荷岛的阿隆拿海滩(Alona Beach),整整十二个小时。到了海滩边,第一件事就是找个露天餐吧,喝上满满2杯芒果冰砂,好喝不贵,50P一杯,解乏之极。

    阿隆拿海滩和之前去过的其它海滩不同,水里长满了海苔,不大适合游泳。但是海滩边有好几家不错的度假酒店,尤其是我们住的BOHOL DIVERS RESORT,据说是周边最大的,有十几栋别墅和三栋平房,有私家海滩、露天酒吧、绿油油的草皮,还有两个漂亮的泳池,环境比国内不少五星级度假酒店还好。而房价价格从500P到6000P不等。即使是最便宜的500P的,也是带独立卫生间的标准间,干净舒适,800P的,则已经可以享受海景平房了。当然,这是淡季的价格。

    六月老早就嚷嚷着要去听岛上LOBOC CHURCH教堂儿童唱诗班,还说算准了就是我们到达的第二天就有。于是第二天上午,我们六人搭乘两辆三轮摩托满薄荷岛找教堂。大约二十分钟后,摩托仔带我们来到一个很大的教堂边。里面很多人,有悠扬的风琴伴着歌声传出,想来就是这里了。进去后,只见慈祥的白衣神父带领信徒们做弥撒,台下右边有七八个嬷嬷在唱诗,还有个风琴师在伴奏。过一会教主走下台来,信徒们则排队依次接受神父的祝福,那些孩子们则更有幸得到神父的摸头祈福。

    不过我们渐渐觉得不大对劲,攻略上说的不是儿童合唱团吗,怎么是几个老嬷嬷呢。又问了问摩托仔,他们也不大明白,突然有个摩托仔拍拍头恍然大悟一样,说知道我们要去哪,赶紧再上车出发。十分钟后,又来到一个漂亮的教堂门口,教堂很大,桔黄色的屋顶在灰暗的围墙后格外绚丽夺目。但是这里安安静静,没有什么人,也没听到歌声。门口的老太太强力推荐我们进主楼旁的一座附楼看看,我们仔细研究了一下门口的标牌,原来是个教堂博物馆。

    咱们这是来听歌的,不是来看那些看不懂的文物(其实也听不懂什么歌啊),想要摩托仔带我们再找,看看表,已经过了合唱的时间。怎么办呢?正在路边徘徊,看见旁边有介绍说LOBOC RIVER漂流,可以坐船一路游览罗博河,还有一顿丰盛的自助午餐,价格才280P人。面对船上漂亮姑娘们对菜肴的盛情介绍,我们决定就在这船上同时享受一顿物质粮食和精神粮食的大餐。

    游船缓缓开出,沿着蜿蜒的河道朝茂密的森林深处进发,两岸密林倒影悠悠退去让我们感觉像在电视中的亚马逊热带雨林里穿行。清粼粼的水蓝蓝的天,哥哥我想吃就坐在那船前。船上的自助餐相当不错,我们围坐在船前位置最好的餐台,慨叹着良辰美景奈何天,各自叉起一块烤肉,举杯共享菲律宾之行的惬意时光。

    船行半小时后,歌声从岸边传来。一群漂亮的姑娘们在河边搭的竹台上载歌载舞,向我们热情地招手。难道踏破铁鞋无觅处的唱诗班居然在这里?游船靠近竹台稍憩,船上的游客们端着长枪短炮对准了这支表演队伍,也有几个大胆的游客跳下去和她们一起跳,其他人则一阵阵叫好,当然也少不了给捐款箱里放些小费。小伙子们也轮番上场,舞也跳得非常棒,还有最后上来几个五六岁大的孩子,也是跳得有模有样。

    在菲律宾的这些日子里,我们常常感慨,与吃苦耐劳亦好争权夺利的中国人相比,菲律宾人似乎有些懒惰不求上进,但他们天性平和善良、待人热情真诚,且极具艺术天份,从繁华的都市到贫困的乡村,处处能见能歌善舞的男女老幼,家家户户亦装扮得有品有味。菲律宾的经济如今在东南亚算比较落后的,当然这中间有超级大贪前总统马科斯的一份功劳,但我想这与他们民族与世无争的个性也无不相关。但愿善良的菲律宾人民今后在改善经济、提高生活水平的同时,也尽量避免走中国这样掠夺式的开发的道路,让人处处感觉生活的压力和环境的恶变。也许,这只是一种小资情怀吧,或者只是杞人忧天。

   菲行散记之七:大眼小猴

    从船上下来,又让摩托仔们带我们去看这里的稀有动物——眼镜猴。

    原以为看保护动物要去野生动物园,结果摩托车在路边一个不起眼的小饭店停下,说就是这里。老板娘很热情地招呼我们进了店,墙壁上一台电视正在放当地的拳击赛,电视机前面围了三四十个兴致勃勃的当地人,不停地欢呼喧叫。喊得最响的,居然是几个年轻女子。之前在酒店里,正在看NBA的服务员知道我是中国人就高兴地喊“YAOMING”,然后兴致勃勃地和我谈起了姚明、麦迪和火箭队,仿佛火箭队就是中国国家队似的。原来菲律宾受美式文化影响很深,无论男女老幼,人们最喜欢的就是拳击和篮球这两项运动,拳击明星就是他们的偶像,难怪这些女孩们会这么激动。

    不过我们对电视拳击赛没什么兴趣,除非它转播眼镜猴拳击赛。老板娘知道我们的心思,带我们穿过拥挤的人群,到小店的后院。这里跟一般的农家小院差不多,小院紧靠罗博河,栽了几株矮树,还有些盆景。猴子呢?

    这时,一个店家小伙子给我们拨开树枝指了指树丛中。

    “天哪!这么小的猴子!”同伴们惊呼。

    一只老鼠般大小的动物静静地趴在树枝上,睁着两只恐怖的大眼睛盯着我们,头部随着我们的移动而缓缓移动,四个爪子紧紧地抱着树枝,一根长长的光溜溜的尾巴半垂下来。一眼看去,哪像是我们的灵长目远亲,分明就是一只惊恐过度的大眼老鼠。

    同伴们又在树枝的不同地方发现了好几只“大眼老鼠”,原来这是店主人养在后院专门给游客们观赏的眼镜猴。大概是接待游人过多,眼镜猴大都也冷漠地看着我们,其待客之道颇近北京服务行业的水准。我们问眼镜猴吃什么食物,该不会是苞谷吧,想来它也掰不下抱不动。店小伙没说话,带我们走到院角一个小纸盒边,拿根小棍扎了盒子里的两只蟋蟀,让我喂眼镜猴。

    果然这是它们喜欢的食物。眼镜猴刚开始还懒洋洋的,一看见蟋蟀马上就精神抖擞,离一尺多远就想抓,吓我一跳。同伴们又让店小伙拿了更多的蟋蟀去喂它们,直到吃光一盒蟋蟀。参观眼镜猴是免费的,不过,墙上挂着的小箱子写着DONATE,提醒我们多少要捐给它们一些。菲律宾的很多表演和景点都没有固定的收费,往往是在旁边有个小捐款箱,让游人们自觉付小费,多少不限。

    据说,眼镜猴是世界上最小的灵长类动物,按身体的比例有三大特点在灵长目中无出其右:眼睛最大、耳朵最大、趾骨最长。当然,最奇特的还是那双直径超过1厘米的大眼睛,好像戴在小脸上的超大老款圆型眼镜。原本在菲律宾很多岛屿的森林中都有分布。现在,随着人类的开发脚步遍及各处,眼镜猴已经成为濒危物种了。这几个还能在小饭店后院里吃喝不愁的小家伙,幸运还是不幸,从它们那无神的眼眸,我们无从知道。

   菲行散记之八:海豚伴游

    清晨五点,绝大多数中国人还在睡梦中时,暗红的云霞已经在西太平洋上方微微呈现。我们挣扎着从床上撑起来,一个接一个爬上阿隆拿海滩上停着的螃蟹船,任由它载着还在半梦半醒中的我们往菲律宾海深处驶去。

    比我们起得更早的,是一群海洋精灵。

    船大约开了半个多小时,突然有人喊:“看见了!看见了!就在哪里!好多啊!”

    远处粼粼波光中,一些黑色的身影在隐现。稍近些,就能看到一些竖着的三角鳍的黑色脊背在游弋,如果不是它们不时地起伏跳跃,还会让人误以为遇上了鲨鱼群。

    它们是海豚,学名是太平洋短吻海豚。小时候我们都为聪明的海豚救落水游客的故事而深深感动,也看过很多水上乐园里的海豚表演。而眼前所见,是野生海豚群。

    船夫熟练地操纵着船向海豚群靠近。一会儿尾随它们的队伍,一会儿和它们齐头并进,一会儿又绕到它们行进的前方。近看海豚,其实是灰色的背,白色的肚皮。它的两只小眼睛在长吻后方,圆圆的头顶上还有两个小孔,憨态可掬的头部和它那流线型的身材搭配在一起显得非常滑稽可爱。

    看到我们靠近,海豚们丝毫不惊慌,反而自由自在地和我们嬉戏,有些调皮的家伙喜欢在船舷边跳跃翻滚,有的则故意在船头两侧绕S型穿梭,炫耀它的游泳本领。

    多数海豚喜欢两三只并肩穿梭跳跃,也有的是好几十只一齐表演水上芭蕾。回来后给朋友看照片时,他们都惊讶:“这不是在海洋公园里拍的吗?”

    有科学家从智力程度、大脑构造和食性等推论人类是从海豚的一支后代——海猿进化而来,而更有人从1姿势得出结论:海豚比类人猿更接近人类。无论这个假设是否正确,但是海豚天性与人类亲近是公认的,也是我们亲身感受到的。

    太阳渐渐升高。蔚蓝色的海面上,海豚越来越多,大约有五六群,一两百只。

    “它们每天都在这里吗?”我问船夫。

    “如果天气好,一年四季差不多天天早上都来。”

    “它们在这里干嘛?”

    “可能是早餐,也可能是开会,或者它们听说你们要来,专门来表演的。”船夫很认真的说。

    “我可以和它们一起游吗?”看着船边翻腾的海豚,琐娅一边录像,一边兴奋地问船夫。

    “当然可以,如果你游得足够快的话。”船夫狡黠地眨眨眼。

    可惜琐娅还不是浪里白条,否则可以骑上海豚表演了。

    五千万前,当海豚的老0看见水里游来游去的鱼儿暗自羡慕,尝试着在海边用笨拙的四肢划水却狠狠呛了几口海水时,它怎能想到它的后代竟然会成为海里的游泳冠军。如今,虽然海豚的四肢都已蜕化为鳍,永远也不可能回到当初生活繁衍的陆地,但是能在浩瀚的海洋里自由自在地生活,不像恐龙和猛犸那样早已灭绝,不像眼镜猴那样只能呆在院子里供人玩赏,更不会被人拿着自己的画像拍野生写真集,这真要感谢当初它们老0的英明决择。不过,前些时候,看到新闻说日本有捕鲸船即将启程去捕杀海豚群,即使国际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人极力阻挠都无法阻止他们的杀戮,心里不免为那些海豚担心。以它们的聪明智慧和游泳本领,在海洋里少有天敌,却终究要落到人类的屠刀下。

    让我们为这些海洋精灵保留一些生存空间吧。我们已经失去了很多,难道还要失去这些自由快乐的朋友吗?

  

上一篇:海风轻吹 “菲”一般的快乐旅程 (2)
下一篇:蔚蓝天白沙滩 去菲律宾度个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