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格鲁吉亚 > 格鲁吉亚

格鲁吉亚:一心向西

8月又至,格鲁吉亚和俄罗斯互相指责不断。笔者前些日子恰好由于工作关系,出访了一次格鲁吉亚。

    格鲁吉亚基本属于一个山地国家,处于外高加索地区,首都第比利斯就坐落在山谷当中,库拉河从中蜿蜒流过,将这座古老的城市分为两半。城市临河傍山,建筑从河岸向两边山麓阶梯式展开,新翻修改建的总统府就和议会大厦隔河相望。全国人口440多万,差不多四分之一的人口都集中在首都。

  

    从城市建设和行走车辆来看,格鲁吉亚的经济基础原本不错,但过去几年的境遇并不好。道路坑洼不平,长久失修。车辆品牌都不错,但多数不是缺保险杠,就是车窗玻璃破裂,而且一看就知道至少已开了十来年。街道两旁有不少年久失修的房子,墙体濒临倒塌危险,房内已人去楼空。

    不知是长久形成的生活习惯,还是有别的什么原因,第比利斯市多数单位的上班时间是早上十点,这在夏天已是太阳升至半空、气温相当高的时候了。而更让笔者惊讶的是,当地接待人士席谈间说,他们外交部长的上班时间甚至是在下午四、五点,因为这时美国国务院已开始到了上班时间。美国和格鲁吉亚外交关系紧密,人所共知,但笔者还是没想到会有这么紧密,如果这位地接朋友不是在开玩笑的话。

    不过,另有一处明显的标志也证明了美国的存在。在从第比利斯市区去机场的路上,出市区时会在一个丁字路口转上一条通向机场的准高速路,此路名字就叫乔治·布什大道。在丁字路口的路两旁,小布什举手示意的画像十分醒目,猛一看像是一位交通指挥警察在示意停车。笔者和同行朋友开玩笑说,此画也可解读为“此路不通”。

    就在笔者结束访问回来的那两天,从机场到议会大厦的道路两旁挂满了格鲁吉亚国旗和美国国旗。在我们回来后的第二天,美国副总统拜登就访问了格鲁吉亚,媒体称之为继奥巴马访俄后的“安抚之旅”。

    如果说美国国旗是因为拜登来访才挂了一路的话,那么欧盟的旗帜平日里就随处可见。同行的学生戏言说,难道格鲁吉亚就这么想加入欧盟吗?想加入欧盟是一方面,来自欧盟的援助和投资恐怕是问题的另一方面,欧盟东部伙伴关系计划的主要实施对象之一就是格鲁吉亚。

    格鲁吉亚地处链接亚欧的战略通道上,在古代,如果中东地区的贸易线路受阻的话,那么格鲁吉亚的位置就非常重要了。因为格鲁吉亚再北面就是高大的北高加索山脉,不适合通行。因此,历史上各大国对这里的争夺异常激烈,包括十三至十四世纪的蒙古人,后来的伊朗和土耳其,再后面就是英国人、俄国人。这一点可以从许多古迹遗址上得到印证,大多数教堂不是建在山顶,就是山腰,易守难攻。而且,很多教堂都和要塞堡垒相依而建,或者干脆就是一体的。即使个别教堂处在山谷平地,它四周都建有高大坚固的围墙。

    在如今的军事科技面前,这些屏障都已失去了意义。格鲁吉亚似乎转向求助北约这道现代屏障,拜登的访问也再次让格鲁吉亚觉得他们并没有被北约抛弃。不过,环顾当今世界,可以发现同样地处战略要道的小国还不少,而归纳一下,其国际生存之道至少有三种:一是宣布中立,处在欧洲大国包围中的瑞士就是这样的典型;二是实施平衡外交,新加坡可以说在这方面不无心得;三是加入一个地区集团。笔者私下里想,对于格鲁吉亚来说,当初也许没有必要这样险走偏锋。而且,对于欧洲人来说,他们也把格鲁吉亚当作亚洲的开始,因为格鲁吉亚也种植茶叶。

    不管怎么说,国际上对这一地区的争夺今天依然激烈。就在笔者走访格鲁吉亚的十来天时间内,与它直接相关的重大国际事件还发生不少,欧盟与土耳其7月13日签署修建纳布科天然气输送管道协议,同一天,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访问南奥塞梯。而就在此前一天,格鲁吉亚总统府举行开张招待酒会。过了一个多星期,美国副总统拜登在7月22日访问格鲁吉亚。

    不过,格鲁吉亚老百姓的生活还是照常进行,社会安定。尽管街上能碰见的中国人非常之少,但笔者一行还是遇见了几个华为公司在当地承建项目的员工。当地人对中国人也非常友好,因为斯大林出生在格鲁吉亚的哥里市,很多人因此都知道中国的伟人毛泽东,说起中国都跷起了大拇指。

  

上一篇:学做一个有智慧的国家
下一篇:斯里兰卡猴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