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格鲁吉亚 > 格鲁吉亚

格鲁吉亚印象片断

上初中的时候,语文课本里有一篇课文——《第比利斯地下印刷所》,讲的是青年时期的斯大林和他的同志们从事革命活动的故事。从那时起,第比利斯——这座有着光荣传统的城市便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普希金、莱蒙托夫等文豪笔下的格鲁吉亚风光旖旎、山河秀美,让人心驰神往。传说中的普罗米修斯因盗取神火而被锁在这里的悬崖峭壁上,高加索山脉又成了令人悚然的、神秘的遥远荒漠。

  

  上帝的后花园

  

   一个星期天的上午,我闲坐在瓦盖区胜利公园的长椅上。在我前面的甬路上,几个年轻妇女推着儿童车边走边聊。车里的婴儿酣睡在十月柔软的阳光里,呼吸着清新、舒爽的空气。

   “欢迎您到上帝的后花园来!”在得知我来自中国后,一位格鲁吉亚老者用不标准的俄语对我说。这句话来自格鲁吉亚的一个民族传说:为了让地球上的人安定下来,各居其位,上帝就把地球上的土地划拨给不同的民族,惟独遗漏了格鲁吉亚。怎么办?格鲁吉亚是个勤劳忠厚的民族,本来就受到上帝的偏爱,于是上帝就把自己心爱的后花园赐给了格鲁吉亚人。

   难怪这里的气候温暖宜人,柑桔、茶叶、矿泉、葡萄和葡萄酒闻名于世。在苏联时期,独特的山地气候和良好的旅游环境吸引了大批国内外游客。

  

  第比利斯:温暖之乡

  

   格鲁吉亚首都为什么叫第比利斯呢?在纵贯整个城市的库拉河对岸,有一座城市中最豪华的饭店——梅特赫饭店,那里还有一座同名的神庙。神庙前耸立着第比利斯的奠基人——沙皇瓦赫唐古·戈尔加萨尔的巨大雕像。据传,他在一次狩猎时,打死了一只野鸭。野鸭落进了近旁的矿泉里。水是滚烫的,不一会儿鸭子就被烫熟了。于是,沙皇叫来书记官并吩咐道:“记下来,这个地方以后就叫第比利斯。”第比利斯在格鲁吉亚语中是“温暖”的意思,这座城市也因此而得名。

  哥里:斯大林并不孤单

  

   太阳已从东方冉冉升起,天朗气清之中已经感到了秋末冬初的丝丝寒意。鲁斯塔维利大街上行人稀少,商店的铁门还未打开。我们乘车驶离第比利斯。

   经过70多公里的行程,我们来到格鲁吉亚一个比第比利斯更为宁静的城市——哥里。哥里是个很小的城市,因是斯大林的故乡而名闻世界。街上很少能看到行人。街道两旁的楼房略显简陋和陈旧。汽车穿过几条不长的街道便驶进了市政府前的中心广场。

   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斯大林的铜像。铜像有一人多高,建在一个很高的基座上,基座本身几乎与两层高的市政府办公楼不相上下,基座的四周是供瞻仰者凭吊的平台。基座和平台用光亮的黑色大理石砌筑而成,使人顿生肃穆、庄重之感。站在基座上的斯大林并不是我们通常所见的单臂高举、手掌前伸、指引前进方向的那种伟人形象,而是垂手而立。也许因为站得太高,也许因为四周过于寂静,斯大林显得多少有些孤单。

   苏联时期,哥里市的人民为了表达对出生在这里的斯大林的热爱和尊敬,建造了这座纪念像。在赫鲁晓夫反“1”运动中,在苏联解体前后的动荡中,全苏境内所有纪念斯大林的建筑物和艺术品都被毁掉了。1961年,苏联当局下令拆毁哥里市的斯大林雕像,哥里人民举行1、1,以示抗议,遭到1镇压。但哥里的市民却顶住压力,将这座纪念像完整无损地保留了下来。

   离雕像不远处有一座斯大林纪念馆。所谓纪念馆,就是一座很小的房子。房前带有木廊,地下室半露在地面之上。这是一百多年前格鲁吉亚很普通的一处穷苦人家的房屋,现在在格鲁吉亚再也见不到这样的房屋了。1879年,斯大林就诞生在这座房屋里。

   我们穿过宽敞的纪念馆大厅,步入展室。展室是按斯大林生平活动的不同时期分隔开来的,大量的图片和实物详细地介绍了他的一生。资料之丰富使人目不暇接。在介绍斯大林参加俄共地下活动的展室里,我看到了立在展室中央的一个方形玻璃柜。玻璃柜略低于一个人的身高。柜里有一个做工精致的模型,反映着当年在第比利斯进行地下印刷的工作场景。这正时我少年时代印象的再现。

   我们走出纪念馆见屋前的空地上停放着一节很长的火车车厢,车皮被漆成类似邮车一样的绿色。我们踩着踏板走进车厢,看到的是一个个被隔开的单间:卫生间、餐室、会客兼会议室和卧室,一应俱全。虽然每个单间都不大,但是其中的用具摆放得都很雅致。讲解员告诉我们,这是斯大林曾经乘坐和工作过的专车。

   短暂的时间使我们无法深入到市民中去,无法了解在他们之中是否因职业、阶层和年龄的差异而对斯大林持有不同的看法,也无法了解他们原来的态度是否会因时代的动荡而有所改变。但是,高高耸立着的纪念像、参观者寥寥但却常年开放的纪念馆,以及我们遇到的市民的神态已经告诉了我们答案:斯大林在他的家乡没有倒下,质朴、厚道、不太合乎时尚的同乡在日夜守护着他,他并不孤单。

  

上一篇:格鲁吉亚移民法
下一篇:格鲁吉亚,美酒和利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