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越南 > 顺化

古城顺化

装满各国游客的汽车绕出了河内夜晚的霓虹,悄无声息地滑入了南去的车流。这条连接越南南北的交通大动脉并未随夜色降临而进入梦乡,来来往往川流不息的车辆在向大家传递着改革开放后越南迅速发展不断繁荣的信息。

  在越南旅行,你永远不用担心喝水多了内急没人给你停车。客车司机们总是不紧不慢按部就班地中速谨慎驾驶着车辆,过不了两小时,就停在路边的服务区休息。司机们喝茶聊天,客人们休息方便。简易的服务区出售各种食品、水果、饮料。我们的车也照例在行驶了两个多小时后,停在路边的一个服务区。

  

  我下车信步游荡到马路对面的小摊上,跟一个瘦小的老妇侃价买两个鸭蛋,两个芦柑,经过几个回合划拳,6000盾拿下。看到我在盆里挑了两个又白又大的鸭蛋,老妇赶紧跑进屋里端出一盘貌似陈旧的鸭蛋,示意让我从那里挑选。见我摇晃着脑袋执意不肯,老妇赶紧指指盆里的鸭蛋,又举起双臂扑扇着做了个飞翔的动作。我一下就明白了,原来这是要孵出小鸭的毛蛋(南方人最喜欢吃,越南人也一样)。久在路边做生意,老妇人竟然能看透各路神仙的需求,如此精诚地为你着想,真是难能可贵。

  半夜1点,车坏在路上,爆胎了。司机下去修车,没睡着觉的人纷纷下车溜达看热闹。远东和我坐在旁边的水泥板上和那对小夫妻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出境的经历,车票的价格,都是聊天的主题。于涛问出了最令他困惑的一个问题:一碗米粉到底应该多少钱?这个问题还真难回答。由于越南实行的价格体系是类似于我国改革开放初期的1制,外国人不能享受国民待遇。同样的东西,价格对外国人就高得多。

  总觉得自己长得黑不溜秋跟越南人差不多,到这里老不拿自己当外人,自然在心理上很难接受外国人的高价。同样一碗米粉,上午去吃要10000盾,下午脸熟了就变成7000盾。再一听他们以每张22.5刀买的车票,比我们贵了6刀。看着捶胸顿足的于涛,你说咱不铆劲侃价行吗?人家做生意追求利益最大化没错,你消费追求性价比最高也正常。

  一个小时后,车修好了又缓缓上路。本来就不太舒服的胃开始阵阵抽搐,疼痛不时袭来,辗转反侧难以入睡。经过头脑中的反复排查,确定让我不舒服的东西就是中午吃的油条。于是一个不详的念头总在纠缠着已经十分难受的我:是不是那个有前科的胰腺炎又犯了?要真是这样,可就太悲惨了,我岂不成了此行半路打道回府的倒霉蛋。真想把那捣蛋的油炸小鬼从肚里倒出来。唉,谈何容易,进去容易出来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熬到东方泛白,熬到日头当午,终于在11点到达顺化城。在汽车停靠的酒店大厅放下行李,大家关切地让我在沙发上休息,远东看堆,晓鹿带着vika 去找旅馆。这座以微缩紫禁城著称的顺化古城对于久居京城的于涛来说兴趣不大,不打算在顺化停留,就选择了乘下午6点的车去古城会安。寄存了行李他们就出去浏览顺化,大家互道珍重第一次分手。不一会,几辆摩托车来接我们,下榻的旅馆在一条清静的小巷里。房间在四楼上,推窗望去,对面不远是一所学校,上课时可以听见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

  安顿好了,她们三人出去吃午饭,逛皇城,我独自在家休息,设法治病。遵循古老的中医理论:通则不痛,立即明确了目前革命的首要任务就是要疏通。拿出蒙古大夫的兽医手段,土法上马一阵折腾,使尽损招歪招。藿香正气,牛黄解毒,麻仁丸狂轰滥炸,前门后门齐忙活,终于疏通了上下消化道,随着疼痛的减轻人也舒服了许多。这里不得不隆重表扬功不可没的麻仁丸,它的神奇药力能迅速帮你疏通下消化道。在我出门的药典中从来就没有这味药,还是晓鹿在危难当头友情赞助了她的贴身法宝。从此麻仁丸也随着黄连素之后写在我的出门必备之中。

  从河内到顺化,随着纬度的降低,温度在逐渐升高,气候正逐渐从亚热带向热带转化。洗完澡又在浴缸里洗净所有的冬装,准备跟随顺化人民进入夏季。顺化这座曾先后为越南的旧阮、西山阮、 新阮封建王朝的京城,是越南的三朝古都。

  西枕长山山脉,东临南海,发源于长山的香江穿城而过,把顺化分为古城和新区两部分。由于这里有越南保存完整的最大古建筑群——阮朝皇宫和优美和谐的自然环境,被联合国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加以保护。小城静谧安详,一扫河内的喧嚣。日暮时分,暑热散尽,站在窗前凝视远方,一任留有白日余温的熏风拂拭着飘逸的长发,思绪也随风飞舞。想着几日来的时空转换,季节变更,倍感人生神奇。

  游完皇城还意犹未尽的晓鹿在楼下酒吧里发现了留言墙,马上鼓动起大家的爱国心,一致决定要在这个洋人占据的领地彰显我中华雄风:画国旗。找来一支朱红色的水笔,一行人马杀奔酒吧。晓鹿买了杯芒果shake消费,换取了往墙上写画的权力。一阵踅摸找到门旁上方一块净土,经民主选举,由灰灰主笔画国旗。

  在大家的扶持下,我颤颤巍巍爬上高凳,一会工夫,一面迎风招展的五星红旗就高高飘扬在异国的墙面。大家在下面边端详指点,轮流上去描摹、题字。或许离祖国越远,越能激发起爱国情绪。在满墙涂鸦中,我发现了几个汉字:“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到这里来。”这个前者的寓言现在就开始实现了。

  24日天气晴朗,早晨起来她们三人收拾好行囊,寄存到楼下服务台,去参加香江半日游,我晾晒上衣服出门游古城。出门右转在街口的几个店铺问价租车,众口一词租一辆自行车要价10000盾。最后又是几个回合侃价,从一个中年小老板手里以6000盾租了一辆自行车(这里租自行车不象河内非要押护照,也不象西贡非要押美金,只要一手交钱,再把下榻的旅馆名片拿出来看看就搞定了,小城的淳朴可见一斑),循着老板指点的方向前去寻找古城。

  烈日当头,满脸流油,暑热难当,路旁一个摩托车配件商店门口挂着许多被当作配件的遮阳帽,17000盾买了一顶戴在头上。由于没有地图,只能边走边尽力记忆着一个个的标志物:电视发射塔在右边,因为高大容易发现;加油站在路口右边等等。

  过了桥出去很远也没看到古城的踪影,左看右看那条河水浑浊的小河也不象风光秀丽的香江呀。转来转去象进了怪圈,总是在熟悉的一个四方城区里打转,最后当我决定回到起点从头来时,才发现自己已经找不到家了,5555555555我把自己丢了。

  无奈之下只好使出最后一招,掏出旅馆名片四处打听。由于不是旅游区,能说英语的人很少,我努力辨别着找到一个貌似公职人员的男青年,用我有限的英语跟他有限的英语交流,才算明白了旅馆离现在的位置很远。还是在自己的努力下回到了旅馆那条街,找了一个从事旅游服务的小伙子认真地问了路。从当前的位置直行到第一个路口右转,不多时就到了江风习习的香江大桥。

  对岸的古城洁净规整,护城河围绕着城墙,青葱的草坪铺满河岸。皇宫的午门前建有一座四方的旗台,上有高达47米的旗杆,是越南最高的旗杆,顶部迎风招展着越南国旗。55000盾这不菲的门票使不少游客望而却步,我也当然地选择了从外部观望的方式。

  环绕皇宫的路是单行的,车辆一律逆时针右行。路上行人稀少,车也不多,在梧桐肥硕树叶的庇护下,我骑着自行车慢慢悠悠地绕城一周。这座始建于十九世纪初貌似微缩紫禁城的皇宫略显残败,然而未经修葺的古迹却更有历史韵味,徜徉在它周围,便有了时光倒流的感觉。

  游完皇城赶紧去还车,路上正赶上学校放学,三五成群身穿校服的中学生或骑车,或行路,说说笑笑回家吃饭。女孩们身着洁白的奥黛,贴身的衣裙恰到好处地括出少女窈窕的腰枝,裙裾飘飘薄纱翻飞,真是顺化街头一道最亮丽的风景。顺化山川秀丽,气候宜人,历史悠久,文化氛围浓郁。因而滋养出的女子大多俊俏端庄,身材娇好,婉约贤淑,宛若款款行于古册,与画家陈逸飞笔下的古装美女如异曲同工。

  还了车赶在12点前退了房,在门外不远处找到个整洁的饭馆坐定。伙计殷勤地递上菜单,我一边煞有介事地费力研读,一边不时用眼角的余光扫视周围饭桌上的老外,看看他们桌上有没有什么可以借鉴的饭菜。

  坐在餐馆里研习菜单是有效学习英语的捷径,在紧迫的生存需求压力下,能让你很容易就记住平日里死记硬背也总是遗忘的单词。什么洋葱大蒜之类的词放在饭桌上就一扫往日的枯燥,活生生地显现在你面前,而且还能过目不忘。最后我点了一盘邻桌上老外吃的蛋炒饭(fried rice with egg),8000盾,一碗素食汤(vegetarian soup),5000盾。素食汤和蔬菜汤的区别是除了蔬菜,里面还有豆腐,营养成分全面一些。

  一点整,在旅馆的大厅跟游览完香江的大部队会合,背上行装跟着vika去找客车始发站,准备乘两点的车去会安。其实自己不去车站也没问题,确认过的车会按时到下榻的旅馆接人。但是为了确保能坐上左边靠窗的位置,必须在前几站上车才有优势。不明就里的人可能要问了:为什么非要坐在左边呢?因为左边临海。路上途经岘港一带的海岸线水天一色,碧海晴沙,不仅是欧美游客心目中的旅游圣地,更被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列入人生必去的五十个地方之一。

  因此众多越南旅游攻略都不会忘记告诉大家,这段路上的旅行一定要坐在能眺望大海的左边。当然,要是你从南到北,那就要坐右边了。等到客车到车站时,车上已经快坐满了,原来这里是最后一站。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早知如此,还不如踏踏实实在旅馆等着呢,或许还能早点上车找个好座。

  四小时的车程一路都是风景,豪华大巴一会爬上翠竹茂林的丘陵,一会又转入波光粼粼的海湾。中途休息的地方,穿过店后的竹篱小路,一片沉静的海水依偎着远山,在不经意之间出现在眼前。水面上锚泊着几叶扁舟,犹如天然图画。几个孩子和妇女以集币的理由在向各国游客讨要硬币,大家纷纷解囊。

  过了终年白云缭绕的海云岭,岘港这座美丽的海港城市就展现在眼前。街道宽敞洁净,簇新的法式小洋楼色彩缤纷。美丽的岘港,可惜我只是个不能停留的过客。只在这瞬间飘忽一过,便已在心中烙下了难忘的记忆。我心底暗自向岘港宣称:我灰灰在不远的将来还要回来的。

  

上一篇:顺化是一幅越南古画
下一篇:越南顺化 在古诗画里缠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