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菲律宾 > 菲律宾

菲律宾游:把自己蒸发  

来了才知道,菲律宾是个非常美丽的地方。

  印象最深的是长滩岛。菲律宾人说长滩岛时的发音BORACAY,在广东人听起来很像“波罗鸡”,这很有趣。“波罗鸡”是广东的一道名菜,同时又是广州民俗波罗诞庙会上一种用鸡毛装饰的工艺品。所以当我用“波罗鸡”来称呼美丽的长滩岛,平

  白无故地就有了一种亲切感。

  长滩岛之美丽,有如它的名字,那是长达七公里的银色沙滩。清晨,从小旅馆中散步而出,坐在椰子树下,清凉的海风送来阵阵茉莉花香。潮水已在夜色星空下静悄悄地退去,银色沙滩露出了宽阔的胸脯,那上面摇曳着修长的椰影,勤劳的清洁工在耙平沙地上的脚印,还有早起的人在捡拾贝壳。

  长滩岛的贝壳以洁白、透明和形态美丽而著名,尤其是小贝壳非常适合用来做项链。白色的有如茉莉花,绿色的有如山野果实。姑娘们都戴着这样一串贝壳项链,时尚而又质朴。据说,曾经有位美国大影星来过这里,她用沙滩上捡来的白色小贝壳,缀成的茉莉花串般的项链。她回到美国后,这白色项链风靡全美,成为流行时尚。一时间,菲律宾人忙于采集白色小贝壳,以满足市场需求。此事受到国家关注,为保护自然资源,被明令禁止成批出口。

  长滩岛的海水清澈而又透明,在阳光照射之下有如液体宝石。长滩岛最为难得之处,恐怕还在于它的狭长。它有如一条骨头,两头大中间窄,最窄处只有一公里左右。也正因为如此,随着风向的不同,小岛两边经常出现截然相反的景象。我们到达时正刮东风,于是就看到了这样的景象———小旅馆所在的岛西,海面温和有如处子,多数游人都在无风的这一边游玩休憩。而岛东,却白浪推涌,踏浪的人们踩着舢板,拖着巨大的海风筝在浪涛中搏击,就像拖一大群在空中飞舞的五彩弯月。令人极为舒服的是,海上冲浪者十数个,比岸上旁观的还多,这真是一个休假的天堂。

  西方人来长滩岛,那是为了海滩和阳光,他们整天呆在阳光下,把皮肤晒成棕褐色。东方人却相反,多数不愿意暴露在太阳之下,戴了帽子还要打伞,因为东方人的皮肤特别容易晒黑。可是,来长滩岛度假的菲律宾人却不怕晒,这引起了我们旅游团全体女性的兴趣,原来秘密在于她们用当地的椰子油,涂在身上保护皮肤。

  长滩岛的建筑,很少超过三层的,它们掩映在椰林之下,这令人有着莫名的惬意。来长滩岛度假的,许多都是家庭式的组合,他们一住就是一个星期,连宾馆都看到了这个特点,家庭间里既有大床,也有小床。让人想起过往的旅游,人们在一个又一个景点之间奔波,大多数时间都在车轮上度过,旅游归来身心俱疲,那是另一种劳累。长滩岛改变了人们的观念,它让人安下心来,在纤尘不染的小岛上过上几天与世隔绝的日子。

  长滩岛———“波罗鸡”,多么优雅而单纯的地方。那些把一年中的大多数时间,都用来经历纷繁与复杂的人们,非常需要一个可以临时歇歇脚,让身体和心灵都可以放松的所在。长滩岛也是这样一个所在。

  菲律宾游记:把自己蒸发  

  指南针网 发布时间:2007-2-24 11:17:39 点击数: 来源:麦丹

      

  来了才知道,菲律宾是个非常美丽的地方。

  印象最深的是长滩岛。菲律宾人说长滩岛时的发音BORACAY,在广东人听起来很像“波罗鸡”,这很有趣。“波罗鸡”是广东的一道名菜,同时又是广州民俗波罗诞庙会上一种用鸡毛装饰的工艺品。所以当我用“波罗鸡”来称呼美丽的长滩岛,平

  白无故地就有了一种亲切感。

  长滩岛之美丽,有如它的名字,那是长达七公里的银色沙滩。清晨,从小旅馆中散步而出,坐在椰子树下,清凉的海风送来阵阵茉莉花香。潮水已在夜色星空下静悄悄地退去,银色沙滩露出了宽阔的胸脯,那上面摇曳着修长的椰影,勤劳的清洁工在耙平沙地上的脚印,还有早起的人在捡拾贝壳。

  长滩岛的贝壳以洁白、透明和形态美丽而著名,尤其是小贝壳非常适合用来做项链。白色的有如茉莉花,绿色的有如山野果实。姑娘们都戴着这样一串贝壳项链,时尚而又质朴。据说,曾经有位美国大影星来过这里,她用沙滩上捡来的白色小贝壳,缀成的茉莉花串般的项链。她回到美国后,这白色项链风靡全美,成为流行时尚。一时间,菲律宾人忙于采集白色小贝壳,以满足市场需求。此事受到国家关注,为保护自然资源,被明令禁止成批出口。

  长滩岛的海水清澈而又透明,在阳光照射之下有如液体宝石。长滩岛最为难得之处,恐怕还在于它的狭长。它有如一条骨头,两头大中间窄,最窄处只有一公里左右。也正因为如此,随着风向的不同,小岛两边经常出现截然相反的景象。我们到达时正刮东风,于是就看到了这样的景象———小旅馆所在的岛西,海面温和有如处子,多数游人都在无风的这一边游玩休憩。而岛东,却白浪推涌,踏浪的人们踩着舢板,拖着巨大的海风筝在浪涛中搏击,就像拖一大群在空中飞舞的五彩弯月。令人极为舒服的是,海上冲浪者十数个,比岸上旁观的还多,这真是一个休假的天堂。

  西方人来长滩岛,那是为了海滩和阳光,他们整天呆在阳光下,把皮肤晒成棕褐色。东方人却相反,多数不愿意暴露在太阳之下,戴了帽子还要打伞,因为东方人的皮肤特别容易晒黑。可是,来长滩岛度假的菲律宾人却不怕晒,这引起了我们旅游团全体女性的兴趣,原来秘密在于她们用当地的椰子油,涂在身上保护皮肤。

  长滩岛的建筑,很少超过三层的,它们掩映在椰林之下,这令人有着莫名的惬意。来长滩岛度假的,许多都是家庭式的组合,他们一住就是一个星期,连宾馆都看到了这个特点,家庭间里既有大床,也有小床。让人想起过往的旅游,人们在一个又一个景点之间奔波,大多数时间都在车轮上度过,旅游归来身心俱疲,那是另一种劳累。长滩岛改变了人们的观念,它让人安下心来,在纤尘不染的小岛上过上几天与世隔绝的日子。

  长滩岛———“波罗鸡”,多么优雅而单纯的地方。那些把一年中的大多数时间,都用来经历纷繁与复杂的人们,非常需要一个可以临时歇歇脚,让身体和心灵都可以放松的所在。长滩岛也是这样一个所在。

  当这个冬天刚刚冷得有点像样了的时候,我跑去菲律宾玩了一个星期。这是我冬天出门行装最轻便的一次,因为现在虽然是菲律宾最凉快的时候,温度仍然在28℃—30℃之间,只需带上轻便的夏装和泳装就OK。

  往东南亚旅游,通常概念是去新马泰,但是那些地方游人真是太多了。相比之下,菲律宾倒是一个新的选择,即使现在是旅游旺季,人也不算多。到了菲律宾,才发现来这里度假旅游的主要是欧洲人、韩国人和日本人,中国人不多。原因除了团费稍贵外,还因为中国人更喜欢浏览式旅游,喜欢一天玩很多的点。而拥有大大小小7000个岛屿的菲律宾,除了可以浏览式旅游,就更适合休闲游,对于那些想“蒸发”个把礼拜或十天半月的人来说,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上一篇:菲律宾大高地游
下一篇:长滩、马尼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