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叙利亚 > 大马士革

带着我的姑娘去大马士革

在黎巴嫩学习居住期间我曾两度游历叙利亚。亲历的阿拉伯世界和媒体营造的世界完全不一样。或许,中东的确每天都有0、有政局动荡。但身历其中,接触到的却更多是日常生活中的细节,没有大是大非,大善大恶,只有7000年来沉积下的文明习俗。

    去年夏天,女友来黎巴嫩看我。于是……

    

    中午1点,我和她抵达大马士革。第一件事就是找个餐馆吃饭。

    “哦,这是什么啊?”她抓起一个果子说。那是沙拉里的油橄榄,整个地中海沿岸都流行吃,但在中国很少见。我正想说你尝尝不就知道了?没想到她却响亮地问我:“给你吃?”我依稀可以感觉到里面有某种极不情愿的语气和某种暗示。这举动实在让我诧异,而更诧异的还在后面,忽然她盯了一眼我这边盘子,眼睛发出一道光芒。她说:“啊,你那里也有,那我吃了。”随即毫不犹豫地把橄榄塞进嘴里,一点一点地咀嚼着,仿佛一只小松鼠在吃板栗。

    离伊拉克三小时车程

    找旅店一波三折,却也不必废话。不管怎么说,抵达目的地三个小时内,我们已经展开行动。此次是我个人第二次来大马士革,轻车熟路,在我而言,就是希望她能对阿拉伯世界的历史文化有个全新的认识,让她知道这世界其实很丰富,当然,更主要的,我一厢情愿地希望这能让她开心,但最后发现还是首饰店更让她开心一点

    对了,在中国听到的叙利亚可能会是很危险的地方,但其实不然。虽说这里打个的跑三小时就能去伊拉克参加游击队,可是这里几乎没有劫匪,也没有小偷

    下午先去窝玛亚的清真寺打坐,女友穿着灰袍,捧着数码相机四处转,她尤喜偷偷跑到那些做礼拜的女教徒后面悄悄地按快门。后来我看得不耐烦了,催她省着点照,别犯我去年犯的错误,后面的景点还很多精彩,到时候相机电池没电会追悔莫及。

    留着劳伦斯弹孔的大市场

    随后多少有些无聊,我提前向她展示了清真寺外大市场的魅力,那里阿拉伯的服装、毛毯、水烟应有尽有。去时,我指着市场顶棚上的一溜弹孔告诉她那是当年英国大侠劳伦斯带着阿拉伯军队攻入大马士革时留下的。可是,显然她的注意力全不在那里,因为等最后一天我们回市场购物时,她忽然问我那些个弹孔是怎么回事。

    按计划,在最后一天我们将返回这个市场购物。所以,那天我们只买了4条头巾。当时的情况如下:那个小摊的头巾确实便宜,但是为了再侃价,我一时糊涂作出了一口气买4条的决定。而后我颇为后悔,并想起这种侃价的习惯一定是来自老爸,因为老爸两年前买的鞋垫和肥皂,至今仍有大量存货,可至少满足未来两年的需求。

    逛完市场后,我们一致认为大马士革是个保守的城市。时装不时尚、内衣不迷人。但奇怪的是卖香水的很多。伙计的身后是几排大塑料桶,让我想起小时候楼下的副食店。那里的酱油、醋也是这样卖的。伙计身旁的橱窗里摆着各式香水瓶子,什么名牌都有。你要哪种,就跟伙计说,伙计就从后面的塑料桶里把香水倒出来灌进去,还可以加调颜色的颜料。

    从千年前的历史回转过来

    晚上我和女友在一家咖啡馆喝茶,吸水烟,和俩阿拉伯小流氓侃山,敢情他们也有黄段子,就是太委婉了,我听不大懂,是说为什么阿拉伯人新婚之夜亲不到嘴什么的。而后,又在偶遇的一个当地商人家里喝咖啡,他刚刚结婚,和母亲与兄弟住在一起。我们约定后天一起去吃晚饭,可惜后来没能赴约。就这么直到午夜,差不多所有的店铺都关了门,巷子里黑漆漆的,还好,我能看到不远处清真寺里高耸的唤拜塔,才算找到回家的路。

    走过古老城墙,豁然开朗。在眼前公路上时时呼啸而过的声音,将我们从1000年前的世界呼唤回来,我牵着她的手,不知有多惬意。想到自己忽然带她走入这样一个神秘的地方,真是不可思议。

    第二天早上,我们一路上见到不少男女学生,三两成群,多穿着深蓝色的制服,千篇一律,像极了我故乡的学生娃,就连书包上的1图案,脸上的质嫩也是一样的。卖早点的,卖小玩意的,各个严阵以待,等待这帮小主顾的光临。我忽然明白假如这座城市是一棵老树,这些孩子就是老树上长出新嫩的枝丫。无论什么时代,枝丫总会长出,并延续新的历史,生生不息。

    把记忆织进历史

    我们又转了一家书店,居然发现了西方媒体《时代》杂志和《国际先驱论坛报》。同时也看到一份英语的《叙利亚时报》,只卖5镑(折合人民币大约8毛钱)。我挑了几本便宜的旧书,可又不得不放下,旅途中的人,不该给自己增添负担。

    随后在博物馆耗了一上午,下午去一家传统商品专卖店转了转。那家店在一个修道院内,中间是喷泉。周围围了一圈小作坊,有石刻、木雕、织布、油画、陶制品等等。每个店铺的老板就是工匠,一边敲打一边卖东西。我们还在一家手织服装铺玩了玩织布机,试了试飞梭。我一边试一边心里想,他们可真土,敢在中国人面前显示怎么织布。

    但是我仔细看一下,梭子里卷的是金线。

    历史书上说,大马士革曾经是丝绸之路的中转站。本地的匠人把东方来的成匹的丝绸拆开,镶嵌入金银线,重新编出花纹来。很受拜占庭贵族老爷太太们的欢迎哩。

    我在一家铺子看中一副飞行棋。这种棋和水烟一样是阿拉伯人的必备品。棋盘是个盒子,里面是飞行棋的棋盘,还可以放棋子。外面是国际象棋的棋盘,染成深棕色,棋盘的格子里镶嵌着银色贝壳,精致、漂亮。可惜,银子不够,至今引以为憾。

    回程路上,我和她唱起念书时喜欢的流行歌曲。唱到了校园民谣,唱到了《青春无悔》,唱到心里一片空谷,回荡着春风。我看着我的姑娘,紧紧抓住她的手,在古老的大马士革。

  

上一篇:天国城市大马士革
下一篇:平壤的表情:你不知道的朝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