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叙利亚 > 大马士革

大马士革自由行记

叙利亚是一个有着4千多年历史的古老国家,大马士革是它的首都。整个中东世界里,黎巴嫩和叙利亚最为开放,并且伊斯兰教与基督教各领1,互不干涉,和平共处。大马士革曾经有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叫做“天国里的城市”。

  大马士革与约旦安曼陆地相连,距离非常近,因而有许多出租车公司的车两地跑,我们要坐车去大马士革就只能租用这种车,一般一趟50美元左右。1号下午3点左右出发,到达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多。事实上,从安曼到大马士革边境只需要1小时左右,再从大马士革边境到市中心也只需要1个多小时,中间3,4个小时用于出境,入境,签证手续,等待,等待,无尽的等待,只觉得那时间似乎凝固了一般。

  

  大马士革的边境站很简陋,一幢平房往路中间一放,左面窗口办理离境手续,右面窗口办理入境手续,整个办公室是一间大通房,一左一右两列窗口,每个工作人员一台电脑,没有液晶显示屏,是那种很早的笨重型的机子,工作人员的椅子就是一张白色的塑料凳,除此外再无别物,整个办公室显得空旷,穿过空间,能清楚的看到对面排队办理离境手续人员的面孔。办事大厅没有空调,只有吊扇在呼啦啦的转动着,下面挨挨挤挤的是穿着长袍的阿拉伯人,整个大厅显得沉闷,融合了汗酸,体臭等味道。

  安曼从出了城后,往西,就越来越荒凉,尽是裸露的石块,黄沙。进入大马士革边境后,两边景色却起了奇异的变化,入目皆绿,大片的田地种了绿油油的农作物,越往前走,绿色越扑面而来,松软的土壤,最适合树木的生长,远远的前方,出现大片的金黄色,风过处高高低低起伏,竟然非常壮观,初时以为野物,后渐渐发现,这种金黄色排列极有规律,疑是种植的农作物,然而司机不会说英语,疑问也只得压在心里。

  进入大马士革境内,另一个比较明显的变化是气温,越往市区靠近,越觉得闷热,打开车窗,扑面而来的也是热风。那种热使我想起重庆的炎夏,动也不动,便能出一身汗,粘答答的腻在身上,象是刚刚在泥浆里滚过一般,极为不畅。热,使得我异常烦燥,车子的空调是坏的,因而一路上我只得开着窗,热风卷起沙土扬到我脸上,到了住地,才发现那白色的帽子,红色的眼镜上全是一层薄薄的黄沙。

  虽然已是晚上9点多,那热度却丝毫没有下去,上帝是公平的,给了叙利亚肥沃的土壤,却没有给它舒适的气候;一邻之遥的安曼却拥有整个中东世界里最美丽的气候,虽然地处沙漠,却四季如春,跟中国的昆明差不多。

  大马士革与安曼还有一处甚为明显的差别即是建筑。安曼的建筑多是低层的,除了仅有的几座大酒店和新修的几幢高楼,其余的建筑最高不超过四层。大马士革却是高楼林立,住宅多为高层,与俄罗斯的住宅楼极为相似,四四方方,平平板板,整整齐齐,一幢一幢,高高直直的映在蓝天下,也是一景。闹市里也有悠闲的去处,低矮的树木围出一片绿地,种些高高大大的树,绿荫片片,安放些木椅石凳,竟然把那喧闹隔得十分遥远,闹中有静的意味颇令人留连。

  站在城郊萨利希亚小山上俯瞰,整个大马士革城区景色一览无余。平坦的原野上葱绿一片,玉带般的巴格达河波光闪烁,蜿蜒其间。河岸边一排排树挺拔秀丽,草木葱茏,鸟语花香,令人往往忽视掉远处那茫茫无际的沙漠。这是一座清真寺的城市,一百多平方公里的市区里却分散着大大小小250座清真寺,绿色的拱顶,高耸的尖塔,精工雕刻的殿堂建筑,美丽的玻璃和瓷质镶嵌,生动的镏金绘画,是非常有特色的建筑。夜色下,大马士革流光溢彩,通往山腰的路车水马龙,灯光辉煌,看景之地变成一景,颇有点我在窗内看桥上的你,你却在桥上看窗内的我之意味。

  来了大马士革,别的地方可以不去,老城却不能不逛,逛老城就得去那里的直街。这街千真万确是直的,是老城的“东西横贯公路”,两边的商店几乎全是打从两千多年前就存在的,老屋窄门毗立相连,一点没有装修改造,非常原始纯真。只是很遗憾,我到的那天是周五,休息日,大多的店铺门扉紧闭,少了很多逛街的乐趣。

  《圣经•新约》中使徒传记载,保罗从耶路撒冷前往大马士革,在接近城外时被强光击倒,双眼失明三日,由耶稣嘱咐的一名信徒阿纳尼亚来为他按手祷告后恢复视觉,从此开始传讲福音。过后犹太教徒守住城门要杀害他,追随保罗的信徒就用篮子把他从城墙窗口(古代城墙中间有小空位,人可以容身)放下城外。因此,直街是旅客必走的怀古之路,来大马士革的人都去的呀,现在的城南面特别筑一道有窗口的城墙,附建一所小圣堂纪念保罗逃生这段事迹,以便让基督教旅客来此仰望一番。我虽不是信徒,但我老妈是呀,算是代她瞻仰吧,回去后自是要讲给她听的,如同安曼的尼波山,都是基督徒的圣地。

  老城自然是要穿街走巷慢慢走的,细看那些紧挨在一起的民间老屋,研究一个个样式设计差异污旧的窄门,特别有走进历史隧道的迷离感。有些地方两旁和头上都有0窗台,眼看前无去路,空气中似有丝丝阴寒之味,恍若间似乎前后随时会有什么出现,几千年人栖鬼息之地,左右的门里数不尽生死沧桑。这苍凉的劲道强烈,直接而古今交错,若不是有紧随其后的LG,大有恍惚不在人世间之感觉。

  走走停停,又热又累又渴的时候,就发现了一家门脸很小叫做sanita的咖啡店,真正吸引我进去的,是外墙上贴的几张店内照片,绿荫丛丛,古朴的木头椅子,北京四合院似的小天井,错落有致的小咖啡台,仿若一处世外桃源。穿过窄窄的门,大片的绿扑进眼里,跟照片上分毫不差的一处雅致空间呈现在我眼前,这是一处利用老宅翻新装修而成的咖啡店,看得出装修很费了一番心思,我跨着相机,走上窄窄的木楼梯,站在四面回廊俯视那方小小天井,墙角老树枝Y遮盖住半片天空,店主看我四处流连,又点着烛台引着我穿过两级台阶,下到地下室,殷勤的点燃腊烛,让我拍照,地下室的装修别具一格,石凳桌椅,刚刚在小巷里那丝丝阴寒之味还未消尽,因而呆了两分钟我赶紧逃似的回到地面,坐在阳光下喝我的橙汁。

  大马士革周围有许多的名胜古迹,朱庇特神庙,萨拉丁的坟墓和阿兹姆宫,哈奈尼1教堂,布罗斯1教堂和阿尤布城堡……所有的这些地方我一处也没有去成,因为月月上吐下泄,而这些地方最近的来回也得五六个小时,我们没法忽视月月的身体状况,硬拖着她在如此炎热的时间坐那么久的车去游玩,因而只能在市里转转。并且我们的时间也不多,3号下午就得赶回安曼,晚上9点多的飞机,LG要赶去黎巴嫩。

  这一趟大马士革自由行,并不自由,呵,希望下一次再去的时候,能够慢慢的,细细的品味这座古老名城的韵味。

  

上一篇:最古老的城市──大马士革
下一篇:叙利亚:帕尔米拉古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