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伊朗 > 德黑兰

德黑兰的故事——记南航德黑兰办事处王歌帆

  对多数中国人来说,伊朗是个古老而神密的国度,对这个国家,我们能联想到石油、宗教、战争和古老的波斯帝国。在我们的印象里,这个国家的政府和人民都有一种争强好胜性格和不屈不挠的精神。不过,所有一切概念,都来自新闻媒体和历史教科书。

    2006年8月的一天,一个带着眼镜的中国年青人真实的踏上了这块土地。他和我们多数人一样,对这里陌生、好奇,甚至有些敬畏。

  

    他叫王歌帆,自从在加拿大获得MBA后,一直在南航新疆分公司从事营销工作。他的使命是在德黑兰筹建办事处并出任办事处经理,因为一个月后,北京——乌鲁木齐——德黑兰航线就要开航了。

    28年来,两国之间终于又将有一条商业运行的航线。

  艰难起步

    出发前,王歌帆看了中央电视台的《跨国风云》,这台大型记录片记述了国内企业出国创业的艰辛和荣耀。想想自己即将开始的驻外生活,王歌帆有颇多感慨。

    2006年8月2日,王歌帆和南航新疆分公司营运部张军副总经理同时来到德黑兰,虽然张军副总经理是个经验丰富的老“驻外”,但国内事务缠身,一周后就回国了。自此,王歌帆在这人地两生的异国他乡开始了独自的工作和生活。

    由于长期受到西方的制裁,伊朗从1到民众都对外国人有戒备心理。开展工作的时候,王歌帆经常会遇到严格的审查和猜疑的目光。可离开航的时间只有不到一个月了,时间紧迫,加油协议、地面服务协议、配餐协议、机场服务等大量的工作需要洽谈和落实,而王歌帆此时还没有固定的住所,更别说交通工具了。从市区到机场有70多公里,来回得4个多小时。德黑兰有1700万人口,更有500万辆机动车,碰到堵车,来回的时间就更没个准儿了。

    面对这种情况,王歌帆只能孤身奋战。同事、家人都在千里之外的中国新疆,尽管出国前他们帮助做了充分的准备,尽管王歌帆本人具备良好的外语功底和娴熟的业务技能,但这是在一个陌生的国度,一个与自己的祖国有着巨大经济、社会、文化差异的国度,一切都只能靠自己。

    在最短的时间里,王歌帆摸清了伊朗民航的管理架构、负责人和工作场所。在驻伊大使馆商赞处的大力协助下,他与伊朗民航部门建立了沟通管道。由于需要洽谈的部门多,王歌帆不得不白天走访各部门,晚上回家准备洽谈材料,同时还要随时向本部汇报工作进展情况。很多时候,他不得不通霄达旦的工作,去机场来回的路上要么成了工作时间,要么成了睡觉时间。王歌帆的勤奋和诚恳踏实的品格打动了伊朗民航部门的各级1,终于各项地面保障协议如数签署,准备工作按时完成。2006年9月10日,当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的客机安全降落在德黑兰机场时,王歌帆望着垂尾上鲜艳的木棉花,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打开局面

    对国际航线经营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要经营好一条新的国际航线,需要少至半年,多至一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培养期。在这期间,航线往往会处于亏损状态。但德黑兰航线的开通却出现了例外。从开航,到客座率超过50%只用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今年以来的平均客座率竟然达到了近70%。这让南航新疆分公司本部的领导都感到吃惊和喜出望外。

    而对远在德黑兰,独立工作的王歌帆来说,每一个登上南航航班的旅客,都是他辛勤努力的成果。

    虽然中国直飞伊朗的航线只有一条,但却有8家航空公司经营着伊朗到中国的航空业务,尽管他们都是通过第三个城市中转,但无论是从航班密度还是从市场知名度来讲,他们都远远高过南航。以阿联遒航空公司为例,伊朗与阿联遒近在咫尺,面阿航每天有多达三个航班飞往中国。

    凭着丰富的营销知识和经验,王歌帆敏锐的察觉到,中资公司是开航初期南航最重要的客户。于是,王歌帆与后期到达德黑兰的驻办人员一道,主动上门联系,介绍相关信息,努力提供额外的服务。中国有色金属总公司在伊朗偏远地区承建了项目,以前他们要把购买的机票带回工地。王歌帆知道后,主动向他们提供机场送票服务,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方便。中国水利水电总公司在伊工程结束,先是购买阿联酋航空公司的机票准备回国,由于南航能够提供更好的服务,他们退票后再购买了南航的机票,他们的项目代表马先生还很夸了南航为他们提供的便利,他说:乘坐自己的飞机,安全而且舒心。

    中国驻伊朗大使馆和所有的中资公司对南航开辟伊朗航线都表示了热情的欢迎,南航甚至还被推选为在伊中资公司理事会的常任理事。

    在稳定中资公司后,王歌帆还带领办事处的另两位员工大力开拓旅游市场,能过销售代理与政府和各大商会取得联系,抓信商务客源。他们与当地旅行社和代理人共同合作,开发伊朗——中国游,提前预售旅游团队票。今年7-9月德黑兰航线经营非常好,就是因为早在6月份,团队预售的工作就做完了。

  跨国友谊

    驻外人员不仅要承担高强度的工作,还要面对一个同样严峻的问题:寂寞。

    尽管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伊朗仍然是个传统的穆斯林国家,娱乐活动少且单调。到了斋月甚至饭馆都关门了,这对于中国这个饮食文化深厚的国家来说,简直就是巨大的挑战。今年三、四月发生水兵人质危机时,上百辆坦克直接开进了德黑兰机场,南航驻伊朗办事处甚至雇用了一名保安。

    但并不是所有的时候都那么紧张。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有个名叫卡马丹(KARMARAN)的小伙子闯进了王歌帆的枯燥生活。他是个极普通的伊朗人,甚至没有一份固定的工作,但他却是一个热心肠。在王歌帆到伊朗最初也是最困难的那些日子,正是这个小伙子给他介绍伊朗的风土人情,告诉他那些地方可以去,那些地方不能去,义务给他当向导,还帮助王歌帆做了很多琐碎的事。而且,卡马丹做这些事不图任何报酬。

    有一天,王歌帆患了重感冒,高烧40℃,身边没有同事,也没有亲人。无奈之下,他深夜里给卡马丹打了电话。二话没说,这个小伙子迅速赶到了王歌帆的住处,叫来了医生给他打吊针。第二天早晨,卡马丹又买了药来看望王歌帆,这让王歌帆非常感动。自此,两个不同国家的年青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除了卡马丹以外,王歌帆还广交当地朋友,伊朗民航局,机场,伊朗航空公司都常能看到他的身影,这些朋友对王歌帆的工作和生活给予了很大的帮助。

    王歌帆和他同事们的工作清苦、繁重,在异国他乡靠自励和自律完成任务,同样的工作,他们需要做出更多的努力,同样的困难,他们需要更多的付出。他们为旅客提供了便利,为航空公司创造了财富,更为中伊两国搭起了友谊之桥。

  

上一篇:禁锢在德黑兰的洛丽塔
下一篇:伊朗:手机号码123456789估价10万美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