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塞浦路斯 > 塞浦路斯

当东方遇到西方――塞浦路斯拉纳卡对话散记

  这里有炽热的阳光、湛蓝的海水、清凉的晚风,还有一座被“绿线”分割的都城。

    这里是塞浦路斯。

  

    宛若一头浮在地中海海面上的鲸,面积9251平方公里的塞浦路斯四面环海,与土耳其、希腊、叙利亚、黎巴嫩等国隔海相眺。自古以来,这里是东西方文明交汇之处,也是兵家必争之地。公元前1500年,希腊人定居此岛,之后亚述人、埃及人和波斯人相继占领过这里。再往后的历史中,塞浦路斯被罗马帝国统治360年,被拜占庭帝国统治861年,被奥斯曼帝国统治307年,被英国人统治82年,直到1960年宣告独立,成立塞浦路斯共和国,由岛上两大民族希腊族和土耳其族组成联合政府。1974年,主张塞浦路斯与希腊合并的希腊族派别发动政变,随后土耳其出兵塞岛,土族北移,希族南迁,塞岛被一条东西向的“绿线”截成两半,南部由希族(占总人口的78%)控制,北部(占总面积的36%)由土族控制。

    盛夏的塞浦路斯,干燥炎热,树叶和草因缺水而略显憔悴,一些裸露的土地和山丘更使小岛透出沧桑。阅尽东西方文明的相遇,各色人等在它的历史舞台上你方唱罢我登场,1、血雨腥风,俱往矣,这个为喧嚣大海所环抱的小岛此时出奇地平静。

    又是一场东西方文明的对话,只不过这一次不是用兵器。7月,亚欧会议第二届“不同信仰间对话”及记者讨论会选择了塞岛海滨城市拉纳卡。

    12名亚欧记者中,一头蓬松白发的扬成了“明星”,因为他来自“世界知名的”丹麦《日尔兰邮报》――震怒穆斯林世界的“漫画事件”的始作俑者。我问扬,是否仍然认为刊登那些漫画是正确的选择?扬坚持媒体有“批评宗教的权利”,但他又说,如果早知道有人会因此丧命,或许就不会刊登了。这显然是个矛盾。

    印度记者阿娜妮娅说,如果她是报纸主编,她不会转载这些漫画,因为这只会激化族群之间的矛盾。在漫画问题上,东西方记者的立场分野明晰,欧洲记者强调“新闻自由”,亚洲记者则强调“尊重他人信仰”。

    宗教,是人对某种“无限者”的信仰。对于中国人来说,宗教也许不是个困难的问题,一是因为新中国成立后许多人接受了无神论;二是因为中国历史上从未出现过“国教”(占绝对统治地位的宗教),也不曾发生过宗教战争;儒、释、道的和合相融又为中国人的精神世界提供了多种选择。而在世界上的大多数地方,某一区域的人群往往信仰同一种宗教,并视其为神圣不可侵犯。在特定时空下,当不同的宗教迎头相撞,其冲突的烈度往往令人震惊。当然,宗教有时候只是一件“外衣”,隐藏其内的还是利益的争夺。

    离开塞岛的前一天,我与菲律宾记者塔拉去了首都尼科西亚,并穿过“绿线”,进入土族控制区。所谓“绿线”,是希族与土族在岛屿中部东西向划出的一条狭窄的无人地带,穿越尼科西亚,全长200多公里。目前,驻扎在沿线缓冲区内的联合国维和部队有910人。在尼科西亚,距离繁华的市中心不远,便是相对荒芜的长约1.5公里的缓冲区。走过缓冲区,就到达北方的关卡,岗亭上方写着“欢迎来到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事实上这个“共和国”只得到土耳其的承认。通过关卡非常简单,只需拿出护照,并在一张白纸上填上姓名、国籍等,就被盖章放行。进入北方,顿觉肃静许多,建筑和街道也有些破落。

    中午,我们在靠近关卡处的一个餐厅吃饭,其间窗外有几十人的1队伍经过,没有口号声,只有标语牌,据说是抗议南方逮捕了北方的一个建筑师。隔绝了32年,忿激之情大约已经耗尽,人们在沉默之中等待。2004年塞岛就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提出的统一方案进行全民公决,结果土族高票通过,希族却以更高票否决,统一希望落空。客观来看,塞岛南北的经济差距是个问题,已加入欧盟的南部人均GDP为欧盟平均水平的82%,北部却不到南部的1/3。此外,希、土两族分别信仰东正教与伊斯兰教,文化传统的差异也是造成隔阂的重要原因之一。

    告别塞浦路斯,从飞机上透过舷窗,俯瞰这个充满美与矛盾的小岛,想想这里曾发生的东西方之间一切或暴力或文明的对话,不禁心生感慨。这个奇特的小岛,既属于东方,又属于西方,既有名闻遐迩的东正教堂,又有地位尊崇的清真寺,既然已于历史的血腥之中寻找出一条艰难共存之道,又将如何摆脱历史的怪圈寻找出一条和睦包容之路呢?放眼愈来愈“小”的“地球村”,东西方文明不是也面临相同的处境吗?

  

上一篇:中英对照看病就诊名词
下一篇:塞浦路斯全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