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朝鲜 > 朝鲜

到朝鲜游 不允许带手机

我们这代人是看着朝鲜电影长大的,从小就对心中那个美丽的国家怀有憧憬向往的心情,改革开放以后,和朝鲜在意识形态方面差距越来越大,有关朝鲜的信息也越来越少,听到负面的报道越来越多,但少年时的记忆是很难抹去的,多年来一直有亲自去看看的愿望,前不久读了在网上流行很广的一篇游记《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引起共鸣,促成了我的这次朝鲜之旅。

    北京没有旅行社承办朝鲜旅游,除非自己凑够16人。丹东的旅行社则主要以朝鲜旅游为主,4日游需2500元,和九寨沟6日双飞同价,在丹东组团,北京到丹东的行程还要自理,尽管不是很优惠,还是和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义无反顾地报了名,临行前还买了《卖花姑娘》《摘苹果的时候》等一些朝鲜老电影VCD,重温了那些熟悉的画面和台词后,开始踏上了我们的朝鲜之旅。

  

    由于国庆长假车票紧张,我们没买到卧铺,从北京到丹东坐了一晚上,劳累无比,但一出丹东站,想到马上就能到朝鲜了,浑身又都兴奋起来。

    早饭都没来得及吃,匆匆赶到丹东国旅,刚刚赶上我们的中方导游林先生讲解注意事项。“到朝鲜后,不要随意走动,更不要乱问乱说,生活上的玩笑可以开,但类似金日成有几个老婆这样的问题千万别问,说起韩国的事,一定要说南朝鲜,别明目张胆地拿着相机对人乱照,更不要扔给小孩食品”“旅途上有服务不周的地方,也请多包涵,这毕竟是个不按国际惯例行事的国家,别老想着维护自己的消费者权益,我们不是来度假的,多看看朝鲜的现状,普遍人脸菜色,好好体会一下1的改革开放是多么的好,哦,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朝鲜是不允许带手机的,请交给我们旅行社保管,要是让朝方边防发现交他们保管,他们会‘好奇’地拆开可又装不回去,经常是还给你一塑料袋零件。”

    听完林导的讲话,很快就来到口岸,马上我们就要通过这座桥,进入神秘的朝鲜了。旁边是当年被美国飞机炸断的老桥,现成了断桥遗址公园。

    跨过鸭绿江,我们到达了朝方岸边,这样就算进入了朝鲜,我们神经也开始紧张起来。上来一位军人检验护照,上车后先用中文大声对我们说了一句“同志们好!”,大家一楞,下意识地异口同声回了句“1好!”。军人脸上露出一丝诡意的微笑,全车人也轰然大笑,0,刚上来就占了我们一个便宜。

    紧接着是严格的行李检查,一位游客带了一个造型别致的军用手电筒,被检查人员在手里摆弄了足有5分钟才还给他,像MP3,商务通都会被多看几眼,杂志也查得很仔细。通过检查后,我们驱车来到几步之远的新义州火车站。准备乘坐我们的“超豪华国际旅游专列”前往平壤。

    沿途都是长势良好的水稻,据说今年是5年不遇的丰收年,朝鲜今年不应当再闹饥荒了。远处的一座山村,那就是《鲜花盛开的村庄》吗?途中的一个小站,后来发现每个车站都是同样的造型,有的房屋稍显陈旧,但金日成的画像总是很鲜艳。一直到平壤,铁路沿线都种上一种不知名的花,格外美丽。

    经过4个小时的行程,不知不觉已进入平壤市区,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这座1982年就开始兴建的著名的柳京大厦,本来应成为一座气势宏伟的平壤标志性建筑,可缺乏资金,又遇地基下沉,停工至今,成了个有碍观瞻的烂尾楼。离开车站,驱车来到不远处我们下榻的羊*岛饭店,朝鲜3座涉外特级饭店中较早兴建的一座,大概和北京饭店地位相当。饭店大厅还挺气派,可其他硬件设施也就相当国内四星级,服务管理就更别提了。

    我们的晚宴,菜肴说不上丰盛,但还算精致,尤其那银勺银筷,比一次性餐具显档次多了。用完餐想出去转转,可饭店在大同江的一座孤岛上,想走出去不容易,只好到附近的电影院看看。夜幕降临后,路灯都不开,市区漆黑一片,只好赶快返回酒店。

    酒店地下是娱乐场所,禁止朝鲜人入内,除了卡拉OK桑拿酒吧,居然还有澳门人开的赌场,赌客主要是中国人,同车的几个南方人迫不及待地开赌起来(后来发现他们白天参观景点时躺在车上睡觉,来朝鲜的目的就是通宵1),没想到我平生第一次走进的赌场居然是在纯社会主义的朝鲜。可惜我连规则都看不懂,只好回房睡觉,就这样结束了朝鲜第一天。

    第二天一早刚5:30就被莫名其妙的叫早电话吵醒(后来才知是酒店搞错了),再睡也睡不着了,干脆早早起床。昨天说好在47层旋转餐厅用早餐,导游特地跟我们说明只有两部电梯能上47层,我想起陈清贫在他的游记中描写过他乘这两部电梯时所遇到的尴尬,于是我早早打探好是哪两部电梯能上顶层后,胸有成竹地带好行李等候着,旁边的电梯上上下下好几次了,这两部却总也不来,上面也没有显示现在所在的层数,只有上下两个箭头的灯一会儿向上亮,一会儿向下亮,搞不清怎么回事。

   我们死等了好长时间,终于熬不住了,带着行李坐其它电梯下到一层一看,那两部电梯各有一位服务员在开,我们匆匆进去后,全梯的人都是去顶层的,我忍不住问服务员为什么29层不停,服务员只是摆摆手用生硬的汉语说了句“听不懂”,低头将电梯径直开到47层,我一看表,为了坐这趟电梯足花去了25分钟,唉,没辙。

    匆匆吃完早饭,登上日本二手旅游大巴前往板门店参观军事分界线。板门店快到了,看到戒备森严的军人,空气仿佛也显得凝重起来。路上的这些大水泥柱石引起了我们的注意,林导告诉我们,那是在南北发生紧急冲突时,让其滚下路中央阻1的,倒是煞费苦心,不过,管用吗?

    我们先参观举行过150多场停战谈判的屋子,屋子里的桌椅全是当年的实物。当年签署停战协议的地方,现属北方领地,距现在的分界线还有2公里呢,据说是中朝为了显示胜利力争来的。开始进入这所电视新闻上见过无数次的屋子参观,蓝屋子是由美方修建管理,现在除了成为双方共用的观光景点外别无他用。

    地下这条水泥线将这个单一民族的国家一分为二长达半个多世纪,任何一方若跨过一步,对方都可无警告地开枪拦截。1986年一名俄罗斯女游客不知怎么越过了这条死亡线想照相,当即被美军开枪击毙,试图越界抢救的一名人民军士兵也被打断双腿,林导说经常能在平壤看到他坐在轮椅上,胸前挂满了勋章。

    几名快要换防的美军士兵紧贴死亡线在照相留念,但愿他们站稳脚跟,千万别摔过来。离开那条死亡线回到朝方的楼上,游客和警卫人员都放松了许多,游客还给人民军敬烟,双方合影留念,就算是结束了板门店的访问。

    来到紧挨板门店的直辖市开城,开阔的大街上行人车辆很稀少。我们在朝鲜的最丰盛的午餐,精致铜器盛装的各式各样朝鲜小菜,都是凉的,米饭也是凉的,但朝鲜米非常粘软,凉的也不难吃,朝鲜人除了生病,冬天也不喝热水,他们的胃是很抗寒的,这时我想起《看不见的战线》里的一个情节,从南朝鲜潜入的一个间谍被大雨浇得浑身发冷,他来到一个小饭馆对服务员说“给我来点热的”,后来服务员将这一情况报告给了安全部门,小的时候我一直很奇怪,人家就吃一顿饭,你凭什么怀疑人家是坏人,现在我明白了,在朝鲜专门点热菜是很引人注目的,再看他狼吞虎咽的吃像,凭着高度的革命警惕性,举报他也就不足为奇了。

    下一站是回到平壤参观万景台金日成故居,我们被告知要严肃一点,不要大声喧哗,理解理解,这是革命圣地嘛,参观湖南韶山冲时也要这样的。一群在听讲解的打扮入时的学生引起了我的注意,原来是从小在日本长大的在日朝鲜人子女,难怪日本的“在日朝鲜人总联”对北朝鲜这么忠诚,原来他们定期乘“万景峰”号回朝鲜接受再教育。

    下一站是参观深达一百四十公尺的平壤地铁,长长的电梯看不见尽头,当然是为了备战才修这么深的。内部非常富丽堂皇,但为节约用电,灯源瓦数偏低,显得很昏暗。最后我们在漆黑的公路上行走100多公里,来到妙香山附近我们下榻的香山饭店,也是朝鲜唯一三家涉外特级酒店之一,结束了我们第二天的朝鲜之旅。

    第三天首先我们来到风景秀丽的妙香山地区,可是并不是来爬山的,只是来参观金日成与金正日为了保存各个国家送给他们的礼品,而专门兴建的大型收藏馆友谊馆。

    门口由武警手持银色礼宾枪把持,里边陈列着上至国家首脑,下至平民百姓送给金日成与金正日的礼品,也不让照相,没太大意思。妙香山地区的一处文物古迹—普贤寺。一队人民军士兵也来参观,朝鲜的军人非常多,除了这样的整队士兵,在城市的街道上,乡村的田野里,常能看到零散的士兵混杂在老百姓中。

    朝鲜的旅游像普贤寺这样的文物古迹观光资源很少,妙香山金刚山这样的风景区又没开发,所以主要就是看平壤市区建筑,你看,我们又被带到一标志性建筑—主体思想塔。花40元可乘电梯上塔顶展望台。塔底部镶嵌着各国研究主体思想的团体捐献的碑文,主体思想到底是什么呢,朝鲜导游的解释是:“中心意思就是提倡以人为本”。

    在主体思想塔下等车的间隙,再看看街道吧,远处一位学生一边看书一边走路,这也就是在人车稀少的平壤才有可能。

  

上一篇:中国游客眼中的朝鲜  
下一篇:长滩岛游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