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朝鲜 > 朝鲜

朝鲜见闻(8)——人生目标是加入劳动党

导游小姐还告诉我,这里的人们从来都是直接喝自来水,连洗澡都用冷水,冬天没有暖气,条件好的家庭烧火炕,不好的就只好忍着了。直接喝自来水好像是连美国人都有的习惯,可能是由于人家水质软,没有太多的矿物质的缘故。而洗澡用冷水、冬天没暖气就有些使人莫名惊诧了。我记起导游先生跟我说过的他在当兵时冬泳的话。按照普通人的理解,军队是杀人的工具。为了保证将军人们杀人时必然会产生的负罪感尽快置换成欣快感,有意引导他们参加一些伤天害理、蔑视自然法则的活动是天经地义的。然而类似作法用于百姓身上就似乎有些可恨,用在我们这些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儿身上简直就是十恶不赦了。“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我想转换一个话题,不愿多想昨夜三御其寒的遭遇。“入党呀,能够加入劳动党是我们全体朝鲜青年最大的愿望、最大的幸福。”我礼貌地表示同意,这才觉得自己有些困,于是坐直了身子,打起磕睡来。

  等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吓了一跳。大客车已经驶入一片开阔地带,四周的建筑物相对低矮。一个令人惊骇的建筑物正在逐渐吞没大客车左侧全部的车窗。它的底部硕大无比,顶部瘦小尖细,直插天外。它的躯体四周钻满了密密麻麻的针孔一样的小窗子,整个建筑物给我的印象宛如一个被忠实地放大了数亿倍的白蚁巢穴。可能我刚才只顾上和导游小姐说话,无暇对车窗外的景色多加注意,这个庞然大物所带给我的视觉刺激因此更显突兀。“大家现在看到的是柳间,是朝鲜最高的建筑,它也是朝鲜建筑史上的奇迹。”导游先生介绍说。平壤古代又名柳京,盖因那时的平壤郊外长满迷人的柳树。直到今天柳树在平壤依然随处可见,只是早已形不成独特的风景罢了。“柳京”,我默默念道,很体会出一丝“晓带轻烟间杏花,晚凝深翠拂平沙”的意境。再看窗外,又有些惋惜,把她用在这样一个铅灰色怪物身上真是唐突了一个迷人的名字。我们逗留平壤期间,整个工程刚刚进入收尾阶段,而下层一些客房则已经迫不及待地开门纳客了。从下面斜望上去,我看见在楼的顶端有一个纤如毛发的小小的吊车。由于大楼底部形状为不规则的椭圆形,随着大客车的移动,整座大楼的形状也在缓慢变幻。从一个侧面看,大楼是在向左前方倾斜,而从另一个侧面看,则大楼又改为向右后侧倾斜。我从不讳言自己对于那些所谓现代派艺术家如毕加索之流的膜拜者们的极度轻蔑,这是因为我总是善良地认为人们对待0的正确态度应该是同情,而不是溺爱。这座大厦具有与毕加索作品同样明显的视觉弱点,昭显着兴建者后天难以弥补的审美缺陷。从实用的角度讲,这座建筑物也完全没有存在的必要,因为平壤全年接待的游客也不一定会超过三千人,照此推算,在完全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市场竞争的条件下,该饭店的利用率大概在三百分之一左右。事实上大厦的上半部分很可能要永远闲置在那里了,根据我回国后在一份《时代周刊》上见到的有关文章讲,使这座大楼完全运转起来所需要耗费的电力将会让平壤市所有其它地区陷入黑暗。

  

  大客车驶入平壤市由各种庞大的雕塑群和纪念碑所组成的心脏地带。这就是我们所要参观的第一个风景点了。我们鱼贯下车,四处寻找合适的照相角度,如同一群躲避敌人冷枪的战士。我们最先见到的是两组大型青铜群雕。左边一组为一群手持麦穗、齿轮的各色男女,衣袂飘飘,迎风而立。右边的一组描述的是戴着圆顶军帽的朝鲜军人在战场上争先恐后冲锋陷阵的故事。人物们保持着动态的姿势,形体逼真,动作传神,富有感召力。它们的脸上保持着亘古不变的表情,神态冷峻刚毅,显示出为了某种目的不惜摧毁一切的决心。“也不知道这帮丫老站这儿累不累,”我的同屋把他的相机递给我,“劳驾给照张相,回去好跟我妈显摆显摆,咱也算受过正规革命教育的人了。”“饶了你们家老太太吧,你丫也就受过正规台球儿教育。”

  我们来到另一座雕塑前。这座雕塑的主题是工人、农民和知识分子团结一心,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雕塑的创意令人耳目一新,在庞大的基座上,三只粗壮有力的巨手各自高擎一把镰刀,一把锤子,和一根毛笔,交叉着指向天空。基座的四周环绕着一些浮雕。我和同屋一致认为这个雕塑有些新意,于是分别在它前面留了一张影。轮到我给同屋照相时,透过相机的视镜,我看到他煞有介事地站在巨手旁边,就象挂在饕餮者嘴角忘记被擦掉的一颗饭粒。远处一阵哄笑,同团的男男女女正围着我们部门素来以喜欢开大胆而不失分寸的玩笑著称的老大哥,他们乐不可支的样子令人费解,而有些女同事已经开始捶胸顿足了。“你们看这像什么?”老大哥见我们过来,若有所思地问。“工农知三结合呀,还能有什么?”我笑笑,“还是人家朝鲜同志尊重知识,尊重人才。”“不对,这叫镰刀、斧头、加1儿。”我和同屋愣了一下,抬头再看看,终于发现了这座雕塑的可疑之处。“低级趣味低级趣味,欺负人没看过0儿是不是。”我们暂时忘却了几天来沉重的压抑感,一起笑得弯下了腰。

  

上一篇:朝鲜见闻(7)——“欢迎你来朝鲜当女婿”
下一篇:朝鲜见闻(9)——“这叫吃哪儿补哪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