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朝鲜 > 朝鲜

朝鲜见闻(4)——宣传画报净是工人农民

我看了看外边,碰巧住我们隔壁的同事的女儿路过。我于是赶紧把她招呼过来,说了些甜言蜜语打发她上楼把我的同屋叫下来。女孩子不情愿地离开了之后,我踌躇满志地拾起了斜靠在墙壁边上的台球杆。我的台球技艺应该说很一般,不过有一点,我是人来疯类型的选手。北京的同伴们在经常对我独特的击球姿势表示恶意的嘲讽之余,对我偶尔在球桌旁迸发出的摧枯拉朽的气势还是很有些忌惮的。

  仔细观察后我才发现,这里的台球设备和北京那些大大小小的台球厅里面的标准设备大同小异,只不过这里没有北京台球厅里那股浓重的0的味道。我怀疑这些东西全部是从中国运过来的,因为台球是属于玩物丧志一类的运动,在朝鲜,打台球是劳动人民决不应该沾染的坏习气。为了制造这样一种东西专门开办一个工厂是匪夷所思的 。 我很久以前还在《参考消息》上面读到过,朝鲜最大的一家工厂即将开工云云,那是一家专门制造洗碗机的工厂。

  

  门开了,我的同屋脸上挂着阿里巴巴式的幸福的微笑。“你丫怎么找到这儿的?谢谢你阿,小梅,赶明儿书书回去给你买德芙巧克力。”“是是,德芙德芙。”我随口保证。我知道小女孩一定是被同屋哄骗着又顺原道回来给他带路来着。小女孩闷闷不乐地走了,我们两个同时收起了假笑。

  往球杆上擦粉的瞬间我留意了一下手中的鞘粉,间接证实了我刚才的猜想。这是一个小小的正方体粉笔块,五个面上有黄蓝相间的包装纸,剩下一面裸露着天蓝色的粉,中间微微凹陷。有一段时间我天天泡台球厅,赢了球就顺手偷走人家的鞘粉。张罗台子的看见了也不管,都是老熟张儿了,他们的工资单里也有我贡献的一大半。时间一长,我抽屉里就堆满了各种牌子、呈现不同磨损程度的鞘粉。此时手里拿着的,就是我曾经非常熟悉的一种。

  寒暄过后,我和同屋开战,胜者和导游先生决胜负。不知怎么搞的,我状态不佳,无论怎么找理由,球就是不进洞。我只好等同屋先把自己的花色打光了,再自己乱凿一通。待同屋干净利落地一杆收掉黑八,我也早就无心恋战了。我就是这样,知道大势已去,就准备听天由命,斗志一点也不旺盛。难怪追女孩子就如同追人家房顶上的鸽子,追一个飞一窝。

  同屋一边捏着鼻子嫌我臭,一边顺手把我的球杆拿走,交给导游先生,“没事没事,赌场失意,情场得意。就冲你丫输这惨样,你小子艳福一定不浅。真让人嫉妒。”“你接着玩,我真的无所谓,”导游先生说。“别别别,说好了的,”我一边悲愤地拒绝着导游先生的谦让,一边琢磨着如何体面地就坡下驴,以便报仇雪恨。

  正在互相推托,一位和我们年纪相仿的女同事嘭地闯了进来,先看看四周,然后吐吐舌头,“哇赛!台球!还真的耶。领导他们特没劲,特赖皮,”女同事一边嗲嗲地埋怨楼上打牌的同事欺负她,一边抢同屋的球杆。导游先生把自己手里的球杆让给了她,他们打,我们在旁边看着。女同事“啪”地把台子上整齐的三角阵形打个乱七八糟,台球们没头没脑地碰来碰去,半天没有一个入袋。手边有一份中文的朝鲜宣传画报,印刷考究,我随手翻翻,净是工人农民在本行业埋头苦干的照片。我跟导游先生说他的汉语非常好。实际上他的汉语说得确实好,我从始至终也没把他当成朝鲜人。导游先生发音纯正,每个字音咬得都很仔细,很到家。不像我,说话出溜出溜的,弄不好能把听的人滑一大马趴。导游先生说话速度不快,语调平实,但是听他说话给人一种信赖感和安全感。“安全感”,我有些恨恨地想,那些女孩子跟我分手时说的不就是我不能给她们以安全感吗。看我情绪不高,导游先生以为我真的因为输了球难过,就劝我不要太把胜负当回事。我想否认,发觉越描越黑,不如承认了干脆。正巧同屋打了一搓杆,白球在原地旋转,自己几乎蹿上球台。我和女同事幸灾乐祸地大声怪叫,直到旁边的服务员扭过头来我们才1收敛。“明儿毛阿敏就给你拍电报,等你填房,”我不失时机地毁同屋的情绪,“到时侯你可得学人家胡兰子,宁死不从”,我又恶狠狠地加了一句。同屋专心致志地瞄准,没功夫答理我。

  

上一篇:朝鲜见闻(3)——女服务员警惕地望着我
下一篇:朝鲜见闻(5)——在酒店半夜差点冷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