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朝鲜 > 朝鲜

朝鲜见闻(2)——朝鲜蟑螂正恼怒地看着我

大客车在空旷寂寥的林荫道上飞奔。平壤的人均绿化面积据导游讲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当然,谁也没有相关的资料来加以支持或者反驳,于是全车都懒洋洋地听着。我们有两个导游,一男一女,男的三十来岁,女的也好像有二十七八的样子。两个人都很文质彬彬,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女的唱主角,后来才发现男的负责全程讲解。天色有些发暗,十二月底的平壤气候依旧湿润。车窗外飞快地闪过绿色的树木,整齐划一、稍显单调的居民楼,一个穿着淡灰色呢子制服裙的女警察,一小队在用做交通隔离地带的草坪上忙碌着的半大男孩子们,不远处又闪过另一队女孩子,在老师的带领下匆匆走上人行天桥。孩子们全都戴着红领巾,只不过比我小时候戴过的那种似乎要大。

  大客车越开越快,渐渐远离了市区地带。大家都觉出汽车是在朝城外的方向开。导游先生解释说,郊外的饭店比较好。我听了有些泄气,我每到一地,放下行李第一件事就是到大街上逛马路,看风土人情,买风味小吃。看来在这里这个愿望怕是落空了。不知不觉间,汽车驶到郊外,在几座山包之间来回穿梭。后来竟上了山,在那一带的制高点有一家饭店,高高矮矮几座桔黄色的楼房。我的逛街的愿望是彻底地不可能实现了。下车,远处群山波浪翻涌,几座山头沾满粉红色的夕照,想伸手拿照相机,才发现双臂各个关节都被占着。进得大厅,几根庄严的大理石厅柱在金黄色背景衬托下越发黯淡,几簇塑料吊灯发着暖光。导游、全陪和公司领导分别说了些欢迎来到朝鲜日程安排注意事项外事纪律抓紧时间整理物品半小时后开饭等 。 和同事Checkin,大家在迷宫似的客房间大呼小叫。还好,最后全都各就位钻了进去。一看表,才七点多,当地时间是八点,平壤比北京早一个小时。先吃饭。椭圆型饭厅,四周全是玻璃窗,外面黑虚虚的。饭菜记得不大周详,还没看清楚,已经咽了下去。先前眼馋,下了火车恨不得脑袋上长一圈儿眼睛,现在则希望浑身上下都是嘴了。记得的有大米饭,一大瓷盆豆腐汤,一些不起眼的辣白菜,米饭管够,菜就那么些。后来回到中国才知道,那年夏天朝鲜刚刚发了大水,冬天应该是最困苦的时侯。

  

  回到房间也没有到九点。我整理了一下吃饭前才打开的旅行包,拿出盥洗用具,准备洗个热水澡,洗完澡赶紧睡上一觉,明天还有一大堆节目呢。从早上自丹东出发到现在已经整整十二个小时,大脑还比较亢奋,但是身上已经乏了。按照在外奔波养成的习惯,先前进屋的时侯我简单看了一眼浴室,还可以吧。更衣、敛好必备用品、开灯,顺手打开了水龙头,想试试水温。“0!”我不由得向后跳了一步。一只短小精干的朝鲜蟑螂,正在我迎面正对着的镜子上恼怒地看着我。我们僵持了一小会,听见我的咋呼,蟑螂才换了个角度急急忙忙走掉了。此时从龙头里持续流出的,是一根暗黄色的液柱。闻了闻,想想也闻不出什么特殊的含义,就放弃了。应当说我当时的心情还是放松的。这样一来,就有了回去向本单位其他部门那些刚认识的女孩子们吹嘘的资料,这总比和人讲平壤的人均绿化面积多大多大要有趣些。但是我仍旧不喜欢不洗澡而换上干净衣服躺在床上的那种悻悻的感觉。就好像我的前一任女朋友还没完全离任,我亲手为她挑选的接班人已经开始把香水口红在我的房间里随手乱扔了似的。我是坚决反对并遣责类似的生活方式的。同屋还没有回来,估计还在跟女眷们痛陈一夫一妻式的婚姻制度给人类生活带来的种种不便。我赶紧拿出纸笔写了个条,放在床头柜上,后觉不够引人注目,正在犹豫,同屋已经进来了。“都已经知道了”,同屋说,“你算发现得晚的。蟑螂也不是什么新鲜事物。现在的任务是出去找两个暖水瓶来。饭店方面知道咱们今天来,发现断水了以后,以最快速度弄来了一批暖水瓶,灌上热水,等咱们拿呢。得赶紧去,有那不自觉的多拿一个那咱们就只能就着唾沫刷牙了。”

  于是我们连忙分头出去找热水瓶。我看见了一个饭店的服务员,赶紧走过去点头哈腰打手势。其实不用说人家也知道我们要什么,不一会,暖瓶就拿来了。“谢谢!谢谢!”我扭头问同屋,朝鲜话“谢谢”怎么说。“好像叫什么干烧哈密瓜”,同屋想了想,认真地说。后来我了解到,朝鲜语古代叫“彦文”,其实好像也就是中国古代汉语的一种方言。“谢谢!”朝鲜语叫“Gamsa Hamidaa”,“Gamsa”就是“感谢”,“Hamidaa”是词尾助词,无实在意义,重音在第三个音节。我的同屋显然是故意的,把这句本来就很顺嘴的话改成一道莫名其妙的菜,并为此洋洋自得。

  

上一篇:朝鲜见闻(1)——这真是一个野合的好地方
下一篇:朝鲜见闻(3)——女服务员警惕地望着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