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朝鲜 > 朝鲜

朝鲜见闻(10)——马粪纸笔记本

我们随着导游先生穿过几个学习大厅,两边是各种走廊、套间、电教室。我们在一个一眼看不到头的大厅里面停下,导游先生简单讲解了一下图书馆的运作流程。这是整座大楼的中央大厅,里面很安静,人也不多,我们的旅游团是很扎眼的一群。整个大厅采光不算好,日光灯有的亮有的不亮,我并不感到诧异,反而感到亲切。只有负责借书还书的柜台里面很明亮,人们在柜台前无声无息地走来走去。趁导游先生讲解的功夫我和另外几个同事走到借书的柜台前,看着里面的工作人员在忙碌。

  留给我深刻回忆的是放在柜台上面的一些笔记本。我现在还清晰地记得我当时的感受,我对于朝鲜的负面评价就是在那个时刻定型的。我随手拿了一本翻开看看,里面纸张的质量让我猜不出这种笔记本的真实用途。纸张的颜色很杂乱,灰褐色中夹杂着浅色的小颗粒,铅笔字要是写在上面会很难辨认。它们的质地也极不均匀,有些地方稀疏,有些地方厚密,我在上面还找到了几根小小的麦杆和碎报纸的残余字体。很明显,这是回收纸,就是把旧的或用过的纸和其它一些能用水泡开的东西做成纸浆,循环使用。北京人管类似的纸张叫马粪纸,是一种客观并且形象的说法。马粪纸在北京通常被用来包装物品,如点心糖果等,但是和这种笔记本比起来,北京的马粪纸显得细腻而优雅。我现在非常后悔没有带回来一些这样的笔记本。

  

  旁边一位同事正在跟一位前来还书的人民军军官一起看着什么。我凑过去,发现同事正在看那位军官的读书笔记。我随手从同事手里接过来翻了翻,开始还觉得没什么,越翻下去越觉得惭愧莫名。我首先看到的是朝鲜文,然后是俄文,英文,最后面是日文。内容好像是科技类的东西,中间夹杂着一些符号和图形,旁边还有密密麻麻的注解。笔记全部是漂亮的钢笔手写体,字迹功整、风格一致,纸张粗糙的表面丝毫不影响笔划的流畅,可见书写者对于这种纸质早已习惯。同事用日语问那位军官这上面的笔记是不是他自己写的,他说是,同事再接着想问什么,但是军官了指自己的嘴,憨厚地摇了摇手,意思好像是他口语不大好,无法细聊。看着军官消失在大厅里,我们愣了半天。我印象中朝鲜军官好像不应该会外语,尤其是英语的。而刚刚看到的那些笔记改变了这种印象。导游先生所言果然不虚。导游先生曾经告诉过我们,朝鲜全国人民受教育程度普遍较高,几乎没有文盲,而且普及了十二年义务制教育,大学免费。

  导游先生带领我们来到大厅的一侧,这里有一长溜屋子。导游先生告诉我们,这里是所谓的"哲学讨论室",每间屋子里面有一位专职教授负责指导前来学习的人们有关哲学方面的问题。推开厚重的巧克力大门,里面的教授从办公桌后面站起来,与我们一一见面。屋子不大,一侧墙壁上好像有黑板,办公桌前有几排桌椅。其余几间屋子类似。我们见到的是一位敦厚和蔼的长者,又高又亮的脑门,戴着眼镜,列宁装的右上兜插着钢笔,握手亲切有力。对方的手掌宽大温暖,让我想起自己的父亲。如果摘掉别在钢笔上方的领袖像章的话,眼前的这位教授和北京的大学校园里那些慈眉善目的老学棍们是没有区别的。同屋实在掩饰不住对于在这里工作的艳羡之情,跟我小声说:“每天在这儿呆着可真不错。毁人不倦!来一个毁一个,来两个毁一双--不懂装懂那可是咱强项。”“你知道什么呀,”我不屑地说,“人这是执行政治任务。说错一句就满门抄斩。”我尝试着想和教授交流交流,但后来还是知难而退了。语言不通不说,对于马列主义哲学,我所知确实甚少。大学时代因为政治课经常补考,我让外地来的党员同学们曾经狠狠地取得过几次心理平衡。答卷的时候,花好些时间背的那些东西总是随写随忘,为我后来树立共产主义世界观的工作凭空增添了不小的难度。我们部门一同来的司机师傅让我给他和教授合个影。闪光灯亮过之后,我们向教授道谢,谦恭的样子就象囚犯离开监狱时向狱卒告别。

  从大学习堂出来,我们还到一家百货商店看了看。这家商店的规模不小,但是里面没有什么顾客,倒是有几十位女售货员在柜台后面守株待兔。我在商店里面转了一圈,总体感觉是商品与售货员相比,并不在数量占据特别的优势。差不多所有的柜台里面都放着各种各样的脸盆,颜色、半径各不相同,看上去很有一种琳琅满目的热闹气氛。商店橱窗里陈列的是五颜六色的布匹,那些布匹的一部分被展开,由一些大号的塑料圆环高高吊起,呈现出略显呆板的造型。有一个柜台出售拇指大小的人参,还有人参粉。我知道高丽参是非常名贵的中药。从前朝鲜皇帝向中国进贡,高丽参乃是必备之物。经过导游先生介绍才知道这些人参乃是人工培育的品种,无论从年代、土壤、成色等等角度看都与天然高丽参相差甚远,于是我也就打消了匆忙买一些人参的念头。

  

上一篇:朝鲜见闻(9)——“这叫吃哪儿补哪儿”
下一篇:讲述我在朝鲜的故事[一]——序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