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阿富汗 > 阿富汗

悲哉,政变:苏军出兵阿富汗之谜

在距中亚名城阿拉木图仅1500公里的地方,阿富汗这个人口不足2500万的弹丸小国至今仍是战火纷飞,且诞生了1这一“怪胎”。谁又曾想到,这一切竟始自21年前的一个深夜。

   1979年12月27日深夜,在浓浓的夜色掩护下,一支训练有素的伞兵部队向阿富汗首都喀布尔戒备森严的总统府悄悄地迂回前进。几个小时之后,喀布尔电台播发了一则震惊世界的消息:阿富汗总统阿明被革命法庭判处死刑,已经枪决,卡尔迈勒被任命为阿富汗政府总理,苏联军队应阿富汗政府邀请进驻阿富汗。这时人们才恍然大悟:苏军已侵入阿富汗。

  

   令史学家们不解的是,苏联并没有对阿富汗内政进行直接武装干涉的理由。疑惑之余,人们不由想到了“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句老话。回想当年,阿富汗前总统塔拉基执政之时,所属的“人民派”与以总理阿明为首的“旗帜派”之间的斗争日趋激化,双方势如水火。结果,阿明先下手为强,于1979年11月14日发动政变杀死塔拉基,登上总统宝座。但是不要忘了,塔拉基是有强硬后台的,他之所以能于1978年4月在阿富汗掌权,完全是苏联策动政变的结果。塔拉基上台后,成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傀儡,推行全盘苏化的内外政策,颇得苏联欢心。他这一死,不能不令苏联恼怒。那么,阿明之死是否是苏联为塔拉基0的结果?事实证明这一假设过于简单化。

  阿明上台之后,莫斯科仍一如既往地支持多年来一直靠苏联度日的喀布尔政权。阿富汗政权内部的权力斗争并未使苏联对阿政策发生改变。在莫斯科看来,喀布尔掌权者的姓氏并不重要。塔拉基再得苏联的宠爱,也只不过是苏联手中可以随意摆布的棋子而已,一旦没有价值,苏联自己就会毫不犹豫地弃之如敝履。0之事只能是痴人做梦。阿明掌权既已成事实,只要他像前任一样唯苏联的马首是瞻,听命于莫斯科,大家就会彼此相安无事。否则,就只能成为苏联眼中敬酒不吃吃罚酒的家伙,只有死路一条。因为苏联是决不会放弃阿富汗的。

  阿富汗伊斯兰国,位于亚洲中西部,内陆国家。北部与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相邻,东北与中国交界,东部和南部与巴基斯坦为邻,西部与伊朗接壤,地处欧亚大陆东西交通要冲,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历史上沙俄曾多次觊觎过这里。从20世纪20年代起,莫斯科就在阿富汗苦心经营。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阿富汗宣布实行中立不结盟外交,然而,苏联出于对1与利益的考虑,从政治、经济各个方面对阿富汗王国进行渗透,扶植亲苏政权,逐步将其纳入了自己的势力范围。

  对莫斯科来说,最重要的是苏阿关系能够稳定发展。70年代,苏联的经济援助占阿富汗全部外援的70%,任何一任阿富汗当权者都指望在苏联的援助下改变这个国家的荒原状况。而且苏联堪称阿富汗的好邻居,至少两国不曾有过重大冲突。

  这样一来,人们就更加疑惑不解了。苏联究竟为何一反常态,突然出兵阿富汗?为何又要从阿明开刀?

  先来回答最后一个问题。虽然莫斯科一如既往地支持以阿明为首的喀布尔政权,但是阿明与莫斯科之间矛盾的祸根已于“九月事件”中播下。1979年9月14日,苏联驻阿富汗大使普扎诺夫设计帮助塔拉基诱捕阿明未果,塔拉基反被阿明借机推翻,阿明自任革命委员会主席。曾经显赫一时的塔拉基,竟然被阿明的手下用一只小枕头憋死。这就是所谓的“九月事件”。

  “九月事件”加深了阿明对苏联的仇恨。阿明上台后,公开指责苏联插手帮助塔拉基策划阴谋,迫使苏联撤换了驻阿大使普扎诺夫。他还要求苏联撤回在阿富汗的3000名军事顾问、教官和技术人员,并拒绝了苏联向其发出的访苏邀请。苏联担心失去阿富汗这块苦心经营的阵地,乃决定出兵干预。

  1979年10月下旬的一个夜晚,勃列日涅夫召开苏共中央政治局秘密会议,专门讨论如何处置阿明的问题。据会议的参加者后来回忆,勃列日涅夫清了清嗓子,低沉而威严地说:“我决定,干掉他!苏联担心失去对阿富汗的控制,决定采取军事行动并进行战争准备。但是苏联为何如此急于控制阿富汗?尤其是非要采用人侵这种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手段呢?

  要拨开这些谜雾,不得不考虑当时的国际大环境。20世纪70年代,正是美苏争霸如火如荼的时期,他们的争霸对象是整个世界,其余国家由是打上了冷战的烙印,极少能够幸免。两国的邻国更是不可自拔,被强行推进了冷战战场,成为别人手中的棋子,阿富汗就是如此。回想当年,某地出现了亲美政权,该地区不久便会崛起亲苏势力与之对峙。而当时,苏联南部边疆地区算是风平浪静。没有别的奥秘,只不过美苏两霸已分割好了各自在该地区的战略利益范围而已,彼此尽管密切注视对方的一言一动,但总算相安无事。具体来讲,巴列维王朝统治下的地区大国伊朗是美国的可靠盟友;莫斯科则与阿富汗关系密切,同时与巴基斯坦和印度也都保持着特殊关系,尽管印巴之间一直是对手。

  然而,好景不长。1979年伊朗发生的伊斯兰革命破坏了这一平稳均衡的地缘政治关系,它摧毁的不只是亲美的巴列维王朝,还打破了该地区已经平衡运行的安全体系。亲美分子被赶走的同时,亲苏左派也没有得到任何机会。美国丧失了曾经在伊朗拥有的一切,苏联也丝毫未能占到便宜。但是,美苏双方的心态却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莫斯科开始为其在阿富汗的既得利益产生忧虑。它认为,美国失去了伊朗之后,肯定要用另一种方式进行补救,而美国人将要采取的行动,必然会使苏联的地缘政治利益受到损害。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就在苏联企图有所行动之时,传来后院起火的消息,即“九月事件”发生了。这一突发事件使莫斯科深感忧虑和不安。阿富汗政局不稳将影响整个地区的稳定。包括使人民民主党掌权的四月革命事件在内,阿富汗在1978年4月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使苏联当局备感不安。对阿富汗内部来说,阿富汗人民民主党内的内讧促使国内反动派力量迅速增长,进而使喀布尔的形势更加复杂。而阿明上台后试图摆脱苏联控制,声称要与美国实现关系正常化,苏阿两国的稳定友好关系受到威胁。阿明这些举动等于“在自己的死刑状上签了字”。

  此外,1979年11月4日德黑兰发生了攻打美国大使馆事件,美国驻伊朗外交官在长达14个半月的时间里一直被作为人质扣押,这更加说明,伊朗已非美国的地盘。华盛顿气急败坏,甚至要采取冒险手段,用特种部队抢回人质。但这一行动最终在伊朗的沙丘上流产,并因此导致国内政治危机。伊斯兰革命看来真让美国人陷入疯狂境地,为了营救人质,美国居然派空降部队到德黑兰去冒险。在这种情况下,莫斯科的确有理由认为,美国完全可能在阿富汗采取行动。

  对克里姆林宫来说,阿明显然是个不稳定因素,此君完全可能转向美国。正是苏联政治局的这一判断决定了阿明的命运。对美国随时可能动手的忧虑,最终促使克里姆林宫失去了忍耐心;加上作出最后决断的时间十分有限,苏共中央来不及进行全面周密的考虑。于是就出现了1979年12月苏联军队借着夜色的掩护侵入阿富汗的一幕。

  时隔近10年之后的1989年2月15日,最后一批苏军撤离阿富汗,但是留给阿富汗人民的是一个难以痊愈的伤口。御外战争刚告结束,阿富汗内战烽烟又起,各派势力为争权夺利展开了持久的厮杀。积贫积弱的这块土地上危机四伏……

  

上一篇:阿富汗人的婚恋习俗
下一篇:阿富汗:并非永远是战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