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伊朗 > 伊朗

波斯古国,今日伊朗

几乎所有听说我们要去或已去伊朗的朋友们,都异口同声地问:“啊?!你们去那儿安全吗?那儿有什么好玩的?”我想大声疾呼地是:“那儿很安全!那儿很好玩!因为那儿有独特的文化,独特的民族!”但我们也经历了一个意外,使得七天行程变为了十天。

  意外

  

   结束七天的伊朗之行,我们匆匆忙忙地赶到机场,顺利通过各种关卡,进入候机大厅,奇怪的是,怎么没看到换登机牌的地方,问了几个工作人员,因为语言的障碍,人家比划说就在登机口,可一细看别人手里明明拿着登机牌啊,老公赶快往外奔,这时离起飞时间差45分钟。但左等右等,也未见他的人影,这时有工作人员通知我,飞机满员了,我们走不了了,只能换下一班飞机了,但是最早的也要第二天才有,而多哈到北京的飞机并不是天天有,更糟的是伊朗是周四和周五休息,我们只能周六到卡塔尔航空公司办事处来解决这件事。这意味着我们要在德黑兰多呆三天以上。哎,真是人不留客天留客啊,只能眼看着自己的飞机起飞了。

   人生真是有很多意料之外的事情,当我们重又从机场出来,感觉好像再次来到德黑兰一样。本来这次到德黑兰,老公属于商务访问,来回都有人接送,但每天的行程也被安排得满满的,游览只是见缝插针的事儿。现在,似乎真正的旅行刚刚开始,没有行程,也没有安排。

   首先,我们需要去换钱,这才知道要收手续费(上次是朋友帮忙换的,没有手续费)。打车回市内,如果从出口坐等候的出租车,需要100000R,而找送客的出租车,讲价最低到60000R。当晚回到原来的酒店住下,我们只打算暂住一晚,一是这家酒店的价格偏高(因为不知还需停留多久,所以要精打细算了),二是实在是受不了每天同样的早餐,我们住了6天,从没变过。

   原来从网上找到的资料现在算是派上了用场,我们最后找到了房费为20美金的酒店。虽然我们做好了最坏打算,可周六在航空公司办事处呆了几乎一天,仍然无功而返,不免还是有些让人沮丧。况且,周日如果还是没有确定消息的话,可能就只好下周四走了,这意味着我们要多呆一周时间了。

   但事已至此,我们反而做好了最坏也是令人兴奋的打算,就是如果周日走不了,就去著名的伊斯法汉。因为事先没有做好工课,所以对于要去的地方还真是一无所知,只知道非常著名。于是询问酒店的“万事通经理”,经理真是热情,推荐了合适行程,还介绍了邻房的瑞士朋友与我们相识,他们已经在伊朗玩了四个星期,正准备离开。经过一番详细介绍,他们还借给我们伊朗的旅行指南,我们为了表示谢意,特别赠了一个小礼物给他们。后来得知,他们原定要去哈萨克斯坦,但后来改为来中国了,呵呵,不知与我们的缘分,是否促进了他们的中国之行?不管怎么说,祝他们旅程愉快!

   经过一夜苦读全是英文的旅行指南,我们真的被伊朗的名胜所吸引,觉得第二天的结果似乎并不重要了,如果还须停留4天,未必是件不幸的事。伊朗旅行的车费相对于住宿来说,要便宜很多,德黑兰到伊斯法汉七小时火车卧铺,只需合人民币30多元,而飞机也就100多人民币,因为这些交通运输所用汽油是免费的。

   世事真是捉弄人,如果说第一次打算离开伊朗,带了几分遗憾(没去有名的市场-Bazar,后来去了发现就是一个很大的批发市场,对于从中国这个物质极大丰富国家来的人来说,吸引力就不是那么大了),那么,第二次离开伊朗,就带着更多遗憾了。周日我们再次来到航空公司,依然没有确切结果,最后他们建议我们到机场等。我们是在赶到机场后,差不多飞机快起飞时才确定可走的。当时心情真是复杂,终于可以回家了,但去不成伊斯法汉了------

  伊朗之行

   经过近二十个小时的旅程,我们终于抵达目的地-伊朗首都德黑兰。刚下飞机,我就被拦了下来,经过一番比划,才明白我必须戴头巾,赶紧拿出事先准备的花头巾,笨拙地戴上,心想:对老外也不通融点儿。没成想,这只是开始而已,后来还在要进入一家大学时,因没穿长外套,而被拒绝入内呢,够尴尬的吧。

   接我们的人,离老远就冲我们招手,可见,中国人在这里还是比较稀少的。后来的经历是,常有人冲我们大喊“Japan”,我们会使劲摇头,回喊:“China”。有意思的是,有一位路人猜对了我们的国籍,而且还说他妻子来过中国北京,“soho”,”国贸”,说完他礼貌地道别,朝相反的方向走去,这才发现原来他是特意要与我们聊天,才跟着我们走了很远。

   晚上六点,天已经黑了下来,高速公路在灯光的照射下,宛如一条火龙。远处的城市,灯火辉煌,因为德黑兰是北高南低,新机场在南部,所以,整个城市就象一幅巨画,展现在眼前,真的是可以用“巨大”这个词儿了。

  交通

   德黑兰的交通拥堵,是早有所耳闻的。但让人想不到的是这里的交通管理状况,行人会在高速公路上穿行,城市街道上更是车和人抢行,车和车抢道。后来才发现,行人们必须见缝插针,否则别想过马路,即使在红绿灯路口也是如此,因为车太多了。接我们的是位祖父级的人物,没想到开车也如此生猛,一路上险象环生,让老公不禁喊出三个“泰瑞宝”,但可喜的是都化险为夷,呵呵,人家可能觉得中国人咋这么大惊小怪呢。后来发现,伊朗人个个是赛车高手,油门向来是一脚踩到底的,能在不可能行驶的窄道行驶,在不可能停车的地方泊车,一句话,就是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究其原因,可能是地形(坡多而且很陡)、车多和停车位少等的原因,各个练就了一身真功夫,所以平地上开车就跟玩似的了。我曾坐了辆出租,司机边开车边低头看地图,足足走了有200多米,吓得我赶紧找安全带,这才发现,不但安全带没有,连右边的后视镜都没啦,还好路不远,感觉逃脱一劫。

   本来猛加油和猛刹车的开车习惯,就会制造出很多废气,嗨,谁让这里每公升汽油才合8分钱人民币呢,再加上很多二、三十年前的老车,尤其在南区,整个大街都弥漫着加油站的味道。但当地人一提起空气污染,都会说是因为这里三面环山的缘故,而没想到还有汽车污染,看来,这种状况短时间内不会有太大改善了。

   在这里,公交车是男女分坐的,男的一般从前门上下,女的在后面。而在地铁里我们象发现了新大陆似的问当城人,为什么看到男女混坐?原来地铁有专门的妇女车厢,男人不能去,但其它车厢女人就可以随意了。顺便说一下,地铁是中国人建造的,车厢很象北京的老地铁。

   经常看到出租车里满满地坐着五个人,原来这里的出租车,车上有人的情况下也可以停车再搭乘别的客人,只要是同方向的,这样,乘客虽然可能无法直接到达目的地,但可以少付很多钱,当然,合起来司机能得到的实惠应最多。这里的出租车一般没有计价器的,全凭司机估算,所以当地人是可以砍价的。我们是经验是:询问当地人大概的车费,然后拿着对应的钱向司机比划,行就走,不行就换车。但有一点儿让我比较难受的是,当地人一般吃牛羊肉,膻味比较大,而德黑兰早晚温差大,也就是说衣服比较容易穿多,有的出租车司机有体臭问题,有时一坐进车里,就有股让人窒息的味道,开窗吧,外面的汽车尾气也很大,唉,此时看看泰然自若的老公,才发现原来有鼻炎也是件好事啊。

   本来,我还设想过象在澳大利来的墨尔本一样,自己拿着张地图到处走的。实践还是让我最终放弃了,一是因为这里很多地方是没有英文的,坐公交车几乎成了不可能的事儿;二是如果照着地图,只能走大路,而步行在大马路边,意味着我要忍受着浓重的汽车尾气;三是一个单身的外国女子,独自步行在大街上,实在是太引人注目了。

  饮食

   这里的食物有点儿中西合璧,即有馕(象中国的饼)和米饭,也有汉堡、比萨和沙拉,但总的来说比较简单。肉多、菜少和油大。

   朋友带我们去了当地的传统食品一条街,据说每个餐馆做的都是同样的食品,而这种食物在别的地方是不提供的。我们到了一家终于可以停车的餐馆,朋友马上道歉说这里太传统了,要不要换一家,弄得我们丈二摸不着头脑,仔细一看原来这儿没有桌椅,只有一张张床,上面铺着地毯,大家都是脱了鞋坐在上面吃的,感觉更象是野营,呵呵,好玩儿。有这种体验当地人传统的好事儿当然不能错过,但说实话,吃完饭,两腿已经麻了,看来体验是要付出代价的。这里的主食是馕,因为是新作的,所以味道不错,传统菜应该就是有名的烤羊肉,还有烤羊排,区别在于前者是把肉跺碎,后者是整条的羊肉,边上配着烤西红柿,还有半块柠檬,开始没发现,原来柠檬除膻效果奇佳,一定不要错过挤汁在羊肉上。

   还有一种传统家常菜就是牛肉、豆子和菜煮在一起,再浇在米饭上一起吃,有点儿象盖浇饭,很合我的胃口,就是咸了点儿,因为当地人还要配很薄的馕一起吃的。因为太家常了,所以在餐厅反而很难找到。

   餐厅大多只有当地文字和数字,画儿似的艺术字,让我们这老外实在搞不明白。在一家生意不错的快餐厅,连食物的图片都很少,我们只能从别人正在吃的东西里寻找灵感了。好在碰到两位懂英文的顾客,热心地帮了我们点了吃的和正确付款,世上还是好人多啊。这次吃的是特长的汉堡包,里面是香肠、西红柿和生菜,一般切成两半食用,味道不错。而比萨也是快餐之一,价格比国内必胜客便宜,当然,配料也要简单一些。

  酒店

   这里酒店标准与国内类似,酒店提供洗发水、小香皂和毛巾等,但没有牙具,拖鞋不是一次性的,不是所有的酒店都有早餐,一般酒店被禁止收看英文台,便宜的酒店一般集中在南区。

   1、Firouzeh Hotel(www.FirouzehHotel.com) 是一家类似招待所的旅馆,价格便宜,双人间约20美金(含早餐),是很多背包族的选择。房间里有淋浴,但无卫生间,整体感觉还算干净。早餐有馕(饼),煎鸡蛋和茶。这里的优点是老板非常热情,会帮你解决很多旅游问题,象位万事通,还可看到英文台CNN和。缺点是周边环境稍差,这儿是汽车装饰一条街,餐厅较少,东边大街有一些食品店,距著名的大市场Bazaar步行只需10-15分钟。

   2、Hotel Naderi ,双人间30美金,无早餐,位置在一条繁华的商业街上。

  伊朗人

   伊朗人长相与新疆人很像,男的或高大健壮,或瘦削潇洒,毛发较重;女的五官分明,深深的眼窝,大大的眼睛,即便是头巾也遮不住年轻女孩的俏丽,当然,对于老妇人来说,本来就脸上无光,再加上目光犀利和一身黑衣,除了能让人联想到巫婆,实在是想不到其它了。

   早就耳闻伊朗人比较热情,自己也深有体会。这里的人一般很外向,我们遇到很多热情的人,象接待我们的朋友,带我们去了很多地方。

   通过买东西,发现民风相当纯朴,虽然也有0商(第一次买香焦,被收了双倍的价钱),但大多数商家都很友好。

   在找酒店时,我们只是随意的问了一位路人,没想到他们一家三口热心地帮我们打听地方,问了无数个人,并一直陪我们走到要找的酒店,真是令人感动,在此再次表示感谢!

   这里的出租车司机也很健谈,但苦于语言的障碍,一位很有意思的司机,还特意找出中国歌放给我们听。因为加入了当地音乐,我们可是听了半天才听出是中文的。据说有的出租司机原来是教师或工程师,所以有的素质还是很高的。

   女人在这个国家虽然受到诸多限制,比如出门必须带头巾,进入政府部门必须穿长过膝盖的外套,但这里并没有重男轻女的观念。据当地人说现在基本是男女的就业率各占一半。奇怪的是服务行业大多是男人。

   在这里,女人平时穿得比较暗淡,带的头巾也以黑色为主,特别是在公共场合,但并不是所有女人都穿黑袍的。也许正因为如此,她们会在化妆上下很多功夫。而在参加婚礼或聚会时,男女分开,女性就可以打扮得很漂亮了,她们以穿欧式的晚礼服为荣。

   初到伊朗时,看到妇女如此奇怪的装束,觉得和她们距离很远,但实际交往后发现,原来大家的很多想法都是一致的。这也许就是“世界很大,其实世界也很小”吧。

  

上一篇:伊朗安全形势与治安状况
下一篇:伊朗点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