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巴勒斯坦 > 巴勒斯坦

巴勒斯坦文学

  巴勒斯坦于16世纪初即处于奥斯曼帝国统治之下。19世纪下半叶,巴勒斯坦人民开始1奥斯曼的统治,文学也随之开始复兴。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巴勒斯坦沦为英国的委任统治地。以后巴勒斯坦发生了许多重大事件,社会生活充满着矛盾与斗争,在文学上都有反映。赫利勒·贝德斯(1875~1949)的长篇小说《继承人》(1920)、短篇小说集《思想的舞台》(1924),赛福丁·伊拉尼的短篇小说集《第一程》、《来自人群》,奈贾提·绥德吉的短篇小说集《忧伤的姐妹》,穆萨·侯赛尼的长篇小说《一只母鸡的回忆》(1943)等,描写各阶层人们的生活,表达了对殖民主义者的不满,在形式上也有所创新。诗人阿卜杜·凯里姆·卡尔米(艾布·赛勒玛)(1917~1980)、易卜拉欣·图甘(1905~1941)和阿卜杜·拉希姆·迈哈穆德等的诗作带有浓郁的生活气息,给阿拉伯传统诗歌增加了清新的艺术特色。 

   

    1948年5月后,大批巴勒斯坦难民逃离家园。巴勒斯坦文学从此分为被占区文学和1区文学。  

  

    被占区文学 开始时只有农村流行的一些民歌,这些民歌表现了人民1压迫的斗争。以后,艰难的环境造就了一批诗人。他们的诗歌摆脱了悲观失望情绪,具有强烈的战斗精神。迈哈穆德·达尔维什(1941~ )的长诗《巴勒斯坦情人》抒发了对祖国的热爱,表达了作者与祖国同命运的感情。陶菲格·齐亚德(1936~ )在《决不能》一诗中抨击了当局对巴勒斯坦人的压迫,指出巴勒斯坦是不可征服的。塞米哈□卡西姆(1939~ )在《道路之歌》(1964)、《我满手鲜血》(1967)等诗集中也表达了同样的思想和感情。陶菲格□法亚德(1939~ )的长篇小说《被损毁者》,揭露以色列当局对巴勒斯坦人的歧视。他的另一部长篇小说《黄色的街道》表现了巴勒斯坦人在以色列社会中的苦闷。迈哈穆德·舍吉尔的短篇小说《别人的面包》、叶海亚·耶赫里夫的短篇小说《第一天》等揭露了以色列社会中的阶级压迫,反映了巴勒斯坦人的苦难。被占区的作家大多遭到1,或被1,或11。巴勒斯坦被占区文学又有“抵抗文学”之称。 

    1区文学 初期的作品带有失望和思乡的情绪。随着民族解放运动的发展,作品的基调也起了变化。如女作家赛米拉·阿扎姆(1927~1968)的短篇小说《又一年》,描写分界线两边亲人难以相会,情调凄凉。后来写的《因为他爱他们》则表现为愤怒的呐喊。格桑·卡纳法尼的中篇小说《阳光下的人们》(1963),暗示人们只有拿起武器进行斗争才有出路。随着武装斗争的开展,作品的题材和内容也更加广泛。叶海亚·耶赫里夫的短篇小说集《母驹》,赖沙德·艾布·沙维尔的短篇小说集《回忆往昔》、长篇小说《情人》,赛勒瓦·巴娜的长篇小说《大河彼岸的新娘》等,表现了游击队员的生活和斗争。宰因·阿比丁·侯赛尼的短篇小说《海米斯先死去》,歌颂了一对恋人为了解放事业而不惜牺牲的精神。格桑·卡纳法尼的中篇小说《塞阿德大妈》塑造了一个坚持斗争的妇女形象。迈哈穆德·里马维的短篇小说《小穆罕默德的疑问》表现了儿童的觉醒。诗歌方面,有哈伦·哈希姆·拉希德(1927~ )的《和1者在一起》(1953)、《革命的土地》(1959),女诗人法德娃·图甘(1920~ )的《孤独度日》(1952)、《在关闭的门前》,阿卜杜·凯里姆·卡尔米(艾布·赛勒玛)的《1者》(1953)、《祖国颂》(1959)、《以我之笔》(1971)等。 

    巴勒斯坦现代文学是在民族解放斗争中诞生的,不少诗人和作家为了解放事业献出了生命,他们在文学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上一篇:历史上的巴勒斯坦
下一篇:巴勒斯坦:葬礼竟成“主流”文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