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巴基斯坦 > 巴基斯坦

巴基斯坦求医记

到巴基斯坦来之前,除了带备各种医治食物中毒的药丸之外,还带了一颗“戒备之心”———街边小食不碰、非矿泉水不喝、生的冷的食物一概不沾口,每天只到正正式式的餐馆去,吃那正经八百地煮得熟熟透透的食物。

   餐餐吃,安然无恙。

  

   渐渐的,安心了,到了后来,只要是煮过的,便不管三七二十一地买来吃了。于是,路旁稀奇古怪的烤牦肉串、炒得焦黑干硬如炭石的玉米串、五彩缤纷味儿各异的各式甜点糕饼,一见便买,一买便吃,吃得不亦乐乎。天天吃,相安无事。

   渐渐的,胆子越来越大了。街边小食大尝特尝、自来水照喝不误、生的冷的食物想吃便吃,几天下来,居然还是完完整整一个人,毫发未损。于是,沾沾自喜,逢人自夸,尤其途遇其他许多被肠胃不适而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旅客,我更以拥有一个百毒不侵的钢肚而自诩。

   上得山多终遇虎。

   那天,为了观赏佛教文化的遗迹而到北部的Mingora去,途经一个热闹的市集,看到有人在古老的土灶里烙扁扁圆圆的大饼,十分喜欢,买了一块,欢天喜地的站在闹市中吃。咬了两口,转头和旁人说话,等再回过头时,居然看到烙饼上平白无故地多了几粒黑黑大大的“葡萄干”,有“喜从天降”的感觉,然而,再定睛一看,妈呀,这些“不劳而获”的葡萄干,竟然是只只肥胖可厌的苍蝇*把苍蝇赶掉,把饼吃掉。不久,上餐馆,威力无穷的骄阳已将我化成了一管胶水,整个人黏糊糊的,胃口尽失,点了一盘蔬菜沙叻+天,这是敢死队也不敢染指的东西*,捧上来时,就只有黄瓜和番茄,囫囵吞枣后,便赶往佛教文化遗迹去参观了。

   只走了约莫半个时辰,我便觉得不对劲了。肚子里好似掉进了一只不停地旋转着的陀螺,转啊转的,把大肠小肠全都转得绞在一起了,慢慢地,陀螺变成了螺丝起子,一下一下地刺着、戮着,刺得戮得我冷汗直冒,什么名胜什么风景,全没心思观赏了,一心一意只想赶回旅舍,吃药止痛。

   终于赶返旅舍时,肚子里那把无形的螺丝起子竟然惨烈地变成了尖尖的钻子,拚命往神经最细微处钻、钻、钻,痛不可当之际,狂泻、狂吐———昏天暗地的泻、毫无止境地吐,实质食物、流质液体,甚至,药水和药丸,一入便出,毫不妥协,十分可恶。

   竟夜折腾,天亮时,整个人几乎虚脱了。

   天亮后,雇了一辆车子,请司机送我到诊疗所去。车子横冲直撞、左弯右拐,之后,在闹市中的一家药店前面嘎然停下。以为车夫误解了我的意思,然而,他却好整以暇地说道:“你在这儿等吧,医生九点便会到来。”

   仔细一看,嘿嘿嘿,药店旁边那一列椅子上,已满满地坐着枯候的病人。

   医生是位个子粗壮的中年汉子,留着一把银白的大胡子,像个活生生地被晒黑了的圣诞老人。听了我的投诉后,他以毛茸茸的大手粗粗鲁鲁地击了我的肚皮一下,问:“这里,痛吗?”本来就痛,经他一击,更加痛了,我皱着双眉,瞪他。他又拿出了血压测量器,以不必要的强劲力道将我虚弱的手臂狠狠狠狠地拉直,鲁鲁莽莽而又迅迅速速地量了一下血压,说,“正常正常,没事没事。”低头疾书,开了药方,木无表情地说,“去拿药吧!”

   付账时,令我难以置信的,配药的男子居然一脸诚恳地说道:“刚才医生交代:你是来自外地的客人,我们不收诊费,只收药费。”

   三瓶止吐止泻止痛的药水,仅仅只收115卢比。

   药奏奇效,服第一次,止呕;再服,止泻;三服,病除。

   呼啸一声,又神清气爽地游山玩水去了。

   其貌不扬的大胡子医生,既有医术,又有医德。他为“医者父母心”这句弥久恒新的话作出了具体而美丽的诠释。

  

上一篇:使用世界最大的渠道开挖机械
下一篇:伊斯兰堡概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