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不丹 > 不丹

不丹:最难抵达的处处充满惊奇的人间净土

处处充满惊奇的宁静小国

  凌晨两点,尼泊尔喧闹一天的气氛安静下来,游客们也渐渐进入了梦乡。可是不久便雷声大作,惊天霹雳般的春雷伴随着倾盆大雨整整闹腾了两个多小时,直到清晨5点雨才慢慢停下来。我早早走出宾馆,看到空中乌云散去,淡淡的泛红的薄云挂在天际,看来今天的飞行不会取消,有运气的话还可以再次看到珠峰的雄姿。

  

  7点到达机场,出境工作人员慢条斯理地进行各项检查。1个半小时后,我们终于登上了不丹皇家航空公司的波音客机。几个身着不丹服装(类似藏式服装)的姑娘非常熟练地安排每一位客人,她们的脸上带着朴实的笑容,给人一种恬淡而又祥和的感觉。不久飞机开始滑行、起飞、爬升、平飞,这个过程,让每个人都能体会到不丹飞行员高超的驾驶技术。之前我们以为不丹的飞机可能很破旧或者是螺旋桨式飞机;而眼前,这一切的感受完全可以和发达国家相媲美。

  飞机紧贴着喜马拉雅山脉南坡由西向东飞行,地球上8000米以上的几座大山已经依稀可见。与此同时,我已经可以看到南坡的葱绿簇拥着的皑皑雪峰。不丹就被包裹在喜马拉雅南坡的一片原始森林中。如果单凭空中的视觉感受,不丹就好像挂在喜马拉雅山体的边缘。

  飞机开始降低高度在森林的峡谷中穿行,不久就看到了一块空地。这时飞机就像被巨大的磁铁吸入了跑道,降落、滑行、停机,这几个动作大约也就是在1分钟内完成的。当我们走下飞机环视四周,才看清楚帕罗机场地处一个小盆地。一问才知道,跑道的长度也就1800米。飞行员高超的技术简直就像玩空中特技。

  望着不远处那座草莽青山,我的视网膜和大脑一时有些错觉。回想起搭乘这架尾巴画着白龙国旗的崭新小飞机,颤巍巍地降落在两排雄伟的山脉中间,心中就有预感——这个看似平和宁静的国家,实则处处充满惊奇。

  笼罩在神秘佛教氛围中的不丹

  不丹的历史:公元16世纪,不丹当地首领之间多年苦难的战争斗争之后,夏琼·阿旺·南嘉 (Shabdrung Ngawang Namgyal,1594—1651) 的到来使不丹全国实现了统一。在他统治的35年间,全国各地兴建了很多宗堡和寺庙。他负责组建了全国性的行政机构,并制定了许多传统习俗。

  夏琼死后,国家解体进入内战状态。这一混乱0的局面持续了数百年之久,直到1907年贡撒·乌金·旺楚克 (Gongsar Ugyen Wangchuck) 被所有地方首领和中央寺院一致推举为第一任不丹国王时才结束。此后,世袭君主制度下的旺楚克王朝被确立了下来。

  远古时代的不丹一直笼罩在神秘的浓雾中不被人所知,为世人知晓的历史是伴着佛教一路走来的。不丹最早的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8世纪时,伟大的密宗主义者莲花生大师 (Guru Rinpoché) 的印记。莲花生大师被认为是将文化的种子播撒到不丹的圣人,这种子今天仍在生根开花。

  如今的不丹,是一个几乎全民信教的国度,历史文化均笼罩在西藏文化的强烈影响下。这里到处充满着熟悉的佛教气息,甚至人们的着装、形象,都是典型的1气质。据说,不丹王国制定了法规:每个国民外出时,必须身着国服,男人穿“帼”(Gho)──连身及膝短袍,女人穿“旗拉”(Kira)──连身长裙和薄外套。

  在机场,我们看到不丹人的着装很简洁——没有繁琐的金银饰品,大部分年轻人留着时髦的平头,而且被摩丝固定得很时尚。青年导游们手举客人名单,有礼貌地寻找着各自的客人,并准备着献上一条哈达。这些礼节虽是程式化的,但执行这些礼节的不丹人,其表情却并不程式化——他们可亲、生动、真诚,让人感觉是从内心流露出来的。

  接待我们的是22岁的小伙子扎西,我们这一路的采访将由他负责到底。他准备了一辆崭新的丰田汽车迎接我。在去宾馆的路上,我心里的疑惑开始越来越强烈:踏上这个国度短短几个小时,这个国家呈现在我眼里的一切,给我的感觉都像是正在过一个盛大的节日,或者是在举办国庆大典——一路看到的汽车,不管是越野车还是普通轿车,都是崭新的;人们穿着的衣服是簇新的;村中的藏式0也是新的;不宽敞的马路非常清洁;放学回家的学生衣着纤尘不染;甚至街上跑的狗都是干干净净的然而扎西否认了我的想法——这不过是不丹的普通日子。

  我们住进了卓木拉日宾馆。这个宾馆干净得可以光着脚走来走去,一进去就感觉仿佛是一座寺院。但与寺院给人的神圣感与拘谨、严肃不同,这里又像是农家。可辨的差别是佛院的面墙上有一段1米多宽的色带涂成酒红色,环绕四周,把本来挺方正的建筑像圣诞节的礼品盒一样扎起来了。旅店的房间里也是雕花的房顶,墙上有壁画,画的都是佛教故事和许多美丽的莲花。  

  

上一篇:印尼群岛中,众星拱月:柔情巴厘岛,幽幽椰香飘
下一篇:纪念珠峰第一人 尼泊尔政府拟命名一座希拉里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