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不丹 > 不丹

不丹:普那卡宗探奇

普那卡宗探奇

    普那卡宗历史:普那卡宗初建于1637年,经一年就建成,取名“幸福王宫”。1639年,这里另建了一座大殿,至今还留存着许多当时的武器。“宗”长180米,宽72米。1750—1798年两次大火烧毁,以后又重建成今天的样子。所有拉康的佛像都是1798年大火后所造,其中大殿的佛殿宝物为释迦佛、莲花生和沙普东佛。这所建筑在历史上多灾多难,其中大火就达数十起,更为不幸的是1960年和1994年父曲河上游冰川融水,这里遭受溺水,但人们在很短的时间内用传统手法将其修复了。

  

    不丹全国只有一条主要公路,许多村镇城市在这条公路的支线中,直进直出无法绕道。在山区行车非常危险和艰难,公路只有3米宽的沥清路面,来回行驶的车辆驾驶员都很有礼貌,绝没有强行抢道的坏习惯。车行驶在山上犹如荡秋千,一会汽车会跌到海拔1000米的深谷,顿时气温很高,感觉很热;一会又开始爬坡至海拔3700米的高度,此时又冷得要穿羽绒服。这一上一下的高差是3000米。在海拔3700米的地方,树木种类显出单一的形象,只剩下杜鹃花和松林树,但植被依然非常好,是长尾猴和金丝猴的天地。路上我们几次见到金丝猴,都是在有人修路的地方,这大概是因为它们渴望人类投食的缘故。其中一次,猴子离我们只有3米远,如果不是有拖拉机驶入,我一定可以拍到特写。

    汽车从海拔3600米急速下降到海拔1200米的普那卡城市。1955年,这里曾是不丹的首都,也是贵族冬季的住所。普那卡城市坐落在一条宽大的河谷上。汇集了喜马拉雅山冰川融水的河流,从普那卡宗前流过。普那卡宗左边的叫母曲,右边的叫父曲,两条河在普那卡宗前汇合成为普那卡曲。正值夕阳余晖,暖色的光线照在庞大的建筑群上,很远就感到了一幅壮观的景色。

    这座建筑物今天看上去仍感到是那样的完美。我在藏区看到的各种藏式建筑太多太多,但依我的眼光,无论是地理、规模,还是建筑格局,普那卡宗都是最好的——仅从外景视觉,就会让人激动不已,其每部分都可以用大笔墨来描述。

    普那卡宗坐落的地方,远古时期是古冰川融水汇合地带。浩大的河水从这里奔腾而过,由于地壳的抬升和冰川融水量减少,河谷慢慢退缩,形成不丹举国少有的平整地面。这种慢慢稳定的地面被人们关注,并被建成大型寺庙。如今不再肆虐的河流静静地从普那卡宗前流过。寺庙安祥地依偎在葱绿的森林之中,在珍贵的树种花卉装点下,普那卡宗建筑群显示出古典的优雅与王者的气质。

    由于经过多次破坏,寺院里目前几乎看不到古老的遗物,虽然部分墙体还能看到原来的样子,但是具有宗教功能的装饰物品已荡然无存。现有的木质结构均不超过80年,但其雕刻艺术非常精湛。大殿的立柱全部为铜皮镂花雕刻,其内容主要是吉祥纹花草人物,再通体镀金,其长度为5米左右;部分门窗也都以整张铜皮镀金,但未有雕花。门框饰以色彩繁杂的雕花,与之相配,显示出不丹人在色彩创新上的大胆和独特的艺术魅力。这种怪诞的反差,只有藏传佛教艺术才敢大肆地应用,并延续了几个世纪,这让人惊叹。

    由于时间关系,我不能对所有建筑和大殿功能一一探究和拍摄,但是让我吃惊的是主殿的窗户镂雕花竟是中国古代中原的吉祥花纹。惊讶之余,我决心要把这个符号拍下来,而且要从里往外拍。为此我再三要求可否将相机带入大殿拍摄这一图案,最后他们同意只能拍这窗花,不能拍摄内部景物。我迅速地调好构图,用哈苏50mm广角拍了部分壁画和整个窗花。这是唯一一张有关普那卡宗室内的照片了。

    帕罗是我这次来不丹见到的最好的一片河谷地域,在这里可以领略到不丹传统文化以及藏传佛教的积淀与延续。不丹历史文化传统几乎全部源自西藏,是西藏文化蔓延并浸透了喜马拉雅南麓的这片山域,并使其完成了西藏化历程。在不丹王国长达几个世纪的宗教文化适应过程中,他们一直保持了西藏化的文化特色。不丹王国最古老的庙宇就坐落在这里——公元638年,由藏王松赞干布创建的Kyichu Lakhang寺,成为不丹王国文明历程的见证。

    不丹手工业发达,早在16世纪,普那卡就开办了青铜铸造厂。这里的人们在青铜器、银器和其他贵重金属工艺品铸造技艺上,表现出纯熟的技巧。各个庙里都有巨大的彩绘或镀金的释迦牟尼像,一些工艺精细的宗教面具常常在宗教舞蹈中使用。

    帕罗国立博物馆藏品极为丰富,它是由一古代圆形碉堡塔形状的建筑物改建而成的,分为5层,主要展示不丹的古代历史、近代历史以及佛教文化。其中陈列的一棵如意树是我很感兴趣的泥塑作品,其艺术表现手法很有创意。此树可分为4面,每一面都是一个独立教派的缩影,噶举、格鲁、宁玛、萨迦的高祖大德都以不同形象出现,雕塑得非常细腻,可惜的是不可以拍照。

  

上一篇:幸运地拍到塔希冈宗
下一篇:不丹人心中最神圣的佛院虎穴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