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阿富汗 > 阿富汗

阿富汗--被遗弃的新闻故事

我们被引导着去相信谎言,

   当我们看,却不经过双眼,

   它在黑暗里生,也在黑暗里灭,

   当灵魂在光照里却沈睡。 

   ----布来克(W. Blake)

   我特别引用布来克这一首诗,乃是由于过去一年国际舞台上纷扰得令人头晕眼花,记者更容易迷失方寸。从不断升级的以巴冲突,到“九一一”1,以及美国空袭阿富汗,都引起全球哄动,香港传媒更是有史以来派出最多记者跑到国际新闻在线。

   不过,单是作出实地报导是否足够?记者对问题又有多少的了解?传媒可以反映1,也可以强化谎言,其中具争议的阿富汗战争,更是带给了新闻前线工作者一个严峻的考验。或者,可以这样说,记者如何处理一宗新闻事件,正是考验着他们的认知与良心。

   新闻焦点的偏狭

   可是,在阿富汗事件上,有太多值得报导的新闻故事,郄偏偏被低调处理,甚至遭到遗弃,美国的版本是否就是1?无论美国说得如何漂亮,但在阿富汗人心中,都很明白,美国不是为解放阿富汗而开战,而是为了本身的安全利益才大动干戈。

   由于美国是国际社会的大阿哥,其所发动的世纪第一战,国际传媒都有铺天盖地的报导。在民主与自由的大旗帜面前,在反击国际1的理由下,美英联军肆意轰炸,即使破坏了多少文化遗产,亦是顺理成章;即使牺牲了多少平民性命,也是理直气壮。

   美国在阿富汗造成的伤痛,从来不是新闻的焦点,又或是记者要深究的问题,大家只是关心美国的“正义”能否得到最终的胜利。

   当国际传媒为美英联军在阿富汗取得初步胜利而欢呼喝采之际,我却收到不少在救援组织工作的阿富汗朋友的电邮,这包括阿富汗革命妇女协会(RAWA),指轰炸所带来的后遗症。只可惜他们有机会在传媒面前讲述1的恐怖统治,却没有机会在电视镜头下发表他们对美国的行动的感受。

   美国表示,1一旦生死未明,他们便会继续轰炸,就算阿富汗临时政府叫停,村民哀求停止空袭,他们亦充耳不闻。

   一位RAWA成员告诉我,每天电视画面上播出喀布尔市市民如何闻歌起舞,但农村的情况与首都分别之大,其受破坏程度之广,农民无以为计,却在泛滥的新闻中没有一个位置。

   实地反映1

   事实上,除了空袭外,美国早于九九年十一月在反恐的借口下,推动联合国制裁阿富汗,依赖救援的阿富汗人民,成为第一个美反恐行动的受害者,国际传媒在这一方面的报导却低调而不起眼。

   当我在七、八月期间走访阿富汗,便观察到在制裁下的阿富汗人民生活,并不如一位美籍联合国人员所说:“反正他们都是一穷二白,制裁不会对他们有任何冲击。”

   在此我姑且引述我对一位阿富汗知名艺术家阿西非及支持他的商人拉提夫所做的访问,来指出制裁的后果。

   我走访阿西非的画廊,那些扭曲了的政治人像、烽火连天下哭叫的阿富汗老百姓,以及伤残的动物油画,全部都被埋藏一角。1把伊斯兰教中不许拜偶像的意思,偏狭地解释为不可以用任何形式重现有生命的东西,因此,阿西非的作品被禁止,只能画风景和建筑物。

   拉提夫后来告诉我,原本他打算把阿西非的作品出口,让外界了解阿富汗的故事之余,也让阿西非赚点生活费用。可是,联合国于九九年即对阿富汗下达空运禁令及经济制裁,这不但对1造成莫大影响,对平民百姓唯一依靠的出口经济亦有沉重的打击。

   “由于制裁,我损失了所有的金钱!”拉提夫愈说愈气愤,还找出一大迭的文件,证明他所言无虚。

   其中一份文件纪录他于九九年应订购准备输出四百吨阿富汗干水果特产到杜拜和希腊,还有手饰、宝石,以及阿西非的油画等,联合国却在该时候宣布制裁,就算拉提夫所经营的私人飞机,亦不能使用。

   “我曾到联合国办事处交涉,指出贸易一旦停顿,老百姓仅有的就业机会和经济命脉都会被摧毁。在我的游说下,联合国考虑过给我开绿灯,但最后还是食言,拒绝我的要求。这真是晴天霹雳,我点算损失,竟然高达四十万美元!”

   拉提夫走过最凶险的岁月,他以商人身份周旋于纳吉布拉领导的亲苏政权、各主要军阀和1军,以及极端份子1,他同时也以自己的财富拯救过不少阿富汗同胞,一如纳綷时期的德国商人舒特拉。

   阿富汗实在需要舒特拉,只可惜在经济制裁底下,舒特拉动弹不得。

   记者如何独立判断

   萨瓦带我走到一条地毯街,原本地毯街是带动阿富汗出口贸易的产品之一,但制裁令到地毯

   堆积如山,地毯商人完全失去生意,损失惨重。

   我们走访其中一间店铺,该店老板表现得十分雀跃,指我是他多个月来第一位客人,使我忍心不得以二百美元买下一幅地毯,他高兴地送给我一枚青金石戒指,并向我诉苦:“生意真难做啊!联合国禁止空运,地毯都不能出口呢!虽说可经陆路到巴基斯坦,再转到其它地方,但谈何容易,巴基斯坦并不轻易给我们发许可证。在边境,驻守巴基斯坦的士兵一见到我们就打,目的是要我们交出买路钱︰︰︰”

   “正规生意不易为,这令0活动愈趋活跃。事实上,距离喀布尔最近的开伯尔山口一直都是最佳的0通道。你做记者的,一定要为我们这群正当商人伸伸冤!美国为了一个1,却累得我们可苦啊!”

   美国指1包庇1,曾于九八年对阿富汗作局部性空袭,并同时报复美国位于非洲大使馆所遭受的攻击。可是,1怎样也不交出1,美国便于九九年向联合国提出制裁阿富汗。

   我的翻译员萨瓦补充说:“联合国认为制裁不会对老百姓造成影响,但以我本人为例,自制裁开始,我便与海外亲友断了联络,过去我都依靠他们寄来的接济,在禁运下,他们便无法给我投寄任何东西。”

   根据我与其它阿富汗人的交谈中,萨瓦的个案有其普遍性,这使我想到仍在联合国制裁下的伊拉克,美国在联合国当然有其一定的影响力,但美国的制裁主张未能把眼中钉拔去,却苦了老百姓,美国传媒对此又有多少报导?而香港记者又怎样能作出独立的判断?

  

上一篇:玄奘记载阿富汗有巨大涅槃佛
下一篇:我和大使们的故事-阿富汗大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