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蒙古 > 蒙古

我亲身体验的神秘蒙古敖包祭祀

    

    悠远流畅如蒙古长调的游牧民族,博大如海洋的蒙古草原,真正的原生态牧民生活,这些一直是我意想之外的,好象电影,神秘美丽而与我无关。

    其实我只想散心,海洋与草原,有点相似,在人心里郁闷的时候想去那样的地方做一次深呼吸。所以去了姐姐(非亲)在草原的客栈,我从没去过,对所谓锡林郭勒盟都没有一个具象的概念,甚至还询问姐姐那里是否有自来水用?

    但是当我乘坐的直达那里的长途车驶入草原的瞬间,我就被那种苍茫广阔的博大震撼了,心里小小的郁结象一粒小沙由着蒙古高原自由自在的风吹走了。长途车的司机经常带着去姐姐那里的客人,所以他很熟,在一片丘陵草原中间我看到很漂亮的大轮子雕像,车停下来,他告诉我:去吧!我注意到这里刚好过了207国道275公里标志。我下车背着简单的行囊,深深吸一口气,草原的气息如此芬芳湿润,天地如此辽阔。对面就是“原上彩虹”的大牌子,姐姐跑出来接我。

    雨后傍晚

    “正好赶上明天的敖包祭祀!”她很兴奋地对我说,即使在这里已经两年了,她还是那样对蒙古的一切充满愉悦和新鲜感,她的气色比在北京的时候好多了。我也被感染,中午吃了羊油煎的馍片,还有烤的焦嫩的上午刚宰的鲜羊肝,我一直以为地道的羊就是膻味很大才对,没想到是这样和顺的味道!香嫩极了!这是我到内蒙的第一个惊喜!第二个是姐姐的客栈全不是我想象里的“原始”,房间整齐,设施齐备,我真要嘲笑自己还询问人家有没有自来水,当晚我就洗了很舒服的澡!

    姐姐这里正有来自上海的特意要跟她去看祭祀敖包的客人,北京虽然离锡林郭勒的太仆寺旗只有350公里,我却和他们一样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的草原。下午我们一起漫步去客栈对面辽阔起伏的牧场,姐姐待客人好象朋友一样,一路带着他们说说笑笑,边讲边行,她要带我们去山顶,看好风景。

  

    上午下过小雨,草原的气味特别好闻,嫩草湿润,小小的野花漫地都是,还有一簇一簇非常漂亮的花球,上海女孩采了好大一捧,回去让姐姐装进漂亮的瓷罐,浓淡相宜的粉色绽放在她们房间里,香气让人着迷,真美极了!沿途碰见牛群,悠悠闲闲,很多刚出生的小牛犊,干净得惊人!又小又乖巧,盯着我们看,又有些羞涩胆怯的样子,走回去靠近它们的母亲。走上丘陵的顶端,天啊,出乎意料的美景好象上天突然给你个大礼物!在翻过山头的一瞬间呈现给你——九曲十八弯的小河盘垣在雨雾迷朦的牧场上,敖包在矮丘的顶端招展着兰色的蒙古哈达,林木在山后漫坡生长,羊群散落在河湾和浅丘上,远处的蒙古包在薄雾里好象带我们进入了童话,而不再是真实的世界。

    依恋

    大家都欢快了,难怪姐姐坚持要我们走上这样远,一路上她给客人讲着关于蒙古的事,我们才知道:锡林郭勒太仆寺旗的这片贡宝拉嘎草原是中国最好的天然牧场之一,是典型的察哈尔蒙族区,原来曾经是清朝皇室的御马场,专为皇家提供最优良的马匹和最鲜美的肉食,奶食。不过她也遗憾地说,近年来,因为多种原因,草原上已经很久没有人组织环境保护行为,狼和鹰,狐狸等急剧减少,都被捕杀了;政府也已经10来年没有组织过有效的草原灭鼠行为,又加之气候恶化,贡宝拉嘎草原——虽然在我们眼里已经美如天堂——渐于干旱,草原黄鼠——啃食草根,破坏土层——泛滥,小蚱蜢数量激增,牧草远不如前些年繁盛。即使旗政府规定了严格的限牧政策,以前那种天然湖泊随处散落,牧草没小腿的景象已经好几年没有见了。呵呵,她还是那样,对于生命忧心憧憧。

    不过欢快仍然是主旋律,我们走在河弯旁,羊群散落在身边,牧羊人拿着细细的皮鞭看着羊和我们,天是蒙蒙的,雨后的风真有些冷,不过草原需要雨,它让辽阔的草原牧草丰美,牛羊肥壮,鲜花遍开,人民幸福。明天我们就要去参加蒙古族千百年遗留下来的神圣习俗——一年一度的敖包祭祀,祈雨,祭天地。这是姐姐苦心为远道而来的上海客人安排的,她找好了当地最正宗的蒙古族牧民,带领我们一起去,并且提前准备好了草原酒,鲜奶豆腐,哈达等礼敬的物品。

                  

       

    第二天清早5点姐姐就把我和客人们都叫醒,5点半,约好的牧民和给我们开车的蒙族帅小伙就到了,我们没来得及吃饭就钻进客栈的车里,她也盛装,跑过来跟我们一起去。上车后突然递给客人一早起来为他们准备的还热热的没来得及吃的早餐,当然还有我的一份,我知道所有人的心里都暖暖的,象他们说的:今早见到阳光了!听说他们来了2天都有雨,今天去祭祀总算有艳阳高照,不过姐姐告诉我们,非常神奇的,每年祭敖包祈雨前后都一定会下雨,当地的牧民告诉她几乎没有反常过的。但是清晨的草原那么美,太阳初照,牧草绿茸茸的带着水气;夜晚放出去的马群还在河边逡巡,毛色反着太阳的光;天边还有将圆的淡白残月,头顶的天空幽蓝清远;车里放起了迈克勃顿的老歌,车窗放下来,我们驰骋在蒙古高原的风里……

    由带队的牧民在前面开车,不到一个小时后达到了一片没有人烟住户的山丘,坡上开满了艳丽的花朵!到了,敖包就在最陡峭最高的那座山顶!我们在山下却看不见!下了车,一位身着赫色蒙古袍和鲜艳桔色腰带的白发而高大的老牧民走过来,郑重地告诉我们:他们这就爬上山去祭祀,但是女人要遵循蒙古族的传统,不可以在祭祀时上敖包山,祭祀完成后我们可以上去看和拍照,然后参加他们的大餐和娱乐!我们都瞪眼愕然,但是毫无办法,姐姐朝我们笑笑,其实她去年就已经去参加过另一处的敖包祭祀,也经历着这样的规矩,愤然早就没有了。结果是男同志带上我们虔诚的祭品和所有女生的照相机,欣欣然很得意的样子,跟着牧民们上山去了!我们只有遥望,调侃性别歧视,采摘野花,看众多的喜鹊飞来飞去。敖包山侧,牛群停在那里,似乎也要等待祭祀过去才走。从下面望过去,好象它们伫立在天边。领头的大犍牛,漂亮得好象在毕加索的画里,充满了形式美感。我想起昨天晚上在客栈听的布仁巴雅尔的《天边》,姐姐说那是她最心动的蒙古歌曲,每次旋律响起来,她就好象看到了起伏的草原外辽阔无边的天涯,美丽是如此忧伤,没有比蒙古长调更让人动心和伤心的了。

    敖包山非常陡峭,也许越艰难越展现人类的心灵诚挚和坚定,老牧民的桔色腰带在很高远的地方,停下了至少4次才消失在山顶。然后我们爬上旁边的矮山努力地望过去,人抽象成符号,一会低一会高一会走动一会站成一排,看不到敖包,只见兰色的蒙古旗帜在山顶的天空里招摇。忽然,远远的响起了幽幽的号角声,长长的,“呜-呜-”传得很远——刹时,天地瞬间宁静了,每个人望向那里都住了声,草原如此辽远,天空从未见过的高远,人的心灵,在祭祀的海螺号声中走出躯体,甚至走出了心灵本身。(海螺号是我后来才从男生们的相机里知道的,当时我以为是类似藏传佛教里的长号呢)

                  

       

    将近一个小时后,他们开始下山,我们马上电话联系了有幸上山的男生们,他们充满兴奋的声音让我们嫉妒,不过他们询问了牧民:我们现在可以上去了!虽然牧民们在祭祀结束时分已经把堆起来的东西推倒,祭祀的系着哈达的羊头也已经在拜天后由一位牧民藏在了我们找不到的地方,那也很兴奋了!我们飞快地努力地攀爬真是陡峭到有些危险的神圣敖包山,想着牧民们要提着两只肥大的整羊和成口袋的奶豆腐,整瓶的鲜0,成捆的蒙古酒,攀登该多不易,崇敬该多深笃!

    我就要看看祭祀的敖包,即使是过去时。我第一个上去了!敖包小得出乎我意料,除了飘扬的旗帜,和撒在小石碓上的液体外,看不到多少痕迹,除了脚印。但是风声呼啸——太仆寺旗是真正的“坝上”海拔最高1800米,气温明显低于内蒙多数地区,风大,天蓝,云近——好象号角依然吹响在敖包旁边。

    下山的路在另一侧,更艰难,不过心情很急切,要看男生们给我的相机里照上了什么,那多么神秘和吸引我;还有就是望见牧民已经在草滩上铺上布,准备开始宴席了!我可不想错过!

  

    走下来,热情的牧民招呼我们过去,我就随身坐在一个中年牧民身边,他黝黑的脸轮廓分明,牙齿洁白,笑起来眼睛闪闪发亮。他挑选了煮得比较熟的大块羊肉给我们,这才看见,塑料布上放着很多很多羊肉,里面的部分还带着血丝,靠外皮的部分比较熟,他担心我们吃不了他们牧民喜好的“嫩肉”,特意挑拣了半天。我坐在他身边感到很温暖。酒也递过来了,虽然不会喝也舍不得拒绝,我们和牧民们碰杯,实际是拿着酒瓶子直接碰!白酒传着喝,啤酒对瓶吹,大口撕咬着肉,牧民都随身带着刀,人家个个是用刀的高手,吃起手把肉,刀子用得漂亮!我们只有用牙!席间后面还有牧民朝我们扔糖果,说让远来的朋友尝尝这里蒙古的奶糖!最后还送了一袋给我们带走!通常他们相互间完全说蒙语,我们坐在旁边只有看着,好象听天书。羊肉就是白水煮的,却出奇的鲜美,甚至带一点点乳香,连上海的女孩都吃得很畅快豪迈!不停地跟不认识的牧民碰“瓶”,或远远的会有牧民朝你笑笑,高举起酒瓶,跟你点头,你也自然会举起酒向他遥祝,举瓶就喝,然后再举高酒瓶让对方看看,点点头,好象老相识的样子。那感觉真是太好了,不同的民族,身份,年龄,语言,习俗,真诚的信仰和微笑让所有人象住了几十年的兄弟那样亲热!转头看,一个上海男生已经双颊如现桃花,只知道笑了!

                  

       

    参加牧民席地餐

    姐姐体谅,想让上海的客人再去另外一处同样在举行敖包祭祀的地方看看不同地区的敖包祭祀有何不同,叫上我们的蒙族小伙开车带我们赶去相隔不远的玛拉盖庙敖包。

    起身走时,回头再望敖包山,忽现天空雄鹰翱翔,盘顶而旋。张开翼展的姿态是如此神圣,庄严,有力量,我又一次觉得瞬息间天地再次宁静了,只有风的声音,和那神鹰翱翔而去时的我无法用语言形容的身影!我在心里虔诚地顶礼膜拜!

    路上大家又欢笑着,姐姐告诉我们,不同地区的牧民祭祀的是不同的敖包,大概是很多年以前,这一地区的牧民是同一个家族的,因为敖包祭祀起源于蒙族古老的萨满教,萨满教祭祀是以祭天地,祖先为主,所以必然是每个大的家族去祭祀自己所属地的敖包。半小时后,我们到达了玛拉盖庙,来这里又是姐姐的苦心,因为玛拉盖庙是太仆寺最大也是兴建最早的1庙,以前香火非常旺,高僧云集,祭祀后的娱乐活动也规模更大,只不过不是原上彩虹客栈所在的崩崩山嘎查的牧民所属的敖包。但仍有很多附近的牧民来此参加娱乐。因为我们的蒙古司机开飞车技术高超,我们及时到达,正赶上了蒙古塞马的冲刺阶段!摔交也刚好进行到精彩的4强赛!

    大家正傻忽忽地不着目标地兴奋着,好心的牧民引着我们赶到湖边去看冲过来的赛马!真是太刺激了!十几匹马从远处冲过来,最前面的两匹浅色马几乎蹭在一起,只差半个马头地冲过来,快到终点线,花斑马突然一个加速在大家来不及明白的瞬间跃出半个马身!在我根本没有反应的刹那赢得了冠军!陆续的马匹都冲过来,它们有的带着彩色的布带,有的头顶的马鬃用红绳系着小辫,有的马尾扎上红丝线,都一律身体俊美,头颈高昂,棕毛飘扬。而且都没有系马鞍!骑手们骑在光身的马匹上,呼啸而至,到终点翻身下马,马都不停,瞬间就有接替者翻身上马,驾驭着马匹逐渐减速,在湖边小跑,调整!我们看得都呆了!牧民告诉说这样长途高速的奔跑后,马匹和骑手都处于危险的脆弱状态,骑手需要马上休息,而马匹绝不能立刻停下来否则非常危险,所以才会有这样简直比比赛本身还具有观赏性的交换骑手的惊心触目的场景。

                  

       

    还没从兴奋中清醒,后面突然唱起了蒙古长调,原来4强的摔交比赛马上开始了!我们冲到摔交的蒙古“搏克”手那里。姐姐高兴地指给我看一个健壮的搏克手告诉我说那是这里的1,姐姐前几天刚拜了他师傅,请他教给一些佛教的知识和道理,没想到这学佛的1竟然还是个蒙古摔交的好手!他也看见姐姐朝她点了点头。他们在外衣外套上纯牛皮的厚硬跤衣,先唱一支长调,由主持人念名字入场,然后在乐声里跳起蒙族摔交前的鹰舞,接着每对选手握手,比赛就此开始。没有很多的规则,先倒地一方即胜。这是极具阳刚魅力的兼有非凡力量和高超技巧的项目,往往在瞬间我们还没明白和看清楚的时候胜败已见!也有的力量相当的选手能一下子相持上20分钟不分胜负!场上有位非常英俊的年轻搏克手,姐姐惊讶地指着他说:哎呀,那不是常来为我们的客人表演马头琴的奥日其楞吗?!她只知道他是蒙古著名的乌兰牧骑的马头琴手,拉得一手极精彩的马头琴,常常在客人吃饭时演奏得让远来的客人都忘记了美食!没想到竟然也是摔交的高手!最后他败给了1鞑赖,得到亚军。蒙古族的那达慕就是从远古的祭祀敖包后的娱乐活动发展而来的。这些项目任何人都可以参加,没有什么限制,大家都是为了更欢快的生活,目的单纯美好。所以很多蒙古人都有着很好的骑马或摔交的功夫。他们展现给我们不同于他们日常身份的另一面,让我们惊讶于蒙古汉子的魅力。

    姐姐的1摔交冠军师傅赢得比赛后,过来热情地招呼我们一起坐下吃肉,我们因为刚才吃很多了,而且又没有给人家寺庙的敖包带祭品有点不好意思白吃的,所以就谢绝了。

    然后又看了年老位重的蒙古大叔给赛马和摔交的前3名扮奖,还给了奖金,我们不知道数目。大家欢笑而散,各自席地而坐,继续喝酒吃肉,听说要一直玩到下午呢!

    我们酒肉上都很不济,免得人家嘲笑,就走了。回去路上,姐姐告诉我们玛拉盖庙的敖包比今天我们去祭祀的那个大得多,不过祭祀的程序都是差不多的,只是这里好象还增加1诵经一个环节。

    归途中又去看了皇家御马场,每年7月底召开盛大的御马节,还有那达慕,非常热闹。不过平时看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一大片牧场,我看不及崩崩山嘎查那里的草原美呢,不过多了个马厩和赛道,经营用的蒙古包很多,商业气氛浓些。听说今年的御马节和那达慕因为奥运的关系不让办了,大家都有些不乐意的情绪。

                  

       

  

    回去才慢慢看男生们在敖包祭祀时帮我们拍的照片和听他们兴奋的叙说:牧民都上去后,把带去的两只已经收拾好的熟整羊摆上,卸成大块,羊头割下,在羊角上系上哈达,再搬一些石头添在原有的敖包上,把旌旗都系好,最后把其他供品一一摆放。之后牧民围着敖包开始诵祝,当然是蒙语,男生们当然又当天书听;之后吹响海螺号,有长有短;诵祝后开始顺时针绕着敖包走上3圈,期间把小石块扔上敖包,把当早新挤的乳汁泼洒在敖包上,酒也可以这时泼洒,最后牧民在敖包南面面向敖包跪成一排,念念有词,双手合十,磕头。最后把兰色的蒙古哈达系在敖包上,并把没有泼洒完的0或酒或酸奶泼洒在敖包旁边的石头上。祭祀基本结束。

    这一天的收获真是不少,真真切切地去体验完全不同于我们日常生活的神圣而且神秘的古老祭祀,让我们回来后都有种类似虚脱的奇怪感觉。姐姐早安排客栈的厨师给我们做了合口的饭菜,吃了很多酒肉,没有比吃一晚热软的蒙古汤面更舒服的了。

    傍晚,上海男生还沉浸在看赛马的激动中,要求出去骑马,我们带着姐姐的才3个月大的高加索犬“纳仁”出去看原上彩虹客栈后面丘陵上的总理题词碑。从那里开始的一万亩草场就是几年前在太仆寺旗建立的生态保护实验区——万亩草库仑,这里被圈起禁止放牧,所以牧草极茂盛,盛夏时节草高花繁,鲜蘑遍地,雨水多时湖波映日。所以朱熔基总理选择在这丘陵顶端树立了一块提醒世人保护环境的纪念碑。果然登高望远,草原连绵,浅山起伏一层层的绿浪,只是尚未到牧草最繁盛时节,不过已经非常迷人了。但是晚霞却没有看到,果然如姐姐说的,祭敖包日必有雨,乌云遮住了暮日,几个客人在客栈看见的巨美的落霞照片上的风景,这番没机会见了。不过他们说如果有机会,一定再来。

    沿途姐姐的小狗纳仁极可爱地跟随着,又绒又肥,还监守着“保护”我们这群人的大任务,随时警醒着,看着每一个人,有人走得快了它会追上来咬一下,有人慢了它就走在他后面把他圈近来,遇到了牛就又胆怯又努力地勇敢着,把小小的牛犊都吓跑了!然后很得意的样子。它跑起来很努力很慢,大耳朵一扇一扇的,简直象动画片里的小飞象!大家都爱死它了!不过再过几个月,它就会长成极高大的猛犬,听说它的爸爸体重有180斤,站立起来比男人还高,前爪轻易搭在高大男人的肩膀上。我只但愿再次来时,它很记得我,不然我可禁不得它轻轻一扑。纳仁是姐姐为它取的蒙古名字,意思是“太阳”。

                  

       

    这让我想起姐姐的前一条狗,它叫“央迈勇”,是藏区一座神山的名字,姐姐总是寄予她深爱的狗们太多的希望。我还记得姐姐在北京时我带着自己家的小狗乐乐去找央迈勇玩的情景。不过今日央迈勇已去,姐姐提到它只是淡淡一笑,我却看见她电脑里新近给纳仁拍的一张照片,神情象极了以前姐姐钱包里夹的那张央迈勇……

    第二天一早,姐姐联系好长途车接上上海的客人,先回北京。临走时姐姐送了他们一条最正宗的蒙古哈达,还教给他们敬哈达的标准姿势。我很羡慕她可以过上自己期望的生活,她就是那样的人,很多东西界限不很明确:生活可以是生意,生意也可以是诗意,客人可以是朋友,她却从来不象是老板。

    那天她让蒙族厨师给我做了地道的蒙古炸果子,有点象油条的意思,却非常香,原来是用酸奶和面,用当地的纯正胡麻油炸制,焦香蓬软,带一股似有似无的乳香。中午吃了当地的莜面窝窝,还有拔丝奶豆腐,好吃的不得了,我要天天住在这得再长重20斤!晚上吃了上好的羊肉和血肠——那东西相当难看,吃起来却不错。我还跟随她去牧民家里坐了好一会,喝了人家的奶茶,聊了天,牧民很可爱的。又去了太仆寺旗里转转,倒没什么意思,好象普通的小城镇,竟然看不到什么蒙古族的特征,除了餐馆窗上贴的“手把肉”,“锅茶”等字提醒我这里是内蒙的城镇。晚上回来,看见正有牧民在傍晚放马,马群奔腾在草原上的影子,和马背上的牧人手里长长的套马杆,让我看见真正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的美和艰辛。

    走的这天早上,姐姐特意让我吃了这里特有的蒙古炸糕,还给我带了最地道的昨天刚从牧民家里买来的鲜制的奶皮子,非常香的!她还一再让我多留一天,给我尝尝这里有名的蒙古饺子。不过现实生活还得继续,再不回去,恐怕连辞职报告都不用打了,呵呵。

    其实才3天的旅程,让我原本疲惫的心,好象休息了一个礼拜,充满了新鲜的气息和希望。蒙古高原的一事一物一人一笑一草一花一牛羊,还有姐姐不停给我解释的各种关于草原的我全然不知的知识,都在我头脑里,挥不去。所以下午才乘长途巴士到北京,现在就坐在电脑前写这一篇长东西,怕忘记,舍不得忘记…电脑里放着布仁巴雅尔的《天边》,我已身在城市,心灵却游走在那高天流云,壮美辽阔的蒙古高原上,游走在如蒙古长调般悠扬起伏的丘陵牧场间,游走在羊群里,游走在牛犊身旁,游走在玛拉盖庙前清澈的湖水畔,游走在敖包山上的风里。                

  

上一篇:[多图]走进朝鲜最大影视基地
下一篇:[多图]跳伞浮潜水上飞机 全球著名海岛玩法攻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