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缅甸 > 缅甸

缅甸:曼德勒的虔诚静谧时光

  工作很多年,已经习惯了日出而作、日落却不归的都市忙碌生活,如此的周而复始,以至于很多时候都难以记得一个月前都做了些什么,回望岁月时居然经常头脑一片空白。而旅游,似乎渐渐成为生命的刻度,在人生这把尺子上刻下曾经感受到和感悟到的心灵轨迹。而旅游,也成为推动我在世俗纷繁生活中,持续保持阅读思考的动力。

    下午两点半的飞机,从曼德勒飞昆明。我已经提前衔接了当晚从昆明回北京的晚班飞机。

  

    似乎还有几个小时。那种即将离别的情绪让我觉得,哪怕几个小时也弥足珍贵。于是吩咐酒店前台安排中午出发去机场的出租车,然后走出酒店门口,寻找交通工具,想最后一次前往曼德勒山脚下,去看看那几个想看而仍未看的寺庙。

    看曼德勒的地图,整个城市都被各种寺庙点缀,而在曼德勒山附近尤密。而我,内心最为牵挂的,是山达穆尼佛塔(Sandamani Paya)。我不知道为什么,仅仅凭借一段不足二百字的文字,就对这个地方,有了一种先入为主的留恋感,觉得,无论如何在离开之前,要去那里坐坐。

    酒店外的路口,那位早已经熟悉的摩的司机,显然在等待我的出现。他已经陪伴我两天了,从实皆、英瓦、乌本到曼德勒山。我已经把飞身而上那辆旧摩托后座的动作,练得相当的纯熟。其实我知道,他们并不能保证每天都有活儿可拉的,而我,似乎还算一个不算苛刻的乘客。

    沿着皇城护城河,再次向曼德勒山脚下驶去。皇城依然安静地对着曼德勒山。这缅甸王朝最后的皇宫,本如同北京的故宫一样,埋藏着一个高度发达农业国家、被地理大发现后的西方工业文明碾碎的沧桑故事。只是,包含得太多了,沉默其实是最饱满的态度。

   

    我告诉了师傅中午我就要离开曼德勒,离开缅甸,他有些惊讶,似乎又有些不舍。我让他随便带我去几个寺庙,只是其中一定要有山达穆尼佛塔寺院。他沉吟半刻,首先将我带到了金色宫殿柚木寺庙(Shwenandaw Kyaung)。

    柚木寺庙很是漂亮,远望幽幽然,莫相知。建筑为方顶重檐结构。只是此建筑似乎又比一般的重檐建筑更繁复一些,内外门窗和墙壁上有很多精细木雕,整个庙宇全都坐落在数百个粗大的柚木支柱上,外围也有柚木支柱卫护。

  金色宫殿柚木寺

   

    稍微深究,才知道最初这座建筑本位于皇宫之中,是敏东王的寝宫,也是敏东王驾崩之地。他的继任者锡袍王(Thibaw)为避讳,将整座建筑搬到了现在这个地方,将其变成一座僧院。我于是陡然明白,为什么这座柚木建筑明显繁复于普通重檐寺庙。

    正要往里闯,却被拦住,工作人员要我买通票。而我时间非常有限,希望能单独买这一个地方的票,却被告知只有通票。小小懊恼下,放弃了进入内部仔细观看的想法。

    往前走了大概二百米,就是独特僧院(Atumashi Kyaung)。看资料上说,这个寺庙本来也是敏东王在1857年修建,一度被认为曼德勒最美丽的建筑,但在1890年被烧毁,之后在1995年用水泥重建。

    自从读过汉宝德讲述的中国建筑形式背后的生命哲学以后,我对木质材料所代表的生命萌芽、成长、衰落、湮灭之过程的从容达观,有了更多的理解。而对于用水泥取代木材所重建的建筑,自然也就丧失了进去细观的冲动。

    游人很少,四周非常安静。独特僧院的门,需要登上高高的台阶才能觅得。有孩子进出、奔跑,觉得她们的童音似乎穿越而来。我享受着这种声音,以之为歌。

   

    摩的师傅显然要在我离开之前,尽最大可能在我脑子里塞下更多的缅甸印象。他一溜烟把我带到固都陶佛塔( Kuthodaw Paya ),先让我等着,然后进门去和把门的工作人员通融了一会,回来后告诉我,只付2000介,不用买通票了。

    固都陶的门不大,但很鲜艳。进门之后就是长长的走廊,需要在长廊的一端脱鞋。我迅速注意到,这个寺庙的门前门后,以大红大黄为基调色,这种鲜艳,似乎在缅甸的寺庙中并不多见。

   

    而在走廊的另一头,有佛像龛,也有人在前祷告。但,居然出现了一群沙弥尼,唧唧喳喳的,似乎还没有脱了孩子性情。也许,那是天性的表达吧。

    固都陶佛塔的名气,是因为被缅甸人骄傲地称为“世界上最伟大的功德佛塔”,而所谓功德,则是敏东王在1857年召集了中南半岛各地高僧2400人,在这里召开了第五次修订佛经的结集大会,最后将结集修订的1刻在了729方云石碑上。

    今天,在每一块石碑外边,都修建了一座白色佛塔,因此整个寺庙都是连绵不断的白色佛塔。据说,如果一个人每天阅读8小时,要全部读完这些白塔下的石碑,一共至少需要450天。所以,这些石碑也就被誉为“世界上最伟大的书”。

    我大致非常零碎且外行地读过一些譬如季先生的佛教史研究文章,一个粗陋的感觉就是,能修经译经释经的人,那都是了不得的高僧;能集结经书而修订,那绝对是佛学界的大事,我想这种感觉上的分量应该相当于《四库全书》修订对于中国儒生的重要性。

    于是钻进白塔,试图去看这些书,感受一下文明最为隆重的传承方式,却发觉是由巴利文书写刻成,完全看不懂。

    固都陶佛塔寺其实很大,但人很少,除了零星本地人,而老外好象就我一个。闲逛着,感觉似乎有躺在书上的悠然,好像觉得自己躺着的这本书有可能被风轻松地翻页,又怕心神被随意翻过的一页盖住了。觉得很舒服,觉得被一种叫做信仰的东西轻轻包围着。

    从固都陶佛塔寺出来,很快就到了山达穆尼门口。是的,就是我内心念念似乎落不下的山达穆尼,这洁白如雪的方阵塔林。

    怀着特别的虔诚,穿过接引长廊,走过香火神龛,走到整个寺院的中心金塔。

    山达穆尼的中央是一座很大的金塔,对应的,旁边还有一座小的金塔。而周围四个方向,满目而去,都是洁白如雪的白塔。整个布局,四个方向基本对称,如同一个延绵的白色方阵。

  

  1,2

上一篇:尝鲜旅游最新目的地:朝鲜
下一篇:堪察加 探入物种伊甸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