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马尔代夫 > 马尔代夫

堪察加 探入物种伊甸园

  一头巨大的海象长了张既像辛普森又像《星球大战》里加巴酋长的脸,它趴在离岸不远的礁石上狠狠地瞪着我们这群渺小的人类。这片礁石是海象温馨的睡床,我们正鬼鬼祟祟地从充气船里朝它窥视着。很难说在这种情况下究竟谁是不速之客:是400多公斤堆满脂肪、长着长牙的海象,还是我们这些持着望远镜的文明人?

    这只海象重达400公斤,对海象来说,海冰是它们重要的交通工具,这种安全平台可以将母海象和刚刚出生的幼仔送到食物丰富的海域中。随着气候变暖,海冰逐渐消失,许多幼仔会因此受到生存威胁。

  

    “ 什么是海象的集合名词?”有人指着附近一个小海湾里30多头巨大的海象问道。这些笨拙的家伙窝在一起呼呼大睡,活像一群不省人事的超型大雪茄。“海象泥石流?”一个声音说。“不不不,象牙军团!”另一个宣称道。“唔!”好像是听到我们的争议,大海象对着我们打了个轻蔑的响鼻,拖着它笨重的身躯向伯格索罗夫岛冰冷的浅滩挪去。它高傲的身姿充满节奏感,仿佛有约翰·列侬的歌曲在作背景音乐,歌词如下:“他们是鸡蛋人。我是海象。库—库—卡乔。”

    此刻,我们在堪察加。你可能要问,勘察加在哪里?试想比西伯利亚更远的地方吧。这个俄罗斯最远的半岛,平均每平方公里不到一人。这里的海岸线上火山遍布,地貌突兀,草甸、雪原、布满桦树、落叶松和白杨的森林,人迹罕至。除了一些土生土长的楚科奇人、科里亚克人,以及一些倒霉的探险家以外,几乎就只有鬼怪才出没于此。然而,这里并不寂寞,160座火山(其中29座是活火山)、鲸群、水獭, 还有密度最集中的棕熊和阿卡灰熊把这里当成乐园。

    我们乘坐直升机来到这里,价格当然是如天文数字般的奇贵。你想乘坐火车或者飞机?对不起,这里根本就没有路,也找不到一块能让飞机落脚的陆地。澳大利亚生态探险旅行专家,北极光旅行社(Aurora Expeditions)将他们在南极的经验运用到开发勘察加半岛以及附近的司令群岛(Commander Islands)。于是,有了这7月的一天,前苏联的测量船“海港斯维塔娃号”载着我们这100号不知深浅的人开始了为时两周的生态探险。我们从勘察加的首府培特罗帕夫罗夫斯科(Petropavlovsk)扬帆启航。这里可以启航的船期非常短,通常只在夏天的7、8月──虽说是夏天,但也只是相对而言。用探险队长豪沃德·威伦的话来说,夏天在这里是“11个月的期盼, 1个月的失望。”

    在一处海潮温泉,我们身着最为时尚的堪察加行头:长统胶皮靴和泳装。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身体一边是几乎沸腾的温泉水,而另一边是只有8摄氏度的凉水,勘察加就是这么与众不同

    然而,我们可一点都不失望。时时可见的灰熊、虎鲸、海獭和老鹰,让我们不断为勘察加丰富的野生动物资源感到吃惊,我们甚至和塞尔吉·弗络罗夫开玩笑说:“ 嗨,能给我吃点药吗?我的肾上腺素分泌太多了。” 塞尔吉·弗络罗夫是我们的向导之一,他是个相貌粗犷的俄罗斯人。此人是个勘察加通,他在这个地区花了好些年探索满是三文鱼的河流、峡湾和苔原,深知这片土地哪里最迷人。旅途开始后的第二天他就把行程表给撕了,然后直接带我们这群人北上,去到堪察加很少有人知道的秘密之地。

    我们的形象堪称滑稽,全副武装地穿着长统橡皮靴、风雨衣和必需的救生衣,在这个寒冷的伊甸园海岸线逡巡着。我们的向导是野生动物专家,所以我们总是能看到胖乎乎的海象在嬉戏,或是一群三文鱼,或是罕见的虎头海雕,毛茸茸的大嘴红燕鸥或者是一头海狮。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们驶经一处遗弃的废墟。突然,向导看到岸上有一头母棕熊和两只熊宝宝,随后一只接一只,又有更多的棕熊出现。我们蹑手蹑脚地跟着它们,几乎是与一头笨重的年轻棕熊并肩而行。它一会儿试着抓鱼,一会又去探索一只旧拖捞船的残骸。我们被这个警戒性极差的家伙给迷住了,在短短20分钟里它得到的镜头比麦当娜一天的还要多。另有一天早晨,我们亲眼见到一个哥特式景观:破晓的迷雾装饰着锯齿状的火山尖顶──如此 “中土大陆”般的奇特景观,最适合给托尔金的《魔戒》作封面了。虽然没有喷火的龙,但却有几头虎鲸雀跃地掠过翡翠般的水面。

  在这个世界尽头的孤独、风化的小镇,我们被深深感动,为这片土地,为这里的自然和生活,它如此残酷,又如此美丽。

    塞尔吉知道一个楚科奇游牧民家庭正带着他们的驯鹿扎营在海湾夏日牧场,于是,我们马不停蹄地赶过去,在一顶被烟火熏黑的帐篷里见到这一对老夫妻和他们6岁大的侄女。“你们的驯鹿呢?”“在那儿!”老妈妈指着一道山脊说道。我们齐齐地望过去,在山的边缘,先是出现了两三只驯鹿,然后越来越多,直到几百只驯鹿成群地涌上来。这3000多只驯鹿如奔逃的野兽,雷鸣般地盖过草地向海水扑去。棕色的的鹿角密密麻麻、互相交叉,全都埋下头像吸尘器的管子一样贪婪地喝着海水。照塞尔吉的说法,它们是在吃盐而不是喝水。

    在勘察加首府培特罗帕夫罗夫斯科的爱忒曼人(Itelmen)是仅存的原住民之一,在今天仍然坚守着本族文化,一位老人身着华丽的驯鹿皮罩袄表演他们民族的通灵舞蹈。

    更偏远、更原生态的是司令群岛。一天早上,大海如同天空一样泛着乳白色,风吹不起一丝涟漪,我们6个人静静地划着海上独木舟出海去。突然间我们看到平静的水面上到处都是水波纹,然后黑色的头不时地冒出水面张望着我们。我们被优雅的小毛皮海豹们包围着。它们快速从水面冒出头来, 又飞快地潜回水下。

    这就是我们在司令群岛的塞维罗·扎帕蒂尼角经历的神奇的早晨。这些岛屿像巨大的绿色山丘突出在海面上,位于堪察加半岛以北的北太平洋上,它的纬度已逼近北极圈,但我们在仲夏来到这里时,阳光温和,草木丰茂,让我们原本严阵以待时刻准备与严寒殊死搏斗的心稍感丧气。我们乘着快速的充气艇一起探访岛上的海豹聚居处、小海湾和海藻林,经常会有毛皮海豹在我们的船周围嬉戏、旋转、潜水和梳妆,几乎就是在陪我们玩。有时会看到海獭悠闲地用肚皮托着小宝贝们漂浮在水里,岸上挤满了北极毛皮海豹。这里还是鸟类的天堂,对我这个不懂“鸟”的人来说,大多数鸟类被简化为“小褐鸟”或是“大白鸟”。但假如你是个爱鸟者,那你必然会陷入极度兴奋中,因为这里的悬崖上密密麻麻都是都善知鸟、凯啼维奇鸟(这种鸟的叫声就是“凯啼─维奇”),以及各种海鸥。每当看到奇异的鸟时,他们的表现就像见到教皇的信徒一样。

    尼科斯考耶是司令群岛的一个小镇,住着800人,大多数居民为阿留特人,他们是1825年从阿留申主岛上迁移来的17家人的后裔。现在他们依然住在日渐老化的木屋里,每年冬天北极圈的寒风和大雪都会像砂纸一样把这些木屋越磨越薄。我们这些外国来访者给他们带来意外的惊喜,他们倾巢而出,像看彩妆1一样地看我们在街道上遛哒,对着列宁和贝林的塑像拍照,在镇上唯一一家“超市”(其实是一家私人公寓里的一个单间)买巧克力、新鲜水果和伏特加。这里的伏特加比水果还便宜。在一个上百年的老木屋里,我们居然发现了一个维护得很好的本地博物馆,展出司令群岛的人类发展史,甚至还有一具现已灭绝的大海牛的巨大骨骼。即将离开时,本地的社区以精彩的即兴表演向我们告别。没有任何精致的舞台或灯光效果,在本地的中学里,村民们从青少年到老年人都穿上传统的皮草背心,在将近1小时的表演里,他们以演唱、舞蹈的方式向我们演示了他们的古代传说,那是俄罗斯和阿留申文化的复合体。在这个世界尽头的孤独、风化的小镇,我们被深深感动,为这片土地,为这里的自然和生活,它如此残酷,又如此美丽。

上一篇:缅甸:曼德勒的虔诚静谧时光
下一篇:[多图]吴哥窟里走九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