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菲律宾 > 宿雾

宿雾:海风中摇曳 天边飘来那朵芬芳的云

      菲律宾宿雾的薄荷岛(BOHOL),被称做世界上最迷人的潜水胜地,我在这个月的最后一天来到了那里,我们的10天假期是在那里度过的。

    我是很喜欢听菲律宾女孩子甜甜地对着你:YES,SIR ,或略显夸张的说:SORRY A她们把尾音拉得很长,(这总会让我想起一段老电影里女主角的对白:对不起,我打高了…)为此,面对着SM(Shopping Mall)里的售楼女孩,我很不厚道地问了她不少”问题”。女孩子的态度非常热情,只是最后,当我要她把900多万PESO的房价换算成美元时,女孩看上去有些不知所措,于是我说,就按今天的牌价算吧,1:48。犹豫了好一会儿,女孩子终于在她举着的计算器上郑重地乘以48!刹那间,天文数字扑面而来,我忍不住笑着说:这个我真的买不起,SORRY A。

    还有那只流浪的大黄狗,它的温顺让我喜欢。每天清晨,我都能在沙滩上看到它,它似乎一天到晚永远都睡不醒。不知为啥,晚饭时它准会来到我们的桌旁,我也总会喂它一些香肠和牛肉,可它吃得却总无精打采,懒散的眼神像是说:我吃得不是香肠,是寂寞。

      ALONA海滩的夜晚是一天中最热闹的时辰,这时的椰风会送来阵阵诱人的香味,沿着海边建起的大大小小的度假村开始了他们的厨艺大比拼。我也是在这里认识了那个叫帕奎奥的小伙子。

    其实他不叫帕奎奥,他的名字我总是记不住。在互相介绍时,他一听我来自中国,便大叫着姚明;于是我开玩笑的说,好吧,如果我们都记不住彼此的名字,以后你就叫我姚明,我就叫你帕奎奥!在菲律宾,篮球和拳击是最受欢迎的游戏。

    帕奎奥是一家叫PYRAMID度假村餐厅里管烧烤的伙计,每天下午3点上班,夜里12点收工。让我惭愧的是,每每碰面他都面带微笑着准确地叫出我的名字,于是我会经常光顾他的烧烤屋。坦率地说,他的记忆力要远胜过他烤鱿鱼的手艺,不过,我还是会在每次结帐时告诉女服务员,这里面的50PESO小费是给帕奎奥的。

      我通常会等到帕奎奥午夜下班后请他喝瓶啤酒,抽几支烟,我爱看他憨笑的样子。这个20岁的小伙子似乎一天到晚都是快乐的!他告诉我,他的家就住在离这不远的村上,步行10钟就到。他的女朋友再有俩月就要给他生儿子了,一定是儿子 ! 他是专门请人“超”过的.

    这家度假村的老板是瑞士人,帕奎奥说,老板给的薪水还是不错的。

    “那你可以生5个儿子,娶3个老婆了”,我打趣道。

    帕奎奥笑了,笑得有些腼腆。

    “对了,帕奎奥,你会弹吉他吗?”我问。

    “当然会!宿雾人都会弹吉他,会唱歌的”,他很认真的回答。“你没去看过宿雾的吉他工厂吗?这里出产的红木,能让我们做出世界上最棒的手工吉他!”

    “有人教你们弹吉他吗?”

    “我们天生就会弹,就像海边的人天生就会游泳一样。”帕奎奥有些得意地笑了,“DUAN,你会吗?要不我明天把吉他带来,叫上我的朋友,我们晚上一起唱歌吧……”

    还没等我回答,帕奎奥的手机响了,我知道,这一定又是他女朋友打来的,她在等他回去吃饭呢。

      “女朋友想你了。”“是”,帕奎奥不好意思的说道, “DUAN,我得走了,GOOD NIGHT!记住,宿雾可不只有芒果干啊,明天见!”

    不远处沙滩上LIVE BAND的演出还没有结束,乐手们在激昂地弹唱着BEATTLES的经典老歌,LET IT BE,LET IT BE,LET IT BE,LET IT BE……

    我静静地听着,我想起了我的吉他和曾经歌唱的日子……

    我也有一把木吉他,它是我15岁时父亲送给我的生日礼物。那年,一场“威猛”乐队的演出让我们看得热血沸腾,回来后,4个高中伙伴组成了学校的第一支乐队,我们叫它“热浪”乐队。于是我们把所有的时间都交给了音乐,我们都留起了长发,我们偷偷旷课去“碴琴”……如今,乐队里唱“踏浪”的女孩早已成为享誉歌坛的“天后”巨星,她该不会记得那个白衣飘飘的纯真年代,和她一起歌唱的懵懂少年,已四散在天涯……

    后来,那把吉他和我一起走进了大学校园,在那个爱情至上的青春岁月里,我们会唱起很忧伤的歌;

    深深的海洋/你为何不平静/不平静就像我爱人/那一颗动摇的心……

    我们会在校园操场的草地上弹唱着那些B小调的情歌,为着即将的分离,许下一个又一个的海誓山盟……这些校园情歌有如一双温柔的臂膀,曾经深情款款地环绕过我们的青春,我们的梦想。

    后来的爱情敌不过岁月,我们输了。其实,在生活面前我们还都是孩子,我们还未长大,还不懂爱和被爱。

    再后来,那把吉他渐渐被我忘却了,它被我遗忘在某个角落里,早已落满尘土......

      在薄荷岛的码头,当我去购买次日返回宿雾的船票时,我见到几位头发已有些花白的当地歌手,他们穿着天蓝色的短袖衬衫,黝黑的脸上挂着微笑,他们有的弹奏吉他,有的弹着五弦的班卓琴,有的弹着曼陀林,他们唱着:You are my sunshine,my only sunshine,you make me happy when sky are gray;他们唱着:Country road, take me home,to the place;他们唱着:Oh,Susanna,don’t you cry for me......

    从他们饱经沧桑的脸上我能看出他们生活的困窘,然而,在他们的歌声里,全然没有一点气馁与伤感,有的只是快乐与热情!他们是灵魂的歌者,他们在用灵魂歌唱!

    那些熟悉的旋律,在他们的指尖下流淌着,在潮湿的海风中飘荡着,带着风情,带着浪漫,带着海洋的味道,久久不肯散去。

    我走过去,在前面的TIP BOX里,放进了一张最大面额的菲律宾PESO,然后迅速地转身离开,那一刻,在夕阳温暖的余辉下,我的眼睛,已被泪水模糊。

    我知道,打动我的,不只是歌声。

    ……

    就让我们一起重回BOHOL吧,以音乐的名义,带上那把老吉他!

    我又看到了那些云朵,那些云朵在海风中摇曳着,那片蔚蓝越来越蓝……

      菲律宾的宿雾(Cebu),是世界闻名的海滨度假胜地之一,可说真的,那儿没什么 "好玩" 的,它没有泰国的辉煌庙宇,也没有马六甲的历史沉淀,没有旖旎的异域风情,也没有诱人的时尚购物,它有的只是透蓝的海水,原始的丛林和朴实的村民,只有当你像躺在沙滩上、浮在海面上那样完全地放松身心,才能体会到它的宁静和美丽。

    从国内到宿雾,必须经马尼拉住一晚,然后转机去宿雾,回程也是同样。建议先去宿雾充分地度假休息,返程时再花一两天在马尼拉市内游览,也算 “收收心”,重返忙碌工作前的过渡。

    从马尼拉到宿雾的飞机每天都有,早晨 7:30 或 9:30 起飞, 75 分钟就到了。

    宿雾属于菲律宾中部的维萨亚群岛,是全国的第二大城市,由本岛及周边的一些小岛组成。前个时期连1生武装冲突的,是在菲律宾最南端、棉兰老岛以外的偏僻小岛上,据说武装分子要北上“作案”是不可能的。到了菲律宾才感受到,各岛屿间的交通真算不上发达,同样的产品在产地与非产地之间的价格差异好大,所以说“中部、北部是安全的”,这话还是可信的。

      泡泡海水澡

    出机场行 20 分钟,就到了香格里拉沙滩酒店(Shangri-la’s Mactan Island Resort),这是宿雾最好的度假酒店,一到那儿,你的心就会飞扬起来。

    至少应该花一整天时间哪儿也不去,就泡在香格里拉。舒舒服服睡个懒觉,9、10点钟到餐厅。那儿的早餐特别丰盛,西式、中式、日式、菲式的菜肴点心一应俱全,而且可口美味。菲律宾的芒果举世闻名,而宿雾的芒果又是菲律宾最好的,又香又甜而绝对不涩。房间里每天都会赠送4个芒果,而餐厅里也有割好的芒果让你捧着皮享用。芒果汁更是不能不喝,黄的是熟芒果汁,又香又浓,吸管竖在杯子中间可以动都不动;青的是生芒果汁,甜中带酸,特别爽口。

    早餐后就能去泡泡了。这里的海水碧蓝碧蓝,沙滩却是人工造的,因为这里没有沙,海底都是珊瑚礁,在海里游泳脚下会有点疼,所以游客们大多是在泳池里游泳。而从你在水中的视线望去,游泳池里水和海水正好连成一片,同样能感受大海的浩瀚。

    游累了,你可以在沙滩或躺椅上躺躺,看看书,或为泳池里的外国baby拍拍照,都是很享受的事。

    香格里拉的休闲设施很多,你可以去打高尔夫,也可以去潜水如果你有潜水执照的话。这里还有各式风味的餐厅和酒吧,“世界上最好的”菲律宾乐队当然也不能错过。

    入夜,散步来到游艇码头,木板铺的岸堤就像刚刚刷洗过,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躺下来。身下,是海水的撞击;仰头,是酒店阑珊的灯光;风中,露天酒吧飘来隐约的音乐,而黑黢黢的夜空将你整个罩住,唯有皎洁的月亮倾听你的心事。

    要享受真正的海水浴,应该去宿雾岛边上的波荷岛(Bohol),从马克丹(Mactan)码头每小时都有轮渡的航班。

    那儿有很多度假海滩,宿雾沙滩俱乐部(Cebu Beach Club)是其中的一个。波荷是个珊瑚岛,碎珊瑚被海水冲成的沙滩,不是像面粉那样的细沙,但即使在暴晒的烈日下,踩上去仍是凉凉的。沙滩雪白雪白,把海水映得层次分明:近处是浅浅的绿,远处是深深的蓝。

    在这里,你就终日无所事事地泡泡、躺躺、吃吃、喝喝、潜潜泳、划划艇、拣拣贝壳、打打沙滩排球、做做椰油按摩……如果假期允许,你还可以两三天后再换另一个度假村泡泡,总之懒懒散散地享受都市人最难得的消磨时光的乐趣。

      岛上玩玩

    宿雾是西班牙航海家麦哲伦最初发现菲律宾、并树立十字架意喻被西班牙占领,后又遭土著人抵抗并遇难的地方;那位土著首领拉布拉布也由此成为菲律宾首位民族英雄。所以在宿雾留下了很多历史遗迹:圣彼罗城堡、圣婴教堂、罗博河……花一天的时间浏览,会不虚此行。

    罗博教堂儿童合唱团

    如果行程允许,应该将“波荷一日游”定在星期天,因为每个周日的早上7:30-8:30,蜚声国际的罗博儿童合唱团会在罗博教堂唱诗,听他们唱歌不必听懂歌词,单是那纯净的悦音就足以让人享受。这个合唱团的成员必须是7-12岁的儿童,他们在马尼拉文化中心的音乐会,票价高达1500比索,也曾应邀来中国参加过上海艺术节。

    罗博河(Loboc River)

    据说日本旅客最喜欢游罗博河了。这条乍看上去不怎么样的河,游完之后还真是令人流连难忘。

    “游艇”,是条四面空空的再简陋不过的船,几张“咖啡桌”,几张轻便椅,几杯饮料,一位菲律宾歌手弹着吉他伴唱,就这样,船缓缓前行。但渐渐的,你会发现什么都不重要,什么都不需要,只要这静静的绿,就够了。河水是稠稠的绿,两旁的热带雨林是浓浓的绿,这条河上几乎就只有我们这一船人,间或间或才遇见几个河边在树上或木伐上小孩,如果你对着他们举起相机,他们会欢呼着与你呼应……游程结束的时候,是一顿丰盛的河边午餐,在椰子树或“泥巴”(音译)树叶搭建的篷子里,做一回当地的土著人,真不错。

    巧克力山(Chocolate Hills)

    那是一种奇观:这里曾经是一片1,后来受地壳运动的挤压而凸起,形成了绵绵不断的1268个小山包。因为曾是海底的岩石,所以山上只能长薄薄的一层草。到了干燥的夏季,满山的草变得枯黄,一个个小山包就变成了这一片无穷无尽的“KISSES巧克力”。

    西班牙晚餐

    La Tegola (Tel:#3456080,#4192220)是位于山顶上的一家西班牙餐厅,老板是位瘦瘦高高、很有绅士风度又很勤勉的西班牙人,他说话不多,但擦桌子、端盘子,非常敬业。那儿的西班牙菜口味纯正,价格却差不多只有上海的1/3。挑个临窗的座位,宁静的宿雾夜景正是佐餐的最佳伴侣。

    CHIKA-AN便餐

    位于Juana Osmena Street上的CHIKA-AN,是一家类似“避风塘”的休闲餐厅,不同的是,那里以供应自助餐为主,需要的话可以另点几道菜。特别推荐的是一种乌黑乌黑的烤鱿鱼,千万别为它的模样吓到,很好吃的。

    马尼拉掠影

    菲律宾受西班牙人统治300多年,西班牙遗迹随处可见。马尼拉的市中市(Intramuros),原是西班牙人聚居的城堡,也是最初的马尼拉市旧址,曾被誉为“世上保存最好的中世纪城市”,虽然在二战中毁坏严重,至今仍在不断地修复,但漫步其中,给你的感觉仍像是走在西班牙的古老小镇。

    圣地亚哥古堡

    城中的圣地亚哥古堡,曾经是囚禁和处决政治犯的地方。关押菲律宾国父黎萨的囚室,现已改为黎萨纪念馆。当年西班牙人为了坚固城墙,是用火山石沾了鸭蛋的蛋清砌起来的。现在的城墙上仍留有当时的炮台,而城墙外是大片大片的高尔夫球场。

    城内有很多建筑被改建成了博物馆、工艺品商店和餐厅,最令人感兴趣的是一座保存完好的西班牙府邸,从进门的马车道、空中花园到厅、卧、厨房、卫生间,都让人身临其境地感受到当年西班牙贵族的生活奢华。

      马尼拉日落

    著名的马尼拉日落,把宁静的马尼拉湾渲染成一片金黄,夏日里还常会见到彩虹当空。日落大道很长,椰林婆娑,连着黎萨公园、国会大厦、国贸中心、椰子宫等很多标志性景点,如果租一辆自行车边骑边赏,也别有情趣。在Aristrocrat可以吃到马尼拉最好的烤鸡,近旁还有“最奢侈”的美国大使馆――占地之大令人惊叹。

    住宿与购物

    在马尼拉的短暂停留,最好是住在马加地市(Makati)的半岛酒店或香格里拉酒店,因为它们的旁边就是大型的百货商场,如果你无暇逛街,可以只去一家MS看看。在MS的地下超市,有很多的手工艺品可选;菲律宾的芒果干与国内的口味不同,非常好吃;吕宋雪茄举世闻名,可与古巴雪茄相媲美,价格却非常便宜,是馈赠朋友的佳品。

上一篇:[多图]纵情芭堤雅:跟着节拍疯狂起舞
下一篇:[多图]越南记忆:似曾相识的闲散时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