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柬埔寨 > 柬埔寨

柬埔寨:微笑吴哥 时空交错最后一抹花开

      晚上五点的航班,飞往暹粒。出关后,坐上机场的出租车直奔暹粒,司机是个腼腆的大男孩,自我介绍说22岁,并希望提供我们在暹粒的用车服务,他为我们介绍了庭旅馆,但偏僻,我们要求在闹市中下车,三个女孩子背着大包自己找住处,一家、二家,现在是旺季吗?竟然没有三人间。转眼间,天正变黑,在这个极为陌生而又曾经战乱连连的地区,心里真有点恐怖,三个人边走边商量怎么办,正在彷徨,一个戴眼镜的帅小伙从背后走来,追上我们中文问道:中国人吗?“当然了!啊,你也是中国人吧?”兴奋溢于言表。这样,Tiger成为我们的“天使”,我们的运气好到了极点,他介绍一家台湾老板的青年旅社,但还是没有三人间,不过,老板答应加床,我们有些不甘心,还想找找看,Tiger帮我们说情,为我们保留半个小时。

    我们又背着包走在街上,看到一家新开的旅馆,碰碰运气,还真的有一间三人间呢,房间干净整洁,别在意装修的味道了,能洗澡就满足了。将这个消息告诉了Tiger,他撇撇嘴,:25美金/间夜,你们太奢侈了吧,我住的是5美金/床。我们邀请他参观房间,看过后,他说,难怪呢,房间真的不错。其实,我们最在意的是,这里感觉安全。

    放好背包,Tinger带我们去吃饭,是他常去的一家中餐馆,听说有中餐,我们狂喜,拉着Tiger向外跑。

      中国式的大红灯笼高高挂在餐厅口,里面竟然是小桥流水,竹木回廊里坐着客人,桌上闪着烛光,中西合璧。四个人坐定下来,点了几样炒菜,Tiger又撇嘴:太多了,我每天来这里,只要一盘炒饼,非常好吃。 “我们要请你吃饭,你是我们的贵人。”Tiger不干:我只要炒饼,自己付钱。Tiger来自中国南方某地,被公司派往泰国工作已两年,利用休假,他独自来吴哥旅游,晃荡五天了,就要离开。热心的他为我们提出建议,行程中的重点,画出线路图,更耐心的提醒我们注意事宜,把他的经验毫无保留的传授给我们,我们简直视他做救星。结账时,Tiger不肯接受我们的晚餐谢意,执意要分摊餐费,我们三个也不肯同意,最后,老板从中调解,Tiger付了炒饼的费用才罢休。有时候,同样敏感的人,都不愿意亏欠他人,那是对自尊自爱的交代,即使只有一面之缘。

    Tiger后天就要离开,明天不知道能否再碰面。

      微笑 微笑

    早上5点半,黑蒙蒙的天,街上的车已匆匆忙忙,车灯闪烁,小摩托风驰电掣,载着要去看日出的游人。买好三天的门票,夹杂在人群中走进吴哥,虽然之前看过无数关于他的图片和介绍,置身其中只有更深的震撼,苍茫的建筑所散发的氛围,不由得惊叹人类智慧的发挥。此刻,这里人已经很多,坐在台阶上的、池边的、草地上的、窗台上的,都静静地等待着太阳显身的那一刻。

    晨幕中,吴哥窟五座莲花蓓蕾似的佛塔高耸入云,呈美丽的三角形,第一次看到直线也能勾勒出这么动人的形态,如一坐舞台上的背景默默期待着主角的上场。天边已渐渐发亮,浅红色、玫瑰色、橘红色,太阳应该起床了吧?无数双眼睛期盼的那一刻始终没有到来,云彩遮住了太阳出浴的动人风情,人群开始蠢动,如退潮般离去,来到池边,佛塔的倒影巧妙的雕刻在池中,显然,这两座池水就是为了吸纳美丽的影子,设计得精妙绝伦,计算得毫厘不差,池内的睡莲花瓣上也深深的烙着印记。

    离开这里,我们赶往巴戎神庙,巨石堆成的佛面都挂着淡淡的笑容,佛陀的表情微微然含笑,人们叫它做:高棉的微笑。隐含着喜、怒、哀、乐等多种情绪,这是种种人生态度吧,在迎接荣辱时需微笑面对。面对这样一副副神秘的面孔,这些微笑超脱于世外,看透红尘,站在每一座面孔之前,仔细端详她的眼神、嘴角,洋溢着安静祥和、自在庄严,纵然经历百年风云变幻,依然故我。整个巴戎庙是由54座大大小小的宝塔所组成,每个塔尖都刻有四面佛陀的神像,放大的微笑,令世人汗颜,当下,在我们一味追逐奢华与享受奢华之时,遗失了太多淡泊、高贵的品行,在我们倡导压力与竞争之际,找不到自我与心灵的位置,匆匆忙忙的奔走时,一路遗失了本来的安静,投身于喧闹的虚荣时,本企图获得尊敬,却毫无踪迹。

    一整天,坐在佛陀的笑容里,回想往昔。

    晚餐,选择了另一家中餐馆,只因为老板是个北京人。四个同乡聊起了北京的变化,老板对我们讲起了他远离家乡、在外拼搏的苦乐,是个爽直乐观的人。饭后,在街头散步,走过几条小街,绕过喧闹的酒吧街,天色已晚,没有路灯,借着月光摸索回家的路,戴安娜突然神色紧张,拉着我和阳的手紧走起来,并且低声说,那个男人,跟着我们走了好久,就在我们身后呢。我和阳一起回头,立刻大惊失色,那男人披着一件黄黑相间的毯子,头发乱蓬蓬竖立,赤脚,一双大眼睛毫无表情,直直地看着我们。战乱的恐惧立刻打乱了我们的心绪,心跳加快,害怕那个男人夜袭我们。三个人一起装作镇定,向着有灯光、有人群的地方疾走,看到了大批的游客,我们方稳定下来,猜测着那个男人的意图,是乞讨还是攻击?又走了一段,那个男人不再跟随,我们便决定立刻回旅馆,再也不肯出来。

    第二天晚上,在红灯笼餐厅碰上Tiger,讲给他听这件事,他笑我们胆小:不必紧张,这里人性情最是温和,不会伤害你们的,看你们吓成这样。也许,这世界,男人与女人对它有不同的看法。

      美女雕像

    藏隐于原始森林的吴哥窟,是高棉古典建筑艺术的高峰,它结合了高棉寺庙建筑学的两个基本的布局:祭坛和回廊。祭坛由三层长方形有回廊环绕须弥台组成,一层比一层高,象征印度神话中位于世界中心的须弥山。在祭坛顶部矗立着按五点梅花式排列的五座宝塔,象征须弥山的五座山峰。寺庙外围环绕一道护城河,象征环绕须弥山的咸海。吴哥的布局寓意代表宇宙,高塔代表山峰,塔外代表土地,护城河代表海洋。

    黑灰色的砖石建筑内,留有大量的石雕石刻,堪称宝藏,庙殿墙壁上,无数的女神雕像婀娜起舞,体态丰腴、姿态优雅,配饰精美,展示着印度舞般的高难造型,面带微笑却拒人于千里之外,难以捉摸,石刻美女工艺精美绝伦,仿若真人,个个都是细腰丰乳,充满吸引,令女人自惭形秽,令男人谓之向往。难以想象出,这座墓址为何如此奢华,墙壁内美女如云,该是怎样的香影鬼魅,引人魂魄,逝去的魅影憧憧,那些精灵的灵魂已依附在飞天女神的雕像上,千万年的舞蹈着,没有疲倦的那一刻。

    壁刻的另一部分,便是男人,战争的场面血腥残暴,天上人间一片战乱,国与国、人与人、人与神、神与神,史诗中的故事片段慢慢浮现,画面展现了人类另一面貌:征服欲望,在厮杀掠夺中满足。战胜者的表情高调傲慢,战败者则恐惧惊慌,历史就是这么重复的向前吗?古今中外,上演着类似的敌对战争故事,在我看来,都是同样悲哀。

    整整一天,在回廊中徘徊,在硕大的浮雕前欣赏,仰望高高的尖顶,又觉得人是那么矛盾复杂,这座人类修建的寺庙都城却让我们感觉人类如此渺小,都说世间万物自有生存法则,唯独人类,在打破规矩,干涉其他物种的领地和规律,这是进步还是1,是不是会有揭密的那一天。

      女神庙相遇

    在家嗜睡的三个人,在这里,每天早上都五点半出发看日出,在这里的时间变得特别珍贵,害怕浪费每一份每一秒。

    塔普伦是电影《古墓丽影》的取景地,古树缠绕着庙宇,仿佛要将这寺庙连根抱起,树木是这里的绝对主角,姿态各异,盘根错节,枝杈伸展,有些则老态龙钟,活有千万年,仿佛如树妖,想起李碧华的小说开头:千年古墓传出一声叹息……故事由此开始,也许,千年万年的忍耐,真的是等待了结前世尘缘的恩怨,每日,她都要睁开双眼,在人群中寻找记忆深处的回眸,如此漫长、多么痛苦。

    女神庙以精美的雕刻艺术出众,细腻的传神刻画,彰显工匠精湛技艺,即使群雕也一丝不苟,人物形象个个出神入化,光滑洁净,如有血有肉,正在翩翩起舞。不知道这么心思、耐心是怎么孕育在心的,没有什么鬼斧神雕,是一份完全付出的虔诚之心融化在每一刀中,现代社会中是绝对没有这样的艺术品的,没有信仰、没有虔诚,无法付出。

    在女神庙,碰到了另一伙同伴,他们因为腹泻,无精打采,而我们听从了Tiger的叮咛,一直在超市买水喝,健康神勇,令他们诧异。非常感谢Tiger事无巨细的帮助,他今天已经离开暹粒,开始新的路程,暗暗祝福他,希望他感受人生更多的精彩。不管是相遇与分离,都给彼此留下美好的记忆吧!

    下午,再一次来到吴哥窟,竟是这么依依不舍,在回廊中1到傍晚,爬上塔身陡峭的台阶,在神圣之高处,坐在石阶上等待日落。暮色袭来,夕阳渐远,大地平静,所有人都安静地期待目睹太阳夕下的那一刻,天空有飞鸟的翅膀,似乎在寻找夜晚栖息的家园,树木、池塘、回廊,都在暮色中隐退,唯有高大的殿宇,影子般伫立。当太阳收起光辉,晚霞也退到幕后,最后一抹橘红花开了,吴哥窟似披上了一件黑衣,鬼影般隐藏于丛林之中。

    清场的锣声响起,几个人依旧坐在台阶上,感受寂静,无数的傍晚,它都寂寞的看着游人离去,明天,又是一场新的人间舞台,更多的人来欣赏几千年前的人类印记,带来阵阵惊叹和痴迷的目光。

    僧人们走在我们三个人身后,犹如一扇黄色的大门,关闭了时空的错觉,结束了三天来彼此的对视。

      巴肯山——日出日落

    登上巴肯山远眺,群山嶂幕,晨曦漫漫,云雾笼罩在天地间,坐在高高的台阶上,静静地观看大自然缤纷的演出,如果,在每一次身心疲惫之后,看到这样的景观,是消磨斗志还是鼓起勇气继续人肉搏斗?没有答案,因为在北京,看不到这样美好的日落,污染、可吸入颗粒物蒙住了我们的双眼,大自然壮丽的美色无法进入心田,于是,更多的人一次次逃离北京,找寻人类共有的美丽风光,即使是短暂的几日也好。

    秘密——遗失的历史

    柬埔寨人,始终认为吴哥不似人间之作,而是神话传说中的故事世界,是神灵从天堂指定了天上的建筑师,派遣而来,作为制造人间的使者,建造而成了这样宏伟的庙宇。

    19世纪以前,当地的柬埔寨人都不知道吴哥窟的存在,亦不知晓丛林中隐藏着神祗。吴哥的发现者法国生物学家对世界渲染说:此地庙宇之宏伟,远胜希腊、罗马遗留给我们的一切,走出森森吴哥庙宇,重返人间,刹那间,犹如从灿烂的文明坠入蛮荒。这,才使吴哥从森林的沉睡中复苏,40年后,吴哥开始被呵护至今。

    据历史记载,吴哥是一个曾经繁荣六百年的王朝,但他的文化竟一下子忽然中断、忽然消失在历史长河中了,不管是外敌入侵还是天灾1,却无法使一个民族的人群突然消失,那么曾经的一百万人口迷失到了哪儿里?

    这个世界迷城众多,也许,人类真的很脆弱。

      金边——不归人

    早六点坐上大班到码头,计划坐船到金边。车子在土路上颠簸,又驶入一条居民区,说是居民区,不如说是难民区,肮脏、拥挤、贫困。蓝红道的棚子就是家,一张床,住着大人和孩子,车子驶过,一览无遗。人间充满着不公平,有的人一掷千金,只为虚荣,有的人生存只是一顿饭。看着车外的情景,全车的人都默不作声,这条悲哀的路呀,什么时候可以走完。

    终于到码头了,坐上一条中型快艇,向金边驶去。

    依旧沉浸在刚才的不忍中,万能的上天呀,至高无上的统治者,看看你的子民,谁来解救他们,难道他们就该接受煎熬,无法摆脱苦海孽缘。

    船舱外,景色一片模糊,分不清人间、地狱几重天。

    洞里萨湖绿色的湖面,可是洒在人间的一粒眼泪。

    湖面有白鹭掠起,芦苇丛飘来荡去,湖心若干小岛泡在水中,快艇乘风而去,岛上依然故我。

    中午两点,抵达金边码头。岸上,众多家庭旅馆的巴士车招揽游客,随便找了一辆,仅载着我们三名游客到了一家“周末旅馆”的客栈。这是一家华裔家庭旅馆,坐落在一条小巷子内,僻静、安逸,三层有个大露台,晚上,蜷在藤椅里仰望星空,虽然是盛夏,却感夜凉如水,也许是星光太过冰冷,总有一份寒气袭来,这迷人璀璨的繁星,距离地球遥远,又怎知人间冷暖。

    第二天,一早参观大皇宫。早上七点,在一楼吃早餐,那里,已有一位客人1在桌前,对牢笔记本电脑操作,是亚洲人的面孔,老板娘告诉我们,这位客人来自日本,在此地已居住一年有余,为游客提供上网服务,收取上网费支付开销。他一直这样安静地坐着,一言不发,每天他都这样度过光阴,也许逃离压力来到这里,就是想这样简单之极的生活吧。

    大皇宫自是有皇家气派,真金白银堆砌而起,正殿内地面,由黄金铺就,脚踩在上面,就能身价倍增吗?不过,这充分符合现代人要求,实惠要看得见财富要摸得到,金子般的心,谁会去理会,当下流行穿金戴银,谁肯把心点缀得发光发亮。

    离开大皇宫,在街头闲逛,车少、人少,只有出租车、人力车热情的招呼着游客。找一棵大树,坐在树荫里,看街头行人,观光客倒是比当地人多,近处,那几位同船而来的老外,甜蜜牵手而行的金发男女,茫然无措的旅行团员……

    金边的最后一晚,三层大露台上,依旧蜷在藤椅中,繁星上演最后一场的闪耀,远处,不知谁家有孩童,哪儿里有池塘,最后的蛙鸣点缀了气氛。

上一篇:迷人的朱家角古镇
下一篇:班加罗尔:印度的IT“硅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