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以色列 > 以色列

以色列:给上帝捎张小纸条

  犹太人认为上帝就在“哭墙”的上方,这里距离上帝最近,所以,不管你有任何愿望,只要写下来,塞进墙里,上帝都会让你如愿以偿。而一个人不管在世界上哪个角落,只要寄出一封上写“上帝收”的信,这封信十有八九会被送到耶路撒冷,因为耶路撒冷是“圣城”。我自然也不能免俗, 能有幸亲自到耶路撒冷给上帝塞纸条许愿的人,毕竟是少数,虽然不是教徒,但对上帝有所祈愿(人就是这么贪婪啊),于是掏出纸笔,写上心愿之后才发现,很难给它找到驻足之处,墙缝里已经塞满了写着人们愿望的小纸条,好不容易才把纸条塞进去。

    比起我这样现实的游客,哭墙前的大多数犹太教徒要虔诚而心静,不少人都是整天坐在墙前面,男人一律黑色装束:黑礼服,黑檐帽,黑皮鞋,留着大胡子,犹太教徒最常见的还是戴着“卡巴”(一个针织或钩编的无边浅底小圆片,有蓝、白、黑、花等颜色。犹太男子用它遮住头顶的一部分,以示对上帝的敬畏) 居多。一些正统教徒带着高高的皮帽(据说夏天也不摘下),犹太教正统派(Orthodox)是犹太教派别中最大的群体,自视为惟一正统的犹太教信众。其最大特点是拒绝犹太教的任何变革,坚持“天不变道亦不变”的原则,确信整部《妥拉》是上帝在西奈山上赋予摩西的神启,犹太律法是不能改变的,所以必须严守犹太教的传统信仰、律法和礼仪。

    学过圣经和塔木德而担任犹太人社会或犹太教会众的精神领袖或宗教导师的人叫拉比(rabbie)。拉比一词原指最早的犹太教法学博士,他们从公元二世纪到十三世纪间一代接一代地专门研究《旧约》和犹太教教义。正如佛教寺院里和尚的工作是念经打坐,在哭墙前诵读1祈祷和诉说也是拉比徒们的工作。每日做三次祈祷,认真学习《妥拉》,恪守库舍尔饮食法(犹太教饮食规定),严格遵守安息日的各种禁令。在以色列,正统犹太教徒不用工作,终身受政府奉养,只管研究1。一句话:活到老,学到老。

    只是看到他们诵读经书的样子略显滑稽,个个摇头晃脑,后来一问才知道,原来犹太教的规矩,念到圣人的时候必须要点头,众人捧着经书不停地点头哈腰,口中念念有词。而做正式祈祷时,要准备好两个装“圣书”语录的小羊皮袋子,一个戴在头上,另一个捆在手臂上,身上披一件特制的披肩,这就是祈祷服,现在也允许女子身披祈祷服了。我看着教徒们在祈祷时,面对哭墙,前仰后合,虔诚之态令人肃然起敬。教徒除了研读圣经,一项很重要的使命就是结婚生孩子,按照《圣经》的话说,就是要使得“后裔极其繁多,甚至不可胜数”。对养育子女多的教徒家庭,以色列政府还有额外的补贴,此外教徒还可以不服兵役。

    由于犹太人相信哭墙的上方就是上帝,所以凡是来这里的人都一律要戴小帽,因为他们认为,让脑袋直接对着上帝是不敬的。而且女人祈祷完要倒退着离开哭墙,以示对上帝的敬重。

    看着面前许多徘徊不去的男女老少祈祷者,或以手抚墙面、或背诵1、或将写着祈祷字句的纸条塞入墙壁石缝间。而历经千年的风雨和朝圣者的抚触,哭墙石头也泛泛发光,如泣如诉一般,让人肃然起敬的似乎不是这哭墙,而是这些代表着某种精神的犹太教徒:口中念念有词,前后左右的摇动,如同哭墙上不屈的杂草;面对圣墙,双手而依,嘴唇在墙上轻轻一触,是否流泪,不得而知,也许在心里吧。

    广场上不时有鸽子破空而过,拍打着翅膀掠过人们的头顶,伫立在高处墙间缝隙里,头顶上金顶的圣岩清真寺俨然屹立,下方哭墙,骤然感受到那种辐射,哭墙逐渐在暮色中沉默着,wailing wall在犹太教徒的心里,我想不仅仅是一个地名吧,更深刻的可能还是一种精神、一种信仰,是犹太民族2000年来流离失所的精神家园。面对着这残垣断壁,很难想象正是这面墙,支撑着不屈的犹太民族,看着白墙前立着的黑色身影,合掌抚墙,默然低头的片刻,几千年骨肉流离失所的痛苦都融进了人墙的阴影中。

    如果上帝真的能够收到人们的小纸条,那我希望他第一个满足的愿望就是给这座距离他最近的城市和平,因为忠于和上帝誓约的民族理应最先得到上帝的恩惠吧!

上一篇:一石二鸟计:吉隆坡机场购物
下一篇:新加坡:全城热卖 低折奢侈品吸引十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