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泰国 > 苏梅岛

苏梅岛:不经意的美丽 迷失在大洋深处

    

    面对大海的那一瞬间,我已说不出话来。人类往往以征服自然而自豪,可在那一刻的我,完完全全被眼前的美景征服。

    住在离大海只有十几米遥的木房子里,我知道,这是一个充满海景的居所,可每一次望向窗外,无论清晨、午后、或黄昏,还是被震惊!那样的浩瀚无际,蔚蓝平静。

    沙滩漫步,水中畅游,海里拾贝,夜观星辰,月下静卧……一切就那么自然地发生。那样不经意的美丽。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在有意无意地为刚刚旅游归来的小岛做某种宣传,更不知道如果是那这样的宣传会有什么样的意义。有的时候,我自私地问自己,为了那份原始的美丽不被外人破坏,为了美丽的气息不被喧哗与垃圾冲淡,我们是不是更应保持沉默?

    可小岛自身已不甘纯美的原始的寂寞,七十年代初被一群国际天涯背包客满怀惊叹地发现之后,苏美岛(KOH SAMUI)不再只意味着泰国湾地图上的一点点陆地,也不再仅仅属于岛上近四万渔民自己享用的天堂。泰国政府视其为自己领土的一颗闪亮的明珠,将其大张旗鼓地向欧美宣传起来;当亚洲游客还只是醉心于曼谷、巴提亚、普吉岛的异域风光和自然美景的时候,当成群成群的游客被旅行社批发蜂拥到这些目的地的时候,苏美岛只在泰国狭长土地的这边浅浅地微笑着,并一如既往地惊世美丽。

    她的恰到好处的名气,她的泰然自若的神态,她的绝不哗众取宠的内敛,已让多少背着背包迢迢千里赶来的人刹时迷醉。飞机从曼谷出发,告别了如坐落于大型园林般的首都之后,穿越茫茫大海,四十分钟后,清新翠绿的陆地开始印入眼帘,是苏美岛伸展出来的东北角,飞机在缓缓下降,看得见海岛东部绵延七公里长的那片沙滩了。降落的地方,是我见过最浪漫也是最小的国际机场。建筑物只有两三个开放式的茅草亭;候机的人们,或躺在草地上看书,或捧了新鲜椰子靠在造型独特的木椅上吸,或在园中漫步聊天……领了行李出来,椰林里停了几辆小面包车,说惯了英语的寻客的司机叽哩哇啦和我说起了泰语。许是见我这个机上下来唯一的亚洲游客觉得亲切罢?还是我的黝黑皮肤的长相让他有认同感?

    大部分游客是预订好住宿而来。我在网上看来看去东边沙滩西边夕阳北边大佛景南边遗世独立不知选住哪里好,也就没有预订,和司机讲好一百五十铢的价格,和着他搭上的其他乘客去实地考察几处bungalows,这个岛上没有任何煞风景的大型宾馆,只有管理服务极佳的农舍般的一栋栋木屋。终于不舍沙滩贪婪的吸引,我选好了自己海边的两日居所。

    椰子树高高地舒展,沙滩洁白细腻,海湾风平浪静,大海明镜一般自浅白到碧绿再到蔚蓝在眼前铺展到天边。游到离海很远很远了,人却还在脚可触地的地方,低下头看得见水中的一切。如此纤尘不染晶莹剔透,让我怀疑这片海已吸引游客近三十年的事实。沙滩上盛开着一排排伞花,晒太阳的人不少,有的穿着极少扒在躺椅上整日曝晒,务求晒出一身蜜糖色;有的戴了太阳镜阳光下读一日的书;有的一家几口玩沙堆……没有谁受谁的影响,每人来到这里,放下生活的重负,做自己爱做的一切。欢声笑语也被绵延沙滩和浩瀚大海的魅力所掩盖。你觉得自己是自由自在的。

    在这里,繁华离你很远,喧嚣离你很远,匆忙离你很远,在穿越那片1大海的时候,这些都被留在了后面。游客们的到来,不是所谓的带来文明改变当地人的生活,而是自然而然地融入了当地特有的做自然之子的散懒的生活形态。岛上的居民,由于历来交通和文化的原因,更愿将自己视做“苏美人”而非“泰国人”。每天几十班飞机及海船的进出无疑为当地人带来了许多商机,但再想做生意他们似乎也绝不愿以放弃自己的生活方式为代价。这是我在他们身上看到最具魅力的地方。沙滩上有走卖面质衫裙的,有为人画纹身的,有替人按摩的妇女,经过的时候,无不笑得一口灿烂,“Good morning!How are you today?”你要微笑着回答他们,说很好我不要,他们再不会缠你。有人挑了担子卖烤玉米,我嘴搀起来,二十泰铢交给他,便冲进海里去游泳,十分钟后,他在岸边高举玉米哇哇大叫,取过玉米谢过他。这玉米烤得,刚刚熟透却不带半点黑焦,洒上薄薄一层盐,甜咸清香恰到好处。

    第二天一早去报了名,参加苏美岛中央的山地热带丛林游。吉普车将我们拉到林中,便换乘大象,两人一组坐在象背朝山林高处走去。骑手们是十几岁的娃娃,一路吆喝一路短歌,也不理会我们一会儿大呼小叫一会儿赞叹拍照。密林深处,山势越来越陡,不得不弃象步行。我们的“导游”,是一美国女子,本来做训兽师的,嫁了泰国人,法律不许其在泰国工作,便来到这里,在山林中做了自荐导游,靠收取小费过活,她是健谈、快乐而知足的。终于到达了飞瀑,瀑下一汪深潭,是天然游泳池,个个忍不住都跳了下去。瀑布跌在岩石再拧成一股股冲荡过来,将背靠了上去,冰凉舒畅的感觉涤荡身心,所有人都大叫起来。

    海滩的夜晚,宁静安详,海浪拍击岸边永恒的声音仿佛是种呼唤,你会止不住除去衣衫又沉入了进去。黑夜无边,热带音乐自远处若有若无地飘了过来,而在你周围,只有星空和大海,你游动双臂,带来海水中无数莹莹星光,环绕你的身体,又自浅而深地潜了下去……

    下玄月直到午夜才慢慢从海里升了起来,此时我已在露台上发呆多时,天空的星座我不懂如何去读,却看见了银河的光辉。此时思想是静止而又飘远的,面对如此亘古不变的一切,我能参与已是满足,还能有什么更深刻的存在呢?

  

上一篇:[多图]苏梅岛 迷失在大洋深处的美
下一篇:女游客巴厘岛旅游摔成骨折 理赔长达半年未到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