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越南 > 越南

越南印记 情陷西贡迷失美奈

    

      我将美奈的海洋味道带了回来

    我将西贡河水藏在身上带了回来

    我将Hugo Boss的味道留给了他,同时带走了追忆

    我将更多记忆存在脑中,带了回来

    最后,始终没有问他,如果我们在一座城市,是不是会有故事发展,又或许故事不如现在般精彩。

    如果可以,我愿意时间再多些,再久些……

    从西贡打算一路北上入境回国,在去芽庄的车上,没决定在美奈停留,感觉和应该和西哈努克差不多。

    一路安静的听音乐,看LP。边上的男人试图和我说话,问我是不是日本人。同样的问题重复太多,没好气地回答我是中国人。他说到曾经学过中文,但是太难。他叫Patrick,美国纽约人,在西贡生活、工作了3年,会说不错的越南语。我们开始聊天,他不断地对我说美奈有多神奇,一半是海,一半是沙丘,奇异的红色晚霞笼罩整个沙滩,美的像画……在他不断蛊惑并感觉他不是坏人的情况下,我冲动地在美奈下车,与他共同分担一个14美金、有着两张床的房间。

    我们在美奈下车后,他经验丰富地先租了辆摩托车,载我去他朋友已经为他留好的GH。因为是临近新年,所以GH特别难找,几乎全爆满。沿路经过海洋,蓝色的刺眼,在海岸线极长的美奈,我期待着漂亮的景色以及想着我对身前这男人没兴趣,虽然共居一室,但应该不至于发生什么故事。

    到了GH,见到了他朋友Joe,感觉友善、和气,也是纽约人。整理了下行李便同他们一起见另个朋友Greg,德国人,心理医生。我们4人去Shipping Club吃饭,穿过满是绿色的东南亚植物及美艳的不知名的花朵,四处烂漫盛放。黄色的建筑、桃红色花朵、绿色植物,远处蓝色海洋,强烈的色彩对比,像极了东南亚天堂。

    坐在室外,看着海水享受完越南地道的PHO后,我们讨论去传说中的沙丘。

    回GH换了衣服,三辆摩托车行驶在海边的公路,路过一个类似港口的地方,许多小船停泊,远望好似成群舰队,很是壮观。空旷的公路上不时会有动物威武过街,沿途的电线弯曲悬吊,蓝色的天空,红色的沙土,超速的摩托。在经过好几个黄色沙丘、为动物停留下好几次后,终于到了传说中的“Sand Dune”,我们赤脚行走,见到半月型的湖泊,明净亮眼。在沙路上行走,穿过一片小树林后到了成片的“沙漠”,我们不得不在软软的沙子上继续翻爬。在到达最高点,彼此玩沙捉弄时,恰好夕阳到来。金色的阳光洒在“沙漠”上,一片金色,成群成片的金色。沙土上我们的脚印成规则形散开,远处的湖面也被洒上了金色,顿时每个人都是金色的。

    晚上带着一身沙子回到GH,主人热情的招呼我们一同吃晚饭,原来是越南的除夕,早中国一天。我们品尝美味的地道越南菜,与来自不同国家的朋友们聊天。完后又去海边的Club喝酒、看星星,绕着海滩边的篝火跳舞,兴奋了从沙滩上跳到海水中,任凭海浪冲击。

    一个金发男孩闯入别人的相机被我嘲笑,我们像傻了似的不停地对着彼此哈哈大笑,他手上一大桶的酒到处送人分享。他拉我到海滩,差点发生不该发生的。他有着好看的金发、好看的黄色T-Shirt以及特别的绘画,只是我突然从酒精中醒来,拒绝了一切。回Club找到Patrick他们,觉得他们是安全的。困了和Patrick回到房间,在各自床上安静的沉睡。

                  

       

    早上醒来,床头多了一杯冰咖啡,奶和糖的比例刚好。见Patrick不在他床上,感慨这个男人挺有心的。

    他回来后,见我起床,便带我去看舞狮,和我们中国舞狮一样,不同在于那里都是10岁左右的小男孩操控。有些东西很中国,有些东西很欧化。给中国家里打电话,给父母放心。

    下午懒散地在海滩边晒太阳,听音乐,研究LP……

    傍晚太阳没那么厉害的时候,我们去Fairy Spring玩。从山上流下来的水一直延伸到海里,我们逆流而行,双脚沉浸在水中,印着红色的沙土,水流自然成了红色。一群孩子挑着被人遗失的拖鞋,一杆子!沿着红色的水流行走,攀爬红色的沙山,在高处见到成群的绿色椰林。我们滑沙而下,夕阳印着晚霞散开,由粉红过渡到浓烈的火红,像是燃烧了整片天空、整个海洋。

    晚餐在当地最好最正宗的意大利餐馆,Greg和Patrick十分绅士地照顾我。

    晚上Joe的越南女友Thao来美奈,零点是她的生日。我们依旧在海边的Club看星星,坐在吊床上随意摆动。Thao长发飘飘,是越南刚出道的小明星,正在一部影片中扮演学生,穿着典型的奥黛,清纯的叫人心动。有趣的是她发不正确“Patrick”的音,总发成“Batris”,而为了尊重男友Joe的好友,她十分努力地要发正确,于是我便教她千百遍。

    Patrick和我去海滩边散步,留下更多两个人的空间给他们,同时也给了我们。我们站在沙滩上看星星,说着曾经的经历、未来的期望。他想要去更多的国家,拥有一艘船。然后结婚生子,带着一家人航行。我开玩笑说他必须找个会游泳的太太。把我们给惹乐了,彼此追逐着,累了就坐在海滩上。我们看着星星,轮流唱歌给彼此听。海水不断蔓延,拍打着我们双腿。他唱着《Yesterday》,回望我,海水将我们都打湿了,他吻我。在我们吻地很激烈的时候,Thao和Joe突然出现,把我们弄的都不好意思起来。时间不早,于是四个人一同回GH。

    中午醒来,依旧是一杯冰咖啡,熟悉彼此的默契。

    下午在海滩边的馆子吃午饭,看人在大风中玩Kite滑水,边上的人淋浴将水溅在我身上,Patrick绅士地打开大本菜单,围着我将我圈入他怀中。

    海滩玩耍,Patrick带我划着小艇出海,看似强大的海浪一旦划过便是安静。我们努力地越划越远,远离海岸。海面平静,任由微风吹打,我们的小艇也随波逐流。躺着享受阳光,看着无边无际的海洋,海天一色的交织,如此沉静。

    晚上Joe悄悄地为Thao准备生日,我们暗中帮忙。在Shipping Club晚饭后,当Thao见到推来的生日蛋糕时,忍不住掉泪了,她给了Joe最甜蜜的微笑和吻。我将柬埔寨带来的民族布和泰国的首饰送作生日礼物。

    席中,Greg巧遇前女友,是那样之巧。他前女友是越南十分有名的歌星,长的酷劲十足。那晚,Greg没有和我们一起离开,之后听说与前女友深谈到很晚。

    Patrick每天都会在我床头准备好一杯冰咖啡等我醒来,习惯了清晨的咖啡醇香,习惯了清晨的海浪拍打,会舍不得离开这样如梦的生活。然而很多故事都必须要结束的,好似我该要离开美奈去芽庄,他们要回西贡一样。

    Patrick带我去查票价,新年里价格上扬,从美奈到芽庄与到西贡的价格是一样的,若是跳过芽庄到顺化,我必须连续坐16个小时的车,考虑再三,终于还是决定和他们回西贡,然后直飞上海。

    于是,我因为不小心美奈的停留,因为习惯了清晨咖啡唤醒我的味道,因为经不起16小时的长途跋涉,和Patrick回到了西贡。                

  

上一篇:[多图]朝鲜印象 最后的默片时代
下一篇:纵情长滩岛 妙不可言乐不思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