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朝鲜 > 朝鲜

朝鲜印象 最后的默片时代

    

    颂歌,〈词海〉第1846页解:“从天而颂,孰与制天命而用之?”。我想,生活在社会主义国家,我们对颂歌大都不陌生。在七十年代的中国,我们听的最多的就是“颂歌”,也叫“革命歌曲”。我记得有一首叫:“无产阶级0就是,就是好,就是好,……”现在想起来还是怪怪的,不知那时候为什么那么朗朗上口。也许是当物质文明跟不上时,精神上特别需要强化了的坚强吧。当然,像《东方红》这样的颂歌还是激励着我们的昨天;今天;明天......但今天,我们的国家已不在仅仅有颂歌。

  

    来到朝鲜的第二天晚上,我们去五一体育场看大型十万人表演的朝鲜史诗般的团体操:《阿里郎》。体育场上展现着色彩鲜艳的画面和整齐的不断变换的队形。当体育场播放朝语解说员带有磁性的浑厚的声音歌颂着朝鲜的领袖,背景台上出现金日成的画像时,看到那么多朝鲜人激动的表情,与我们几天旅行中所见的沉默的在街道上匆匆行走的朝鲜人判若两人。我的感觉很复杂,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当然我们也被感染了,我同老公打赌这种场效应,只有社会主义国家才做得到。不断被强化的颂歌,每天,每天重复的结果:当领袖的画面出现的时候,人们会欢呼;流泪;激动不已。在0中,毛主席接见1时,我们不也是这么的激动着吗?!这种激动帮助人民克服着生活中的困难,“披荆斩棘”向前方。可唱歌可以减少胃里的空间吗?

    在朝鲜我们遇到这样一件事,好友老j在来朝之前,他十四五岁的女儿给他准备了一大袋带给朝鲜小朋友的饼干一类的小食品,让他务必送到。可老j生性缅腆(当然了,给漂亮的“卖花姑娘”的鲜花他可没少送。),主要是朝鲜旅行社极力避免让我们与当地老百姓接触,直到快离开朝鲜时都没有送出去。

    最后一晚,在平壤的旅行社指定的饭店吃完出来,趁导游还在吃饭,我们在街上溜达,看到一个小酒馆。透过玻璃窗看到酒馆的厅里只有一个十几瓦的节能灯,有十几张桌子,没有凳子。店里没有一点音乐,桌上没有菜,只有啤酒。每张桌旁围站着五六个朝鲜男人,黑影绰绰的静静地喝酒。其中有一个桌子旁有一男子对我们挥手,让我们进去。老j马上想起他女儿交给的任务,跑回车上取那袋吃的。我做手势让那男子出来,也不知他没看见还是不敢出来,我看他没反应。老j要进酒馆送袋子,我说:不行,万一伤了朝鲜人民的自尊心,给你打出来怎么办?那一屋子的朝鲜男人,老j一个文弱书生怎是对手。就在我们犹豫之时,那个男人离开了酒桌,向酒馆大门反方向的店里走去。还是老公有经验,他说,等等,那人可能要绕出来,避开同事的耳目。又等了一会,那人从楼后走出来,个子不高,黑黑瘦瘦的脸,一双细眼。老j将食品袋送到他手上,看他有些疑惑,老公从袋里拿出一包饼干比划说:给你的,吃的。看他明白后,我们便向旅行车停的地方走,可走出好远,我一回头见他还站在那,直到看见我们停在旅行大巴士旁,他才转身匆匆消失在夜色中。老公说,他怕被人看见,回家了。这一袋食品给他和他的家带来不小的收入呢。在朝鲜一般白领的收入听崔导讲大约三到四千朝币。而一瓶可乐约七元人民币合朝币一百二十元。一包好烟大约一千二百朝币。当老j如释重负的回到车上,我们夸他给那个朝鲜家庭送去了实在的欢乐,给“卖花姑娘”献花的事回去就不向他家里汇报了。

    在朝鲜的四天这种颂歌般的参观不仅是《阿里郎》。我们还去了少年宫;地铁站,纪念馆;主体思想塔;平壤的广场,这些在朝鲜人民心目中无限美好想往的地方。可生活中,这个能歌善舞的民族,可能表现更多的是沉默……

    在离开朝鲜的火车上,老j问我游记用什么题目?我说:最后的默片。朝鲜给我的印象就像默片时代就要结束,改革开放的春风不可避免的要吹进朝鲜,用不了几年,朝鲜会发生很大变化的。因为,不管怎样人们还是想往;追求和需要生活更美好的变化。颂歌要唱,面包也是要有的。

  

上一篇:[多图]柬埔寨:光影吴哥窟 越夜越美丽
下一篇:[多图]越南印记 情陷西贡迷失美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