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柬埔寨 > 吴哥

吴哥 夕阳西坠诸神的黄昏

    简要内容:下一站前往女王宫(Banteay Srei),不是说柬埔寨真的存在“女王”,实际上它是个女子避难所,对于建造此建筑的真正用意还有很多种说法。女王宫建于西元967年,是座用粉红色细质砂岩建造的宫殿。之前的建筑大多呈现的是黑色或黄色的基调,而女王宫在阳光的映照下,透出如娇羞少女肤色般的玫瑰色泽,十分特别。  如果说在吴哥的第二天是精神文化的享受,那第三天就是视觉艺术的盛宴了。早上有好几个景要赶,导游小宏这些天连续不断地接待旅游团,加上气温也比较高,竟然累的中暑了,所以换了个年纪稍长的导游。这个导游其实基本功很扎实,沿途讲述了很多柬埔寨的历史文化和风土民情,但是由于前一天行程较紧,而且有些同事晚上去泡吧了,所以一大早车上静悄悄的,大家都在补觉。而惟独我精神奕奕,专心志致地“听讲”,并且不停呱噪,骚扰眼皮耷拉的SUKI,其实前天也很累,但我的秘诀在于早餐要了杯咖啡,真是众人皆睡我独醒啊!路上经过皇家浴池(Srah Srang),它是过去皇家举行洗浴仪式的地方,由于是雨季末期,所以面积达700M*350M的“浴池”中注满了水,俨然是个水库,在水底有座寺庙的废墟,在旱季应该可以参观。想来华清池在这座皇家浴池的面前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第一站是变身塔(Pre Rup),又称为比粒寺。这里为古时皇家的火葬场,柬埔寨人死后多用火葬,意外死亡的才采土葬。以前的国王贵族死后在此火化,据说可以从印度教义中的善恶轮回解脱,变身为神,由此而来“变身”之说。Antonio表示火葬场是中国人多避讳之地,所以不勉强参观。但是我们这些百无禁忌的人还是饶有兴致地下了车。比粒寺有两层围墙,东面的外层和内层之间有六座一字排开分列主道两旁的圣塔,里面供奉着国王的父亲、皇后等人,以表示对先人的追思。主道有三层,和前一天的巴孔的台阶很相似,大多数人选择了在一层拍照,因为与之前的建筑相比,这里的确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我和SUKI还是拾阶而上。一个当地小孩在向我推销明信片不成后,居然问我从哪里来,顺带介绍起周围的景点来。前一天紧凑的行程和随处可见的游人让我决定今天一定要坐下来好好的感受吴哥的宁静。幸运的是快8、9点这里还是鲜有游人,也倒难得清净,很符合这座建筑的氛围:庄严肃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东亚文化相近,避忌此类场所的缘故。耀眼的阳光从6座塔后照射过来,塔前镇守着两头狮子,仰天而望,似乎想离天堂更近些。突然,一切变得神圣起来。周围没有嘈杂的人群,坐在台阶上,前面是原始森林,心绪再次沉静,很享受当时的感觉。灵感突发将相机调成了黑白色调,镜头里黑白强烈的对比、阳光下无比清晰的建筑纹路,效果倒出奇的好。或许这才是比粒寺真正的色彩,洗尽人世间一切铅华,回归到世界原有的颜色——最直接的黑与白。

    下一站前往女王宫(Banteay Srei),不是说柬埔寨真的存在“女王”,实际上它是个女子避难所,对于建造此建筑的真正用意还有很多种说法。女王宫建于西元967年,是座用粉红色细质砂岩建造的宫殿。之前的建筑大多呈现的是黑色或黄色的基调,而女王宫在阳光的映照下,透出如娇羞少女肤色般的玫瑰色泽,十分特别。女王宫的规模实在太小,估计再小个子的女子也难容纳几个吧,光走一圈连5分钟都不要。然而就是这样一座迷你的宫殿,每一处都巧夺天工,精雕细诼,令人流连往返。有人将她比做中国的剪纸,有种迷离错综的美。门楣、窗棂、假门、宫墙、屋檐,所有图案和雕刻,细蜜繁复而又奢华至极,所以其艺术价值不低于其他任何一座吴哥建筑。在任何可以发挥工匠们禀赋的空间里,艺术都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据说,这和女王宫采用的石料也有关,它们比吴哥用的其他的石头相比更为坚硬,所以工匠可以深雕刻,随性创作。你能做的只是屏息观看,偶一抬头,就是一幅旷世杰作,你甚至可以用双手轻轻感受它们的细腻精美。精致的门框和窗棂随处可见,很多当地小女孩会趴在上面凝神张望,不经意间,形成了一幅幅浑然天成的人物油画。在这里,不要求你是个摄影家,你是需举起相机,你的作品就能称为艺术。女王宫的外圈被一个池塘包围,池塘边有几个游人正痴痴地凝望着她。我一个人沿着小径走着,试着从不同的角度观察女王宫,那仿佛是在注视着一个美丽羞怯的柬埔寨少女,含苞待放、亭亭玉立。本想再进去走一圈,感受艺术的伟大,但手表告诉我时间到了,又要上路了。

    我们的巴士接着向下个目的地驶去,沿途经过一座和比粒寺建筑风格很接近的庙宇,了解之下才知道是东梅奔寺(East Meben) 。车在一条蜿蜒幽深的小镜前停了下来,这里是龙蟠水池(Neak Pean),古代著名的疗养院。走过100米左右的土路,前方出现了一个大水池,中间有一个佛塔,塔被一条巨蛇NAGA盘绕着,有一座飞马面朝佛塔,踏蹄欲飞。导游告诉了一个故事:佛祖居住在海中的一个仙岛之上,岛被NAGA盘踞,一日海浪汹涌,波涛掀翻了船只,人们纷纷落入海中,佛祖化身为白马游入海里,人们抓住马身而得救。很幸运,现在是雨季末期,马和佛塔都浮在水中,很好还原了当时的情形,这在旱季是看不到的。而我们的代价就是不能爬上佛塔细细观赏。水池的四周分别是四个同等大小的小水池,靠大水池一侧,分别有狮、象、牛、马的头像,据说,过去在水池生长了很多药草后,水就中这些头像中流出,可以饮用或沐浴治病,而且不同的水池功效不同。至今还有虔诚的人们到这里来购买草药圣水驱除疾病,本来嘛,这种事情信则有,不信则无。龙蟠水池的水是从东梅奔寺那里引过来的,而东梅奔寺作为寺庙之外,还是座水利设施,灌溉农田。

                  

       简要内容:下一站前往女王宫(Banteay Srei),不是说柬埔寨真的存在“女王”,实际上它是个女子避难所,对于建造此建筑的真正用意还有很多种说法。女王宫建于西元967年,是座用粉红色细质砂岩建造的宫殿。之前的建筑大多呈现的是黑色或黄色的基调,而女王宫在阳光的映照下,透出如娇羞少女肤色般的玫瑰色泽,十分特别。

    去圣剑寺(Preah Khan)的路上,天空突然乌云密布,转而下起雨来。当地人似乎对这种阵雨习以为常,甚至没有挪动脚步,而是继续之前的工作,孩子们就更开心了,在雨中嬉打起来。一个女儿恬淡地为母亲梳着头,才发现真正懂得生活的原来是他们!于是下了车,收起了伞,踏着坑坑洼洼的小水塘前往这座著名的庙宇。可惜游带我们走的不是传说中那条整整齐齐两大排“林迦”(具体指什么,呵呵,自己查查)的路,也有点遗憾啊~~圣剑寺建于公元1191年,耶跋摩二世给了他的继承人一把圣剑,故得名。我们沿着一条幽静的小路往丛林深处走去,下过雨的天气很合当时的气氛,好象Dr. Jones夺宝奇兵里那样,密林里随时会窜出几个土著人,把你掠进废墟之中。神庙有4个入口,“田”字型结构,据说每个门都被建造的一模一样,宛如迷宫般。细密的雨丝、深绿的青苔,圣剑寺笼罩在一片神秘的光环之下。门的一边有个无头的战士,左手抚胸,右手持剑,伫立于门边,很有几分凄凉之意。以“十字”中心走廊为横纵轴,将一连串塔连接起来,塔之间有一个天井。前后是暗暗小小的塔洞,从塔里再往两边看,又是一串暗暗的塔洞。每个塔好象就是中心向四面延伸着,依稀能看见外面的残垣断壁。沿主干道穿行,忽明忽暗,有点阴森的感觉。而且每一个塔门都比前一个小,穿过它时必须要弯腰抬脚,这样建设的目的是让人有一种压迫感,进而对君王有一种惧怕的崇敬,这点在参观其他寺庙的时候也发现了。圣剑寺原来是有一柄镀金的圣剑的,后来让入侵者拿走了,在一个塔洞的寺壁上有很多小洞,导游说原本镶有很多宝石,也让入侵者掠走了。寺庙中心的石室供奉着国王的骨灰,圣剑寺最好还是跟着导游,要不然非丢了不可。从迷宫里走出,一下豁然开朗,几座小型建筑散落在的草地上,包括一座据说在吴哥独一无二的罗马式圆柱的建筑,青苔和绿树经过雨的滋润散发着别样的情调,凄惨而又绝美,虽然天气条件对照相机而言不是最佳,但我还是试图记录下每处景致。一个随行的出版社美女姐姐说:“相机不能记录下一切没有关系,只要能将这些记在心里,就足够了……

    所以如前面所言,雨季末前往吴哥有着别样的风情:阳光和雨露交相辉映下古老的奇迹。午饭在Angkor Diamond Hotel吃的,据说在状元楼没开张之前,这家中餐馆是“拿母温”的,不过感觉还是比状元楼要好吃些。再说说泰柬食物里喜欢放一种叫“香茅”的香料,就好比中国人喜欢放香菜一样,但这个东西吃起来有股柠檬味,正巧同事带着个护手霜也是这个味道,后来我们戏称香茅为“柠檬味护手霜”。在暹粒的市区还坐落着很多有特色的饭店,绿树遮掩下,弥漫着浪漫的法国情调。(暴“晚娘”!!!)吃完晚中饭,已接近2点半了,之所以那么晚吃,是为了下午,也是整次旅游的最精华部分,小吴哥(Angkor Wat),由于她面向西方,代表极乐世界,所以为了能在夕阳下饱览她的秀色,我们在下午3点到达了小吴哥——大家所熟知的吴哥窟。整次旅行最郁闷处就在于此了,手中没有任何攻略就草草登场了。其中很有名的一本Lonely Planet系列简称LP的,我还正儿八经地跟同事解释是老婆的意思,汗啊~~其实它是一套非常详尽的旅游指南,还有后来发现的《五月盛放》也是本评价很高的柬埔寨旅游丛书。小吴哥就在没有指导的情况下蜻蜓点水,匆匆掠过,即便是这样,她还是深深震撼了我。回来后浏览别人在吴哥的所见所闻和大量的照片,发现有人引用了瓦格纳根据北欧著名神话改编的歌剧《诸神的黄昏》来形容小吴哥,实际上这个故事讲述的是北欧的阿斯神族与巨人族之间的旷世之战,结果天地毁灭,两败俱伤,然后又天地被重塑。故事在这里稍显不妥,但名字恰如其分地概括了在小吴哥的景象。在梵语中,Wat是“寺”的意思,Angkor Wat意思就是“城市般的庙宇。年里不断增建,终于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宗教建筑群,成为柬埔寨的象征。在12世纪开始建造,建造了30年,在后来的300年里继续扩建,据说所使用的石块与埃及卓甫斯(Cheops)金字塔一样多,总共使用了30亿吨石头,有一块重达8吨。

    一到小吴哥就被如潮的人流弄晕了,著名的古迹加上晴朗的午后,人们怎么会不蜂拥而至呢?宽达200米、环绕吴哥窟的护城河据说古时候养满了鳄鱼。在静静的护城河掩映下,这座身批金光的建筑闪耀着别样的光芒。三座塔楼的规模已见一般,分别是给国王、权贵和百姓走的。走过着第一道回廊,吴哥寺的全貌跃入眼帘(想象着也许紫禁城更壮观,可惜至今没有机会去向往已久的首都),巨大的草坪,满眼的绿色,吃草的骏马,要不是有那么多人,真怀疑自己身在何处。主干道两旁有两座希腊风格的一模一样的建筑,是古时的图书馆。                

  

上一篇:巴拉望 无忧无虑的快乐天堂
下一篇:沙巴 堕入慵懒的极乐天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