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柬埔寨 > 柬埔寨

柬埔寨巴肯山 废墟上的日落

      吴哥古迹群坐落在暹粒十多公里的郊外,每天有大批的游客雇佣翻斗摩托车,“突突突”地往返于吴哥窟与暹粒之间。有些强人会用租借自行车或者徒步的方式参观,也有包车前来的富人,总之,吴哥窟有太大的磁场,吸引着无数人不顾热带的炎炎烈日,不顾埋在地下数百万的地雷,以及也许并不舒适的旅程,不远万里奔赴而来。

    也有跨国公司和研究机构在此展开调查。那天参观完豆蔻寺( Prasat Kravan),一个加国女孩递过来一叠调查问卷表请我填。填完后问了我几个问题,送给我一个挂饰。出来后见到阿蓉,就送给了她。小冈和直子见了,也拿出大象的挂饰来,原来他俩也填了那调查问卷。也许,从一开始,吴哥窟这灿烂夺目的艺术瑰宝就带着属于全世界的标识。

    西蒙带我们去买吴哥窟门票,然后去巴肯山看日落。我坐在车斗中,眺望不断闪现的参天树木,梦想如此容易实现,让我有点恍惚。

    吴哥窟的门票分一日20美元,三日40美元,7日60美元三种,售票口也分开售卖。又因为大多数游客都会买3日的那种,所以相应的40美元的售票口也多出几个来。柬埔寨的门票相对比较贵,上次去的金边的皇宫,只开放一个大殿,就要6美元多。不过吴哥我心甘情愿奉上40美元,其中我期盼已久的吴哥窟(小吴哥),巴扬寺,女王宫,塔布隆寺,个个值得这票价啊。

    因为吴哥窟占地太广,为了防止逃票,门票上会有游客的照片。听说现场拍照的人非常多,排很长的队,来之前我准备好了照片。不料拍照效率很高,我们又排在前面,所以五点十分就进去了。

    远远地,看到了静静的河水,几个光0的小孩子在戏水。一个老外见了,停下来和他们一起玩。看见的人都报以会心的微笑,笑容是世界通行证,无需翻译。

    西蒙停下车,说好七点半在这里等我们。我静静伫立,与吴哥寺隔河而望,那五座曾在图片中见过无数次的莲花佛塔便映入眼帘。在高大广阔的台基上,吴哥窟展示着无法言喻的美,宏大的建筑群震撼了初来乍到的我。

    爬山的途中,看见七、八人坐在路边,用二胡、电子琴等乐器在演奏乐曲,十分悦耳。但看到旁边放的假肢才知道,这些当地人都是战争和地下数百万颗地雷的受害者。暹粒街头也时常能遇见缺手断腿的中年人,乞讨时也会写个牌子:我不想乞讨,我想工作!

    后来在每个神庙前都会遇到这样的演奏者,他们的演奏常常会打动我,而我只能给予微薄的帮助。他们也自己录制CD,一张20美元,买的人当然不纯粹出于对音乐的热爱,至少20美元对大多数人来说,还是有点贵了。

    太阳西斜,我们很快爬上了巴肯山,时间刚好。知道人会很多,但没想到会这么多,这里比任何地方的中国人都要多,能够听到大江南北的方言,让我恍惚以为自己在中国的某个景点看日落。

    日落没有想象中美,我却并不失望。也许因为当时坐在高高的台阶上,举目四望都是残破的莲花塔,身后是只剩了门框的宫殿,给初来乍到的我以震撼之美;也许远处的丛林里面还藏着许多我为之期待的寺庙,吴哥寺、高棉的微笑、塔布隆寺……告诉我精彩马上到来。

    所以当我走下狭窄的台阶,我心中满溢着快乐,并且深深地感激。我正青春,前来朝圣,也许只是整个吴哥窟史上的一个瞬间,但于我,却是一生的回忆。

    微笑回首,暮色中的巴肯山静默肃穆,残损的佛塔和寺庙也一起沉默。不知百年之后,是否也有一个中国女子怀着谦卑的心前来拜访,并且与我一样深深感激这样的相遇。不知千年之后,巴肯山是否已经沧海桑田,在时间的长河中湮没无声?那么,我会说:我很幸运,至少在我短短的数十年的光阴中,我曾和你相遇。

  

上一篇:毛里求斯:印度洋那一抹旖旎艳绝的彩虹
下一篇:艾亚兰 古城的绝代芳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