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斯里兰卡 > 斯里兰卡

探索地球上10条绝无仅有路线

      与行军似奔波彻底说“拜拜”,那些游人如织的景点也满足不了终极旅行的梦想。探索10条地球上绝无仅有的路线,它们才能承载潮人最个性的度假需求。

    NO.1:斯里兰卡环岛游

    行程:康提—塞格瑞亚—丹不拉—滨纳瓦纳

    大片大片的椰子林、潮湿的草地,一群大象在四处悠然自得地散落着。定睛仔细看才发现有的是跛脚象,有的是盲眼象,有的则是憨态可掬的幼象。原来这是政府特意为鳏寡孤独的大象们准备的“托管所”。每天上午10点和下午2点,大象都会准时地出现在河里表演洗澡。几十头大象怡然自得,用鼻子卷起河水喷洒在自己或是同伴的身上,玩得很欢。大象总是满不在乎地摆着POSE准备与来客合影,倒是游客们小心翼翼地试探着摸摸这儿摸摸那儿,还不时被大象调皮的举动惊得大呼小叫。

    斯里兰卡寺庙居多,而最伟大的寺庙在康提,那里藏有佛祖释迦牟尼的佛牙。这里香火鼎盛,进门脱鞋,每天来佛牙寺朝拜的人无以数计。买三朵新鲜的睡莲,敬献在佛像前,便能祈祷到美好与幸福。金塔定时自动打开,游人只能在金塔外离数米有用望远镜才能看清楚那颗无价宝物。手指大小的佛牙安放在金塔最内层的一朵金莲花上。有的跪拜,有的端坐,面朝佛牙,或跪或坐在地面用最虔诚的声音吟诵佛经,眼神无一不是虔诚并坚定,竟然感觉连自己的内心也跟着虔诚与纯净了。

    隐秘于美丽恬静的自然风光和田园之美中的,除了佛牙,还有更多悠远的回忆。随意地在乡间小道下车,骑在大象背上,让它带你去往神秘莫测的宫殿、古堡和庙宇。爬上绿树环拥的山谷,环湖绿荫中是白色的小楼和金色的寺庙,美丽的别墅在山峦中若隐若现。行走期,不时会有颇具特色的庙宇和手工木雕作坊,视觉愉悦之余又可买到几件便宜美丽的工艺品。累了,在热情的村民家里喝一杯热茶,细看一下异国的乡村家居。饿了,就在村中的小饭店来一杯香浓的咖啡,几块连名字都叫不出的点心,在友善好奇的眼光注视下饱餐一顿。斯里兰卡,真的很美!

    远处一块巨岩拔地而起,原来到了狮子岩空中皇宫。1500多年前,王子弑父篡位,为了怕人报复,便在这块巨岩顶兴建了皇宫。为了安抚父亲的亡魂,王子还命人在石山悬崖画了许多半裸的仕女图,如同敦煌的飞天图,但是更加丰韵。岩顶距地面约300米,游人上顶需顺着梯阶攀爬,要蓄够体力一气呵成。抵达峰顶,迎面是一大平台,从残存的地基可判断出这座失落宫殿当年的规模和布局。其中皇家游泳池仍保存完好,水是深绿色的,乍看之下,竟和现代化的泳池也没什么分别。在岩顶极目远眺,丛林无边无际,满眼浓绿,清凉湿润的空气令人精神焕发,那水晶般明净的蓝天直看得人心醉。

    旅行家马可——波罗说,这里有世界上最美的风景。千年之后,依然如此。

       

    NO.2:非洲草原野生动物大迁徒

    行程:内罗毕—纳库鲁—马赛马拉—达累斯萨拉姆

    每年的7月中旬到8月中旬是非洲动物大迁徙的时间。纳库鲁湖边,小红鹳的羽毛呈现出朱红色,光泽闪亮。一只小红鹳飞起,就会有一大群紧紧跟随,远远看去,就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升上了天空。

    位于肯尼亚和坦桑尼亚交界的马赛马拉是世界上最好的野生动物保护区之一。北方因连绵的降雨而孕育出新鲜青草地,芬芳的青草气味将130万原居于南面的牛羚深深吸引,使之汇聚成为动物世界最大的一组移动群体。在广袤的地平线上如浪潮般一波一波涌进来。如斯景象,也造就了独步天下的牛羚大迁徙。

    这里是动物最集中的栖息地和最多色彩的荒原,狮子、豹、大象、长颈鹿、斑马等野生动物生生不息,马赛马拉完整的生物链,使得从天上飞的到地上爬的,从食草动物到食肉动物形成了自然界完美的动态平衡。牛羚的大迁徙让那些以食用牛羚为生的野兽们也前赴后继。乘坐热气球,在宁谧平静的晨曦中,飞越忙于觅食的各种不同大小动物,飞浮于凶猛又或温驯动物之上,享受一次别类的探险旅游。温和的气候,令人叹为观止的景色,加上多的令人难以置信的野生动物,使马赛马拉成为最令人向往的野生动植物生存舞台。

    NO.3:穿越亚马逊丛林

    行程:秘鲁—厄瓜多尔—哥伦比亚—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巴西

    尽管各国科学家还在为亚马逊河是否是世界第一长河流而争执不休,但是没有人不为沿着这条河进行的旅游探险而着迷。在河流的源泉,秘鲁安第斯山脉深处流行的玛雅古人的寓言:“神是伟大的,而一片森林更伟大”就能说明穿越亚马逊是何等地让人动心。

    坐上木舟进入丛林,人已经渺小地完全可以忽略不计。茫茫水面,至少有3公里宽,但这仅仅是它的源头。向两岸望去,到处林木茂密,水陆交错。无论是商店、学校、教堂,都是浮在水面上的木制建筑,景象壮观而奇特。木船在山林间的穿行,各式各样的蝴蝶翩翩飞舞,真怀疑到了金庸笔下的蝴蝶谷。

    既然亚马逊丛林的主人是印第安部落,那么土著居民的日常生活劳作、风俗习惯、穿着打扮就成了沿途旅行的重点。而传闻中,亚马逊流域的食人族、猎头族更是吸引人类学家和探险者的重要因素,不过沿河的土著都是很友好的,“矮人族”们完全演绎印第安人的生活模式。可惜神秘消失的玛雅文明,只能靠着一个个图腾雕塑来回忆了。

    动物也是亚马逊的主人。在亚马逊丛林中,生活着食人鱼、电鳗、鳄鱼、大蜥蜴、森蚺、巨嘴鸟等猛兽,更可怕的是他们喜欢在晚上出游。小船在苍茫的夜色0发,黑暗中不远处传来阵阵蛙鸣,心也禁不住怦怦直跳。弱肉强食的残暴、同类相残的凶狠以及牺牲自己保护同伴的悲壮悉数在身边上演。人类无非是波澜壮阔、博大精深的食物链上的普通一环。于是,往前的每一步都是一次探险,直到抵达入海口,回头一望,原来自己比亚马逊还要伟大。

       

    NO.4:战地阿富汗

    行程:喀布尔—加兹尼—坎大哈—托拉博拉

    曾几何时,每个人都知道美丽好客的阿富汗就是背包客心中的最爱,可是战争让一切都改变了。从机场到市区的路上,有起飞的战斗机挡住了公路上行驶的汽车。空中飞着各式各样的飞机,地上跑着各式各样的战车,到处都是各式各样的士兵手里端着各式各样的武器。新鲜、悲伤、紧张、惊险的阿富汗之旅就这样启程了。

    20多年的战争及1的统治给这片迷人的土地留下了密布的地雷,许多精美的纪念碑和寺庙被夷为平地。如今只剩下面目全非的巴米扬大佛、淘便宜货的波斯文化中心、40级台阶的ChihilZina、孤独的贾穆宣礼塔。

    败也战争、成也战争,当战争的硝烟还没有完全散尽,旅游者已经从中亚、伊朗或巴基斯坦进入到战事最为紧张的托拉博拉山区。当地部落对中国人还算友好,只要想法逃过加兹尼和坎大哈附近美国士兵的1,躲过战斗机的轰炸,到那里至少不会有生命危险。托拉博拉山区仍然留有本——1和他的跟随者们住过的痕迹。复杂的山洞和掩体,如同迷宫,是本——1出钱苦心经营的,那些都曾是庞大的兵营、宽敞方便的居住设施和大得足以跑装甲车的地道系统。

    找到1的藏身之处想必不大可能了,破损的俄罗斯坦克以及坠落的美军直升机残骸倒是值得一看的风景。巴基斯坦商人干错做起了贩卖废铁的买卖:炮弹和飞机所采用的钢铁质量过关,越过阿富汗边境送到废铁收购商手中时,它们仍旧炙手可热。

    NO.5:顺河穿越欧洲

    行程:莱茵岛—圣——哥阿—圣——哥阿斯豪森—吕德斯海姆

    要穿越西方文明的心脏,感受最真实的欧洲,就在莱茵河畅游吧。在欧洲没有一条河能与莱茵河相匹敌。

    从莱茵河流经的国家,便能掂出莱茵河的分量。奥地利的音乐、法国的艺术、德国的哲学、瑞士的保守和荷兰的浪漫。百川汇来的河流,在自然上如此,在人文上也是如此。莱茵河沿岸,随便走进一座城市,或许就会发现影响世界的哲学家、文学家、音乐家。莱茵河是一条影响了欧洲,甚至影响了世界的河流,尽管只有1320千米长。

    莱茵河总是静悄悄的,听不到一声汽笛,也听不到马达声,这就是最真实的欧洲,静谧、浪漫。真正的欧洲并不崇尚摩天大楼,他们喜爱的是有文化特色的传统建筑。莱茵河之旅也是欧洲小镇之旅,沿途坐落的小镇里,不足5米宽的小巷,两旁排列着一座座黑色桁架小楼,楼层向街心突出,极富建筑艺术美感。楼上楼下鲜花点缀,铺面精细而高雅,古色古香、动感十足、如诗如画。

    假如以为莱茵河仅仅流淌着诗歌、飞溅着音乐、弥漫着葡萄酒的芬芳,那一座座耸立在起伏山峦上的破残的古城堡就在无言地诉说着过去。刀光剑影早已远去、战火硝烟早已散尽,然而河两岸至今仍保留着五十多座城堡、宫殿,在欧洲史里每座都有它们自己的故事,记载着英雄们气吞山河的业绩及幽幽的儿女恋情。

    莱茵河穿越了欧洲的中心,也穿越了欧洲的古今。喜欢它在多民族、多文化中穿梭行进,喜欢看在它飘扬的各色国旗,唱着各国的国歌。

       

    NO.6:喜马拉雅南坡

    行程:果阿—加德满都—卓姆索姆—玛法小镇

    上世纪60年代,许多对现实不满的欧美年轻人从阿姆斯特丹出发,唱着摇滚,一路经过阿富汗的喀布尔、巴基斯坦的马甸、印度的果阿、尼泊尔的加德满都,最后以博卡拉作他们到东方朝圣的终点站。这条“嬉皮之路”便成了很多欧美人决心一生必须前往的壮行。

    “嬉皮之路”的终点站,卓姆索姆到玛法小镇这一段却浓缩了全部的精华。如果是开车,从加德满都出发只需要五六个小时,但如果搭乘飞机,半小时即可到达。海拔3000米以上的高原,五、六级的大风,零摄氏度以下的气温,因此只有把自己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路没有想象中艰难,只是缺氧的环境下,走上著名的3300级台阶,已是腿脚麻木、气喘吁吁。一路上还能看见“叮叮咚咚”的马帮、歇脚的登山者和骑在驴上的老者。路过的小镇,屋舍俨然,墙壁门窗用色大胆、明艳至极,在这雪山绿树蓝天之下却显得非常和谐。

    仰望深蓝色天空映衬下洁白巍峨的雪山,这样美得令人错愕,又有一种令人敬畏的威仪,让人几乎不敢高声言语,任何的戏谑与轻佻都是一种不敬。当贪婪地看轻盈的白云、正大仙容的雪峰、深蓝的蓝天,突然,一朵云彩出现了粉红的和淡绿的炫彩。一定有人会用科学的道理来解释这只是一种“光学现象”,但宁愿相信,那就是传说中的“五彩祥云”。

    NO.7:潘加尼河漂流

    行程:坦桑尼亚境内潘加尼河沿岸,莫希—坦噶

    从乞力马扎罗山山谷滋养的潘加尼河一直流到太平洋。冰雪从峰巅融化流淌而下,一落千丈,遇陡崖成瀑,过浅滩成溪,穿林过岩,清清澈澈地欢跳在人们面前。窥望其源,积雪、冰川、冰塔尽在眼底。

    为什么在这里漂流,探险者们说:大自然在那里,漂流本身就是目的。而我们可能要说:工作烦着,生活闷着,怕死又想刺激着。潘加尼河漂流,是另一种生活方式的体验,但更多的,是在“有惊无险”中感受一种全新的放松。

    这条清洌无比的山溪,因其水质未受任何污染,加之其河床、台地都是白色大理石、石灰岩碎石组成,水也仿佛成了白色。坐在小小的橡皮艇上,面对奔涌的白水,凝固的白雪、冰林,迎面而来的其实是一种期待——期待刺激,期待惊险,期待与自然的搏斗……在忙碌的都市生活中,人们一直在寻找的就是这样的一种激动,一种区别于平凡生活的独特感受。就是这样一种感受,使都市人为之倾倒,使之成为生活的一部分。

    在沿岸的“非洲老乡”家吃饱了烤鱼,美美地在草堆上做了一个美梦,100公里的漂行,航程已经过半。刚刚重新启程,大家都不自觉地发出撕心裂肺的惊叫声。一个险滩过完,不禁好笑自己的小题大作,“漂流也不过如此”。正得意洋洋摇头晃脑间,船速忽然加快,猛听老大一声大喝:“过滩!”这时一个巨浪迎面扑来,溅湿了衣裳。橡皮艇在急流中时而上扬,时而下滑,在浪涛中飘忽不定,似乎时刻会将游人抛进浪涛之中。刹那间,只觉得全身冰凉,除了一只手死死拉住艇沿,脑海里一片空白。

    有惊无险之后大呼:“刺激!刺激!”导游却说,现在是枯水期,所以漂流很安全。哈哈!到坦桑尼亚漂流,看来只能赶淡季。

       

    NO.8:墨西哥地下潜水洞穴系统

    行程:尤卡坦半岛的众多洞穴入口进入,沿洞穴前行

    两名洞穴潜水者进入尤卡坦半岛的一个普通的山谷入口,却无意发现了长145公里的地下河,这很有可能是世界最长的水下洞穴系统。尤卡坦半岛是潜水探险者的天堂,在任何时候,都可以在那里找到一块新的地方去探索。喜欢研究洞穴的探险家们当然不能错过这个0性的发现。

    洞穴的通道大小差异很大,一些大到足够可以容纳一架大型喷气式飞机,而窄的通道需要蜷缩着身体才能挤过去。这些洞穴对于史前的古玛雅人来说至关重要,古玛雅人本就依靠洞穴中的水生存。这条地下河在玛雅人的传说中早有记载,古玛雅人称之为“欧西贝哈”,意思就是“万水之源”。在地下河的最深处,还能拾到保存完好的炉灶、石桌、陶器,甚至玛雅人的遗骸。

    当然,要走到地下河的最深处并非易事,必须携带水下呼吸器、防水灯等设备。而走完全程的发现者花费了4年时间,实施了500次潜水,才游完了整个水下洞穴系统。

    NO.9:从加拿大到北极

    行程:渥太华—图克托亚图克—巴芬岛—北极点

    随着各种户外装备的完善,去北极不再是探险家和科学家的专利。独特的地理风光、奇异的生态环境,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普通人的目光。相比较去南极需要经过数次转机、上船的周折,去北极旅行显得更方便一些。从加拿大出发,可以很容易地深入北极圈,直接前往北冰洋岸边的冰雪小镇。

    从加拿大进入北极圈,最好不要错过图克托亚图克,那是爱斯基摩人的聚居点。原来北极人的家和我们相差不远,他们有洗衣机、冰箱、电视机,十足地摩登。他们也会准备好鲸鱼肉,谈如何在冬天时射杀北极熊、北美驯鹿。游人还有机会穿北极人叫Parka的民族服装。虽然这个一天行程不便宜,要450加拿大元,不过能体验真正北极人的生活,真的值得。

    拖着重达200磅的雪橇,穿行于怪石嶙峋的峡谷,地形的复杂远远大于地图给出的提示。寒冷的天气加上艰难的路途,体能消耗极大,每天要补充至少5500卡路里的热量,才能保持体温和体力。夏天进入北极圈内,午夜的阳光照耀着冰川。傍晚7点,大脑早已下了“睡觉”的命令,天色依然明亮。午夜12点,太阳依旧明晃晃地挂在山巅。早上8点,太阳已转了半个圈,依然是阳光普照。下午4点,太阳又回到了对面山上,在头顶上划完一个完整的圈。

    与南极大陆的礁石土地不同,在北极厚厚的冰面下面,其实是深不可测的海洋。深入北极,走得越远,那是对自己能力更深一层的挑战。当然,走累了,也可以租一辆狗拉雪橇。这是在北极地区最常用的交通方式,如同许多经典电影里,狗拉雪橇朝着北极点飞驰。那里,有美丽的极光在等候。

       

    NO.10:恒河寻找生命意义

    行程:啥德瓦—阿拉哈巴德—瓦拉纳西

    这是一条神奇的河流。也许她太过妖饶美丽,印度教徒才情愿相信这条河是由他们最崇拜的湿婆神头发上的水滴滴落脚边后,汇流而成;也许她太有名望,信徒们依然相信在恒河中沐浴净身,可以洗去自己身上的污浊或罪孽。他们还相信,管理死者“时限”的湿婆大神常在恒河岸边巡视,凡是死后在这里火化的人,都可以免受轮回再生之苦,直接升入天堂。于是,印度教的信徒们把这里当做天堂的入口。

    恒河缓缓流敞而过,城市沿河的右岸而建,各类庙宇和旅馆鳞次栉比,密密麻麻挤在一起。或是各州王候朝拜投宿的神庙宿处,或是有钱人家的宅邸,或是神庙的高耸尖塔,或是涂着原色的神像等,混杂着绵延七八公里长,没有间断。而在河的对岸,却是一片不毛之地。据说在印度的传统中左侧是不洁之地。但更有说服力的说法是因为信徒们相信在恒河中沐浴,面对旭日朝拜最为灵验。

    每天,河岸的石阶上都有许多沐浴祈祷的信徒,尤以清晨人数最多。每当黎明时分,幽深狭窄的街巷里便响起细碎的脚步声,无数支圣浴者的队伍如细流一般汇集到岸边,这时的恒河,更是呈现出一种奇特而神秘的壮观景象。如果单纯从猎奇的角度讲,你会赞叹这些奇特的异国魅力和别样情调。可如果看见恒河不远处就是火葬场,心情顿时低落了起来。面对这条已经浑浊不堪的恒河,透过凄迷缭绕的烟雾,看着依然故的教徒,内心深处突然涌起一股凄凉的悲哀,稍稍还夹杂着一些无助的愤慨。

    恶浊的烟尘全融入了尘雾,恒河彼岸上方隐隐约约的红光托出一论旭日,没有耀眼的光亮,只是安静地上升。

  

上一篇:[多图]巴厘岛浪漫自驾游 重拾逝去的纯真年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