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斯里兰卡 > 斯里兰卡

斯里兰卡皇宫撞上恐龙后代

    

  阳光下我与它近距离对峙良久,终于可以清楚拍下这个“怪物”的头部。

    一开始我真的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那时候我正坐在斯里兰卡中部丛林深处的锡吉里耶古皇宫遗址边的杂草地上整理摄影包,突然感到身边悉悉索索有什么响动,我下意识转身一看——我的天,那是什么?

    一只个头不小的爬行动物就蹲在离我不到两米远的地方!

    我那一惊非同小可!

    我估摸它的长度至少超过一米,虎头虎脑的与我四眼相对。我心开始急速跳动,我欲起身走避——我十分担心荒地里这只野生动物会突然发起进攻... ...

    但是,可能出于天生的好奇心,我却没有移动身子,只是屏住呼吸,轻轻地抬手举起相机。

  它开始一动不动,应该在琢磨眼前的这个人类会采取什么行动。

  印度洋岛国斯里兰卡中部腹地

    对了,仔细描述这段邂逅怪兽的经历之前,我们应该搞清楚事情发生的背景。

    事情发生在印度洋岛国斯里兰卡中部腹地,那几天的经历真的使人难忘,所以事情发生一年多之后,仍然历历在目仿佛昨天一般。我估计即使到未来,杰米乐客都不会忘记那次旅行。

    我之所以这么说,部分是因为斯里兰卡是我所去过的、在旅程中直接遭遇野生动物最多的地方。当然,你到非洲的肯尼亚去看火烈鸟聚会、看角马迁徙那是另一回事,那是你特意跑过去的目的,那是数以十万、百万计密密麻麻的概念。而斯里兰卡的野生动物并非只在“国家公园”里才有,那里的野生动物,包括十分珍稀的物种都在整个岛国的乡野悠然生息,你不需要特意去寻访,你在郊外、丛林行走,一个不小心,就会与它们撞个正着呢!

    各位看见上面图片里远处那些黄牛了吗?那可不像咱们内蒙古坝上的农场放牧,那可是纯粹的野生动物呀。

       

    什么?你说隔得太远看不清楚?那就看个近的吧——

    朋友们,这绝不是在动物园里拍的照片,这只黑面叶猴也是丛林里偶抬头的惊异发现。

    你不偶抬头,偶低头也行。那天我在康提某酒店门外的一个斜坡上坐着等车,突然看到斜坡下野地里一只梅花鹿正在看着我,刚拍完照片它刷地就跑掉了。

    看来斯里兰卡的野生动物无处不在,好像生性驯良,对人类都十分友好。

    所以我在锡吉里耶古皇宫遗址边撞上那只大爬虫后,很快便镇定下来。我决定尾随它而去,看看能不能拍几张像样的照片...

    后来我追上队伍,并将拍到的这些照片回放给斯里兰卡向导库马.费南多先生看,问他这是什么。

    库马看到非常兴奋,他说这叫什么什么,我一下子没听明白,只知道这种动物属于“恐龙的后代”,现在都很少能看到了。他微笑着祝贺我,他说“把它展示给中国的朋友们看看吧,那会给你们带来好运的!”

    后来我才搞清楚费南多先生写给我的纸条上的英文词汇的意思,原来这个叫Cormor Dragon或者Water Monitor Lizard的东西的学名叫“泽巨蜥”,的确属于生存于数万年前某类恐龙的后裔,或者称为“活化石”,在世界上也算很珍贵的动物呢!

       

    泽巨蜥经不住我的窥视,一个劲往前跑,我也一个劲追着它,一直到古皇宫废墟的边上,那时候一个人在阳光地独享拍照的快乐,真的感觉兴奋无比。

  它知道拗不过我的决心,干脆停下脚步让我拍照。

    前面才是今天参观的目的地——被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的锡吉里耶狮子岩皇宫遗址。

    那时候夕阳正好。

    那时候摄影团的朋友们参观完古皇宫大概要往回撤了,而我却还未走到红色巨岩的脚下。

    我并不后悔,我看到了那只出身名门、血统悠远的泽巨蜥,并与之眼神相交、做过“与远古的心灵对话”,那时候我的心情之愉快的程度,大约与今天各位看到这篇博文的时候差不多吧。

  

上一篇:[多图]兰卡威 月光下浪漫的爱一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