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尼泊尔 > 尼泊尔

尼泊尔安纳普娜大环线徒步攻略

    

    尼泊尔被誉为“徒步者的天堂”,有着世界上最多、最好、最美、最完善的徒步路线,其中最负盛名的便是环安娜普纳地区线路及珠峰地区线路。

    Annapurna地区位于尼泊尔北部,喜马拉雅山中段。Annapurna山脉高峰林立,海拔7000米以上的雪峰有7座。这里主要有三条徒步路线:Jomsom、 Annapurna Sanctuary (A.B.C)、Annapurna circuit(大环线)。

    这无疑是我曾经走过的和知道的线路中最美的一条:从海拔800米左右的Pokhara一步步上升到海拔5416的Thorong-la pass再一步步回到Pokhara,垂直高度的变化带来绝美的风景体验——森林、草甸、田园、雪山;从Annapurna山脉东坡绕着大圈走到西坡,如同珠峰北坡与南坡的天攘之别,Annapurna的绝色秀丽或是荒漠干燥,都成为途中变化的风景。这是一次超越自身的徒步,在徒步前我们每一个人都没有试过持续十天以上的行走经验;这又是一次1雪月的约会,在山里的那些日子里,我们每天与自然为伴,见识了最美的山、最美的水与最美的笑颜!

    引用一段国外网站对这条线路的介绍:This classic 21-day trek completely around the famed Annapurna Massif offers the most diversity of any trek in Nepal: fascinating ethnic groups each with their own language, incredible views of many of the Himalaya’s most famous high peaks, and constantly changing panoramas - from lush, tropical rice paddies and moss-laden rhododendron forests to Tibetan fortresses clinging to rocky cliffs.

    徒步第一天:从Besisahar至Ngadi

    因为入山许可的事情,我们从Besisahar动身的时候已经是下午0了。第一站是Ngadi。过了第一个Check post,可以乘车,车是到Khudi的,这也是大环线上可以乘车的最后一站。下边就是我们乘座的汽车,看这个老式的喇叭……

    汽车以尼泊尔的慢速度摇啊摇,大约过了一个小时,汽车终于摇到了Khudi。这时候已经大约5点了。下山后不久,我们碰到了TRC的第一个检查点:

    大环线全程有着良好的地图指示系统,就像下边这张图所示:

    山里天黑得早,大约5点半就黑了。走了近两个小时的夜路,7点半左右,我们到达了当天的住宿点Ngadi。派出最会讲价的蝉宝宝和东方大哥谈食宿,结果当老板报出一个床位20卢比的时候,大家都没兴趣讲价了……

    徒步第二天:从Ngadi至Chamche(Chamje)

    第二天六点半起床,准备吃早餐:

    为了省钱,那时候我们早上都只点每人一杯奶茶,然后每人吃四块饼干:

    七点半左右从Ngadi出发,见到了一个尼泊尔背夫

    一个半小时后,我们到达了Bahundanda。这是一个建在山头的村子,有着很棒的梯田景观。

    尼泊尔缺水,但全境都有集中供水,如图上这样。村子里的女人在这里打水:

    接下来的风景开始变化,很美的景致让人陶醉:

    12点左右,我们到达Syanje,这是一个山间的小村子。

    过了这个桥就是:

    山上的第一顿午饭,我们吃了方便面;

    吃过饭继续开路,下午四点左右,快要到达Chamche的时候,我们碰到了毛派的CHECK POST。上去问价,看在我们是中国人的份上,过路费每人要1200rs。所有的人轮番上阵,讨价还价。从中尼两国友谊说到毛泽东思想;从good good study说到我们是湖南大学政治系的学生;软硬兼施、死缠烂打……

    时间很快过去了一个小时。过路费在双方的拉剧战中逐步下降。谈到僵持时,不会英文的一坛大哥都上场了,用中文讲了一堆后,毛派发言人镇定的讲起了尼语。双方大笑……一拨拨的老外们过去了,毛派不断跟他们介绍我们是中国的“毛派”,还有不少老外给我们拍照呢。谈判艰难的进行着,最终双方终于达成了共识,并拍下了下面这张照片做为中尼两国“毛派”人员深厚友谊的见证!临出发时,我们赠送了毛派所有成员每人一件早在KTM就准备好的小礼物——每人一张一元人民币(上面有毛的头像)。尼泊尔毛派成员千恩万谢,都珍重的收起来了。

    由于在毛派处耽误一个多小时,到达Chamche时已经天色渐晚。我们原定是到Tal的,但这时我们的向导兼背夫开始闹意见,不愿继续赶路,一时间很是麻烦。七人徒步队在这时分成了两个分队:东方大哥、一坛大哥和狂奔大姐决定继续赶夜路去Tal,而蝉宝宝、77、York和我则决定留下来解决背夫问题。本来与东方大哥他们说好争取在Manang汇合,结果哪知这一别在大环的道路上我们就再也没碰到了。直到后来回到KTM我们才再次相聚,这是后话了。

    记得那天我们在住的西藏旅馆里面点了鸡给York哥哥过生日。本来他的生日是第二天的,但是我们以担心第二天找不到鸡为借口,晚上吃了一顿。我们跟老板讲了怎么做,蝉宝宝还亲自跑厨房监工,最后做出来的鸡汤还凑合不错。那边晚上发生了很多事情:与背夫兼向导争执、认识了向导Gen。

       

    徒步第三天:从Chamche(Chamje) 至Danaque(Danagyu)

    Chamche是个很美的地方,但可惜的是在这里,我们与我们原来的向导兼背夫分道扬镳。在Besisahar出发的时候,我们七个人找了两位向导兼背夫,是亲戚。东方大哥他们三人组是一位会英文的背夫,是弟弟;我们四人组是一位有资格证的向导兼背夫,是哥哥。在Chamche和我们翘辫子的是哥哥。那时候大家都好生气,蝉宝宝和77都与他大声理论,还引来了老外们的不少注目。记得York那时不准大家说话太大声让人家误认为我们在吵架,还一直说,泱泱大国!后来看到心直口快的77与蝉宝宝气得不行了,都把她们给换下了,自己在那里与向导摆事实、讲道理。可惜最终还是没有什么好结果。第二天早上还没有起床,已经听到了向导在楼下与人谈话,败坏我们的名声。York哥哥再一次提醒我们“泱泱大国”,于是我们不再理他,有礼貌的和他分手。他回去Besisahar,留下了原本跟着东方大哥他们的弟弟作我们的背夫(其实也是他想留下自己人监视我们,因为在这之前我们已经有了经济上的纠纷,那时候看起来,我们还欠他的钱)。后面的日子里,我们都是与他的弟弟一起。说来也怪,一家人,两种人品。他弟弟还是很不错的一个人,老实、可靠。

    住在Chamche的Tibet guest house,住宿费10rs/人,便宜得惊人。老板一家人都是从西藏过来的。事实上大环沿线极多人都是西1,他们大都不会中文,讲尼语和藏语。服饰上西藏比较接近。尼泊尔人极热情,不论在哪里,碰到当地人,他们总是微笑着道一声“Namaste!"而碰到1,我们往往是双手合十,诚心地说一句“扎西德勒!”语言真的是很奇妙的东西。即使是山上的西1,即使他们可能早已经遗忘了中国,即使他们从来不会英文,却能仅仅因为一句“扎西德勒”而拉近距离。事实上,在大环的路上,每每当我们真诚的问候“扎西德勒”时,那些匆匆而过的人们,眼睛里总是有着太多的惊喜!

    头天晚上入住的Tibet guest house

    又出发了,从Chamche到Tal的路不是很好走,是一段险峻的石头小路,要爬比较陡的坡。路上有大环线上比较有名的一处hot climb。路上很多尼泊尔背夫。

    路上,我们期待着Tal,因为听说Tal有温泉。走了两天了,没有洗过澡,老是觉得脏脏的。但Tal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我们却发现温泉不是这里,而是在Chamche的路上,我们已经经过。大家一下子泄了气,走起路来也没精神了。但所幸的是,Tal是个很美的地方。

    我们找了一家客栈停下来喝奶茶。很巧,这家客栈叫Dragon。因为我们在KTM就住在龙游,所以又是一阵亲切。客栈非常美丽,附近有瀑布,有漂亮的花园。

    在Tal,我们路遇了一个小兄弟帮我们背另一个包。他是回家去的,家在Manang那边的山上,能够与我们同行到Manang。

    离开Tal,当天的目标是Chame。但很郁闷的是,大约在Dharapani的时候,我和77两个走错了路。本来大环线一路都是有很明确的路标不容易迷路的,但那边我和77鬼使神差的就走上了岔道。记得当时是在Dharapani路边客栈外的石围拦上小憩,坐不久,我们就起身赶路了。我和77一向是在四人队伍是打头走的,所以那时候我们也是依然走在前面。走得兴起也没有回头,过了一座吊桥,对面有一个村子,大约是Karche或者通向那里的路上的小村庄。我和77走在村子的街道上,村里的人都很好奇的看我们,我们也很纳闷,因为村子里面的小店都没有写英文而是只写着尼文,这在大环线上非常不寻常的。但我们也没有多想,在村头找了个小凳子歇着等蝉宝宝和York,还有背夫。结果却是我们左等右等,天都飘了些小雨了,也开始凉下来,大约都过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有见到他们跟上。77很郁闷,和我说他们两个真是猪头哦,居然在大环上也能走错路。是啊,真的好猪头。等会儿见到了一定要好好嘲笑他们。我也这样想。但最后我们终于疑惑了。问了村民后,发现猪头是原来是我和77——我们已经走错了路,而蝉宝宝和York怕是已经找我们多时了吧。

    极其郁闷,因为这次迷路,已经耽搁了近两个小时。我和77埋头疾走,力图尽早赶上同伴。其实这一带风景非常不错,与前面比在植被上也有很大的不同,大多是松树和杉树。

    又走了大约一个小时,碰到了回头找我们的小兄弟,得知宝宝和York为了等我们已经决定今天不到Chame而在Danaque住下。

    不久,我们到达了Danaque,入住了下面这家客栈。

    这家客栈的主人是姐妹俩,那天晚上只有我们六个客人。在我和77到达之前,宝宝和York已经在村子里去买鸡了。这一天是York哥哥的生日,虽然头一天已经在Chamche吃过了鸡,但出于中国人对鸡的“热爱”,我们依然决定吃鸡庆祝。但让人郁闷的是,吃一顿鸡原来并不是一件容易事。先是买鸡,村子里很多鸡,宝宝后来讲她去买的时候,卖鸡的农妇居然问她要man还是woman?我们都大笑。鸡买好了却没有人会杀鸡,又把我们给难住了。老板姐妹去整个村子找人杀鸡,又费了一大番功夫,终于搞掂了那只鸡。

    我们依次用凉水擦了擦澡,洗了衣服,坐到餐厅里想象着美味的鸡。但事实却是多么残酷啊——尽管我们已经跟那对姐妹强调了多次,炖鸡,不要放任何调料。但后来端到我们面前的却是一锅咸咸的放了很多咖哩的鸡……真是无语了,大概尼泊尔人认为不放咖哩就做不成能吃的0。我们立刻没了精神,鸡汤太咸,也不太好吃,最终浪费了很多,也只好作罢了。  徙步第四天:从Danaque(Danagyu)至Chame

    依然是永恒的6:30起床,吃早餐。由于老板是年轻的姐妹俩,明显对我们三个女孩子没兴趣而对York帅哥格外热情。我们让York哥哥去讨些开水,但哥哥也抹不开面子不愿意去。最后还是宝宝出马争取了些微的优惠后,每个人灌好水壶,再次上路了。

    路上Timany Besi一带正在修路,路的起止如何我们在后来问过很多人,大家有各种说法,除了知道会从Pokhara通到Manang外,其他最终也没有搞明白。

    路上风景极好,不久就到了Lata Marang。

    这是一个极美的地方,也是大环线上第一个让我们深深陶醉不想离开的地方。我们在起初只是在这里停留喝例行的奶茶,但很快,温暖的阳光、美丽的树林、漂亮的雪山、灿烂的鲜花……再加上马上看到下面这个露天餐桌,我们几乎是同时惊呼,然后决定再来一杯奶茶,就在这屋顶上。

    那天的阳光真的很好,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妙。四个人头脑发热,开始畅想自己在这里有一个房子就好了。哪知由此一发不可收拾,我们居然真的开始打听这里的房价,甚至有了买下一个客栈的想法。委托背夫作我们的中间人,我们去看了下边这家客栈,与老板谈了价格。老板热情的邀请我们住下来,给我们住宿费免费。我们商量了一下就答应了。于是我们开始1,在阳光下轮流洗头、晒衣服、晒太阳、做着当老板的美梦……

    如此悠闲自在直到下午0。那时候我们突然觉得我们是真的太腐了,因为即使我们当真要买下这个客栈,那我们在这里住一夜又能怎么样呢?主意打定,我们立刻动身出发。

    天色渐晚,Annapurna II 露出了容颜。事实上从这一天以后,我们开始了每天与雪山为伴的日子。

    徒步第五天:从Chame至Lower Pisang

    Chame是大环线比较大的一个村子,同时也是比较大的一个徒步补给点。Chame到Lower Pisang没什么好说的,沿途有美丽的森林,路上的小村子有苹果园。总之,这一路是很是顺当,风景也很是漂亮。

    徒步第六天:从Lower Pisang至Manang(经high way)

    Pisang是两个村子的总称,由一条小河分开。河的一边的是位于峡谷底的Lower Pisang,河的另一边是位于山腰依山势而上的Upper Pisang。Pisang风光很不错,事实上这里已经是进入到了大环线风景最精华的地段了。

    Pisang至Manang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条是低路、一条是高路。低路非常平坦宽敞如大道,而且路途很短,大约4-5个小时就可以走到。而高路则非常艰难,需要一路攀到山顶再一路下来,路长而且难走,大约需要7-8小时才能到。但这里要重点给大家推荐高路。事实上,我们徒步大环做的最英明的一个决定就是当时走高路。这也要感谢头一晚在Lower Pisang住宿时众多尼泊尔向导的推荐。高路非常美,能见到极美如九寨沟海子的小湖、奇异的人脸雪山、极有个性的村子……而这些,不只是走低路所见不到的,甚至在整个大环线全程几乎也是唯一的。

    出发走高路后不久就遇见这个美丽的湖。记得那天早上阳光很好,我们四个人(高路是我们四个人单独走的,背夫带着我们的东西走低路先去了Manang)惊呼着,如此澄碧的湖水留住了我们的脚步。发呆了很久,终于恋恋不舍的离开了。(看湖上方的雪山,能看到人脸么?其实那时候我们还没有发现,后来发现了觉得太神奇,回头看照片,原来一开始,雪山就已经这样注视着我们了。)

    这是一个山头上的村子,要爬很久很久的山才能到达。

    我们在这里歇息,喝奶茶、看风景。

    不久又是一个村子。这一带的村子都很美很有特色,不似徒步道边的那些村子。

    继续跋涉,风景无敌。

    在路上,我们吃了午饭,继续是方便面哦,不过加了鸡蛋和蔬菜后味道还是很不错的。快要到Manang,路边多了很多的面包店。终于看到了Manang的大门......

       

    徒步第七天:从Manang至Letdar

    进入Manang的大门上写着:“My Manang,My Higrila!”事实上Manang真的极美!而整个Annapurna大环线,我个人最喜欢、至今最恋恋不忘是也正是Manang。Manang是山区的一个重镇,有直飞Pokhara的飞机。(另一个同样的重镇就是Jomson。)但它却并不大,被AnnapurnaIII和Gangapuma环抱其中。

    Manang周边可玩的地方实在不少。如果时间允许,这里是个值得停留的地方,而事实上LP的标准行程也建议这里有一天停留。如果要去Tilicho Lake,便是从这里出发,来回需要两天的时间。

    街上行走的驴马队,看帅气的头驴

    我们早早上路了,先是去Manang镇边的小冰湖。

    小冰湖很美,水色是乳蓝的,让人一下子想到了亚丁的牛奶海。可是小冰湖比牛奶海美得多,因为湖边的冰川和雪山。

    我们四个很1的在湖边躺下晒太阳,又一次不愿离去。

    可终究是要走的。继续上路后,恋恋不舍的回望,多美的湖!

    Manang,就离开了。这个美丽的小镇以这样的背景铬在了我的心里:

    继续前行,在山顶上居然见到了一位老大在路边睡着了!真是羡慕啊!我们一一啧啧称奇,一边留下纪念。

    当晚到达了住宿点Letdar。这是我们沿途住的最差的一个地方,也是唯一一个被冻到地方。客栈的老板居然只给我们一人一床薄毯,没有被子!可怜和我蝉宝宝没有带睡袋……后来我们又讨了两床毯,四个人用着六条毯,晚上还闹老鼠……真是不堪回首的一夜啊!

    徒步第八天:从Letdar至High camp

    这也是没什么好说的一天,有意思的一件事情就是因为晚上闹老鼠,结果York哥哥早上打包的时候区别没发现在睡袋仓装进了一只小老鼠。结果这天上午徒步中例行喝奶茶的时候,因为拿东西,小老鼠跑了出来,把大家都逗乐了。这一天的路已经非常接近西藏的感觉了,森林减少了,主要是草甸和雪山。但雪山还是很美。

    重点推荐Therung Phedi,这也是一个极美的小村子,Guest House全是石头房子,整齐漂亮。村头的Thotong Base-Camp客栈位置最好,其北面是巨大的山崖,正对面则是Putrun Himal和Genjang。 我们的目的地是边上山上的High camp,却也被这里美妙的风景迷住了。进到客栈的餐厅,一群人惊呼起来。这是多美的餐厅啊,餐厅的三面都是巨大的双层落地玻璃窗,而窗外就是Putrun Himal和Genjang两座雪山。

    我们在这里要了奶茶,又一次吃了方便面。由于与老板及老板的儿子均非常有缘分,在这里煮方便面吃的时候,老板给了非常多的蔬菜并给我们加了高汤却没有收我们的钱。因为这一天安排的路程很少,我们在客栈消磨了好几个小时不舍离开。

    太阳透过双层玻璃照进来,我们占了窗子边上正晒得到太阳的那一排座位。徒步者越来越多,餐厅坐满了人。各个国家的人,操着各种语言,睡觉、发呆、写日记、画画、聊天、看书、打坐……所有能想象得到的事情都有人在做。屋里暖暖的,隔绝了外面全部的冷空气,但雪山就是窗外,近得仿佛伸手就可以摸到。

    客栈边上的碎石路就是继续前行的道路。这是一段“变态”的上行路,曲曲折折,坡度还很大,走起来似乎永远也到不了头。 上了坡就是High camp,也就是今天的目的地。

    今天我们就在这里住下了,明天一大早我们就要翻越Thorong-la pass了。我们在餐厅呆着,同样是三面都用双层玻璃的景观餐厅,坐着发呆都是一种享受。我们几个聊着天,我们的背夫来劲了一直给大家唱歌。对面坐着一个荷兰MM,居然开口和我们讲中文。原来她在台湾呆过,会不少汉语呢。后来我们就唱歌,荷兰MM向我们请教那个著名的“两只老虎”的歌词里,究竟是“一只没有耳朵一只没有尾巴”还是“一只没有眼睛一只没有尾巴”抑或是“一只没有眼睛一只没有耳朵”?这个问题还是让我们头大了,无语。只好大家一起来了个大合唱。哪知这一唱不要紧,我们的中文版刚结束,边上一桌法国老太太就开始合唱法语版了!看来这歌还真是国际通行啊!

    海拔上来了晚上就特别冷。我们早早的回了房间。四个人坐在床上,望着窗子外面红得如血的太阳一点点下去……

       

    徒步第九天:从High camp至Muktinath

    其实传统的走法是头一天住宿Therung Phedi,然后今天翻过Thorong-la pass到Muktinath。但因为我们已经住到了High camp,所以实际上翻垭口的难度已经大大降低了。

    头一天晚上,我们照例与背夫商讨第二天的行程和出发时间:

    我们八点出发。宝宝说。

    不,我们四点就出发!这是背夫的声音。

    四点?!为什么四点就出发?

    因为其他所有人都是四点就出发了。

    为什么大家都四点就出发?

    因为风大!

    我们无语了,虽然依然不是很清楚风大与四点出发的必然关系,但我们依然接受了背夫的建议。

    早上0半起来,夜还很深,星星在头顶闪耀,很美。可惜的是天气很冷,冻得人瑟瑟发抖,连厕所都结冰了,上厕所都要很小心。

    果然所有的徒步者几乎都已经起床准备出发了,我们坐在餐厅里等早餐,看着一队队的人戴着头灯依次上山,夜色下的雪山上显现出一条条头灯组成的微弱的光带。餐厅以尼泊尔速度忙碌着,等到我们出发的时候已经四点四十了。我们很快加入了上山的队伍,这段路并不算难走,高度提升比起头天从Therung Phedi到High camp那个变态的大坡来也缓得多。停停走走,大约两个小时多一点,我们到达了Thorong-la pass。

    Thorong-la pass是世界上最“大”的垭口。其实我至今也没有理解最“大”是什么概念,但英文介绍就是这样写的“the biggest pass in the world”。

    Thorong-la pass也是大环途步的最高点。自海拔760的Besisahar到海拔5416的Thorong-la pass,全是一步步走上来的,这自然与在西藏的感觉不同。即使是在西藏在海拔6000以上的珠峰营地,我也没有在Thorong-la pass的那种感慨。或许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明了吧……

    下山是极其变态的。从Thorong-la pass到Muktionath只有短短不到20KM的距离,海拔却急剧下降了1600多米。可想而知下山的难度有多大。几乎是全神贯注、小心翼翼的下坡,我们每个人还是平均摔倒了2-3次。一路神经紧张、崩着脚尖、不敢丝毫懈怠,中午时分,我们终于到达了今天的目的地Muktionath。

    这实上是让人振奋的,早上寒冷的天气似乎一下子消失了,阳光暖暖地照着,我们甚至下午都洗了头洗了澡,勤劳的77还洗了衣服。下午半天就在镇子上游手好闲的瞎逛。看到这个小女孩。小女孩的父母过来大环徒步,雇了一个背夫就这样把小姑娘装着到了这里。

    路边很多妇女现织现卖手工围巾和披肩,价格便宜,很是不错的样子。

    因为当天是早上0多就起床了,所以即使才是中午,我们也没有再继续徒步而是就这样在镇上小街上游荡起来,并在太阳底下补觉。Muktionath是个比较大的地方,周围有好几个小村子,镇子上方有一座非常大的寺庙,被高高的围墙围起来,寺前有直升机场。据当地人说是这个寺庙是这一带的佛教圣地。这天下午,善于找吃的的宝宝又在街上发现了一家当地人光顾的小馆子,老板一家人只有一个粗通点英语。我们在这里吃到自进入尼泊尔以后吃过的最好吃的牛肉MOMO(可惜只是我和蝉宝宝这样认为,因为77不吃牛肉,而York觉得味道太重)。据老板讲,他曾经还在新加坡一家餐馆做过尼泊尔MOMO呢。

    徒步第十天:从Muktinath至Marpha

    这一天便是正式走在Annapurna的西坡了,比起东坡,这边明显的更干燥少雨,山不如东坡那般林木葱郁,变得光秃秃。从Muktionath到Jomsom海拔变化很大,路却并不险峻。这里有一条砂石的公路,可以通到Jomsom。事实上,头一天我们就在Muktinath碰到一个中国同胞,从Pokhara飞到Jomsom,再租摩托车到Muktinath玩,并乘摩托返回Jomsom后再飞回Pokhara。记得那个女孩在Muktionath说,别人都说大环线很美,她却觉得没什么美的,太荒凉了。我们很是感慨,大环的美哪是可以这样轻易领略?最美之处在Manang,而即使是飞到了Manang,也不是像这边这样交通方便,可以租个摩托车想来就来的。

    早起守候日出

    大环线的路上,天天日照金山,其实我们早已没了当初的兴奋,虽然日照金山依然这样美。

    光秃秃的Annapurna西坡

    沿Muktionath往下是Jharkot和Khingar两个村子。因为个人很喜欢这一段路途,所以也记下了村子的名字。但很快,我们过了Eklobhatti进入了到Jomsom前的一个河谷。这是一个干枯的河谷,每天中午都有八级的大风。

    走进这个河谷之初,我们绝对没有想到这里的风是什么滋味,但很快我们见识了它的厉害。整个大环中,有四处路段被我们形容为变态,其中三处是徒步段:其一是Thorong Phedi到High camp的上坡,其二是Thorong-la pass到Muktinath的下坡,其三便是Jomsom河谷的大风。这绝对是很恐怖的风,吹得人东倒西歪。徒步的时候绝对只能低着头,顶着帽子,扯上头巾,戴上眼镜。可即使是这样,也真的很让人难受。想起早上背夫给我们的安排是七点就出发,而我们磨磨蹭蹭搞到近十点才动身,哪知这一出大风啊。倘若我们按时出发,就正好能在大风前赶到Jomsom,也就不会这般辛苦了。

    痛苦的跋涉,终于到了Jomsom

    在Jomsom的Check Post,我们再次留下的中文“墨宝” 。

    Jomsom是山上某省的首府,也是大环全线最大的地方。Jomsom位于宽阔的河谷之上,人口很多,地方很大,店多,客栈也多。镇上有大环最大的机场,也有很大的兵营。

    停留了一个小时,我们决定继续赶路。大约两个小时后,我们到达了Marpha。

    Marpha是个很让人留恋的地方,有着整洁的石板路、整洁的石砌房子。小镇里有一座藏传佛教的寺庙,我们爬到庙里,见到了正在这里上课的小1们。

    孩子们非常可爱,也很聪明。我们得到老师允许后,进去与他们交流,宝宝更是当起了中文老师,教他们每一个写会读会了两个字——中国。我们与他们合影,每个人都非常快乐。

    徒步第十一天:从Marpha至Ghasa

    Marpha是尼泊尔有名的苹果产区,我们在这里买了大包的苹果干和苹果,好吃又便宜。路过Kobang,又一个非常美丽的地方,三面全是雪山,树木也更多了。据说这里还有大环线上最好的苹果园。接下来的地方是Katopani,Annapurna大环西坡最美的地方。这一带可以看见Annapurna I。

    接下去是Lete,我们在这里吃了午饭。

    当晚到达Ghasa,没什么好说的,比起前面这些地方来,Ghasa实在是个乏味的地方。

       

    徒步第十二天:从Ghasa至Tatopani

    从Ghasa开始,我们一步步远离雪山,或许是时间太久乏味了,或许是真的风光不再如前般美丽了。总之,这一天,照片也拍的少了,人也开始疲倦了。

    晚上到达Tatopani,这里有传说中的非常出名的温泉。但我们四个兴冲冲的跑去打算泡温泉的时候,大家都傻眼了:所谓“最出名”的温泉,只是在泉眼处用水泥砌了两个水池子,男女老少都一骨老儿的在里面泡着,周边绝对是原生态没经过修整的大自然,甚至我还在距温泉不远的羊肠小路上发现了鸡屎……面面相觑后,我们四个人同时决定放弃泡温泉,回客栈洗澡去。

    这是我们沿线住的最贵的一个地方,也是条件最好的地方,200RS/间。标准间哦,已经很久没有住过房间里面有洗手间的房间了。

    洗好澡,在镇子上游荡。77和蝉宝宝两个在客栈的桔子树上打桔子,第二天数数,总共有打下了八九十个吧。晚饭前,与York哥哥在街头拍照,发现这里的傍晚还是不错的。

    徒步第十三天:从Tatopani至Beni至Pokhara

    这是大环线徒步的最后一天了,大家都有些归心似箭。早早出发,大约一个小时多一点,我们到达了Gharhola。这里便是分路口,上山的路是去Ghorepani的,往前的路是去Beni的。分路口有紧挨着的两间房子,分别是政府和毛派的Check Post。有趣的是,政府点和毛派点这样隔壁处着却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

    在岔路口走上Beni的路的时候,其实心里是很遗憾的。因为我知道,再多一天,我们就可以到达Poon hill看群山日出。但当时大家钱也不多了,精力也不太好了,脚也都有了伤笑话着快走残了……心里想着,下次再来一趟ABC+Poon hill吧,这次,我们要赶快回家。

    后面一段路,我们四个人似乎突然爆发了小宇宙,走得飞快,甚至把我们背夫扔后面老远。这段路照片拍得很少,下面这张虽然摇摇晃晃很不清楚,却是我们的一个纪念——过了这个桥,我们的徒步就要结束了。

    到达大约是Galeswor或者其他地方,具体名字已经记不清了,在这里,我们的徒步正式结束了。这里有吉普车可以通到Beni,只需要大约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我们实在是不愿意再走了,买好票就开始等待车来。

    等到车来了,上了车,我们才知道我们又错了。本来以为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我们只需要舒舒服服地坐着车就可以到达Pokhara了,但我们没有想到这最后的一段路成就了我们最后的、第四个“变态”——车上这短短一小时绝对了成为我们整个徒步过程中最惊险刺激的一段。能想象得到那是何等的惊险刺激么?

    首先,载人数量达到了我闻所未闻的程度。之前我在青海曾经挤过装下9个人的小型吉普。但这个数字在尼泊尔真是小巫见大巫了,因为在这里,吉普车载人总数达到了19个!!其中车内坐了14个,车顶坐了5个!

    其次,这是一条极为糟糕的土路,沿途尘土飞扬、崎岖不平,狭窄的路边便是悬崖,而崖下就是滚滚的河水。而我们的吉普却一改尼泊尔常规速度,在这样的路况下几乎是飞奔着呼啸而去,见坡上坡,见坑下坑。

    再次,吉普的司机以惊人的驾驶技术开着车。除了可以做到镇定自若地一路化险为夷外,更是在驾驶座前的车窗上不知挂了多少装饰,基本已经挡掉了半面窗,严重影响目视前方的情况下飞驰而去。

    经过极为漫长的一小时后,我们终于平安地活着到了Beni。这一天后面的路就不值多说了,在Beni,我们转搭Local bus,于夜幕降临之际到达了Pokhara。

    在Pokhara,我们住在远离Lake side的Green Peace,这是一个美丽的客栈,昨湖有大片的湿地。我们呆了两天,这两天彻底的放松着,睡觉、晒太阳、吃东西,看水鸟飞起,看马儿吃草。白天在Lake side闲逛,发现街上的熟人居然很多,全是大环路上碰到过的各国徒步者。

    在Pokhara,我们在TRC的办公室解决了与原向导的纠纷,TRC1态度很好,问题也解决得很是圆满,留给了我们好印象,也给我们的大环徒步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回到KTM,在龙游2再次与东方大哥、一坛大哥和狂奔大姐相逢,一时间真是激动万分。东方大哥他们极厉害,在与我们分开后,他们没有再请背夫,自己背着东西,全程仅仅用了十天时间,完成了大环+Poon hill的徒步。

    东方大哥他们急着去印度,在龙游2的院子里,我们留下了下边两张合影,纪念我们这一场极为珍贵又极为难忘的友谊。

       

    尼泊尔徙步帖士

    徒步线路

    Annapurna的走法有很多,最为广大国内人们熟知的是ABC徒步和Poon hill小环线。除此外,LP上介绍的还有Jomsom线和大环线。

    Jomsom线其实只是大环线的一小段,而且是相对景观比较乏味的一段。具体走法是从Pokhara飞到Jomsom再沿环线下行到Nayapul止。

    下图中蓝色线路是ABC+Poon Hill。一般单走ABC可从Phedi上,Naya Pul下或相反,上行需3-6天,下行稍快。

    如果下行时没有直走,岔去Poon Hill,则会多用1-3天。

    红色路线就是传统意义上的Annapurna大环线,其中黄色部分是公路,可乘汽车。

    标准的Annapurna大环线走下来是21天,其中包括在Manang和Jomsom各休息一天,所以实际是18-19天。但老外们徒步是相当浪漫和FB的,每天走的时间不长路也不多,更多的在于享受徒步过程中的美景和心情。

    对于在国内常常活动的背包族来讲,15天内走完全程是不成问题的。我们花了13天完成,走得不算很爆也不算特别休闲,适中的速度和强度吧。其实是很羡慕那些徜徉在山道上的老外们的,若是不计时间与金钱,真的很希望可以把那些美景那样慢悠悠的再来一趟!

    Annapurna大环线又有几种走法,其实大体上都是一样的,只是小的细节上有差别。这里介绍如下:

    1、在tatopani分路后走Beni线

    这是最常规的走法,也是我们此次采取的走法。

    2、在tatopani分路后走Ghorepani线,然后转Poon hill小环

    与上一种走法一样,这也是很常规的走法。时间大约比上一种走法会多出1-2天。一般到了分路口看时间和精力,好就走此线,不然就走上一条线。

    3、在Manang选择走Tilicho Lake来回

    Tilicho Lake号称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湖。从地图上看,Tilicho Lake有路直通Jomson,但事实上为了Thorong-la Pass(号称世界上最大的垭口)几乎没有人直接过去。所以常规的路线便是Manang--Tilicho Lake--Manang。大约因此需要多出2天时间。

    4、大环线+ABC

    比较完整的Annapurna线路,大约需要20-30天时间。除了Annapurna环线的美景,还能见识鱼尾峰。

    5、大环线+Poon hill小环线+ABC

    除了上一种的全部优点外,再加上壮观的Poon hill群山日出。整条线非常完美,时间也比较多,大约需要20-30天才能完成。

    我们采取了第一种走法,总共用了13天(11/5-17)完成了Annapurna大环线徒步:

    D1 Besisahar--Nagdi

    D2 Nagdi--Chamche

    D3 Chamche--Danaqyu

    D4 Danaqyu--Chame

    D5 Chame--Lower Pisang

    D6 Lower Pisang--Manang

    D7 Manang--Letdar

    D8 Letdar--High camp

    D9 High camp--Muktinath

    D10 Muktinath--Marpha

    D11 Marpha--Ghasa

    D12 Ghasa--Tatopani

    D13 Tatopani--Beni--Pokhara

       

    装备

    尼泊尔号称徒步天堂,所以在尼泊尔徒步基本不需要太多的装备,因为完善的线路与补给可以适应每一个人的需要——不管你走的慢或快。我们是在最黄金的十一月徒步的,这也是传统上尼泊尔徒步的黄金月份,绝对的旺季,每天都有上百人从Besisahar进山。一路上很容易碰到各国的徒步者,不会寂寞。另外每隔1-2小时都会有大大小小的村子做为补给。

    白天徒步时基本上速干系列就够了,但到了一定海拔以及晚上还是需要冲锋衣或者羽绒服。睡觉可以不带睡袋(这次我与蝉宝宝就都没有睡袋,除了一晚上被子不够也没得加以外,其他都没有问题),但最好可以带个零度的,一来卫生,二来也是保暖更有保证。

    登山杖我们都是每人带了一根,实际上也是很有用的(天天都会用)。其他基本就是常规的用品,不需要雪套。

    Guide/Porter

    很多人愿意在KTM或者Pokhara找向导或者背夫,但实际上在大环的出发点Besisahar也很容易找到,而且价格可能更低。

    在尼泊尔,Guide通常有较好的文化背景,大都读过大学,至少精通两种语言(通常都会三种以上的语言),有资格证。绝大多数的向导并不负重,只为徒步者提供指路、解说及食宿方面的服务。价格不等,大致是8-15美金/天。

    背夫通常是山里的普通人,没有读过多少书,大部分英语不太灵光,基本上不能指望与其有良好的沟通。负重能力强(但建议不要超过30KG)。无资格证。价格也不等,大致300-700Rs/天,依语言能力强弱有不同。

    对于绝大多数国内的驴子,建议找个粗通英语的背夫兼向导。与他一道走,既可解决指路问题,也可解决负重困扰。我们2006年在Besisahar找到的背夫兼向导450rs/天。

    进山许可

    Annapurna徒步需要有ACAP的进山许可,2000RS/人。从2006年11月1日开始,除了进山许可外,徒步者还被要求有TRC的许可,250Rs/人。除此外,徒步者在办理TRC证件的时候会被要求给Guide或者porter购买保险,按天数的长短不同金额不同(许可证上会有标注时间起止)。在缴费的同时,徒步者的权益也有较好的保护:背夫或者向导中途走掉、或者在山上与向导或者背夫有任何争持均可以在回到1地所在的办公室(KTM或者Pokhara)寻求帮助,且一般能够得到有效解决。事实上,我们不幸的确碰到了与背夫发生纠纷的事件,所幸最后在Pokhara的TRC办公室得到了很好的解决。

    山上的吃喝住洗

    山上的吃是越高越贵。在Annapurna的具体表现就是从Besisahar到Thorong-la pass逐渐升高,然后从Thorong-la pass到Beni依次下降。以一盘蛋炒饭为例,在山下大约40rs,山上最贵的时候能到150以上。但基本上其实是可以还价的,还价的幅度因人而异。

    住宿非常便宜。大老虎的贴子里面提及他淡季去的,几乎全部都是免费的。我们在旺季没有碰到免费的情况,但依然住宿是极便宜,最便宜的时候是10RS/人(人民币1.2元),最贵的一次也就是200RS/标准间(人民币23元)。一般住宿与吃饭在同一家,事实上山上的人也是靠餐饮赚钱的。倘若自己有带干粮上山,一般也至少需要在住处吃一顿,不然背夫的景况是比较尴尬的,因为如果客人没有消费,他们就不能得到免费或者便宜的食物。

    上面的ACAP进山许可有一页讲到了山上的饮用水。众所周知尼泊尔与印度的水是不能乱喝的,所以如果不是铁打的肠胃,还是不要碰免费提供的普通水为妙(包括在加都和博卡拉)。Annapurna的山上由官方提供安全的饮用水,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价格,具体见上面的ACAP许可。事实上我们一路都是要求烧开水喝的,除了开水更让人放心外,也是为了驱寒及方便我们冲葡萄粮。山上的开水海拔高的地方要钱,也是越高越贵。但我们因为各种原因,实际上为开水支付的钱极少。

    洗澡原则上可以的,因为几乎各处都有太阳能热水器。但如果要洗的话,最好是在太阳没有下山的时候洗,不然晚上肯定是冷的。而各位大侠都知道,如果在高海拔地区着凉感冒,那可不是闹起玩的。所以洗澡请谨慎!事实上我们一路13天仅洗过3次,其中有一次还是用温水稍稍擦了擦。洗澡有少数地方是需要付钱的,但我们均没有碰到。

    毛派

    毛派即Maoists几乎是每个徒步Annapurna的人不可避免要碰到和面对的。我在尼泊尔呆了三个月,与毛派打过数次交道。总的说,毛派并不可怕,也不会给你的旅行或者是徒步增加更多的危险。遇到毛派的1或者1,最多只是远远的看就够了,不要凑热闹;在山上徒步遇到毛派的机率很大,不论是ABC还是大环。我们在徒步的第二天即遇到了毛派收“过路费”,经过我们一干人等花了一个小时的口舌,终于用无产阶级深厚的革命情谊成功的砍掉了几乎一半的费用……

    费用

    费用是个因人而异的事情,一般来说,包括进山费、向导背夫费用以及吃喝住洗控制在200元人民币/天是没有问题的。但我们因为每个人都是从西藏一路玩过去的,时间太久穷得叮当响,而且徒步前又已经在尼泊尔呆了一段日子已经适应了尼泊尔的消费水平,所以我们在山上从来没有想过人民币与卢比的汇率是什么样的。自己从博卡拉背了大量的徒步饼干和方便面上山,每天拿着卢比数着花销,抱怨越来越昂贵的食宿,各处讨价还价……结果由于我们四人均人品好又面善,而且沿路颇讨人喜欢,几乎是省掉了全线几乎95%以上的开水费、95%以上的充电费、100%的洗澡费,并且食宿都还有大量折扣。最后回到博卡拉算总帐时,基本上我们的消费是100元人民币/天,包括了所有缴的费用、毛派的费用、背夫的费用及小费、自己的吃喝住等等。尔后与尼泊尔朋友聊及此,他们也是很称赞地说我们很是节省。

    若有朋友也是同样手头紧张又想走这条线,还是推荐自带一部分食物。博卡拉和加都的超市都有卖一种徒步饼干,热量高而且味道很是不错。另外方便面也可以采购用作午饭。到时请人加蔬菜和鸡蛋加工,只需花较少的钱也能吃得很不错了。我们当时在翻越Thorong-la pass之前,几乎每天早餐都是4块徒步饼干加一杯奶茶,每人每天身上带两块徒步条中途补充,中午吃自带的方便面加蔬菜和蛋,只是晚上在住的地方吃一顿正餐。Thorong-la pass之后因为物价变得便宜,带的东西也吃完了,才开始全部在餐饮吃。总体说,Chame到Thorong-la pass是最贵的路段,若自己带了东西也要留在这段吃最能省钱。

    从Kathmanda/Pokhara到Besisahar

    大环线徒步的起点是Besisahar,可以选择从KTM或者Pokhara出发,两地都有Local bus直达。从Pokhara出发的话,乘车地点并不是Lake side,而是市中心的车站。由于尼泊尔全境的慢速度,到达Besisahar需要大约6小时。

    通常巴士到达Besisahar后会停留在镇子头的一家客栈门口下客,就是下边照片中的这家。

    Besisahar是个很小的镇子,只有一条主街,顺着街走就是上山的路。我们当时因为没有在Pokhara办好全部证件,结果在Besisahar被困了一天。全天无所事事,就在小街上走来走去。街上的人们很少见到中国人,所以见到我们自然也是很好奇:小朋友们追着我们看,让我们拍照;街上的人们都关注着我们的一举一动,以至于街那头从来没见过我们的人都对我们在哪住在哪吃饭一天做了什么之类的事情了如指掌,真是明星待遇啊。

    在Besisahar,每天有很多人进山走大环线。

    在Besisahar,我们过着吃饱等饿、睡醒等困的日子。大家依次把小镇参观了N遍,甚至无聊到与狂奔大姐他们研究各种大小的走地鸡适宜何种烹饪方式……

  

上一篇:[多图]尼泊尔 尽情享受购物快感
下一篇:[多图]印度“魔鬼辣椒”全球第一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