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印度 > 印度

“不可思议”的印度之行

    

    泰姬陵的核心部分由彩色玉石镶嵌在半透明的大理石而建成,华丽精美的装饰即便在350多年后的今天,仍然见证着一段深深的爱情。

    即使到今天为止,印度年轻人的婚姻仍然潜移默化收到种姓文化的约束,发自这种文化背景下的爱情很难超越其上。所以泰姬陵前这对印度恋人必定属于同一种姓阶层。

    亲眼见到印度艺人耍蛇,这还是第一次。每当刷蛇人的蛇笛响起,蛇就慢慢从竹篓里探出身子,随着节奏翩翩起舞。至于这条蛇,是怎样被魔笛驱使着摆动身体的,我回头还得到网上查查,刷蛇这门记忆似乎不像那么简单,听说

    苏妮家里洁净简朴,虽不见更多城市家庭中繁杂的陈设,但是我同时注意到,家里唯一不可少的便是挂在墙上高高在上的基督画像。

    比尔·盖茨预言,未来的软件超级大国将是印度。二十世纪90年代初进行的改革带领印度经济奔跑,使得她成为经济增长最快的大国之一。本已是南亚地区军力最强的国家,但印度还在为实现2015年成为世界军事大国的目标而努力。这个南亚次大陆最引人注目的国家正在崛起,然而因为种种原因,道路注定崎岖且漫长。2009年9月下旬,DEEP有机会亲历印度,并试图借此揭开她的重重面纱,一窥这位东南亚芳邻的真实面庞。

       

    9月22日麦当劳变成“肯德鸡”

    “我将来要做中国和印度的贸易。你知道,中国的产品在印度卖的很多。印度是个很大的消费市场,我可以引进更多的中国产品,生意一定很好的!”何小伟向我们宣布了他的未来计划。

    印度的旅游推广口号是,INDIA, INCREDIBLE!(印度,不可思议!)果然,我的第一次印度之旅就真的“不可思议”!

    从新德里赶往阿格拉(Agra),路况不好,250公里的路程需要五个小时。一路上我们仿佛回到了中国乡村。树木葱郁、天气炎热,风景和泰国类似,只是缺乏整洁。道路两旁多是高大的桉树、榕树,菩提树和白蜡树也很多。偶尔还能见到开放在人家院子里的白色和粉色夹竹桃花。甚至有茅草屋,完全和东非大裂谷的所见一样。

    我们在新德里遇到的向导何小伟,是个从德里大学中文系毕业的25岁印度小伙子。何小伟为我们从麦当劳买回了快餐,印度教不食牛肉,伊斯兰教不食猪肉,佛教徒更是啥肉都不吃。于是乎,印度的麦当劳也变成了“肯德鸡”。

    何小伟的老家在印度北部的菩提迦耶。他的中文启蒙老师据说是个中国来的和尚。他现在的中文水平很不错,这中文职业导游的工作可以保证他的平均月工资在2000元人民币左右,这在印度的上班族里算是中等收入。何小伟现在定居新德里,住在父亲购买的一处公寓里。

    “我喜欢中文,我觉得我将来要做贸易,中国和印度的贸易!你知道,中国的产品在印度卖的很多。印度是个很大的消费市场,我可以引进更多的中国产品,生意一定很好的!”何小伟向我们宣布了他的未来计划。

    9月23日 无名建筑师与永恒陵墓

    明朝万历皇帝求仙梦的破灭,莫卧尔皇帝沙·贾汗爱情梦的终止,标志般地预示了东方两个帝国王朝的命运在后来必然走向衰竭。

    我们往返阿格拉10多个小时,等于放弃了对新德里的探求,这一切,都是因为泰姬陵(Taj Mahal)。为了避免环境污染,普通车不能开到泰姬陵门口,只能乘坐一种16人的电瓶车。可是整个阿格拉的污染都没有严格控制,冒黑烟的交通工具到处横行。仅仅控制这不到两公里的路段,能有多大环保效果呢?

    泰姬陵坐落在阿格拉城堡(AGRA FORT)的护城河畔。这座建筑的建造时期相当于中国明朝晚期,却是世界七大奇迹之一。泰姬陵的美在于对称,唯一一处不对称的地方,就是皇后和皇帝的灵柩。泰姬的灵柩在正中间,莫卧尔王朝第五代皇帝沙·贾汗(Shah Jahan)的陵墓在旁边。

    玛塔兹(泰姬)·玛哈(Mumtaz Mahal)是一位穆斯林波斯公主,后来成为沙·贾汗皇帝的第三任妻子。玛塔兹长得很美,皇帝对她一见钟情,然而她在随夫征战、生他们第14个孩子的时候难产去世。她的去世对皇帝的打击如此巨大,据说在短短几个月,皇帝的头发和胡子就变得雪白。泰姬临死的时候,对皇帝提出了三个要求:1、为了永远见证两人的爱情,要给她修一个陵墓;2、不要再结婚,好好抚养他们的孩子;3、这个难产生下的孩子,无论男女,都要让他继承王位。沙·贾汗遵守了自己前两个诺言。泰姬陵于1631年开始修建,22年完工。据说一位法国人和一位威尼斯人参与了工程的部分工作。至今没有一位建筑师被记录肯定参与了陵墓的建造——然而这正是建造它的本意:让人们只记住在陵墓里的人。

    泰姬陵正方形的底座象征着从不同角度去看一个美丽的女人。大门就像女人脸上的面纱,应该在新婚之夜被轻轻地、温柔地、没有疑虑地掀起。在印度的传统里,面纱应该被温柔地掀起,以展现新娘的美丽。泰姬陵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永恒的爱的象征。在一天中的不同时间,泰姬陵展现出她不同的色彩:早上她是粉红色的;晚上,在月光的照耀下,她是牛奶般洁白;而当阳光灿烂时,她则是金色的,这反映了女人纷繁复杂的情绪。

    皇帝本想在河对岸为自己修建一座黑色的陵墓,两个陵墓用大理石桥相连接,但最终愿望没能实现。最后,沙·贾汗的第三个儿子用计在阿格拉城堡杀死了两个哥哥,之后软禁了父亲,自己做了莫卧尔王朝的第六代皇帝。被儿子囚禁在阿格拉城堡里的沙·贾汗,每天从城堡眺望泰姬陵。夜晚的时候,泰姬陵的影子倒影在河水中、白色的大理石反射着月光——“在这金色沙滩上,撒着银色的月光,回想往事踪影,往事踪影已迷茫……”想象当年的沙·贾汗,是否不断地这样浅吟低唱呢?

    那个难产降生的第十四个孩子,是个没有能按照妈妈意愿继承皇位的女孩。我们没有听到印度人对她的后来命运的跟踪解释。印度人不重历史,只要不影响爱情故事的圆满,所有的史实都可以忽略。怪不得印度人要感谢唐僧玄奘,没有那本《大唐西域记》,印度人自己也搞不清,当年祖先到底是如何的存在过。

    明朝万历皇帝求仙梦的破灭,莫卧尔皇帝沙·贾汗爱情梦的终止,标志般的预示了东方两个帝国王朝的命运在后来必然走向衰竭。

       

    9月24日 扎根于信仰的乐土

    “希望老人的身体可以尽快的恢复健康!我们全家的生活也就可以好起来。”苏妮回答说。她家里的墙上挂着耶稣的画像。贫寒的生活中,信仰给了他们全家未来的信心和力量。

    印度南部的喀拉拉邦(KERALA)的科钦(COCHIN)被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先后评为“全球十大乐土”和“一生必游的五十地之一”。坐在印度茶的氤氲里,品位传说中的乐土,无处不在的葡萄牙风情和充满魔幻色彩的卡塔卡利表演,还有令人流连忘返的椰林水乡。

    带有咸味的风,湿润的空气,道路旁的郁郁葱葱,这里的环境很像泰国普吉岛。科钦的港口城市位于群岛与狭长半岛之上。城里较古旧的部分奇怪地融合了中世纪的葡萄牙、荷兰和英国乡村的感觉。

    67岁的老顽童郭帕酷似海明威,他是我们在此地的向导;他时常在世界各地旅行,结婚34年居然没有要孩子。“在印度,我也算外国人!”郭帕开玩笑地告诉我。

    清晨我们上船,在海水和河水的交集区域航行。当地人把这片水域叫做回水区(Backwater)。回水是一种奇特的地理现象,如同泻湖。从印度地图上看,从科钦向南60余千米是一条狭长的地带,夹在拉克沙海(Lakshweep Sea)与西高止山(Western Ghats Mountain)间。发源于西高止山的40多条河流,奔流向西,注入大海。这些河流平时的流量都不大,一年多数时间水面平静。很多河流与海岸线平行,最近的地方仅相隔数米。每当海洋季风来临,海水涨潮,便会铺天盖地般卷过堤岸,冲入河中。而雨季降临时,河水暴涨,又会“绝地反击”,将海水逼退。年复一年,周而复始,就形成了这独特的回水。

    在水面上航行1个半小时后,到达了赤托村(Chitoor)。我们在赤托村随机拜访了一户普通的印度村民家。34岁的主妇苏妮遇到我们的突然造访有些手足无措。这是一个生活中下层的印度家庭。全家4口人,公公和婆婆都有严重的大脑疾病,苏妮刚刚怀孕,家里就是依靠丈夫萨巴斯提在码头附近开的小店维持生计。全家基本月收入2000元卢比(相当于300多元人民币),其中三分之一的收入还要用于父母的治疗。

    “你目前的最大愿望是什么呢?”我问。“希望老人的身体可以尽快的恢复健康!我们全家的生活也就可以好起来。”苏妮回答说。她家里的墙上挂着耶稣的画像。贫寒的生活中,信仰给了他们全家未来的信心和力量。

    在葡萄牙教堂附近海边,一排很大的“中国渔网”旁有块石碑,上面刻着:“公元1341年洪水暴发,中国人从卡利卡特迁居到科钦,并定居于此。大约在公元1350年至1450年,中国人把渔网带到了这里……”如此说来,这种捕鱼方式在科钦已经流传了600多年。

    据史料记载,早在明朝初年,明王朝就与印度半岛的沿海国家建立了联系。在郑和七下西洋期间,科钦所在的喀拉拉邦是船队重要的中转站,郑和曾先后到达科钦3次,分别在3个不同的地方登陆。

    当年旅行到马拉巴海岸的阿拉伯旅行家伊本·巴图塔在他的游记中这样记述:“当时的中国人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进入科钦的中国船队大若城市,船队中的中国1和他们的妻子都拥有自己的房间。船上装着的青白瓷器、绸缎、茶叶、药草和生姜等都是交易的热门货,印度商人则多以胡椒作为交换物。”跟随郑和三下西洋并担任翻译的马欢在他所著的《瀛涯胜览》中,不仅对印度香料采集和收购有着深入观察,还准确描述了科钦港口的地位和航行里程。

  

上一篇:[多图]享乐兰卡威 幸福就在大海深处
下一篇:[多图]泰国 水灯竟然是用面包做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