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斯里兰卡 > 斯里兰卡

斯里兰卡锡兰茶 一天三杯不过瘾

    

    锡兰(斯里兰卡旧称)红茶,举世闻名。这样一个面积和台湾岛差不多的小岛,茶叶出口量竟然居世界第一位,实在令人惊奇。来到斯里兰卡,还没了解锡兰红茶的秘密,我们就已经发现红茶在斯里兰卡人生活当中占据的重要地位了。一日三餐,每餐过后,侍者都会为我们奉上一杯味道醇厚的红茶,加入牛奶和糖,微啜一口,滑润香浓,几天过后,竟然恍惚觉得似乎每一餐都是为了能够饮上这样一杯红茶,难怪他们一日5次,终年不变地啜饮红茶……

    离开湿热的西南平原,沿着兰卡狭窄颠簸的公路,我们驶向努沃勒埃利耶——斯里兰卡的茶园集中地。

    刚到斯里兰卡的时候,碰上的人都会问:“你们有没有去努沃勒埃利耶?”“那里盛产世界上最好的红茶,那里风景宜人气候舒适……”道路两旁的椰子树和橡胶林渐渐开始被旖旎的山峦所取代,我们不住向窗外张望,汽车已经行使在曲曲折折的盘山路上,嫩绿的梯田倒映着蓝天,我们还没有看到我们所企盼的茶树——飘扬过海来到兰卡落地生根的Camellia Sinensis,我们的司机阿尼尔这时却准备例行他的下午茶了。

    兰卡人除一日三餐后要饮茶外,上下午都有饮茶的时间。我们采访的一路上,阿尼尔总是能够找到一家小店,站着或是坐着喝一杯红茶,劳累的时候,饮茶的次数还要增多。其实在兰卡陆地沿线的公路上或在城镇里,这样的茶馆比比皆是。饮完红茶,继续赶路,就这样转来转去不知绕过了多少山路,最后一缕阳光隐没在远处的山峰之后,借着蓝天我们依稀可以感觉到山谷里或山峰上那抹浓重的绿色,星星点点的灯光闪烁不定,打开车窗阵阵凉意扑面而来。经过几小片人群聚集地后,道路越来越窄,灯光越来越少直到完全消失,在思忖着为何越走越荒凉的同时,我们的眼前却豁然开朗,我们的旅店——“茶叶工厂”终于到了。

    茶叶工厂酒店是一座由废弃的茶厂改建的五星级宾馆,外形与其他茶厂别无二致,内里却装饰独特:旧式的电梯、废弃的机械,所有的装饰全部与茶有关。清晨醒来,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缝投射进来,怎么阳光好像是绿色的,我似乎又闻到了茶叶的清香。拉开窗帘,扑面而来果然是满目的绿色,漫山遍野的茶林随着山势起伏徜徉,雾气在茶树上空慢慢飘散,清新的阳光在镜般光滑的树叶上透过迷雾反射,构成一片名副其实的雾中茶海。

    “茶农已经开始采茶了!”同伴大声喊道。在这片茶海中点缀着几个“茶花女”,五彩的衣着衬托下她们像攀浮在树林上的甲壳虫一样辛勤劳作。这就是著名的锡兰红茶!这样的生机勃勃!在热带阳光的普照和山地气候的调和之下,茶树竟然迸发出如此旺盛的生命力,实在是让人惊叹!“这里曾经漫山遍野种的都是咖啡树!”接待我们的酒店客户经理保罗看到我们不住向窗外张望突然对我们说道,神情复杂而含蓄,似乎是遗憾,又似乎是自豪。“当时整个哈顿高原都被英国人清除,开辟成了咖啡园。在世界上当时的锡兰咖啡也是数一数二的。”保罗顿了一顿,“19世纪末的一场病虫害席卷了整个国家几乎所有的咖啡园,咖啡时代就这样结束了。但是茶叶拯救了我们,拯救了人民的生活!”听完保罗的话,我的脑海里迅速闪现出一幅场景:表情痛苦的咖啡农在破败不堪的咖啡树残迹里,望着茶树苗蓬勃生长时一脸的狂喜。这其实是很理想的画面,茶叶在兰卡的生根茁壮并非一蹴而就。虽然咖啡园的倒闭为茶叶提供了繁衍的契机,然而当时历史的车轮在殖民时代燃烧着向前喷发的轨迹却说明锡兰红茶的兴起其实是一种必然。

       

    1610年左右,荷兰人第一次将茶叶带到了西方人的面前,然而直到1657年,茶叶第一次在伦敦公开售卖时,公众对于茶叶的宠爱才突如其来并一发不可收拾,以至于政府1给茶叶征收关税。茶叶在很长一段时间是贵族的奢侈享受,其特殊的工艺和功效给西方人带来了很强的神秘感。这些我们从引发美国独立战争的波士顿倾茶事件和伦敦的“红茶案”中就可见一斑。

    英国王后的侍卫偷盗红茶不成而被处死的“红茶案”向我们表明了人们当时对于茶叶的好奇和想望。

    资本主义的殖民扩张使大规模的茶叶贸易或掠夺成为可能。在某种程度上,鸦片战争的爆发也可以归咎于茶叶。长期垄断茶叶贸易的东印度公司逐渐满足不了大众的需求,人们开始发现在海上经过几个月才能到达的茶叶在口味上大大劣于新鲜茶叶。为了减短运输时间,海上船队竟然展开激烈的竞赛……在自己的领地上种植茶叶似乎是解决茶叶供应的最佳选择。作为19世纪英国的殖民地,印度和斯里兰卡在咖啡和茶叶的种植上紧密相连。19世纪40年代印度商业种植茶叶的成功以及后来的大规模发展促使茶叶成为殖民者茶余饭后最主要的谈资,在斯里兰卡也不例外。

    由于斯里兰卡众多香料园的存在,英国人一直都试图在这里寻找茶叶树种。1805年在记述英国对锡兰海港占领的书中,杰姆斯.科迪就记载了士兵在亭可马里附近烹调“锡兰茶叶”的情景,“士兵们把叶子晾干,然后煮沸来喝,觉得味道甚至比咖啡都要好,一点也不亚于中国的茶叶。”“我的几个朋友向我保证,考虑到他们简单的方法,这些茶的味道已经是非常的好了。”

    其实这并不是真正的茶叶,而是另外一种植物“Eloeodendron Glaucum”。在约翰毕尔德于1824年开启第一片咖啡园的15年之后,茶叶才悄然来到斯里兰卡。有些对茶叶充满好奇心的人开始在咖啡园的角落里或是在山上开辟一小块丛林试种茶叶,有成功也有失败。这种情形一直持续到咖啡业遭到严重损失之后,大多数人才开始把目光转向茶叶,期待茶叶能够挽回失败的命运。1861年,作为当时卢肯德拉咖啡庄园主的“雇佣儿子”,16岁的杰姆斯.泰勒漂洋过海来到锡兰。虽然只是3年的管理庄园的经理助理合同,泰勒从此却再也没有回过苏格兰。在路边种植茶叶是泰勒的第一次尝试,当时的锡兰植物园进行了多次科学研究和对外交流,其成果使泰勒受益匪浅。1867年他开垦了20英亩地种植茶叶,经过科学检验之后在康提销售成功,成为锡兰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商业种植,为人们展现了茶叶种植的美好前景。对于印度大吉岭茶园的造访和学习,使泰勒进一步掌握了茶叶加工的技巧,到1888年,不论在外观还是在产量上,卢肯德拉庄园都已经成为锡兰岛上种植茶园的典范。

  

上一篇:[多图]蒙特拉维尼亚酒店的秘密爱情地道
下一篇:[多图]斯里兰卡精华游 一地6天全方位

.